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五十四章 兔死狐悲
    看最快更新

    “擒龙手,我记得这门绝学,乃是镇龙寺独有?”

    沈泉眼里的期冀,已彻底淡去,没剩下哪怕半分。

    ——既然是擒龙之力,那么无论庄无道之后,会接上什么样威势浩大的功架,他都毫不意外。

    此时只想弄明白,庄无道的伪玄术,怎么会是擒龙劲?

    擒龙劲源自擒龙手,乃佛门传承,是西北大派镇龙寺的镇宗功法。一重天之后,就可有擒龙摄虎之力,

    乃是天下间所有专修灵术,弓术,灵器之人见而生畏的武学。极盛之时,据说可在千百里外,将人擒拿到自己眼前轰杀。更能摄拿灵器法宝,强行抢夺。内外兼修,是真正的绝顶功法!但凡能够修成之人,也无不都是世间最绝顶的人物。

    “不是擒龙手,而是降龙伏虎才对!”

    古月明眸色不明的微一摇头,他已是看明白了几分,也大约知晓了缘由。

    所谓降龙伏虎拳法,本就是<爱上书屋 www.23sw.net前人仿擒龙手,融合虎形拳而成。

    然而庄无道由此阐发,悟出了这擒龙之力,也实在叫人吃惊意外。自此之后,天下间的练气修士,只怕再无人能在这庄无道面前,从容施展灵术,

    “降龙伏虎?”

    沈泉皱起了眉,依然是不解:“这世上修习这套降龙伏虎拳法之人多了,也不乏由此凝练出玄术神通之人。我却从未听说过,有人练出这擒龙劲出来。”

    “这可不是真正的擒龙之力,你忘了这庄无道,还有一门第一重天境界的牛魔元霸体?摄劲不足,则以磁元之力弥补。若只论摄拿之力,说不定还能更胜真正的擒龙手。能融汇结合,并不拘泥于窠臼——”

    古月明话说到一半,就又止住。目光再次被一里之外的情形吸引。

    那莫大先生被摄拿至火云之前,却并未坐以待毙。而是猛地一咬舌尖,将一口血液喷出。

    死力的挣扎,将把自己的左右手,强行从摄劲中挣脱出来。双手持印,猛地一声怒吼。

    立时间又是千万火蝶纷飞而起,蜂拥前扑。朝着火云中的庄无道,汇聚而去。

    也恰在此刻,一声风啸之音也骤然响起。似龙吟,也似虎啸、

    莫大先生睁大了眼前,而后就见一双铁拳,从火云之内,凶猛穿出。

    势如龙翔于天,猛虎扑食。将那些火蝶纷纷震碎,而后直接就轰在了他的胸膛处。

    莫大先生只觉浑身一震,从胸膛到手足末端,都是震颤不已,然后整个人就再没了力气,身形猛地往下栽落。脑内的念头,也渐渐淡去,眼前一阵发黑。

    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意识,难道他莫云狂,名震北城的莫大先生,这就已死了?

    而此时整个二十丈方圆之内,所有烂砖散瓦,所有的兵刃铁甲与尸体,都在这一瞬间,被那滂湃的罡劲,生生震成了齑粉!

    却只唯独这莫大先生,浑身是完整如初,毫无半分异样。

    然而此时在场所有人,都清晰明白。地上躺着的这位,只怕那肌肤之内的骨肉,已经被庄无道的拳势,彻底震成了稀烂!变成肉糜也是可能。

    近三十牛巨力爆发出的暗劲,这位又岂可能真正安然无恙?

    此时庄无道,也是安然无恙的从火云之内走出。没了这莫大先生的控制,那些赤红火蝶,也不过就是普通的火焰而已。无根之萍,轻易就可挥散。

    此时他最在意的却是那酆三,这位也是见识明白的人物,早在庄无道打开伪灵窍之时,就与那莫大先生一起,往后飞退。此时此刻,已到了百丈之外。

    然而当莫大先生被庄无道的擒龙劲吸摄,生生轰杀。酆三就知再无逃离的希望,在距离一百二十丈处停下,脸色苍白的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庄无道。步伐稳健有力,不疾不徐,充满着自信。

    酆三下意识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那脚步声,就有如擂鼓一般,敲击在他的心底。

    “酆三,我知你身不由己,也不怪你!然而这越城的规矩你也知道,事已至此,绝没有将你放过的道理。不过酆三你若肯就此自裁给我个交代,我不斩尽杀绝。”

    越城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心一定要狠,手一定要辣。今日若放任酆三离去,那么他日什么样的人,都会欺到他庄无道头上,

    虽有祸不及家人之说,然而今日铁刀社既然敢布局伏杀,那么他庄无道做什么样的报复,都不过份。哪怕诛灭酆三满门,在越城人的眼中,也是理所应当。

    然而庄无道此刻心情不错,心意畅达无碍,倒不介意留下一些祸患。

    那酆三一阵默然,眼神明晦不定,最后是一声失笑。

    “左右是死,无论死在北堂家供奉之手,还是亡在你手,有何区别?只望疯虎兄,能一诺千金!”

