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四十章 北城庄家
    看最快更新

    庄无道暗暗惊讶,想不到这北堂家,居然还有如此通天之能。

    不过能使金丹修士收为亲传弟子,北堂婉儿的天资,怕也是极其了得。如非是此女要把那破甲尖锋指练到一重天境界,又身上有伤,估计早就踏入练气境。

    也怪不得这女孩会被北堂家立为下任家主。金丹修士的弟子,至少也是筑基境的前程。

    如今东吴国内,筑基修士总共也不过九位。而越城中,更只有那位镇南将军是筑基初期的修者。坐镇此间,就是为防兽潮来袭。而镇南将军府的权势,比之北堂家还要显赫。

    只需北堂婉儿能平平安安活几十年后踏入筑基,那么越城北堂,就至少有二百年的繁盛。

    (“”看最新章节) 北堂婉儿语中的互相扶持什么都是虚的,估计还是被她利用居多。不过北堂婉儿的师长既然是金丹祖师,在门中定然是真传弟子的身份。得其照拂,自己在离尘宗内,就不至于孤立无援。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利益冲突,他从不以为,那离尘宗内就铁板一块,上下和谐。

    “小姐厚爱,无道承情了,我尽力便是!”

    庄无道想了想,又略觉不妥。这不是自己尽力便可,自己若能将那古月家那人压下去也就罢了,不能压下去,没了北堂家的庇护,那么恐怕就是剑衣堂满门死难之局。与那古月家子弟的一战,他是无论如何都要胜出!

    思及此处,庄无道便又语气一变,决然坚定起来,眼中隐透着几分杀伐之意,锋芒略显。

    “大比之日,定然不会负你所托!”

    北堂婉儿立时会意,脸上的笑意愈浓:“无道师兄你是极聪明的,想来是不用我担心了。这其实也是为你自己的前程,师兄当勉力为之。只要是尽了心,即便不成,北堂婉儿也一样感激不尽。师兄你日后若要去闯那道业天途,婉儿定会托请师尊破例照拂一二。”

    又似是不放心,离去之前又凝声叮嘱道:“对了!最近师兄最好是莫要出门。据我所知,那古月家的人,已是在四处打探师兄的根底。想来也应知晓了你我几十日前会面之事。北堂家的那位,一向是不择手段的。难保不会对你生忌惮之心,对你下手。你这间大院有两位练气境修士坐镇,有灵阵示警,暂时应该无妨。再过些日子,我家另一位练气八重楼的供奉,就会赶回越城,我会让他随在身边护卫的。”

    庄无道失笑,他最近只嫌做梦练拳的时间不够,哪里还有时间出门?

    不过见北堂婉儿,如此郑重其事。也就神情肃然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待得这主仆二人离去,庄无道就又陷入了深思。既为剑衣堂的处境担忧,又觉奇怪。奇怪的是北堂婉儿能被金丹老祖看重,家族长盛不衰,应当不惧古月家日后反扑才是。为何又对这次大比如此在意?千方百计,想要把古月家的挤落下去,这其中玄机何在?

    心情沉重,庄无道却只能暂时压下疑惑。转而将二十日前,北堂婉儿给他的那枚血元丹取了出来。

    这枚丹,庄无道这二十日里一直都不曾有过动用的念头。所谓无功不受禄,一旦秦锋与北堂家谈不拢,他便打算将所有送来的东西,都原样退回。

    此时既然已经协商妥当,那么这枚血元丹,就可使用了。按照云儿的说法,只需加入几种药材,就可更易‘血元丹’的药性。使自己能尽得血元丹激发血脉潜能之利,又不会药力激发,在体内产生真元。

    可以借这血元丹之助,一举将手臂上的筋脉都全数贯通,完成大摔碑手的练体之法,

    日后施展这门掌法时,就可尽展其威。在短短几日之内,使大摔碑入一重天之境!

    只是‘云儿’所说的那几种药材,虽然并不罕见,可在寻常的药店内,却也不可能寻得。只怕还是要去越城中,那仅有的两个‘丹楼’内,才能买到。

    然而他才刚欲举步出门,就又想起了北堂婉儿之前的交代。不禁一拍额头,低声苦笑,

    看来也只能寻马原林寒这两个家伙代劳了,林寒办事多少靠点谱,马原却是雁过拔毛的性情。自己的钱经他之手,没被黑去五成就算不错。

    ※※※※

    几乎是同一时间,北城中一间占地六十亩的大宅之内。一位四旬左右,略有些富态的中年男子,正是眼神又哀又怒地,望着正仰躺在床上的少年。

    少年是庄同,而中年男子,正是北城庄氏的家主庄寻。哀是哀其不幸,怒则怒其不肖。

    “方才已是越城中我能请来到底最后一位名医。说你足踝尽碎,能够最后保住这条腿没有残废,是因对方没真正下毒手。想在三个月内复原,简直是痴心妄想。除非是有筑基修士出手,为你续骨接脉才可。”

    庄同的面色顿时苍白如纸,这根本就是说的废话!越城中唯一的筑基修士,就是镇南将军。要请动这位朝廷从二品的高官,只怕便是越城第一豪族北堂家,也没有这么大的颜面。

    他家若能请到这位,哪还需请这些庸医过来?

