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二章 玄元宝会
    看最快更新

    台上的庄无道却是微微发愣。倒非是因被众人惊奇注目之故,而是远处被他轻描淡写击飞的臧全,情形略有些不对。

    刚才他出手其实不重,那一式‘碎石手’击中之时,就已经收了七成的力量。以臧全的魔猿罡体,最多也只是轻伤而已,一条肋骨都不会断。

    然而此时此刻,这人却躺在三十丈外,面如金纸,再没爬起来。仔细倾听,隐约已没了呼吸。整个人无有声息,似乎已死了一般——

    正错愕间,庄无道就听云儿的声音在脑海响起:“此人倒是有趣,把罩门放在正胸,对手多半意料不到。”

    庄无道一阵目瞪口呆,换而言之,这臧全是已被他一掌击毙?

    此时学馆内的诸人也渐觉不对,那卫方更是赤红着眼,再次暴怒而起:“你们这是欺人太甚!”

    这次却不仅仅只是怒视而已,大袖挥展,如云瀑般的银色光华顿时闪现。数十道刀光,铺天盖地般的朝庄无道《爱上书屋 www.23sw.net冲击去。

    变起肘腋,那居中正坐的仲裁使,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庄无道也是面色微变,这卫方的修为不俗,至少也是练气八重楼。此时含恨出手,更显威势惊人。眼前飞斩而至的这四十九口银刀,刀身之外竟都似有气罡隐限,漫布十丈,也使他避无可避。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欲催动‘牛魔乱舞’,以霸体抵御。心念导引,才刚触及灵窍精血,就见身侧忽而一个青衫人影闪现,只是一个挥袖。眼前那片凛冽刀光,就蓦然间消失无踪。

    “比武较技时偶有失手死伤,乃在所难免之事,卫馆主何需如此动怒?还是说你们略山魔宗,以为我离尘好欺?”

    说完这句,宗无道身旁的青衫中年又一声冷笑,眼神冰冷的看向了端坐大殿之前的李向南。

    “在下李崇贞,奉师门之命巡察东吴。日前已请示吴京道馆真人,今日之后将暂代离尘学馆馆主之职!原馆主李向南滥用职权目徇私舞弊,解往吴京待查听勘。”

    话音未落,宗无道就已吸了一口寒气,那李向南更是冷汗涔涔,而那略山馆主卫方,亦是瞳孔微缩,再次默然不言。

    ※※※※

    子夜时分,城西玄元阁外,数十辆装饰豪华的马车正鱼贯而入。庄无道随着人群甫一走入门内,便目透异光,神不守舍的四处打量。

    这间宝阁他是久闻大名,却一直无缘入内一观。玄元阁坐落城西,是豪富权贵聚居之所。然而外观却并无出奇之处,与寻常人家建的楼阁并无什么两样。

    可在这阁楼之内,却是宝光辉煌。金砖铺地,玉石为墙,珍珠为帘。数百上千件的奇珍异宝整整齐齐的阵列楼中,震撼人心,使人不由自禁的就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这是第一层,里面的东西只是看着好看而已,其实没什么真正值钱的灵珍。以你现在的身家,能买下一半。”

    北堂婉儿似是察觉到庄无道的窘状,顿时忍俊不已的轻笑出声:“你现下在越城好歹也算是位人物,别太丢人。真要惊奇也等到第二楼再说,那里才是玄元阁真正精华。”

    庄无道听了也不恼,仔细注目四望,果然这一层都只是珍贵的材料与灵草丹药而已,连一重天禁制的灵器也没几件。

    随在北堂婉儿身后进入二楼,庄无道就又眸光一亮。这里的奇珍数量少得多,只有百余。然而光是五重法禁的灵器,庄无道就看见了三件之多。其中更有十张左右的宝禁符,令他眼热不已。

    不过这次的易宝盛会,却并不在此间,而是玄元阁第三层与第四层。当二人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就见这第三层的大厅之中,已经坐了近百余人。都是城中的散修,修为从一重楼到八重楼不等,并无进入后期的练气境。

    庄无道第一眼就往第四层的天字乙号房看了过去,恰见那个青衫人影,正立在窗旁,负手凭栏而观。

    玄元阁内的天字甲号房,一直是镇南将军所有。而乙号房,自然是属于越城第一豪族北堂家。

    不过今日有这位离尘宗的巡查使莅临,北堂家无论于情于理,都需将着间包厢拱手相让。

    感觉到庄无道目光注视,那李崇贞也笑望了庄无道一眼。庄无道却有些心虚,本能的就欲避开。

    北堂婉儿不禁奇怪:“你怕什么?有你这样的弟子,离尘宗最喜欢不过。天资虽只五品,然而有玄术神通在身,日后即便不能得道,也可坐镇一方。看这位巡察使的模样,对你也很是看重——”

    旋即就又醒悟过来,噗嗤笑道:“是因李向南?你这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庄无道被拆穿心事,神情顿时尴尬不已:“胡说,我与李向南势同水火,怎会去同情他?”

