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六十二章 婉儿之谋
    看最快更新

    只论庄无道在武道上的悟性,在越城之内可说无出其右。所以能在十七岁时就入了练气境。然而灵根薄弱,练气境之后,却必定要落下他人一大截。

    除非有特殊的机缘,否则日后前途有限,所以北堂琴才说可惜。

    北堂婉儿却付诸一笑,至少此时的庄无道,就连她也不愿与其为敌。

    三品超凡的本命玄术,整个东南诸国的修界,也没有多少人能拥有。

    方才因庄无道的言语,她心中略有些置气。此时却已平复了下来,这一式,她确实无法接下,且必定是重伤了局。

    “无道师兄,不知你这命玄术,可有名号?要不由我来替你取名怎样?”

    “这个?呵呵,早就有名字了,倒是无需劳动婉儿小姐。”

    庄无道的面皮颤了缠,有些受不了北堂婉儿这娇滴滴的语气,浑身上(更新最快)下都起了鸡皮。

    “我唤作牛魔乱舞,婉儿小姐以为?爱上书屋 www.23sw.net如何?”

    “牛魔乱舞?”

    北堂婉儿嘴角抽搐,上下看着庄无道,想象着一头壮硕犀牛乱甩蹄子的模样。然后违心一笑:“好名字,很有气势呢!”

    古煜在一旁则陷入深思,沉吟良久之后,才开口道:“你这门玄术的威力确实惊人,在三品超凡玄术中,也算顶尖。然而除了霸体罡身之后,其余那八十一掌都不怎么实用。再若无之前的擒龙震虎,那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毫无作用。别人可不会站在你面前不动,任你去打。”

    庄无道神情略显尴尬,却也知古煜的评价,确实是极其中肯。他施展牛魔狂舞时,九九八十一掌大摔碑掌速虽快,十息之内全数打出,一浪高过一浪。然而那霸体罡身,却也使他浑身自重倍增,是平常时的七八倍之巨,行动迟缓。

    也正如古煜所言,别人可不会站着不动。只需身法稍稍灵活些,就可从他编织的掌影中,轻松避开。

    所以才需擒龙震虎,以元磁摄劲将人吸摄到自己身前,使之无法脱身。才能以大摔碑无俦巨力,将人生生的拍死。

    不过只以独立而论,他这式玄术神通,确实没太多实用性,所以当日‘云儿’才会说他是胡来。

    “不过也很不错了,只那霸体罡身,就已是当之无愧的超凡玄术。这十息之内,你固然奈何不得别人,别人也同样奈何不得你。”

    古煜是真心赞赏,语含艳羡。他方才的‘七影剑’可未留手,而是全力以赴,却连庄无道身外的元磁护壁都无法斩开。四品极绝级的本命玄术,却未能伤及庄无道分毫。

    或者筑基境修士,能够强行破除。然而整个越城,筑基境的修士,才有几位?

    “只是据我所知,那古月明也是内外双修,所习乃是古月家家传‘月神剑’,同样已到了入门境界。此人不久之前更不知用了何法,已经到了练气境四重楼境界。你想胜他,只怕还有不足。”

    古月婉儿闻言,立时是美目微张。古月明之前的修为,与她不过相当而已,甚至还略逊一筹,然而此时,却已到了练气四重楼了。

    此事她还不知情,想必是族中近日,才从特殊的渠道打探得知。

    她并不失落,也无沮丧之意。练气境修士,能活一百二十年之久。而筑基修士,岁寿可达二百二十年。元神境,则有着最高七八百的寿元。

    所以这修为境界的高下,并不在一朝一夕,

    担忧的是庄无道,不是古月明的对手。练气四重楼的古月明,定然是非同寻常的可怖。

    庄无道本人倒是没怎么在意,自从他准备参与大比争夺时,就知这条路是艰险无比,满布荆棘,绝不可能一帆风顺。

    练气四重楼,听着虽是吓人,然而毕竟还是练气初期。二人之间,其实并无本质上的差距。

    “月神剑?我听说过,不知可有人见过他的剑术?观感如好?”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白胜。战场上如此,用在二人生死争锋时,也同样如是。

    “这个?他出手不多,只有寥寥两三次而已。不过你若是以为他不擅搏杀,那就大错特错了。此人在六岁时,就被古月天方送至北疆一位好友麾下。据说在战场上,杀人无算。五年前越城剧变,此子当时十一岁,却千里迢迢独自回城。那时曾单身只剑,连杀七名叛出古月家的练髓境。更曾以肋骨尽碎为代价,将一位练气境修士当场击杀。此人迟迟不入练气,据说也是因与伤势有关,”

