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六十章 北堂灵室
    看最快更新

    一百丈方圆大小的灵室之内罡风四溢,北堂婉儿的身影,如穿花蝴蝶一般的在室内游动着,身影千重,难以捉摸,

    这是北堂家中,北堂婉儿专用的一间灵室。以上好灵木搭建而成。此处不止是聚集的灵气,要较那离尘学馆的灵室强盛了几乎近倍。也更宽阔敞亮,容纳下百人在内修行,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在这间奢华灵室之内,却只有区区四人而已。

    庄无道立在最中央处,如影随形,步伐紧随着北堂婉儿移动。一双手或拳或爪,不断的击出。

    北堂婉儿不愿与他正面抗衡,硬拼力量。然而她身法也极其了得,迅捷如狐,飘逸空灵,此时又有足够的空间来施展。使他的拳爪,绝大部分都是落在了空出。

    然而庄无道每一拳击出时,都会使北堂婉儿的身法四肢,稍稍变形走样。

    镇龙寺的擒龙劲,之所以被世人推崇为当世最绝顶的内家拳法之一。就是因这隔空摄拿=爱上书屋=www.23sw.net之劲,实是妙用无方。远不止是那玄术神通可将百丈外之人,摄到身前而已。

    巧用摄劲,可以不断干扰对手的拳术与身法,使之无所适从。稍一不慎,一个失误,就会败落人手。

    不过北堂婉儿在下盘上的根基确实了得,又精通腾挪闪避之法。虽时时被庄无道的拳劲摄力干扰,却能及时纠正,身姿曼妙,步伐稳健如故。只是如此一来,反击之时,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而庄无道这套结合元磁摄力的降龙伏虎拳,此时还是初成,可谓是破绽百出,更需小心对手的破甲尖锋指力,自然也是奈何不得北堂婉儿。

    “总是这样,庄无道你烦死人了!”

    似是极其不耐,北堂婉儿忽然停下,娇俏的脸上全是气呼呼的表情。双手叠于胸前,食中二指则并指如剑,隐有微风流转。使庄无道心中一惊,暗自警惕。果然下一瞬,就见成百上千的指影,骤然漫卷,无数的锐利风刃,也随之爆发。

    “伪无双,百裂千锋!”

    庄无道瞳孔一缩,急步后撤。换成是‘云儿’,必定能窥出这一式的破绽,轻松破去。他却没这眼力,哪怕明知到北堂婉儿的伤势何在,也无法做到。不过此时的他,却自有办法,

    以**步用几乎不亚于北堂婉儿的速度,连续连退出到二十丈之外,暂避其锋。待得那千百风刃,开始呈扇面的四下散开之时,庄无道的眼眸之内,才闪现出了一丝精芒。

    “擒龙震虎!”

    北堂婉儿神情微变,不但身形毫无悬念的,就被庄无道吸摄到了近前。动作也受那摄劲影响,‘百裂千锋’微微走形。

    而庄无道那双铁拳,亦在这时猛轰而出。拳虽走虎形,却是夹杂着大摔碑手的发力之法,**形意拳的‘拳至意至’。

    那些锐烈难当风刃,几乎是一触即溃。只有当与北堂婉儿的指影交触时,才会拳势稍滞。不过当下一拳出时,依然是刚猛霸道。

    一连十拳,就将北堂婉儿这式‘百裂千锋’,彻底的轰散。最后二拳,则更是气势磅礴。

    北堂婉儿不得不再次施展那巧妙的身法,一边对抗着庄无道的摄劲,一边避开那浩烈拳锋。

    好在此时庄无道的‘擒龙震虎’,已是余劲已衰,后力不继,伤不到她。

    不过北堂婉儿的眼神,却更是无奈。

    “无道师兄,别用这套降龙伏虎拳如何?你这根本就是欺负人。”

    庄无道闻言唇角微挑,似笑非笑:“怎么会?我这套拳法才只初成,自问是破绽无数,师妹破之应当不难。”

    北堂婉儿气的是身躯倒仰,银牙紧咬。庄无道的这套降龙伏虎,她自然是不放在眼中。举手之间,就可破去。

    问题是庄无道牛魔元霸体,刀刃难伤。而那大摔碑手,则更是力大无穷。

    练气境之后,庄无道的气力更见雄浑。不但那牛魔霸体更上了一个层次,力量方面也是爆增。有着近二十五牛的巨力,几乎可抵三象,是寻常练气修士的的两倍有余!用上大摔碑手,最高则可达八象之力!

