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四十四章 身随拳动
    看最快更新

    “你们从后面走,我来断后!”

    闻得此言,在场不止是秦锋几个人愣住。便连那薛智王五,也吃了一惊。

    而对面的胡礼,则眉头挑了挑,已经知晓庄无道心意,这就算是答复了。颇有风度的笑了笑,也未作任何表示,就重新退入到人群中。

    马原却眼现恼怒之色:“无道哥,你疯了!他们有好几百人,练气境修士就有五个。你一个人断后?他们本就是冲着你来,想死吧你?”

    旁边的王五也一样皱起了眉,不满道:“既然已经是兄弟,那就当同生共死。我知庄无道你最重兄弟义气,然而又置我等于何地?”

    庄无道哑然失笑,手下却没停,利索的将马原那面大盾抢到手,用布条绑在了自己身后,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大乌龟。

    “你们若走了,我自然就能够轻松脱身。若是留下,反而是我累赘!这是实话,没半点渗假。”

    只有秦锋没劝,{爱上书屋 www.23sw.net深深看了他一眼,凝声问道:“无道,你真有把握?能够活着回来?”

    “自然是有!”

    庄无道心中暗叹,还是只有这个自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发小,最了解自己。

    “我庄无道人生才短短十六春秋,还远没活够,怎么就肯放弃?除非是那人死了,我才会考虑。你也知我性情,若战不过,必死无疑,我第一个就跑了,惜命的很。何时做过断后这类事?废话少说,快点给我走!别婆婆妈妈的,好不爽快。倒是你们离开后,尽快让颜君与古月家的人过来,可以帮得上我。”

    在墙洞之后,那几十个护院,都是一阵慌张失措。犹犹豫豫,想要上前,又担心死伤。

    不过却陆续有几人翻入到了院墙之内。都是身手矫健,其中一人,更是铁刀社练气境修者。目中含笑,带着几分戏谑的望着这边。

    庄无道并未放在心上,就如马原所言,这些人的真正目的是他。对于秦锋等人,并不是太过在意。

    然而若走的迟了,这条路也被堵死,那就再走不成。

    秦锋也似想到了此点,看了看诸人中,几个重伤垂死之人。只思忖了片刻,就已经有了决断:“就依你!你自己小心,撑上一时半刻就可,别太勉强。王五,我这兄弟,一向是说到做到,放心无妨!(更新最快)”

    说到一半,就拉着犹自不情愿的马原,当先走入那破开的墙洞。其余人面面相觑之后,就也鱼贯尾随而入。

    王五薛智二人却是留在了最后,前者拍了拍庄无道的肩膀,一言不发。薛智则上下打量着他:“无道,我欠你一个人情。放心好了,你即便死了,我也不会与秦锋强度堂主之位,会尽力辅佐他。还有最多两刻时光,我与秦锋就会赶回来。至少一百五十号兄弟!你可别先撑不住!”

    庄无道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知晓,薛智这才放心。一行人结成阵势,小心戒备着从这后方院中离去。那铁刀社之人,果然没有尽力阻拦,目光始终落在庄无道身上。

    见得秦锋等人安然远走,庄无道也是彻底放下了心,再无挂碍,神情专注的看着眼前。

    就在几人说话间的功夫,那铁刀社的人,就已经组织好了阵型,推了上来。

    前方是六十手持两丈大枪的的甲士,可能是因秦锋等人离去。这些人自忖没了威胁,不用忌惮弓弩。不再以盾护身,而是长枪如林。阵势严整一步步逼近。而这些枪卒的后方,则是整整四十位手持六石大弓的弓手。

    这等强弓,便是练髓境武者,若要害中了一箭,也要没了性命。

    庄守则不禁眯起了眼,都说这酆三是从北面军中出来的,看来还真不假。铁刀社以前与人打斗,基本是一片散沙,全靠人多,有两个练气境的供奉。如今却有了几分军中的路数。

    这明显是沙场上的战阵!越城中的军伍虽也经过实战,却多是与兽潮打交道,风格与此不同。

    此刻在他身后,又有几十名铁刀社的帮众,陆续翻入到墙内。不过都未上前。而是驱散了那些院丁之后,在墙洞后结阵而守,防范着庄无道逃脱。

    只有那位面带笑容的练气境,不怀好意的始终盯着庄无道的背部,就似一条毒蛇,等待着可趁之机。

    庄无道亦觉身背后隐隐刺痛,有种危险至极的感觉。然而此刻,也只能将之暂时忽视,把不安之感压下。

    云儿的声音,却骤然响起:“你呆站在这里,可是想死?”