    话音未落,酆三就猛地拔刀吻颈,立时一篷鲜血喷洒了出来,溅血三丈之外。一息之后,亦兀自喷洒不休。

    酆三的身躯,仍犹自屹立不倒。眼如铜铃圆睁,却不看庄无道。而是看向那望云阁。

    庄无道最多能保他一家安然无恙离城,能使他家人不沦落泥尘的,却只有古月家。

    庄无道眉头微挑,而后神色就又恢复如常。心中倒是颇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他与这酆三,其实相似,都是他人手中的棋子。

    只是他运气好,活了下来。还有机会,跳出越城罢了。

    又斜睨了那胡礼一眼,庄无道却全无搭理此人的兴趣,双目也是望向了望云阁。

    他不知那上面,到底是有何人在。却也能大致猜测出,那阁楼之内,必定是有着一两位尊贵人物,在远远的观战。

    注目了片刻,庄无道不禁是暗暗冷笑。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次的过节,他庄无道记下了!

    右足一挑,一枚石砖(更新最快)飞空而起。庄无道信手一拍,那石砖就飞空而去,瞬间直越百丈。击在那正是悄悄退走的胡礼的胸前,立时骨折肉碎。随着‘咔嚓’之声响起,胡礼也声息全无,身躯飞出十丈落地,

    其余巷中幸存之人,庄无道是懒得再管,这些人不过是铁刀社与雷龙帮的爪牙喽啰。今日杀了,那沈泉估计只需十几日,就能再找一批。杀之不尽,也无济于事。

    倒是脑海之内,又听‘云儿’的声音提醒道:“你看那人,他手中有虚空戒,对你有些用处。”

    “虚空戒?”

    庄无道一惊,虚空戒这种灵器,他是闻名已久了。可另辟虚空,以储藏诸物。更能随身携带,极其的方便。

    是修士专用之物。比之一般灵器更稀少的多。价值差距,近乎十倍。只有筑基境的练器师,才可祭炼。

    庄无道不知云儿语中的‘那人’是谁,目光游移,不多时就寻到了那匍匐在地的莫大先生身上。

    说来也怪,此人身周二十丈内,一切都化为齑粉。就连此人身上的衣物,都无法保全,随风散去,露出精壮身躯。却偏偏此人手指上戴着的一枚黑色戒指,是安然无恙。

    庄无道隔着十余丈,以擒龙吸摄之力,将这枚戒指,引到了手中,然后仔细把玩观看着。

    他不用伪玄术时,掌上由降龙伏虎拳引发出的擒摄之力,是小之又小,也只能摄住这么丁点大小的东西。

    本是兴致勃勃,然而到手之后,却又觉失望。这莫大先生的手上,只是一枚一重楼法禁的虚空戒而已。内里的空间,连小半个水桶都不到。里面除了几枚丹药,一叠符箓,两本经书之外,就没什么了。

    戒指之上,还有一道缺痕。说不定就是哪位炼器师炼制出来的废品,被这莫大先生得了。

    庄无道又欲仔细再看那丹药符箓的究竟,然而却也在这时,他的脑内一阵晕眩,意识也开始昏沉。

    不禁愣住,自己受伤其实极浅,力气虽也消耗一空,然而还远没到会油枯灯尽的地步。

    想了半天,才隐隐明白了过来。方才那酆三的铁箭上,定然是有着剧毒!

    只因他受伤极浅,又有牛魔元霸体压制,才没立时散开。

    方才被火蝶术的炎力激引,之后他又心神放松,散了浑身罡劲。这毒素再无压制,自然是全面爆发。

    这个酆三,当真该死!

    庄无道隐隐有些后悔,之前答应了酆三不斩尽杀绝之言。

    这剧毒入体,当潜伏之时,根本就毫无异样。也不知此人,到底是从何处寻来。

    此时却是再说不出话,庄无道只觉心悸不已。不过此刻耳旁,也听得一阵整齐的步伐声,伴随那兵刃甲片激撞声,轰然传来,往这边急速靠近着。耳旁也隐约听到秦锋与马原几个兄弟的呼喊声。

    庄无道紧绷的心神顿时一松,知晓自己的性命,应该是无碍了。自己受毒极浅,又有牛魔霸体压制。只需及时服了排毒之药,即便不对症,也可无恙。

    于是再支撑不住,浑身一软,就往身后仰倒。却听劲风震鸣,一股香风扑入鼻内,整个一个温香软玉的怀中。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