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六十一章 牛魔乱舞
    看最快更新

    北堂婉儿一楞,本来听到‘不能用’三字,以为庄无道的本命玄术,是要消耗太多真元,此时修为太低,还无法支撑之故。待最后几句道出来,才知是庄无道是担心她接不下来。

    顿时柳眉倒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快要喷出火来,只觉是奇耻大辱。即便明知庄无道非是恶意,也依然感觉恼怒。

    心中也更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玄术,使庄无道自信如此?

    北堂婉儿的语气却平静无波,嘻嘻笑道:“你尽可用出来,若是真伤到了我,我不怪你就是。”

    庄无道浑身发寒,却依然坚定的一摇头:“不用!你杀了我也不用。到底是什么样的玄术神通,待得大比时,婉儿小姐自然能知晓。”

    牛魔乱舞时的九九八十一掌,他确实是控制不住。只需用出来,那就要到力尽为止。之所以名为‘乱舞’,自然有其缘由。

    有霸体罡身在,庄无道当时根本就不考虑控力留力与:爱上书屋 www.23sw.net防身。只求这式玄术的威力更大更强。所以哪怕他有一日修到元神境界,他也依然控制不住。

    北堂婉儿面色更冷,却又无可奈何。知晓庄无道是亡命徒,虽畏她身份权势,却有自己的底线坚持,这时又摆出了无赖嘴脸。此刻哪怕是北堂苍绝,只怕也无法使其改变心意。

    斜刺里却响起了一个硬朗嗓音:“小姐她不行,不如由我来试试如何?”

    庄无道循声望去,只见出言者,正是那位站在北堂琴身旁的青衣中年。已然是踱步行来,走到了他的面前,与北堂婉儿并立。

    此人真元内敛,他看不出具体修为。不过无论是北堂婉儿,还是北堂琴,都对此人执礼甚恭,在北堂家中显然是地位不低。

    庄无道也早就在好奇,此人的身份。若不出他的意料,北堂婉儿这次请他过来,除了练拳的目的之外,就是让他来认识此人。

    北堂婉儿也微觉意外,旋即就为庄无道介绍道:“这是我北堂家供奉的外姓长老古煜,这次是奉伯父之命,专程从皇京城赶回,在大比之前护你安全。古伯父他是练气九重楼的修士,即便是我大伯,也不敢言能必胜。有他护持,你这两月内定可安枕无忧。”

    庄无道耸然动容,他知晓北堂家,有双雄四犬。双雄自然是指北堂苍绝与北堂婉儿之父。

    而这古煜,则是四犬之一。五年前在城中,也是凶名赫赫,手上沾染了不知多少人命。直到近年,在越城内才不见了踪影。

    他原以为北堂婉儿承诺给他的护卫,是一位练气八重楼的供奉,却不意是古煜亲自出面。

    练气八重楼与练气九重楼,虽只是差了一重楼而已,却是练气中期与练气后期,一个境界的差距。

    不敢轻慢,庄无道神情恭谨的见过礼。可随即眼中,就又透出了几分迟疑犹豫。

    这古煜倒是能接下他的‘牛魔乱舞’,然而他与北堂家关系再好,也没必要把自己的底牌,全都抛出来给人看。

    那古煜见状一笑:“玄术神通到底是否实用,有哪些破绽需注意,又该如何改进,终需在实战中用过才能知晓。我曾见过那古月明的剑法,或者能给你一些指点。”

    庄无道凝思了片刻,就知道古煜说的道理不错。心意一定,当下便朝着古煜抱拳一礼:“那就有劳古兄了!万请小心。”

    见古煜并不做势,依然身姿如松,负手静静立着。庄无道挑了挑眉,就直接出手,

    既然是只试玄术神通,他也不用其他拳架,一出手就是‘擒龙震虎’,一掌拍出,遥遥摄拿。

    那古煜立时一挑眉,他心中早有准备,并不觉意外,只是惊奇这摄劲之强横,竟然能使他这样的练气九重楼,都差点稳不住身躯。之前看时不觉,此刻亲身领教,才知北堂婉儿那时能稳守身形不乱,是如何的不易。

    这门玄术,分明是四品极绝!

    下意识的便欲抵抗,然而却又把这冲动强压了下去。古煜任由这摄劲,把他吸摄到了庄无道身前。

    然后就见那拳锋捣来,蛮横刚猛,如扑击之虎。古煜则信手一拂,那大袖有如铁扇,将庄无道的拳势,强行排开。

    一连十二击,刚是罡(  看最快更新)劲汹涌澎湃,排荡四方。古煜已是微微动容,此时二人脚下那坚实木板,已经隐现出了丝丝裂纹。而他的一双衣袖,也同样是残破缺损。

    可见庄无道的拳(  看最快更新)势,是如何的霸道!