    语声凝冷,透着讥哂之意。庄无道不禁微一楞神,他还从未听剑灵云儿对他如此怒斥,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半个呼吸之后,庄无道才回过神:“我是断后,自然要堵在这里!不然又该如何?”

    “可忘了六合形意拳的诀要?身随拳动,步走拳发。似剑主你这般困守一地,战场上是必死无疑!”

    可能是自觉不妥,那云儿的语气稍稍缓和道:“剑主所修六合形意,大摔碑手,都可经历沙场。前者更号称是破阵无双,可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剑主还有牛魔霸体,更胜金钟罩,万刃难伤。剑主有天生战魂,我以为你会更有志气才是。这样的场面,正可锤炼武道,何需畏惧?”

    更有志气?

    庄无道望了望周围,这已是四面皆敌。莫非要自己以一人之力。敌此三百大汉?

    还有那句‘可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云儿的意思,难不成还要将对方的首脑,拿下不成?

    庄无道视线不自禁的,就投往了胡礼退去的方向。隐隐望见一个八尺高,头顶秃瓢的大汉,正神情阴冷,立在诸人身后。那应该就是酆三了,传说这一位身形伟岸,身形高过常人一头。

    难道自己就定要试着拿下这位,才可不负了自己这一身所学,那什么天生战魂?

    数百武者,五到七位练气境。即便是这剑灵用他的身体亲自出手,怕也全身而退到吧?

    “有何不可?”

    ‘云儿’的声音,又冷了下来:“擒贼先擒王,剑主你若让他着急害怕了,这些人哪还有功夫去追你那些朋友?我不知你心中有何顾忌,然而战场之上,越是怕死之人,就死的越快!这个道理,你原也该知晓才是。无论是六合形意与大摔碑,都需身法辅助。若死守一处不动,却连七成之力都使不出来,倒不如奋力一搏!身为轻云剑主,就该有一身一剑,敌亿万人的气概!”

    庄无道默然,将几枚回气力的丹药放入口中含着,而后就陷入深思。

    他还能有何顾忌?无非是不愿在那人死之前,就这么窝囊死掉而已。

    不过这云儿说的,却也颇有道理。越是畏死,就死的也快。他的六合形意,本就最擅这战场杀伐,本该不惧才是。

    那枪阵至二十步处,持枪甲士都齐齐矮身。后方的弓手,则都停下,纷纷都搭弓张箭。数十铁箭,几乎同时射出,如雨般呼啸攒射!

    庄无道只以左手遮住了眼,其余一切不管。那些铁箭飞射过来,打在铁甲之上,发出一练串的叮叮当当声响,其中近半,却连外层的黑纹铁甲都未击穿。百兵堂出产的精制甲胄,果然名不虚传。即便刺入,也有银丝内甲阻挡。身上看似插满了箭只,有如刺猬,其实毫发无伤。

    而这时那些持枪步甲,则齐齐发了一身喊,步伐都猛地加速。六十杆长枪,密密麻麻的穿刺而至。眼前一丈,全是青色的枪影。

    庄无道却不退反进,双臂信手一挥,就把这些刺来的枪刃强行挥开,插入那一丛枪影之中。

    一拳打在眼前一人的胸腹间,立时甲碎骨折。只一击,就将这人连人带甲,都打飞出了三丈。

    说是来简单,然而若非是臂力过人,不能拍开那些长枪。非眼疾手快,不能先于旁人反应之前,先伤此人,

    中拳之人倒飞而出,将身后几人也撞到在地,直接就没了呼吸。也为庄无道,撞出了一线空隙。

    庄无道得云儿提醒,已没了坚守这墙洞之念,直接就踏前一步,拳随步动,势如大枪。然后(“”看最新章节)又是一人,胸腹中拳,被拳力中杂含的挑劲,生生挑飞而起。

    这枪阵可怖,换作寻常人,第一时间就要被攒成刺猬。然而此刻长兵不利近战,反而是他的拳法,可以发挥。

    庄无道一步一拳,一拳则必中一人,中则必抛飞而起,非死即伤。渐渐的,竟感觉是轻松之至,有种行云流水的畅快之感。

    六合形意拳的要诀,是身随拳走,短打直进,势如奔雷。果然是最适合战阵,在千军万马中,只有些墟闪转腾挪之地,最是适合这套拳法施展。

    庄无道的拳力又刚猛霸道,眨眼之间,就是十几人,伤在他拳下。

    眼看就要透阵而出,那枪阵的首领,顿时是又惊又怒:“都给我弃枪!”

    数十杆长枪丢落,然后数十刀影,从四面八方斩了过来。庄无道不管不顾,任由这些刀或斩或刺,人影则迅即如飞。一个小小的跨步,就将眼前又一人生生挑飞四丈!如破麻袋般,毫无生气的坠落了下来。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