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五十三章 摄劲擒龙
    看最快更新

    庄无道只觉呼吸窒住,难以为继。浑身毛发都快要燃烧了起来,然而身(“”看最新章节)周依然还有四百余只赤红蝴蝶,在围绕着他不断盘旋舞动着,

    这就是灵法神通?当真是领教了。虽不如北堂婉儿的百裂千锋那般气势浩大,却更是难缠,无法抵御!

    庄无道深知此刻,只需有三五十只火蝶落在身上,自己就必定会浑身化焰而死。可他偏偏是束手无策,无计可施!

    有磁元罡体在的时候,自己或者能够抵御得住。然而此时此刻,庄无道记忆中却无任何的办法,任何的拳术,能助他解脱此难!

    难道真要死在这里?

    有心想要向剑灵求助,然而这往常总能使他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云儿’,却似乎是不存在一般,不但脑海中没了她的声息。就连自己的背后,也无了那种灼热之感。

    身周的温度,越来越炽热。内甲中的衣物,也一一自燃、

    庄》爱上书屋 www.23sw.net无道是强制着,尽力压服自己胸中涌起的恐惧焦躁,维持着那仅余的几分冷静自持。

    体内也不知是因太过炽热之故,那气血涌动冲荡,更是汹涌湍急,澎湃不休!

    一股无比强烈执念,则自心内骤然浮起——那人还未死,还没遭报应,依然逍遥活在世间,自己怎能够就这么死去?

    自己当初学武的初衷,不惜偷盗杀人,也要踏上修行之途的念想。十几年来,他是从未有一日忘却,永生永世都谨记在心!

    他要那人悔不当初,要在母亲的坟前低头道歉,使母亲终能瞑目,死而无恨。

    这大愿未成,自己怎能够丧命在此人之手?

    不甘愤恨,充斥于心。而此时庄无道的左肋之下,则忽然炸裂爆发。将他全身上下,几乎所有的气血,都抽取吸聚了过去。不断脉动着,就好似另一个心脏生成。

    庄无道的脑海之内,也仿佛是粉碎炸开,一阵轰鸣震响。无数的记忆画面,冲涌而出,使他难以自持。

    有他习武练拳的画面,有母亲病死之时的情景。有街头激战时的影像,也有这些年里对拳法的感悟。如走马灯般在庄无道的脑海内飞转着,因这些记忆实在过于庞大,几乎就将他的心神彻底冲溃。

    直到云儿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剑主注意了!玄术神通一旦凝聚,便再难以更改。灵窍开后,也有毁弃之险。祸福自择,剑主需慎而又慎。”

    被这声音提醒,庄无道那发散开来的心绪,立时飞速聚拢,瞬间就已明悟过来。自己此刻,原来是灵窍已开!修习蕴剑诀,多日都无法打开的这处伪灵窍,今日终被他强行冲开。

    也就是说,他的玄术神通,生成在即——

    杂念瞬间就被一一排开,无用的记忆亦纷纷消退。庄无道的脑海之内,只剩下了降龙伏虎,六合形意,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这四种功法的所有外功拳架。

    在意念中纷纷掠过,或单独成形,或糅合为一。

    庄无道眼神迷茫,无法决断。直到他的目光,透过眼前那些纷飞火蝶,望见手捏道决,苍白着脸的的那位莫大先生时。眼神才渐渐清明,透出了决然之意。

    心念之中,一个看似奇异简单,却又玄妙无方的拳架正逐渐生成。把十数种后续的变化,都陆续展现绽放出来。

    而左肋之下,那伪灵窍之内,不但有一滴淡金色的精血渐渐凝聚,更有一丝丝独立的修士‘真元’诞生。在窍穴中流转循环的方式,也与庄无道心念间这式拳架,契合无比,简直就是一体而生。更赫然与自己血脉精神相系,无法分割。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性命交融,心血相系,神意兼修?”

    他凝聚的这一式‘玄术神通’,不但有着那伪灵窍内独属的‘气元’核心,日后再无需调动体内之气催发。更已融入到自己的血脉,自己的精神核心之内。

    原来如此!拳至则意至,将自己的精神意志,乃至血脉之力,都融入于拳法灵术中。

    如此的玄术神通,试问又怎能不强?有着超越寻常拳法道术三五倍的神威?

    体内气脉渐定,庄无道那激荡繁复的心神,也快速平静了下来。此时身上那层铁甲,已经是赤红之色,几乎化成了熔浆。那银丝内甲,也灵光尽失。更有数十枚火蝶,就要沾身。

    庄无道却全不在意,默默的体会方才经历的一切。而周身十丈之内,所有灰尘则都无风自起。

    “嗯?”