    随时都可变招,由十二式不伦不类的降龙(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击,转为刚猛无俦的‘大摔碑’。

    降龙伏虎拳她破之不难,却定要近身搏战,拳指接触才可。然而如此一来,也会落入庄无道彀中,只怕转眼就败。

    这已非是她的本意,原本把庄无道请来这里,是为领教庄无道的横练之功与刚猛拳路,磨砺自己的搏杀之技。

    然而交手之后,却转而被庄无道当成了活动的沙包,用来试验自己改进后的十二式降龙击。

    这结合元磁摄劲的降龙拳法,固然是无数的漏洞,有各种样的不妥,然而威力却也不俗,简直让她无法可想。偏偏她心情骄傲,绝不肯轻易认输。

    此时灵室中除了她与庄无道,还有着二人。北堂琴立在一侧角落处,目不转睛的望着远处二人。而在她身边,还有着一位四旬中年。肌肤蜡黄,面上满是刀刻般的纹路,

    “确实不错,怪不得苍绝先生会如此看重,为他不惜兴师动众,甚至放弃了那几处生意。他确有这个资格!”

    “能够始终压制住小姐,自然是不错。”

    北堂琴此时已经能心平气静的看待庄无道。

    地髓虽能助人速成功法,气力大增,却不能在拳法武道上,也能使人一步登天。

    庄无道在东船巷内,半个时辰间格杀近二百人,五位练气修士。所依仗的,可不仅仅只是牛魔元霸体而已。

    “此人有横练霸体在身,又修成了擒龙之劲,力比三象。同阶之中,估计也只有小姐这样的天才横溢之辈,才能压制得住他。”

    她依然不认为庄无道,能比得上北堂婉儿。此时北堂婉儿之所以被庄无道压制,一方面是因旧伤在身,左手不能尽出全力,以免伤势复发。一方面则是庄无道,此时已至练气境界,在修为上已胜过北堂婉儿一筹。

    “我说他不错,可不是因他的横练霸体,擒龙之劲。”

    那中年人微微摇头:“是因他的拳法,已然生势!又能做到势于意合。虽只是雏形而已,却也极其难得了。据我所知,许多金丹修士,都还无法做到。”

    “势于意合?”

    北堂琴一脸的错愕,眼神茫然。

    “以后你若能有机缘,入练气九重楼,自然就可知晓一二。”

    那中年人失笑,似乎并不愿多做解释:“我也只是机缘巧合,摸到了几分端倪而已,知晓不多。只知那些以武入道的修士,对于‘意势相合’,‘以意入势’,极其看重。武(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道之所以能与术法抗衡,此是关键——”

    二人说话之时,庄无道与北堂婉儿的动作,却都是快如闪电奔雷。转眼之间,就又是数十回合过去。

    依然是庄无道攻,北堂婉儿守。

    庄无道入练气境之后,气力悠长。即便每一拳,都用上了**分的力量,也丝毫不见乏力之态。

    反而是北堂婉儿,渐渐烦躁起来。突然爆退,撤到三十丈外,止住了动作。

    “算了,不打了!好无聊,无伤师兄你也尽欺负人。还是等我日后伤好了,再来领教师兄你这套‘降蛇伏猫’!”

    一声冷哼,北堂婉儿毫不掩饰眼中的不满之色,狠狠的腕了庄无道一眼。随即又转为好奇:“你本命灵窍已开,到底是凝练了什么样的玄术神通,刚才为何不用?

    庄无道整了整自己的衣袍,一身清爽,方才他连汗也未出一丝,轻松之极。

    此时室外,不时传出‘嗡嗡’声响,庄无道斜目看了紧闭的门窗外一眼,就不去在意了。

    越城地域每月一次兽潮,今日正是兽潮大起,围攻越城之时。每到这一日,越城外分布的诸多矿奴,都会提前一日回城。靠着外围的高大城墙,躲避兽潮。

    不过越城附近,最凶横危险的生物,却非是城外的凶兽。而是密林中那些生存在泥沼内的吸血蚊。

    数以千万计,一旦聚集起来,密实如云,遮天盖地。所过之处,一切生物都会被吸成干尸。

    这个时候,就连平日里那些肆无忌惮的凶禽,也不敢轻易出现在越城的天空中。即便现身,也会小心翼翼,绝不靠近。

    而越城之内,亦有应对之法。城中每隔百丈距离,就会燃烧一堆‘苦艾草’,烟火熏天,使这些吸血蚊,不能落下。

    不过在城中,也不乏有运气不好之人。被一些漏下来的吸血纹,吸干了血液。

    在北堂家内,却是无需担忧,这是越城内,最安全的几分地方之一。可说是城中之城。即便是越城被兽潮攻破,这里也是可安然无恙。

    且吸血蚊固然可惧,却还远不及眼前,这个北堂家的小妖女。

    “不是不想用,而是不能用。”

    庄无道微微摇了摇头,担忧地上下打量着上官婉儿的身板:“我本命玄术才新成不久,若是收不住力,伤着了婉儿小姐,那就罪过了。”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