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三十九章 交手试探
    看最快更新

    北堂婉儿笑着言道:“除此之外,还有这一条街的盐利,以后都归你们剑衣堂,北堂家只抽三成。”

    庄无道微微动容,两位练气二重楼的练气士,若再加上这些二臂连环弩与八牛大弩,足可守住这个堂口大院了。三五位练气中期的修士合力,都攻不进来,

    至于那防护灵阵,自然不可能如修行界的那些强宗大派般,甚至可防天外陨石的轰击。应该只是一个粗浅的灵阵而已,可以加强外院的墙壁。再有些类似机关陷阱的禁制,可以远距离示警,攻院之人不熟悉,一不小心触发,也会引发预埋的道法灵术。作用不大,聊胜于无。

    倒是盐利非同小可,越城中最暴利的,并非是矿石生意,而是盐。

    人需吃盐才能有力气,尤其是那些每日需大量劳作的矿奴,食盐的需求极盛。北堂家如今之所以能雄踞越城第一大族的宝座,就是因几年前那场大乱中,从古月家手里,抢夺了大半的官盐与私盐生意,几乎;爱上书屋 www.23sw.net形成了垄断。

    一条玉涴街每月的盐利,估计也有五百两左右,对剑衣堂而言,不无小补。

    心中不禁一叹,加上那日北堂婉儿送来的东西,这就是自己的卖身钱了。

    “听说你这二十余天,就是闭门苦修?不知进境如何了?唔,气机似乎与渡船上有些不同。就不知比之古月家的那位如何?”

    北堂婉儿说着话,身影则往前忽然一飘,到了庄无道的身前。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一指点向庄无道的胸腹间。

    庄无道下意识的往后一闪,身如鬼魅。不但是恰好避开,也站到了反击之时最佳的位置,这是他连续二十几日苦练六合形意拳的六合步,形成的本能。

    人到了这里,庄无道才想起这北堂婉儿这次估计又是一个试探,估计是想看看之前的投资,是否划算。

    也罢!既然对方已经出了钱,给她看看自己的货,那也是理所应当。

    一声冷哼,庄无道干脆就是一拳猛地轰出。没刻意去攻北堂婉儿的要害,却与北堂婉儿袭来的芊芊素指,撞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庄无道只觉是劲风扑面,手指骨结处隐隐生疼。北堂婉儿力聚于指,力量汇聚更为集中,一指打来,力量直透入他臂骨。

    好在庄无道,也用了几分大摔碑手的发力之术,牛魔元霸体更是使他身如坚钢,

    也只是疼痛了几个呼吸,整个人‘蹬蹬蹬'倒退出了三步,就全然无恙。

    心中是无奈暗叹,即便是学了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他也是被这北堂婉儿的破甲尖锋指克死了。要想不依云儿之力,实打实的正面胜过此女,估计只能是等待那六合形意一重天,配合降龙伏虎中的小巧功夫才可。

    北堂婉儿人也是倒飞而出,十步在后落地,又滑退了几步,这才止住。似乎也手腕发麻,不断甩着右手,眼中则露出惊喜之色:“好功夫!那日渡船上(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你果然隐瞒了几分力气!指劲不透,力量居然还胜过我数筹!”

    说的此时,北堂婉儿就又似想起了什么,惊喜之容就转成了(“”看最新章节)惊异:“罡体横练,磁元护身,力比魔犀!你修的是牛魔元霸体!”

    “小姐法眼无差!”

    庄无道神情肃然的一礼,北堂婉儿说话随意,他却不敢在这位北堂家的小公主面前失礼。

    “我因是速成,修的还不到家。让小姐见笑了。之前是不得已,并非故意隐瞒,望小姐莫怪。就不知在下,可能令小姐满意?”

    “自然满意,满意极了!”

    北堂婉儿那黑白分明的眼,又弯成了月牙,煞是好看:“原本只有一成的把握,只是赌一赌试试看。不意你这家伙,居然也修成了一门绝顶的横练功决。如此一来,只需你突破练气境,倒有了四成的胜算!伯父他果然慧眼识人,没看错你。”

    北堂婉儿语中的伯父,自然是指北堂苍绝。

    北堂琴这时却忽然踏前一步,眼神寒冽:“速成?你那牛魔元霸体,究竟是如何速成?”

