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四十三章 独自断后
    看最快更新

    走出大院,庄无道就开始发力疾奔。那东船巷距离剑衣堂现在的堂口大院,只有大约两三里的路程。以他的脚程,几百个呼吸就可赶至。庄无道却生恐去的慢了,秦锋等人会遇险。

    不片刻就到了那东船巷前,此处已经聚了不少行人,都围在巷外议论纷纷。

    越城内每日都有械斗,小到三五人,大至三五百。城中的居民对这种事都已习以为常,又多少习过武,所以并不畏惧。

    当望见庄无道穿着一身黑纹铁甲过来时,更是指指点点。或是嬉笑,或是诧异。

    “这人可是剑衣堂的?”

    “我认得,这是剑衣堂的副堂主庄无道,据说以一人之力格杀史虎的那个!”

    “一个人过来,这是送死吧?我刚才看这条巷子里面,至少冲进了三五百号人。”

    “那铁刀社的人,也真够凶狠的。不就是不在他们街上做生意了?这就要动刀子杀人。我刚才出来时,看那/爱上书屋 www.23sw.net边地上都染红了,全是血!”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怕是要死上百来号——”

    “好戏?我们这条街若是被铁刀社的人接手,你说我们可还有活路走?这剑衣堂好歹有些人情味,那酆三是何等样人,你能不知?”

    庄无道没去理会,听这些陡乱心神,他并未直接行入巷中,而是从巷口外一家小院,直接翻墙。

    这条巷道虽是宽阔,然而那铁刀社只需三五十架铁弩,就可封死。他虽不惧,却必定会耽误时间。

    眼下最重要的,是寻到秦锋等人的位置,那时可视情况,再做打算。

    这附近居住的,都是些小有身家的商人,庄无道刚跳入院中,就有护院上前来阻拦。

    却被一身铁甲的庄无道冷冷一瞪,气势就被摄住,不敢动手,见庄无道亦无敌意,就干脆是任之由之。

    连翻了好几重院墙,庄无道估摸着已经接近那块面积百余亩的空地。庄无道选了一个高处跃上去四下一望,果见那不远处,已经围满了人。都是手持铁刀,杀气腾腾。五百人没有,却在三百以上,有些甚至身穿甲胄。

    秦锋等人,此时则被围在东船巷内一个角落里,进退不得。大约三十余人,只能依托身后一面高墙抵御。

    那是一间富家宅院,也有五六十号院丁,在墙后如临大敌。

    万幸的是秦锋与马原几人,身上虽都带着伤,然而大体却是无恙。可能也是因庄无道要参与大比之时,未曾放松警惕。几人的罩袍之内都穿着甲。居然还带了十几面大盾,四面围着,以防御箭矢。

    这三十余号人虽被围住,然而铁刀社的人,一时却也不敢过份靠近。十五张二臂钢弩隐在盾后,一次就可了结三五人的性命。

    庄无道望了那边一眼,如释重负之余,又觉疑惑。秦锋确实被围住了不错,却还不似那罗狗儿说的那般危如累卵。薛智是受了伤,然而也不至于致命。

    然而下一刹那,却见那铁刀社的人群中,蓦然间一个火球腾起,遥空砸了过去

    打在秦锋身前一面大盾上,立时轰的炸响。巨大的冲击力,不到连人带盾,都生生砸飞。更将周围几人,卷入了火焰中。

    “法术!”

    庄无道吃了一惊,已经知晓今日这局,只怕确实有些古怪。

    铁刀社内确实有两位练气境供奉,然而都是走外功入门,需要到练气八重楼之后,才可以尝试修持法术。

    然而眼前这情形,他即便是明知不妥,也一样不得不陷入进去,难道能眼看秦锋等人,被这铁刀社,一一杀绝?

    更知此刻已耽误不得,庄无道继续奔行。用山林中练出来的轻身功夫,再连翻几重高墙。不过片刻,就到了那重石墙之内。

    这里的院丁,顿时纷纷呼喝,纷纷拿长矛刺过来。庄无道随手挡开,身形灵敏如猿猴般翻跃,就越过了这重三丈高墙,跳入到剑衣堂众人之内。

    周围之人,顿时都大惊失色,纷纷望来。见是庄无道之后,又都纷纷一喜。

    在剑衣堂诸人眼中,能够格杀史虎的庄无道,无疑就是堂内的第一高手。

    所以即便庄无道占着副堂主的位置不管,也从无人有什么怨言。见他到来,顿时都心中大定。

    恰好此时,又是一团火球临空击至。就在前方持盾之人,一阵躁动之时。庄无道跨前一步,一声闷哼,‘破甲锥’隐现淡金光辉,与那火球撞在一处,

    力量冲击,竟然硬生生将这团灵火,强行打散!不过那炎力,却依然是逆卷袭来。

    然而庄无道却感觉不到半分灼热之感。身外的银丝内甲与磁元力障,没让半分的热力透入他体内,

    “草他先人,吓死老子我了。这法术真他奶奶的变态!”