    空中白雕之上,已经准备从雕背跃下的北堂婉儿,骤然止住了身形。诧异地注目看着下方,那个被无数赤红蝴蝶围拢纠缠的身影,眼神是即喜又惊,满脸的复杂意味。

    她本以为庄无道,已是难逃死劫。然而此时开来,此战结果犹有变化。

    而这个变化,即便是她,也是一阵失语。

    “这气机变化,是伪玄术么?居然也开了伪灵窍。只不知是怎样的玄术神通?记得降龙伏虎一重天之后凝炼的玄术,最常见是那式‘龙虎合击’,其次‘龙盘虎踞’,也都算霸道强绝了。”

    北堂婉儿摇了摇头,无法确定。庄无道今日展现的顶尖功法,达三种之多,那降龙伏虎拳虽是不错,相较起来却又不值一提。

    顶尖的拳法外功,用来凝练伪玄术固然是可惜,也有极大可能失败,然而终究也是一个选择。

    又眼透出得意之色,再次斜目看了一眼那望云阁,今日之战,已可抵定了。

    那‘龙盘虎踞’的威力,固然稍稍弱了些。然而破解这门已消耗近半的火蝶术,却是绰绰有余了。

    古月家精心谋划的伏杀,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也颇是意外。又觉那古月明当真可悲,居然遇到一位这样一位异数。

    北堂婉儿之前因输了一局而生出的不快,是荡然无存。御雕而起,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快意无比,

    此时望云阁内,古月明则是面色沉重的闭上了眼,面上略显苦涩。

    旁边的沈泉,却把一双拳再次死死的紧握,不断的咯嘣作响。脸上的笑意,甚至还未来得及完全消退。

    “玄术神通!”

    沈泉几乎是牙缝内吐出这句,隐含暴怒。

    伪玄术生成的气机变化,沈泉自然是认得。他完全已可想象,今日之事若是传出,他沈泉与古月家,不但要被那北堂家疯狂的反扑,更将沦为他人笑柄,在越城中贻笑大方。

    伏杀不成,反而部属丧尽,被这庄无道一一屠灭。便连自家的亲信,都无法保住,可算是把脸面丢尽、

    心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丝念想,同样是伪玄术,也有高下之分。那庄无道玄术初成,未必就是在此道上浸淫多年的莫大先生对手。甚至凝炼失败,灵窍废弃,也是未可知之事。

    古月明一瞬之后,却又再次睁目,眼神澄明。今日之战,已注定了败局,他却是要亲眼看着,庄无道的玄术神通,到底是何模样。

    小巷之内,那莫大先生亦是眯起了双眼,目里的不屑冷哂之意,是荡然不存。

    情形不对!

    伪灵窍开启,他本就亲身经历过一次。对于此时庄无道浑身的气机变化,是熟悉之至。

    就在二十余年前,他便是这般。激战中将伪灵窍开启,使他风光了一生,也终一世再难在修行上有丝毫的进展!

    这庄无道,莫非也要踏出这一步了?

    莫大先生那浑浊的眼中,是红芒闪烁。忌惮与嫉恨之意交杂,此子气血鼎沸,根基固实,却比他当初,要强了太多。

    冷笑一声,莫大先生左手的尾指,猛地爆开。一团精血炸出,使那数百赤红火蝶,都同时加速,朝庄无道扑击而下。

    人则毫不迟疑,往后方飘退。无论对面的庄无道,是凝聚出什么(  看最快更新)样的伪玄术,他都不准备与之继续缠斗下去。他是沈泉的客卿,而非是雷龙帮的死士。凭什么要为沈泉与古月家,拼上这条性命?

    然而才退开数步,莫大先生就觉自己身上,四肢身躯,赫然都被一股气劲强行摄拿,再无法有丝毫的动作。

    而远处那团赤色的火云中,一双凶猛如野兽般的双目,正冷冷注目望来。

    虽是看不间,他却能感觉得到,那空中有数十上百束罡劲隔着百丈之距,贯空而至!

    其中更夹杂磁元,不但是隐隐控制了他的身躯。更强行吸摄,把他的身影,往那火云的方向拖拽了过去。

    即便莫大先生死力挣扎,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凌空摄住,身影则倒卷而回。

    这就是庄无道凝练出的伪玄术?究竟是什么样的技法,能在百米之外吸摄练气境修士,更使他反抗不能?

    忽然间莫大先生似是想到了什么,双目怒张,瞳孔完全失去了焦距。

    “擒龙劲!怎么会是擒龙劲?”

    白雕之上,北堂婉儿也一阵失神,差点身形不稳,从雕背之上栽下。

    居然是擒龙劲?庄无道凝练的伪玄术,怎么可能会是擒龙之力?

    在望云阁上,沈泉也是脸色苍白如纸。

    “擒龙手,我记得这门绝学,乃是镇龙寺独有?”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