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五十六章 擒龙震虎
    看最快更新

    急急喘息着,庄无道好半天才把呼吸情绪都平复了下来。然后他的鼻间,就闻到了一丝处子幽香。

    循着幽香来处看去,就见北堂婉儿正神态端方的在他床旁坐着。不动的时候,这女孩的气质便娴静优雅,与二十日前相遇时的刁蛮判若两人。

    “醒来了?”

    北堂婉儿冲着庄无道笑了笑:“你梦里喊了好十几声娘亲,可是想你娘了?”

    庄无道微楞,却只见北堂婉儿语声温和,眼神异样。确无半分嘲笑之意,倒是含着几分淡淡的忧伤。

    想起这北堂婉儿,据说也是母亲早逝,庄无道不禁释然,他也不知是为何,这次入梦并未进入‘剑灵’造出的梦境空间,而是梦见了十几年前。

    然而母亲的旧事,素来是他心底里的禁忌,从不愿在外人面前提起。便直接把话岔开道:“我昏迷之后,这是第几日了?”

    那日中毒昏倒之前,他就知自己,必定要躺个十(爱上书屋www.23sw.net天半月才可。

    “第三日,你毒发不久,我便代你延请了回春堂的大夫。你如今既然已发了汗,一身毒素应该也排的七七八八了,那位大夫的医术看来真是不错。”

    北堂婉儿说到此处,又眼神深邃道:“庄无道,你不觉如今还欠我一个解释?那渡船之上,到底用了几分实力?**形意与大摔碑的古谱传承,你又是从何得来?”

    庄无道心中不禁暗叹,当初他根本就不打算,将大摔碑与**形意用于人前。

    虽答应了北堂家参与大比,也只是准备以牛魔元霸体为基础,再将大摔碑与**形意中的部分要诀,用在降龙伏虎拳法上。这两门绝顶的外功,不到不得已时,绝不使用。

    谁能想到,仅仅几十天的时间,就会出这样的变故?古月家为除去自己,摆下这么大的阵仗。

    这时既然已经用了,那就需有个合理的解释。练气境之前,修成三门最顶尖的外功。而其中的两套,此时世间所传,都只是不入流的残缺拳法而已。然而在他手中,却是大不相同,每一门都可比拟破甲尖锋指,这又岂能不使人生疑?

    也没时间多做思忖,庄无道就轻笑着道:“在北堂小姐你面前,我怎敢用上真本事?你那时如不用‘百裂千锋’,我是已经准备认输了。”

    这却是实话,若然当初在渡船上,他有今日这样的实力,一样会掩掩藏藏,十层的力气,只用上一两分。败了最好,不用被牵扯入这次的风波。

    “至于大摔碑手与**形意,我庄无道哪有什么古谱传承?只是觉得这两门拳法另含玄机,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所以下苦功钻研了一段时日而已。我有过目不忘之能,学馆内的藏书,我已记下了大半。触类旁通,融汇诸家之长,推衍复原出部分古谱之威,难道很奇怪?”

    把事情推到古谱传承上,本来是最不使人生疑的解释。然而别人若是要继续追查这‘古谱’的来历,他又该怎么应付?

    古谱武学,必定会涉及前古仙府,只会为自己引来无数麻烦。

    有剑灵云儿在,他日后说不定还能学到什么古传功法,那时一样是个麻烦。所以倒不如一开始,就强化别人眼中武道天才的印象,一口咬死了是自己自创。

    “你自己复原?”

    北堂婉儿半信半疑,冷冷的盯着庄无道。只见庄无道眼神坦然诚恳,无本分心怯闪烁的与她对视着。

    然而北堂婉儿却也心知,似庄无道这样的人物,把偷盗抢劫视如家常便饭。更能把假话当成真话来说,理直气壮,从不眨眼,可让人看不出半分破绽。

    说是渡船之上在她面前不敢全力以赴,北堂婉儿倒是信了。别说是庄无道这个外人,便连北堂族内的兄弟姐妹,也是人人如此。生恐引她疑忌,为自己招灾惹祸。

    至于那两套拳法。北堂婉儿却无法尽信。复原出一套古传拳术的真意,就这么简单?

    真要这么容易,那么这天一东南,就不会只有一个离尘宗一家独大了。

    那移山宗与东泉宫,其实也都不弱。差的就是真正完整的绝顶功法传承,有太多的差距,

    然而又想了庄无道的伪玄术,那擒龙劲本是出自镇龙寺的擒龙手。庄无道却能从‘降龙伏虎拳’中,窥得一二真意,再结合牛魔元霸体施展出擒龙之力,甚至更胜一筹。说他能复原古传**形意与大摔碑,也不是那么令人无法接受。

    只是北堂婉儿心中依然有疑,不能尽释。

    “此言可真,你没骗我?”