    庄无道斜目看了她一眼,并不心惊。只因知晓,在他显露出这门横练功法之时,别人就会有此问。同样是语气冷淡的答道:“我服用过地髓!“

    云儿曾说过,只需三滴地髓,就可使他速成这门牛魔霸体。以次搪塞,正是绝佳的解释。

    “地髓么?难怪呢,我若是你,也不会想要别人知晓。”

    北堂婉儿恍然,眸中却在发光:“这么说来,在这越城之外,有一个元磁地眼?我知晓你最近一个月频频出城。莫非就是因此之故?说是为躲避史虎的报复,其实是在修炼牛魔霸体、以你拳法上的造诣,那史虎几人,怎可能是你对手?”

    “无可奉告!”

    庄无道不愿回答,撒谎越多,错的越多,就让这北堂家的人自己猜测好了。

    “至于元磁地眼,是有!然而若非是亲近信任之人,某不愿告之。或者出得起价钱也可。”

    那元磁地眼对他已无用,迟早要透露出去,也只有北堂家才能出得起令他满意的价格。

    北堂婉儿果然闻弦歌而知雅意,沉吟道:“这可真让人为难,这样如何?再送你们五十副精制铁甲,一件灵器半身甲,一张宝禁符,两枚血元丹。无道师兄,为人可不可能贪得无厌。”

    庄无道面色不变:“血元丹我要四枚!”

    有了四枚血元丹,他身边那几个本来武道天赋不错,又因资质之限,无望在二十之前突破练气境的兄弟,就有机会成为练气修士。

    他迟早要离开,那就给剑衣堂的兄弟,留点厚实些的底蕴好了。免得自己离开之后被人欺侮。

    “成交!”北堂婉儿应的爽快:“明日我便遣人把东西送来!”

    北堂琴却一阵大急:“小姐!你怎能——”

    血元丹在市面上,是有价无市,即便是身为越城第一豪族的北堂家,库存的数量也不多,

    北堂婉儿却摆了摆手,示意无妨。这其实不是买元磁地眼的价格,而是她在庄无道身上,追加的投资。

    若能将古月家那人压下去,别说是四枚血元丹,就是八枚十枚,那也是值得。

    北堂琴只好住口,却愈发的看庄无道不爽:“运气倒真不错,居然有这等样的奇遇!可惜人蠢了一些,以为苍绝先生面前,你也能隐瞒?真当他看不出你修了横练之法?可笑!”

    言中隐含艳羡妒忌,就连自己都没察觉。若是有一滴地髓,那么她现在就是练气六重楼的修士。地髓有洗骨伐脉之功,她日后的前途,也会更加宽敞。说不定不用止步于练气中期。

    庄无道默默,只当没听见这北堂琴说话,似这样的女子,他无论怎么做,都得不了对方的好感,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帛图,直接抛了过去;“位置在城外百里处,你按图索骥就是。你知道该如何寻地眼?”

    他是早就想卖了,所以连地图都已经画好。

    北堂琴看了看图,就哑然失笑。元磁地眼可以扭曲人之感观,周围有如迷阵,这是众所皆知之事。

    这处地方,对别人可能无用,在北堂家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宝地。

    族中之人可以在此修行,未必能够二十岁前把牛魔霸体修成一重天。然而修行资质稍差之人,也可在三四十年后,拥有几可与练气初期的修士比肩的实力。又说不定后辈中,有资质出众之人,能够有所成就,

    再者这世间,又不止是牛魔元霸体这一种需要元磁地气的土行功法。

    “此事事关重大,我就先回去了。原本是想着寻你比试一番,舒展一番筋骨。不过既然你修的是牛魔元霸体,那我说不定都撑不过三十合。要你相让,又好没意思。就先告辞了!”

    庄无道毫无得意之色,看了看北堂婉儿的左肩:“小姐太过自谦,若非你伤势仍旧未愈,是我必输无疑才是!”

    北堂婉儿确实高看了他,即便是现在,若没有了‘云儿’代他动手。两百合之内,他也休想将这北堂婉儿击败。

    心中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伤,居然是接近一个月,都还未恢复?

    “这倒是,我这伤是半年前被一位练气九重楼的修士,以一口玄冰剑击中肩胛。如今伤势虽好了大半,里面的寒气,却需慢慢抽取,还要四五月才能复原。只是这伤也值得,那人被我近距离以破甲尖锋指配合灵器指套,直接插烂了眼睛!”

    北堂婉儿笑吟吟着道,居然是眼含得色,旋即又满眼无奈:“若非如此,我也不用占据那个保送名额,强逼你出手。直接就可下场,将那人压下去!”

    说到此处,又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你很不错!那元磁地眼与地髓之事,虽是使人心嫉。然而既然有我北堂家的庇护,那就无妨,以后可尽管施展。实话与你说,离尘宗内已经有一位金丹老祖,预定了收我为徒。不过你若能击败那人入门,也恰可与我在离尘宗内互相扶持。”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