    耳旁处听得骂骂咧咧的声音,庄无道这时才发现。旁边差点就被火球轰击的持盾之人,正是马原。此时似乎犹在后怕,口里是骂骂咧咧。

    “无道?”

    秦锋惊异的声音,也在他身后处响起:“你不是在闭关修行?怎么过来了?”

    言语中,是有惊却无喜——

    庄无道眼神微敛:“是罗狗儿说你们被围,薛大哥重伤垂死,奉你之命回来求援。我不敢耽搁,就赶了过来。”

    如今想来,(  看最快更新)这罗狗儿那时说的话,怕是有些问题。然而事已至此,穷究这些也没用。

    “罗狗儿?”

    秦锋的眼神先是茫然,而后面色铁青一片:“记得被围住的时候,这人就不见了影子,我也没交代让人回去求援过。即便是,马原身法超他近倍有余,我岂会选他?此地可以固守,只需撑过半个多时辰,北堂家与颜军就可带人赶至。一个铁刀社,我何需让你过来?”

    接着却又是目光冷然,森冷的望着对面:“不过如今看来,只怕今日不止是一个铁刀社。你若再不现身,他们必定要动手杀人了。”

    两个火球术,只是前奏而已,

    青狼薛智此时脸色也难看的很:“真是罗狗儿?这个良心狗肺的东西,他怎么敢?”

    也是知晓,今日是被他这位一直器重的部属给卖了。他固然野心勃勃,却也因此更受不得被人背叛。再想起今日,他们一行人的行踪,多半就是经罗狗儿之口透露给铁刀社,眼里更是怒火滔天。

    “说这些有什么用?今日能够活着走出去,自然有办法将那罗狗儿千刀万剐!若是不能,我们这一群人也只能在黄泉之下,看他逍遥自在!”

    王五的右胸的铁甲,已经被斩开,有条寸许长的裂口。伤痕也深。血流不止。他却不觉痛,等到庄无道到来,就把铁甲脱下,用一块破布裹住。这是为防失血过多,以至手脚没了力气。

    “当务之急,是如何冲出去!”

    庄无道把自己身上带的伤药拿了出来,随手丢给王五,而后就望着右面那条巷道发呆。

    这条路应该是最近的,却不能走了。已经被铁刀社的堵死,里面更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埋伏。

    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他却不愿自家兄弟,有太多无谓的折损。秦锋等人身上都有伤,强冲的话,十人中未必能活下三人。

    而另一侧街道的出口处,就是玉熊街。正是铁刀社的地盘,更是想也不用想。

    那么就只有身后了,路线宽阔,障碍重重,不惧被堵截。然而那那几十面墙,却也很是麻烦。无论是翻越,还是强行打通,都需消耗不少时间。那些护院,尽管都质量不佳,却也颇为碍事。

    所以需有人阻截,拦住铁刀社才可。

    思量渐定,庄无道却见对面,一个身穿褐衣的中年男子,从对面铁刀社帮众内排众而出。

    “雷龙帮胡礼,见过庄副堂!另奉古月公子之命,代他向无道师兄你问安!”

    这名为胡礼的男子,温文尔雅的朝着庄无道一礼一笑:“原本想着这次若是副堂不肯出来,我等打草惊蛇了该怎办?不料最后,终如我愿!”

    庄无道并不搭理,继续扫视着周围四方。胡礼也不觉尴尬,继续道:“庄副堂也不用再望了,此地铁刀社帮众三百,练气境修士五位,练髓境二十三。庄副堂即便插了翅膀,一时半刻也飞不出去。古月公子让我代他问你,可愿放弃这次大比?若是愿意,不但你这些兄弟,能够安然离去。他日后也可交你这个朋友,也愿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不愿,那就少不得要血溅此间。”

    庄无道仍旧不理,马原就忍不住骂道:“操你姥姥!没安好心的东西,无道他这是答应也死,不答应也死。左右没活路,倒不如与你们拼命!”

    对这些世家大族,已是反感已极。

    秦锋与薛智的神情,却是异常的凝重。五位练气境修士,他们这边,练髓境加起来都没十人,

    庄无道这时,却在看巷道两旁的屋顶。虽无异样,然而却适合弩弓手埋伏在上,往下劲射。即便有练髓境实力,措不及防下也要重伤身死。

    当下再不犹豫,庄无道猛地后退几步。以肘为锤,砸在后面石墙上。然后厚达二尺,高三丈的墙壁的中央,就这么轰然洞穿,恰是一个可通三人的整齐圆形。

    “你们从后面走,我来断后!”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