剑动山河 第三十八章 初识大悲
    看最快更新

    大摔碑手仅仅只八个拳架,全无守御之招,全是以攻代守的路数。只要熟悉之后,施展开来可令八方云动。比之六合形意,还要更是威猛霸道!

    庄无道特地试过掌力,仅仅一掌拍出,就将一块四寸厚的花岗石,拍成了粉碎!若然换成是人,这一掌拍下去,哪怕是练气境的强者,只怕也要立时肝脑俱裂!

    都说一些绝顶的武学,一旦修成之后,甚至可越一两个阶位挑战而不败。庄无道以前觉得太过夸张,这时却是信了。

    有北堂婉儿的破甲尖锋指,他自己的牛魔元霸体,就可胜过一般的练气一重楼修士。而仅凭这套大摔碑,他就有自信,与练气二重楼的修士,硬拼气力,

    因这套掌法极其简单,庄无道只用了二十余日,就已形神俱备。按云儿的说法,他只需能再做到身意相合,这套掌法,就可算是入了门。那个时候,勉强已可突破练气境界。

    只是庄无道却已是渐渐尝到了好处,*爱上书屋 www.23sw.net哪里就肯这么突破?骨髓中越是火热发痒,就越需耐住性子。每天依然是勤练不懈,将自己的根基,扎的厚实无比。

    不过这天在厢房灵室中,庄无道一套牛魔元霸体的拳架还未练完,却忽的感觉肋下有异,先似在隐隐作痛。渐渐的,却感觉一股气,被堵在那个地方,

    庄无道下意识的一惊,他这些日子练拳,都是按照‘云儿’的指点,内服丹药,外辅药浴。

    每一个拳架,都是纠正再纠正,不敢有丝毫的谬误。怎么这‘气’,还是走岔了?难道是练拳练的太急?

    若真如此,这就麻烦了。这已可算是走火入魔,虽是最轻松的那种,然而要彻底解决,却极耗心力时间。

    不影响他修炼,然而却是个隐患,拖延下去,一旦爆发开来,就必定是身死无疑。

    抚摸着自己的左胸,庄无道微皱起了眉。正欲询问剑灵,云儿的声音,却已是主动开口道:“恭喜剑主,肋下隐痛,这是你蕴剑决有成,已经快打开伪灵窍了。”

    “伪灵窍?”

    庄无道心中顿时一松一喜,原来不是气血走岔。

    “也就是说,我已经能够凝练伪玄术?到底还需多久时日?”

    “大约在二十日到一个月之间,若剑主这段时日能有特殊感悟,又或者遭遇心绪激荡之时,或能提前开启。”

    “二十日?”

    庄无道不禁摇头,微觉失望。心绪激荡?他现在每天都呆在这堂口大院内,哪里能有什么心绪激荡之时?

    剑衣堂现在才刚竖旗,别人不知虚实,一时间也没人敢来招惹。在人的印象中,既然能够灭掉青衣堂,那么这剑衣堂,肯定是要比青衣堂要厉害不少。

    说到感悟,他这几日倒是特意让人买来一些熊虎鹰之类有些灵性的猛兽凶禽到自己院子里,观察这些猛兽扑食的动作。六合形意拳进展不小,然而说到特殊的感悟,也确实没有,

    云儿似也不觉庄无道,能在这短短几日之内修成。

    “说来剑主也需仔细思量了,到底要凝练什么样的玄术为佳?”

    庄无道失笑,还能是什么样的玄术?他现在只将降龙伏虎拳,练到了一重天,龙虎合一。除了那一式‘龙虎合击’之外,哪里能有什么其他选择?说起来,二十日后他的大摔碑手,说不定也将入门。

    然而一重天时的‘开山裂石’,却是三品超凡层次的玄术,用来凝练伪玄术,是大材小用。

    牛魔元霸体也是一样,都是超凡层次。一重天时凝练的玄术,名为‘元磁霸体’,可以无量的元磁之力,屏护周身。几息时间内,可称是刀剑不伤,万法难入!