    “那么三月后的大比怎办?我就只能眼看着庄无道那家伙逍遥自在?”

    “你还想要怎样?”

    庄寻眼中的怒意更盛:“你老老实实在学馆里习武便是,即便每日呆在家不去,我也不会说你!为何偏要与那庄无道过不去?他是破罐碎瓦,是不把性命放在心上的亡命之徒。你庄同却是瓷,。无论碰着摔着,都是你庄同吃亏!又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动用这么多的银钱,买来这双炎风靴?五百两黄金,你是疯了?我不是交代过了,财不露白!越城里不知多少眼睛盯着我家,你这是要让我庄家灭门才肯干休?”

    是越说越气,庄寻又想起这些年的举步维艰,只觉脑仁发晕。为防城内诸世家的忌惮,他一直都不敢大肆扩张家中的实力。有了银钱,也只能藏着,不能招揽护院供奉。而家中人手不足,却又被人窥伺。若非与古月家,与镇南将军府有着些许关系,这庄家的家业,早就被被人吞了。

    庄同气息一窒,双手猛地攥紧:“我也是想为家里出一份力,我天资接近三品,只需能以首席弟子的身份拜入离尘宗,就至少有七成可能成为真传弟子。那个时候,越城哪一家敢动我庄家?财露了白又如何?真当那些居心叵测之辈,不知我家的财力根底?”

    庄寻气的笑了:“你真是为家中着想,还是不服这口气?你一向好胜,可是见不得庄无道一个混混,压在你庄同的头上?”

    见庄同张嘴欲辨,庄寻却已不愿再废话,直接挥了挥袖:“离尘(“”看最新章节)宗的大比,你不用想了。这次情势有变,估计你也没机会胜出。今年就在家中养伤,我会谋划一番,送你去含光山。那也是东南修行大派!”

    “含光山?那怎可与离尘宗相比?请父亲三思,孩儿即便去了含光山,对家里怕也无裨益!”

    庄同大急,离尘宗是天南第二大宗,雄据东南之地,威临百国。传承不知多少万年,势力雄厚。

    而含光山,却只是两百年前,一群散修建起来的宗派,据说是内争不断。入门的弟子,往往没身殒在敌对之人的手中,反而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至不济,也需是移山宗。那也是大派,有资格挑战离尘宗的地位。尤其是越城内,以移山宗的势力最盛。越城几乎所有的世家豪族,都是被笼罩在移山宗的羽翼之下。

    “除了含光山,你还有何处可去?总胜于无!“

    庄寻此时是精疲力尽,也心灰意懒,挥了挥袖,就这么决定下来。庄同有离尘学馆的经历,其他宗派都必然会忌惮有加,也只有含光山,才不会计较庄同的出身。

    本来在学馆结业,等到练气六重楼,也可拜入离尘。然而那日小比,庄同却是已将监督使得罪。只需此人记上一笔,在道馆真人面前提一提,庄同就再无入门的希望。除非是大比胜出——

    “还有,南平街的沈泉,前些日子让人提亲,欲娶你姐姐为贵妾。我仔细思量了一番,还是准备答应下来。”

    庄同的瞳孔顿时猛张,神情惊怒:“父亲,你怎可如此?”

    所谓南平沈泉,乃是城中第三大帮雷龙帮的帮主,掌控了城中七条街道。

    据说本是大族子弟,流落到越城之后,混得风生水起。手下两千人,九名练气,本身也是练气四重楼,帮中的实力不逊于城内的一些大族。

    然而人却极丑陋,毁容独眼,性情凶横。他庄同的亲姐,怎能为此等人的妾室?

    “我已决定了,莫要多言。”

    庄寻往门外走,面色冷峻。沈泉说是求娶,其实还是为谋取庄家的钱财,至少也送去三分之一的家财为嫁妆,估计才可令此人满意。

    然而不如此,庄家一个月都撑不下去!

    心中隐痛,庄寻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然而当他再站稳之后,眼里就满是狠辣决绝。

    他庄寻之子,再怎么不成器,也不是庄无道那个街头无赖能够欺辱!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