    古煜苦笑道:“古月明剑下从无活口,虽有目击之人,却都是古月家的忠仆,从未有人泄露过半句。所以剑术上到底造诣如何,实在无从得知。然而五年前此子既已如此了得,五年之后自然更不用说。”

    庄无道神情凝重,只听古月明的这些经历,就知这位确是平生仅见的强敌。

    沙场上磨砺出的剑术,绝非是庄同这样的,未经风雨的的纨绔之流能够比拟。

    心中更忧的是古月明对他,已差不多是了如指掌。然而他对于古月明,却是至今都一无所知,

    北堂婉儿却忽然轻声一笑:“你要想观他剑术,说不定不久之后就有机会。”

    “哦?”

    庄无道挑眉,定定看向北堂婉儿,做出愿闻其详的神情。边连古煜,也是凝神倾听。

    “就在十日之后,越城略山学馆,已经与我们那位李馆主约定上门踢馆。”

    “略山学馆,是略山魔宗?”

    庄无道神情愣愣(  看最快更新),满眼都是匪夷所思之色。“这略山学馆的人,难道是脑子里进了水?”

    他不知天一其余诸国的规矩如何,然而在东吴国内,那数以千计的学馆,除了由本身宗派提供经费之外,也可从东吴朝廷拿取一笔不小的钱财。而数额大小,也是视学馆在国内的排位而定。

    学馆中的弟子,除了一小部分能拜入修行宗门之外。其余大半,都会进入东吴军中。学馆培育弟子,朝廷也受益不浅。被举国上下,视为国本,所以这方面的投入毫不吝啬。

    而为争夺排名,各家学馆之间,可谓是争斗频频。

    略山魔宗是东吴附近新建不久的一个魔道宗派,在东吴境内只有三家学馆。

    而越城中的这间,在城中的排位大约是八十。听说最近在城内四处踢馆,以求提升排名。

    民间有言,柿子需先挑软的捏。略山学馆会选上他们离尘学馆,并不出人意料。

    然而十几日前,他才在东船巷内,以一人之力,格杀五位练气境,二百余人,气势正盛。那略山学馆的馆主,只需稍有些头脑,就该知晓在这时候挑战离尘学馆,是何其愚蠢之事。

    以擂台赛定胜负,却不限人选。他一人就可接下,使略山学馆惨败而归。

    庄无道性情并不骄狂,也绝不妄自菲薄。越城之内的同龄人,除了古月明与北堂婉儿这样的人物,余者中有谁是他一合之敌?

    所以他才感觉不可思议。

    北堂婉儿忍俊不已,咯咯娇笑:“谁跟你说那东船巷一战,别人就一定能知晓?”

    见庄无道颇是意外的神情,北堂婉儿愈发笑的欢畅:“古月家吃亏不小,对这一战的详情不愿宣扬。我北堂家也是同样,不愿别人知晓究竟。而在这越城,若我北堂古月两家联手,要压住一件事,那么哪怕百兵堂夏氏,也难以得知。所以无道师兄,你也莫要自我感觉太好才是。如今你这头‘疯虎’,在越城内依然是无名小卒。”

    庄无道听着,更是不解:“这又是为何?”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我那大伯的意思,也是为你着想。尤其此时,移山宗那些人正在城中蠢蠢欲动。实在难说他们会做出何等事来。”

    庄无道对北堂婉儿这句解释,却并不信服:“那移山宗之人又非蠢货。我若能阻挠古月家投入离尘怀抱,岂不正中他们下怀?”

    “师兄!不是每一人都能在大厦将倾时,仍旧保持理智。到了那时,无论什么样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小心一些,总不会有错。”

    北堂婉儿失笑,又冷冷道:“也未必不是古月家的手段,要借略山学馆之手将你除去。略山学馆的首席与次席弟子,可都是练气境。安插几人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庄无道皱眉,忖道北堂家将东船巷那件事压下,怕是另有谋算。随后又再次疑惑问道:“可这与见识古月明的剑术,又有何关联?”

    “有关系的!”

    北堂婉儿的唇角轻挑,勾起一个绝美的弧度:“古月明既然已是离尘学馆的弟子,那么为学馆分忧,岂非也是理所应当?这次略山学馆,他还能躲避。然而待那位巡查使到来,古月明他若还想成为离尘真传,就绝无借口避开,必须应战不可。总之此事我会请大伯安排,让人仔细探探他的根底。”

    庄无道无语,已经明白北堂婉儿的意图,是准备再安排一场学馆间的比斗,逼迫古月明应战。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