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四十九章 血战长街
    看最快更新

    庄无道深呼了口气,调节了一番体内气机。知晓这已不是六合形意拳能够应付,除非手中有着一杆白蜡大枪。形意六合拳中许多架势,本就是从枪法中衍化而来,稍加变化就可。能有一杆大枪在手,依然可以催锋破阵,此时却不成。

    庄无道是毫不犹豫,就施展开了大摔碑手的拳架!一掌拍出,‘亢’的一声闷响,眼前之人,顿时就盾甲皆碎,肉崩骨折!

    铁刀社的人挡他不住,换成雷龙帮的精英来,也是同样。

    今日长街血战,刚阻他者,皆杀无赦!

    (更新最快) “酆三!胡礼!都给我滚出来!既然敢诱我出来伏击,难道连现身的胆量都没有?躲在后面,让喽啰送死,算什么好汉!”

    庄无道浑身浴血,放声而笑,气势愈发的狂放不羁。又(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是一掌大摔碑拍出,随着‘轰’的一声震鸣,又是一人承受不住这巨力,当场身死。五窍溢血,胸前铁甲则|爱上书屋 www.23sw.net有个深深的掌印。

    这数百甲士,身上穿的精良黑纹甲胄,简直有等于无。那掌势只要稍稍碰着挨着,就非死即伤。甚至被中掌之人砸中,也往往会是直接没了呼吸。

    这平常可使人望而生危的铁甲大汉,宛如一根根腐朽的木桩,被庄无道摧枯拉朽一般,一一的打折轰飞。身上的铁甲,有如薄纸。

    一手大摔碑威势尽展,每一掌出都是势大力沉,山崩云裂般的声势。所向披靡,把拥挤在这巷道中的铁甲之阵,几乎生生的被他以大摔碑掌势打崩!

    庄无道呼吸急促,却只觉胸中是异常的舒爽。拳架舒展,浑身气机,无一处不顺逐。

    若非是还记得要尽量节省力气,一连四十掌连续不停的大摔碑,已经使他身体稍感疲惫,此时只会更为疯狂。

    这套大摔碑手,果然是爽快!催锋破锐,确实所向无敌!

    此时庄无道已是万分庆幸,自己能够遇见‘轻云’,能够练成这一套掌法。

    否则今日,怎可能有这样的畅快?他心目中的大丈夫就该如此,以一双肉掌,敌百万之兵!

    也是前所未有的自信,五百人伏击又怎样?斩杀酆三,自己定能办到!

    “你们两个胆小,不是还有五位练气境修士?死了一个,就不敢出来?别让这些爪牙来送死,只有半个时辰,你真能耗完我庄无道的力气?”

    周围的雷龙帮甲士,面上虽无什么变化,眼神却已是有些闪烁。明知庄无道这些言语,就是为动摇他们心智。可心内却仍是不免心怯,渐渐不满。出刀之时,都开始犹豫。也开始畏缩起来,不敢靠前。

    半刻时间,庄无道几乎已一人之力,踏翻了他们的铁甲阵。死伤几打七十,能活下来的,是越来越少。若非是训练严格,沈泉也赏罚深严,知晓此时若是退后,定然要受重罚。这剩余的百余雷龙甲士,早就被庄无道彻底打散!

    然而哪怕到得此时,庄无道的掌势,也依然凶猛刚强如故,无半分力衰的迹象。

    令人沮丧,到底要送多少性命,要到何时才能等到庄无道气力耗尽之时?

    酆三胡礼二人心疼练气境修士的性命,就准备让他们送死么?

    “都给我散开!”

    一声熟悉的大喝,从远处传至。周围的雷龙甲士,都如蒙大赦,纷纷后退,都让开到一旁。

    庄无道快步踏前,就欲追击。然而远处却蓦然间,连续三个绣球大小的火团,往他身上砸落。

    当下只能把步伐急停,一拳砸出,挥动元磁罡气,把这火球强行轰碎,化作漫天的火星。

    而也就在同一时间,数道钩链,从四面八方的投至,飞锁他的四肢。

    庄无道抵御术法无法分心,措不及防之下,只能躲开大半。依然有五六条钩链,分别缠住他的手足四肢,牢牢的紧锁。

    “锁住了!”

    两侧传来了哈哈大笑声,似乎开心无比。而后是百余人,轰然欢呼。

    “他死定了!”

    “一起发力扯他!横练霸体又如何?今天一样是死!”

    “就不信这家伙,真还能力敌我们百人!”

