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五十章 一骑当千
    看最快更新

    “至少也是三十牛之力,这次却是是失算了。”

    古月明更在意的是庄无道方才斩杀费成时的那惊艳一剑,

    几乎所有人,都忽视了庄无道身后背着的那口已断去一半剑柄的古剑。然而当那剑出之后,才惊觉这绝非是什么摆设装饰。

    在那一剑之前,他古月明也未必能硬当其锋,全身而退!

    他明明听说此人手腕关节固实,不如常人灵活,看来也确实如此,可为何却能有如此惊人剑术?

    庄无道挥动那些钩链横扫,将周围六十余人全数挥砸而死,虽是震撼全场。然而在古月明的眼中,却远远及不及这一剑,给他的震惊。

    “确实是料想不到!我那些部属,应该已无斗志了。五位练气,更已经战亡了一位。”

    沈泉深深皱起了眉,神情郁郁。他部下那些甲士私军,乃是他最为倚重的战力之一。经营数年,是雷龙帮的支柱,远近闻名。然而此时也不能不?爱上书屋 www.23sw.net承认,这二百精锐甲士的士气,已经被庄无道一拳一脚,彻底打散。军心已丧,战意全失。

    思及此,沈泉不禁是双拳紧攥,略含不甘道:“这次只怕会是有负公子所托,沈泉惭愧!”

    “何需如此?沈帮主这次已倾尽全力,实在没有什么好愧疚的。今日不能留下这庄无道,是因我古月家料算有误才是,”

    古月明浑不在意的说着,忽然意识到什么,转过头仔细看着沈泉;“沈帮主你是想亲自出手?”

    沈泉默然不语,眼神阴翳冰冷。雷龙帮与古月家利益一体,荣辱相系,早就死死绑在了一起。

    能够威胁到古月家的,自然也能威胁到他。

    庄无道的实力,几乎无敌于同阶。练气一重楼的修士,竟然也可一剑而斩。

    然而在他的眼中,却还远远不够看。

    “用不着!”

    古月明略摇了摇头,仰视天空:“北堂婉儿人已经到了,你如再亲自出手,那今日之事,就真是不可收拾了。”

    沈泉顺着他目光望去,果见一只白雕此时盘翔于天空。雕背上立着一红衫女子,俯身下望,正是北堂婉儿。

    沈泉的眼神,更是阴森难看,不过紧攥的双拳,却已放松开来。

    知晓今日若是自己亲自出手,那就真是触了北堂家的底线。哪怕是顶着与古月家再次决裂的风险,也会将雷龙帮,彻底的扫灭。

    此时的古月家还没准备妥当,他也同样如此。

    “九重楼的练气境灵兽,这婉儿的那位师尊,可当真舍得!北堂苍绝也真是胆大,居然就敢就这么放此女过来,就不惧人狠心废了他们北堂家的前程?”

    口里闷哼着,沈泉却感觉今日之事,是愈发的棘手了。那白雕是代步用的灵兽,然而其战力却也不是很弱。

    相当于练气九重楼的妖力,至少也可抵得三五位练气境中期的修士,至少他沈泉,绝不是这头白雕的对手,不大不小也是一个威慑。

    还有北堂婉儿,更需注意护其周全。五年之前,古月家其实已危如累卵,是因有大人物出面调和,用了无数手段,才迫使北堂家罢手不战。

    然而若今日北堂婉儿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即便是那一位,这次只怕也无话可言,

    他已经开始在心内筹谋,今日该如何善后了。无论如何,这铁刀社,是首先需要放弃的。事若不成,只能把酆三丢出去,以平息古月家的怒火。

    古月明似知他心意,淡淡道:“沈帮主无需烦忧,其实还远不到这地步。我观那庄无道战意极盛,只怕绝不肯就这么退走。”

    沈泉一楞,那庄无道,明明已是为自己搏得了一线生机,居然还不肯走么?难道真以为自己,能在几位练气境强者环伺之下,将酆三击杀?

    换成是他,只需事后要求古月家给一个交代,同样能取酆三性命,何需如此冒险?

    再次仔细注目,却只见那庄无道,依然是卓立在长街之中,身姿挺拔。此时浑身上下,竟仿佛是有一层隐隐约约的血炎在燃烧。

    那是气血旺盛充沛,鼎盛时溢于体外而生成的异像。这庄无道此时的根基之厚,实让人触目惊心。

    也只有战意高亢到极致,才会使浑身血气贲张沸腾至此。

    沈泉的双眼,顿时眯了起来:“还是公子看的明白,此战胜负的确未定!”