    修为越强,维持的时间也就越久,能够抗击更强劲的力量法术。

    “就是这式‘龙虎合击’好了,我练习最久,也最容易成功。”  庄无道已不是二十日前那般,对玄术一无所知。知晓那本命灵窍也就罢了,伪灵窍打开之后,却有一定失败的几率。一旦对功法的感悟不足,造诣稍浅,就可能使打开的伪灵窍成为废穴。需用一种特制的洗窍丹,才能重新凝练,

    然而据云儿所说,那是最少筑就仙体的修士,才能用得起的东西,与他根本就无缘。而且十分麻烦,有时候得不偿失。

    “即便是龙虎合击,剑主也可考虑,如何将这式伪玄术的威力,提升至最强。其实六合形意中的‘意’,牛魔元霸体的‘体’,大摔碑手的‘力’,这几套功法中的优点,都可借用的。可算是本命玄术前的预演,有了经验,本命灵窍一旦冲开,凝练玄术时必定顺畅的多。”

    “说的也是!我仔细想想。”

    庄无道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自己是该考虑一番了。这‘云儿’教导他的方法,也很是有趣。不是直接教自己该怎么做才好。而是引导,让自己去思考。可惜只是轻云剑的剑灵,否则真可算是明师。

    “话说回来,你不是要叫我那天地阴阳大悲赋么?怎么现在还没影?”

    “剑主不可好高骛远,其实你现在就已经在学了——”

    就在学?

    庄无道暗暗冷笑,自己学的这大摔碑,六合形意,牛魔元霸体,与天地阴阳大悲赋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那蕴剑诀?然而那位绝代仙王‘凰劫’,当日那施展的‘命无双,阴阳乱’,却是一式拳架。

    那云儿似乎极不情愿,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剑主若是不信,可随我发音。死——,茫——”

    剑灵不显形时,无法说话。这两个音节,是直接在庄无道的脑海之内响起。

    听着是再普通不过,却带着一种奇异无比的旋律,仿佛其中,蕴含着莫大奥妙。

    庄无道试着模仿,可刚准备发音时,却只觉这体内是气血汹涌,一阵头疼无比。那‘死’,‘茫’二个音节,却是再说不出来。

    一时既感心悸,也觉古怪。

    “云儿,这又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剑主此时还修不得此术。这天地阴阳大悲赋,其实是以音洗体之法。‘死’,‘茫’二音,是取自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段句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是最容易的一段,却也需厚实无比的根基,更需绝大毅力,才可修成。剑主可待元神境时,再尝试练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庄无道低声咏叹,只觉这一段词,从云儿的口中涌出来,是异常的优美凄婉,竟差点就使他这样无血无泪的恶人,也为之怆然泪下。

    也不知是这段长短句是何人所作,意境感人,使人回味无穷。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好一段长短句。”

    一个银铃般的笑声,骤然从门外传进来:“以前没听说过,不知这是何人所作?似是思念亡其妻与死去爱人的。也不知这首词的全文是怎样?不过庄无道你才只十七不到,哪来什么死去的妻子情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无病呻吟?”

    庄无道楞了楞,往门口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北堂婉儿,正是俏生生的立在门口,也不知是何时到来的。今日换了一声素袍,愈发是衬的肌肤胜雪,面如桃花。

    若非是后面北堂琴那冷冽的视线,庄无道差点就迷失在那绝美的笑靥里,好在他心中清楚,这其实是朵带刺的玫瑰,是根本碰不得的妖女。

    略略失神,庄无道就已清醒过来。他哪里能知道这段长短句,到底是何人作出来的?估计也非是凰劫。便干脆面露不悦,岔开了话题:“不知北堂小姐是怎么进来的?没听说过不告而入这四字——”

    不告而入,是为贼!

    庄无道也确实有些恼火,秦锋尽吞青衣堂旧部,又有心经营那处菜市。剑衣堂如今内外帮众,也有二百三五十号人。除了一半要巡驻街道,协助官府防火防盗之外。守卫堂口大院的人手,还算是充足。

    怎么就让这位北堂家的大小姐畅通无阻进来了,都未曾有一声通报?

    “无道(  看最快更新)师兄你想多了。方才与你们堂主谈妥了事情,想起许久都没见师兄,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北堂婉儿对庄无道的讥讽之言毫不在意,一言直指真相:“我北堂婉儿既然要来,你这院子里的人谁敢拦我?活得不耐烦了?”

    庄无道一阵尴尬,这叫他情何以堪?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敢把北堂婉儿惹火了。

    他庄无道固然是个亡命之徒,情急了什么人都敢拼命,然而平时也没必要把自己的性命当儿戏,因而也实在怪不得自己那些兄弟。

    也同时注意到北堂婉儿言中的‘谈妥’二字,如此说来,秦锋是已经答应了下来。

    庄无道的面色,也一阵肃然:“你二人到底是怎么说的?”

    事关自己前程,几十号人命生死,他不能不慎。

    “今日之后,我北堂家会派驻两位练气二重楼的练气士,进驻你们剑衣堂坐镇。一套防护灵阵,另加四十把二臂连环弩,十架八牛大弩。”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