    换成是练气八重楼的修士,即便能接下,也未必能如他这般轻描淡写。

    而练气五重楼之下,除非是同样拥有品阶不低的玄术神通,否则多半是要受伤不浅。

    不过关键却还是庄无道的下一式,那才凝练不久的‘命玄术’。

    当十二拳完结,萦绕在古煜身周的元磁摄力,却依然未退,无法后撤分号。而此时庄无道的气机,已经有所变化。

    浑身罡气狂涌而出,那元磁力障,也是猛然增厚,浑身上下都闪现金芒。

    古煜目中,顿时精光现出。

    ——这莫非就是庄无道的命玄术?牛魔元霸体中的霸体罡身?

    了然之余,隐隐又觉不对。若只是刀剑不伤,万法不入的霸体罡身,庄无道又岂会说出担忧北堂婉儿,接不下他的命玄术那番话来?

    更见庄无道的双掌,也赫然罡劲排动,古煜心中更是警惕,

    然后下一刻,他的身影,就被那庄无道如狂涛巨浪般的掌势,彻底的淹没!

    连续九九八十一掌,都是大摔碑。而每一掌,俱有八十牛巨力!狂猛无章的往身前连续拍出!

    即便是古煜,也不免眼神骇然。他一双大袖,第一掌时就被震散。一双手,接到第十掌时,就已虎口生疼!

    古煜不惧庄无道的巨力,然而这一掌接一掌,接连不断。排山倒海一般连续不绝,前浪未尽,后浪就又翻滚而至。更似有叠力之法,冲涌入体。第一掌是八十牛,第二掌是把八十一牛,第三掌时,就是八十三牛。待得第二十掌时,已是十象之力!

    每接一掌,他就需退出一步。胸中气血翻滚,难受之极。不敢想象,若是那些修为低他数筹之人,硬接这掌势,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微微一叹,古煜再不敢耽搁。口中一串道决念出,手中几张人形符纸,在间不容发间连续打出,

    接着整个人影,就瞬间化七,出现在庄无道的前后左右。在七个方向,各自站立。同时拔剑,七道凄绝剑影,同时向庄无道斩出。

    灵室角落内,北堂琴已是膛目结舌,愣愣的看着,口中语音不清的呢喃。

    北堂婉儿则是挑了挑眉,神情凝重无比。

    三品超凡!

    庄无道的这一式,必定是三品超凡的本命玄术!而且是三品之中,最顶尖的那种。

    且并不局限于单一功法,而是走的融汇贯通,博采众法之长的这条路、

    以霸体罡身为基,结合大摔碑,也意味着庄无道开启的本命灵窍,宽阔远胜常人!

    古煜身影化七这一式,她也认得。名为‘七影剑’,将剑术与术法中的‘替身术’结合。一人化七,难辨真假。七道剑影,都俱有本体七成的剑威!

    虽只能维持一瞬,却也极其不凡。乃是五品‘上乘’层次的玄术,几十年来,不知有多少修士,葬身于古煜的七影剑下。

    以其练气九重楼的修为施展,声威毫不弱于那庄无道。

    庄无道对那剑影,却都是不管不顾。剩余的掌势,俱皆散开。六十一掌,转而散向四方,往七个古煜身影分别拍去。

    那七道剑光,几乎是同时斩在了庄无道身上,激起了一片青白气芒。那元磁罡气却只摇动了片刻,就又稳定了下来,庄无道毫发无伤。反而是那七道剑光,崩溃开来,

    七个身影,亦被庄无道的掌势纷纷拍碎,化作了符纸碎片,散落在地。

    而古煜的身影,此时也出现在了二十丈外,面色青白,眼神复杂。虽无什么伤势,然而他一双手,却已裸露在外。不止是大袖被震碎,双臂袖管,更齐肩而裂,略显狼狈。

    庄无道也不再追击,九九八十一掌,他也同样耗力不小,额头见汗。待得掌势尽出,就立时发力收功,收住了拳架。

    而此刻他身周二十丈内的地板,都已被二人足步,全数踏碎!

    灵室之内一阵寂静,久久之后,北堂琴才发出了一声悠悠叹息。

    “可惜了,只有五品!”

    北堂婉儿听在耳中,立时就知其意。知晓北堂琴言中所指,是庄无道那只有五品的修行天资。

    天一诸国中,下三品的资质,只能够习武。要到中三品,才能勉踏入修行之门。

    然而要想在修行路上有所成就,筑基金丹甚至元神,却必须上三品才可。

    练气境之前,资质上的差距,还不明显,修行进境相差不远。然而一旦到了练气境,就开始渐显差异。

    她若入了练气境,凭之前的积累,最多只需两三年的时光,就可到练气五重楼。庄无道却不知需蹉跎多少岁月,才可入练气中期。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