    两侧与身后,此时竟有着百余铁刀社的残余帮众,都是手抓着这些铁链,用力拉扯。

    那手持着一双紫金八棱锤,却被庄无道气势所迫,不断后退的王霸亦是一喜。勇气复炽,不再后退,王霸大步往前,狠狠的一锤,就往庄无道的头部砸去。

    庄无道也是心中一紧。知晓若是手足被彻底困住,今日必死无疑。

    好在这巷道虽宽阔,然而百余人挤在一处,却极其的拥堵。这些铁刀社之人,能真正发出全身之力的,不足二十。更有许多人,还未抓住那几条困他手足的铁链。

    巨力涌来。庄无道的双足,却似生了根一般,在原地纹丝不动。

    体内也立时就以大摔碑手的发力要诀,将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都催发到了极致。

    庄无道更一咬舌尖,猛地炸喝出声。

    “呔!”

    音似春雷,炸人耳膜。庄无道整个人,蓦然如陀螺一般原地旋动而起,然后越转越快。有如龙卷风般,狂暴无比。

    带着身上缠绕着五条钩链,加上那五十余号没能及时放手之人一起飞转。先是重重的砸在的两边墙壁上,使那两面本就已残破不堪的的围墙,立时垮塌崩碎。

    引发一阵阵惨呼,那些被庄无道巨力带飞之人,即便侥幸脱身,也必定是伤势沉重,内附震伤,骨骼移位。

    运气不好的,更是在撞上墙壁的时候的,就已经彻底没了声息。

    而那铁链所过之处,一切都是披靡横扫。两旁若是房屋,必定断折崩溃,若是人,则必定被铁链生生的砸死!五十丈内,被扫荡清空了一片,到处是血肉纷散。脑浆四溅。几轮横扫下来,这个范围中,再没几个活人。

    那王霸也是险险就被砸中,到底身形敏捷些。立时就倒地一滚,险险的滚了出去,再站起身时,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眼神犹自惊悸不已,刚才那一下若是被砸中了。他虽不至于当场身死,却也必定要身受重伤,这一身都再难用双足站起!

    此时周围所有人,都是眼神惊怖的看着庄无道。视之如鬼神一般,再无丝毫的战意。

    这些钩链转了几圈,就又使此处五十丈内,近六十人没了性命。如此凶威,谁人能当?再上去,那就是送死!

    而眼前这位,竟然仅仅只是一位炼髓!

    庄无道转了四圈就停下,口中急喘着气,强压住了疲惫。冷冷看着眼前,从战起之时开始,至此已快两刻半时间,他终于望见了酆三与胡礼。就在他身前,仅相距百丈。而这巷道中,只有寥寥几人,拦在了他的面前。

    在决定让秦锋等人先走,由他来断后之前。庄无道从未想到,自己能够做到这等地步。

    此时若是他愿意退走,此地必然无人能够拦他,可从容脱身。

    然而庄无道的眼神,却更为坚定。以这酆三,来印证他这一个月时间中的武道成就,成为他磨刀之石,似乎很是不错——

    隐隐有种预感,若能达成所愿。今日之后,自己的拳法,必定能再进一步!

    十几日内,他也必可踏入练气境界!融炼出自己的本命玄术!

    ※※※※

    沈泉此时已再无法稳坐桌旁,而是站到了这间雅室的窗栏之旁,目光冰冷的看着远处。

    眼前此情此景,任是谁脸色都好看不起来,他沈泉也是一样。

    雷龙帮家大业大,加上外围有三千帮众。然而东船巷内的二百甲士,却是他费了大工夫,才组建起的精锐。

    若是同样的人数,这些甲士的整体实力,比之越城中镇南将军府的亲军还要强上不少。光是兵器甲具,就花了一大笔的钱财,更不用说没月供应的丹药银钱。

    却在这里,在庄无道的手中折了大半。

    “横练霸体,元磁力罡,应该是牛魔元霸体无疑。然而这门横练功法,虽是绝顶,也无这样的强横巨力。”

    古月明也同样站在窗旁,不过重点不同,他依旧是在研究着庄无道所用的武学。

    “应该是那套掌法的发力心法有异。似是不入流的那套大摔碑手,然而巨力惊人。将牛魔之力,增数倍而发。有些古怪!”

    沈泉也是奇怪:“古之霸王,声威气势也不过如此!大摔碑手,六合形意,从无人能将两套拳掌施展到这种程度。这已是最绝爱上书屋有这两门武学的古谱现世。”

    当今流传的功法,只有极小部分是由当代之人自创。其余绝大部分,都是从久远的上古时代流传下来。

    不过历经数万年的时间洗礼更迭,一些古时有翻天覆地神威的功法,渐渐没落散迭,失了真传要义,不再被人看重。

    不过偶尔也有古时的修士洞府遗物被发掘出来,其中就有着久远以前的功法要诀,修炼后能够再现古时神威。

    这些功法古本,往往与今不同,被称为古谱。

    “至少也是三十牛之力,这次却是是失算了。”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