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一章 来而不往
    看最快更新

    庄无道注目望去,只见正是略山学馆的首席臧全,不禁楞了楞。臧全和他一样,都是首席弟子。按照规矩,应该是最后出场才对。此人提前上台,到底意欲何为?

    周围众多离尘学馆弟子,也都是眼露不解之色。而后就听臧全一声霸道的冷哼:“天色已晚,一个个来比试,岂不是浪费时间?就不嫌麻烦?你们离尘学馆三人,可以一起上来,我臧全一人接下!速战速决,生死勿论!”

    说话之时,却是怒目瞪着台下的古月明,带着几分挑衅之意,

    校场中静了一静,而后就又‘嗡’的一声,彻底炸开了锅。离尘学馆这边的弟子,都是群情激涌,面色涨红。

    “狂妄!”

    “一人战三,他以为他是谁?”

    “此人可恶!这是欺我离尘学馆无人?”

    “简直欺人太甚!”

    台上的李向南同样皱起了眉头:“一人战三,似乎不合规矩?”

    -爱上书屋-www.23sw.net

    那仲裁使还未开口,卫方就已一声冷笑:“也不是没有前例!真正说起来,比试中当场杀人,也同样不合规矩!”

    听到这一句,仲裁使顿时又闭上了嘴,一阵踌躇。

    而此时场中,那臧全蓦地右足一踏,顿时轰然炸响。周围十丈之内,碎石纷飞,所有的青石方砖,都纷纷开裂。

    “聒噪!今日我臧全自愿以一战三,败了我略山学馆就认输。你们离尘学馆如敢应战,就尽管上来!若然不敢,就(  看最快更新)给我闭嘴!”

    全场一时都为之噤声,落针可闻。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了臧全的脚下。

    那只是最普通的青石方砖而已,然而要想将之踩裂,哪怕是一头巨象,也难办到,至少也需三象之力。

    练气境四重楼,最多也不过二十牛的力量,此人却是远远超出了。这臧全实力之强,已可窥见。

    北堂婉儿美眸张了张,而后释然道:“原来是修成了一重天的魔猿刚体,怪不得以他二重楼的修为,就敢向古月明挑衅。”

    庄无道亦微微颔首,魔猿罡身介于一流武学与绝顶武学之间,同样是一门极难修成的横练功法。因是仿自魔猿神通,虽未能得猿之灵敏,然而身躯四肢的灵活,亦不受横练外功影响,可谓是强悍无比。

    臧全在这个年纪,有练气境二重楼的修为,又修成这门横练之功,的确是有着自傲的本钱。

    甚至可以说,这人已经不逊色北堂婉儿与古月明多少了。

    换在三个月前,他们三人的确是加起来,也不是这人一合之敌。

    “不过遇上你这家伙,算是他倒霉。牛魔元霸体,可比他的魔猿刚体强多了。大摔碑手,更是他的克星。这个白痴,看来真不是古月家的人。”

    魔猿刚体介于一流和绝顶之间,也就是六品之上,五品之下。而牛魔元霸体,虽被世人划入绝顶之列。可若按修行界的划分,却至少也是三品超凡,甚至二品圣灵层次的功法。双方差距,实在不可以道理计。

    而若论到力量,庄无道在练气境之前,就有十二牛以上的实力,大摔碑手力比三象。踏入练气境之后,身体素质与力量暴增,此时一掌大摔碑,已然接近八象,近七十二野牛的力量,足可开山裂石!

    练气境五重楼之下,无人可正面受他一掌。

    (“”看最新章节)庄无道却不置可否,看向了周围。离尘学馆的弟子,面色皆是苍白青紫,难看之极。以臧全展露出的实力,学馆之内除了古月明之外,无人是其对手。

    而与庄无道同为三大弟子之一的宣和,更是脸上一丝血色都无,眼现畏色。

    王方则神情凝重,不过倒无什么畏惧之意,眼神决然悲凉。他的回风掌,最怕的就是这种横练外功。也知这一次上台,即便侥幸不死,也免不了重伤,影响他冲击练气境界。然而此时此刻,绝不可能退缩。

    全场沉默片刻,台上的臧全又是一声讥嘲:“怎么?不管应战?你们离尘学馆,难道都是废物不成?”

    对面的略山弟子,都是一声哄笑。而离尘一方,则更为沉寂,羞愤交加,无人应声。

    王方一声叹息,正准备上台。却见一旁庄无道已经提前他一步站起,踱步走入到了场中。

    “何需三人联手?不合规矩,今日我一人就可。我若败了,今日离尘学馆就算输了。”

    周围的离尘学馆弟子,闻言都是眼神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来。

    哪怕是庄无道,哪怕传闻中这位的降龙伏虎拳法,已经初入门径,进入练气境界。不久之前,更在五招之内废了庄同,也绝不可能是臧全的对手。

    “你?”