    “你不信就算了。”

    庄无道捉狭的笑了笑:“你们北堂家若想要知这两套外功拳法的究竟,只需两枚血元丹就可,我可以抄给你。不过只有斗战之法,没有练体之术,这我可复原不出来。甚至还有我那伪灵窍的位置,这个却要贵一些,我能打开这处灵窍,也是花了不少功夫。”

    北堂婉儿楞了楞,她正要问庄无道开启伪灵窍的事。倒不意庄无道会主动说出来,神情坦然,又隐含不耐。

    一时之间,倒是不好再问了。北堂婉儿也知此时,再怎么追问也不会有什么所以然,当下是一声闷哼;“你留着好了,我北堂家自有传承,不稀罕你那什么**形意,大摔(更新最快)碑手。总之没骗我就好!“

    北堂家创建已有六七百年的历史。在越城之前,就已存在,一直经营松江水道。

    而这数百年中,收集到的顶尖功法,就有十四套之多。更有两门,是难得的内家养气。而练气境之前能打开的伪灵窍,也掌握了三处。

    然而有功法传承是一回事,能否有子弟修成,又是另一回事。

    她若非自幼就有名师指点,悟性也还不错。绝无法在十六岁之前,修成‘破甲尖锋’,打开一处伪灵窍。

    自己都尚且如此艰难,就更何况是族内资质又差她数筹的子弟?

    对庄无道的大摔碑手与**形意,北堂婉儿虽是感觉震惊,却真没什么谋夺之心。

    而只有斗战之法,无有修体之术,就更是让人看不上眼。不是人人能如庄无道一般,有了牛魔元霸体这样根基,什么样的拳法在他身上,都能施展出七八成的威力。

    倒是庄无道的伪玄术,更使她在意。

    “你那门玄术神通,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究竟是怎么凝练出来的?”

    “降龙伏虎拳本就是仿擒龙劲而生,我那时恰好心中感悟,摸到了几分擒龙劲的发力脉络。只是究竟未得正传,摄力依然不足,之后又想到了磁石。若说吸摄之力,磁元地力也能办到。再结合结合伏虎拳与大摔碑手的震劲。”

    见北堂婉儿终于放过这一节,不再寻根问底。庄无道心中不由长出了口气。

    他毒伤初愈,此时说了这么多话,已经略有些疲惫。

    “这式玄术,我名为‘擒龙震虎’,应该是这世间独一无二。那时想的就是不让那莫大先生与酆三逃走。再有就是火蝶之术,可在二百丈外发动操纵,无需近身。日后若遇到同样的情形时,我需有克制之法——”

    说到此处时,庄无道忽然心中微动,诧异地上下打量北堂婉儿:“难道你想学?”

    语中之意不是询问,而是已确证,又带着些几分不可思议。

    “有何不可?”北堂婉儿的神情淡淡,身姿不动如佛,

    世间能克制远程术法的功法,不过寥寥几种。除了擒龙劲之外,也就只有‘先天一气大擒拿’与‘阴阳无极遮天手’这寥寥数种而已。其余有摄力的功法,虽有不少,效果却又等而下之了。

    而庄无道的‘擒龙震虎’,只以此时来看,已不下于任何一种。若然能够学会,对她助益莫大。

    “记得你年纪比我小不了多少。降龙伏虎拳与牛魔元霸体,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修成。若是因此耽误了,可就得不偿失。”

    “我何曾说过要在练气境之前学会?练气境之后,不也同样可以修习?”

    “说的也是!我可教你,不过这拜师之礼却不能少了。谢礼不足,就莫怪我敝帚自珍。”

    庄无道笑着说完这句,就又神情凝然,肃容正色道:“你问了这么多,也该我问一句。现在外面的情形怎样?这次离尘宗开山授徒,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内中到底有何玄虚?使我越城世家,趋之若鹜?”

    北堂婉儿一挑柳眉,似也早知庄无道要问,毫无隐瞒之意。

    “外面还能怎样?铁刀社被彻底拆散了架,已被你们剑衣堂连皮带骨全吞了下来。我伯父已经问罪雷龙帮,逼迫沈泉交出一条街道,算是交代。古月天方请出了镇南将军说合,这件事也就只能就此作罢。如今越城之内,已经是风平浪静。倒是庄无道你,此时已经名动越城。你的剑衣堂,也成了越城中有数的大帮。至于离尘宗——”

    北堂婉儿语音一顿:“大约两月之前,离尘宗内传出消息。离尘宗长老弘法真人戚辰,已经婴成,成为离尘宗第四位元神境!”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