    庄无道这一战,以一双肉掌,一对铁拳连屠百人。然而到此时,却终究还是现出了一丝疲态。

    本来若是见好就收,择路遁走,无人可奈其何。却偏偏还要逞强再战,结果就不好说了。

    五位一重楼练气境联手,即便是他也需忌惮一二,更何况其中,还有着一位莫大先生。

    就是那酆三,也同样是练气境,只是一直以来,很少有人见其出手罢了,不知实力到底如何罢了。然而能从北面活着回来,定然是实力不弱的。

    如此说来,这一战,还远未到结束之时——

    ※※※※

    庄无道感觉自己肺部,此时就像一个不断鼓胀的破风箱,随时都有可能炸裂开来。

    挥链抡砸,力敌百人,看起来是震撼人心,霸道强绝。然而却是庄无道不得已而为之,也耗去了他六七分的力气。

    口中衔着的那几枚可回复气力的丹药,庄无道早已一一咬碎了吞下,然而要发挥出药效,却需一定时间。

    也到底不是什么仙药灵丹,可使人瞬间就精力全复,似生龙活虎一般,(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只能短时间回缓些力气。庄无道哪怕一次就吞下几枚,效用也是有限。

    好在此时六十丈内无人,雷龙帮那些精甲锐士,也被他震慑。都是面色苍白,一时间不敢再上前,

    就是那些弓手,也纷纷停了下来。一连射出数以百计的劲箭,却非但拿庄无道无可奈何,完全伤不得他分毫,反而使自己双臂疲累不堪,几乎脱离,任谁都会感觉气沮。

    这条已一片狼藉的巷道中,一时是陷入沉寂。使庄无道有时间再次调整控制自己的呼吸,平息体内汹涌沸腾的气血。

    每过一息时间,他的实力就会多恢复一分,击杀酆三就能有更多的把握。

    颜君有上面的人压制,身不由己,很难指望得上。然而北堂家的人,却必定是在争分夺秒的赶来。

    所以庄无道毫不急躁,时间是站在他这边,而非是酆三,非是雷龙帮,也非古月家,

    下方地面,忽然‘咔嚓’一声裂响。十只由泥沙构成的泥爪,忽然间从地面之下探出,分别抓住了他的双足。然后迅速凝结成石,意图将他固锁在原地。

    庄无道也诧异的一挑眉,原来对面那位擅长术法的练气境,最擅的不火系道术,而是土系!这手石爪术,当真了得!

    双足用力一挣,就震碎了小半的石爪,其余也已松动。

    庄无道毕竟是修的牛魔元霸体,即便不用大摔碑手,也有着力比十牛的力量。这些石爪虽还算坚固,却还困不住他。

    然而这术法才刚发动,庄无道的后方又是锐风响起。却是那位本来是堵截他退路的那位练气境修士,已从身后飞奔而至。一个跨步,就是四丈之遥。五十丈之距转瞬便至,一道凄白色的刀光。直刺他的左胸心脏处。刀锋被巨大的冲劲推动,刀势凌厉甚至超越了之前那位白衣剑士!

    同时一个如雷吼声,亦随之响起:“这狗杂种已经没多少力气,现在不一起动手斩了他,要更待何时?王霸——”

    那王霸也是一声怒吼,也猛的往庄无道方向飞奔。他身材矮小,不过距离庄无道却最近。后发先至,当面就是一锤,猛的捣向了庄无道的胸口处。

    二人俱是练气境修士,出手时都是势大力沉。纯论力量虽不如已死去的蒋原,可论到难应付的程度,却(更新最快)又胜过王霸蒋原。招法间不但内蕴’真元’,也暗藏了几分变化。庄无道只需稍稍大意,应对失误,后面就会是连绵不断的杀手,至死方休。

    把脚下束缚的石爪彻底震碎,庄无道身影稍稍一让,避开了身后聚力到极致的致命刀光。就又是一式‘大摔碑’,以硬碰硬,打在了那紫金八棱锤上。

    ‘篷’的一声震响,王霸身影,竟是直接被这一掌拍飞出了整整十余丈之多。这人狡狯,力量不肯用实,至少留了四分的力道。锤掌交击,王霸自然是一触就溃,不过也因此故并未受伤。

    反倒是庄无道,有了几分用错力道的气闷之感。心中不禁暗嘲,到底还是经验上略有不足,没能看出究竟。否则方才,就可取了这王霸的性命。

    身后那人第一刀无功,第二刀却是直斩庄无道的腰际,同样是势沉力猛。不过没了五十丈距离的冲力,威胁已大不如前。

    庄无道任由这刀,斩在他的铁甲上,带起一连串的火花。身躯则猛然往后一撤步,右手顺势往那刀光来处捣去。

    此人所习,当是一门‘断虎丧风刀’法,也是一流武学。然而这刀势,最多能破他元磁罡气,却斩不开他的银丝内甲。反倒是他的这一拳,可将此人的头颅彻底轰碎!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