    臧全也移目向庄无道望了过去,而后一声哂笑:“可别后悔,这一战,可是生死勿论!古月明说他是在沙场上练剑,所以剑出杀人。我的魔猿罡体,也仅仅只是初成而已,还控不住力。你死在我手里,可别怨我。最好是三人一起——”

    “啰嗦!”

    庄无道摇头,直接朝着裁判吩咐道:“可以开始了!”

    臧全顿时气得面色铁青,眼中布满阴翳,杀机更是深沉。

    此时校场中,早已是议论纷纷。

    “果然还是庄师兄有担当。”

    “师兄人虽贪鄙了些,关键之时还是靠得住,”

    “只怕师兄他不是对手,我看是输定了。”

    “这臧全摆明了是找回场子,庄师兄他只怕要招毒手。但愿能全身而退——”

    “能够撑过两三回合,就算保住我们学馆的颜面,不算丢人了。”

    古月明依然是一言不发。却微微摇头,满眼的嘲色。北堂婉儿则一声无奈叹息:“原本还以为,能够多瞒一阵的。若能再算计一番百兵夏氏,岂不更好?”

    北堂琴随侍在侧,闻言是无语。百兵夏氏,亦是越城后起之秀。经营兵器灵器生意。在越城打造精良兵甲,四处贩卖。在松江之上,有着庞大的船队,是古月家之外,能挑战北堂家地位的最大势力。

    庄无道对场外之声,已是充耳不闻。修武者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然而也需有集中力。即便是这种对手,他也不愿分神。

    不过台下之言,却也无一遗漏传入他的耳内。忖道果然,东船巷他以一人之力,毙杀五大练气境强者那一战,半点都没能传出去。

    古月北堂两家在越城中的势力,真是可畏可怖。

    锦帕飘下,落在了地面。对面十丈外的臧全,已是一声狞笑,大踏步的飞奔而至。

    “不知死活的蠢货!”

    一拳轰至,却在半途中庄无道刚欲闪身躲避的时候。那臧全手臂却又忽然再次伸展,骨骼关节爆响声中,那臧全的臂展竟又凭空增了整整一尺!几乎就印到了庄无道的胸前。

    “通臂拳!”

    台下一阵轰然哗乱,一些离尘学馆的弟子,已经不忍卒睹,闭上了眼睛。即便北堂婉儿,也是意外无比。这臧拳在魔猿刚体之外,居然还练了这一门通臂拳法,看起来造诣不低。

    庄无道也同样诧异,挑了挑眉。而后微微一笑,这时躲闪就有些狼狈了。干脆是不闪不避,任由这一拳,猛轰在他的胸前。

    “给我去死!”

    气劲震荡,向四面八方排开。下方青石方砖,再次纷纷开裂。

    此时臧全的脸上,那狰狞之色却已经全数褪尽,面容扭曲,满眼都是错愕与不感置信。

    庄无道立在原地,脚似乎生了根,不曾后退挪动半步。而胸前毫发无伤,就连衣衫也是分毫无损。只有衣袂,在罡风吹拂下,不断的飘舞震荡。

    也直到近半个呼吸之后,台下诸人这才纷纷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庄师兄他,好像没伤到?”

    “不可能!魔猿刚体,配合通臂拳,至少也是四十五牛之力!便是练气境二重楼的修士,也要被一拳打死,怎么可能没受伤?”

    “骗人吧?受了臧全师兄一拳。这离尘学馆的杂种,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

    众人之中,两道目光尤其凌厉,盯着台上庄无道上下打量,带着审视惊叹之意。赫然便是北堂婉儿,之前为庄无道介绍的夏苗与孔回二人。

    “是横练霸体,这庄无道,也有横练霸体!”

    “霸体罡身,品阶怕是远在魔猿刚体之上!”

    “元磁之力,莫非是那门牛魔元霸体?已入一重天境界,此人藏的如此之深?”

    台上的庄无道,胸膛只一个起伏,就将臧全的拳,震得向旁滑开。而后欺身而近,迅若灵猴,气势又无比的刚猛霸道。一双肉掌,猛然膨胀。

    “来而不往非礼也!臧兄也请接我一掌。”

    大摔碑,碎石!

    臧全发出一声不甘的冷哼,下意识的,就把左臂护在胸前,意欲挡住庄无道的掌势。

    而后就只听‘咔嚓’一声碎响,臧全的左臂直接就被折断。那双掌,也是毫无悬念的就印在他的胸前。

    顿时肋骨凹陷,臧全整个人似被巨象正面撞击,直接倒飞出数十丈外。撞碎了外面的院墙,又滑出四十余丈,这才停下,整个人如烂泥般瘫软在地上。

    而整个校场之内,此时再无一丝声息。哪怕是李向南,看向庄无道的目中,也是既惊又佷。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