    心中却是忐忑不安,说到利用职权,徇私舞弊,他庄无道其实也不差。

    李向南身为馆主,在学馆中上下其手,兵器与丹药采购每每以次充好,又将道观发下用于修缮学馆的钱财私吞了小半。李崇贞定下的几个罪名,都没冤枉了他。

    然而他庄无道这个首席弟子也没强到哪去,前一阵倒卖那些废旧兵器就是一例。前几年还没混出头的时候,更曾伙同马原林寒两个,在诸多弟子中敲诈勒索。也因此在学馆内,一直人望不高。

    故而今日看见了李向南的凄凉下场之后,确实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了。

    “几年前道馆真人让李向南来越城任职,本就是为了补偿。只需不过份,哪怕他贪的再多,离尘宗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他之所以落到这般下场,是因他捞过了界。私受钱财,让我们离尘学馆成为略山学馆更进一步的踏脚之石。又是顶风作案,栽的不冤。”

    北堂婉儿语含戏谑的解释着,眼中笑意更浓:“所以你大可放心,似你这样,还在离尘宗能容忍的范围之内,所以莫要担心。只是以后,就需万分小心了。“

    庄无道不禁心有戚戚焉的点头,以前贪那是不得已。现在已经有了些身家,他怎会再为一些小钱去铤(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而走险?

    北堂婉儿的言语,也解开了他一个疑惑。其实之前就在奇怪,学馆间挑战比斗,按东吴国的规矩,只需三月一次。离尘学馆两个月前,才与另一家望月学馆战过一次。那略山学馆的挑战,李向南其实完全可以拒绝。

    定下心神,庄无道就又望向了前方的玉石台阶。上面已经摆放了三十几件灵珍,都是这次玄元阁准备拍卖的珍品,展示出来,任人观睹。只有最中央的三件压轴之物,覆盖着一层锦缎。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空着的(更新最快)桌案。今日参与的修士,如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发卖,就可放在这些桌案上,只需事后交付玄元阁一笔钱财便可。

    庄无道不假思索,就从腰侧的包囊内取出一双红色皮靴放了上去。引得这大堂内的修士,一阵阵的惊呼。

    此物正是得自于庄同的那双‘炎风靴’,这双皮靴他自己也极是喜爱。以此物练器,日后最少也可冲到十六重的法禁,成为中品灵器。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将那么龙犀晶核弄到手。抢掠庄家收获的七千两黄金中,他一人就分到了整整七分之一。秦锋与马原林寒几个兄弟,也将自己的那一份暂借给了他,加起来整整有二千八百两黄金,

    再拍卖掉这双‘炎风靴’,估计就足够他买下那枚龙犀晶核了。北堂婉儿虽交代过,四千两黄金以下,他可任意从北堂家支取。

    然而若非不得已,庄无道实在不愿再欠北堂家的人情。

    “都说北城庄氏是被你们剑衣堂灭族洗劫,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语音陌生,庄无道讶然回过头,就只见一个黑衣的少年缓步走来。高冠华服,面貌略有些熟悉。

    庄无道仔细回思了许久,才记起这一位是今日下午时,北堂婉儿为他介绍的百兵夏氏的少主之一夏苗。

    “那臧全精修魔猿罡体,已入第一重境界。同辈之中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几乎无人能挡、却不意非是庄师兄一掌之敌,虽有五象之力,却不能伤师兄分毫。今日之前,我实在没想到,越城之内还有师兄你这样的人物。”

    那夏苗啧啧惊叹着,又语含劝诫道:“只是如师兄这般甘愿为北堂家棋子,大比之后却未必能落个好下场呢。即便胜了,也有杀身之危。若是落败,则更不用说。北堂家的家风,最是无情不过。师兄若情愿退出这次大比,我夏苗可为师兄说和。”

    庄无道皱起了眉头,这个夏苗,是欲为古月家做说客不成?若是东船巷之前,他或者会动心。然而此时他牵扯已深,也绝没有半分与古月家和解的指望。毫无犹豫,庄无道就摇了摇头:“夏兄好意,无道多谢了。北堂家待我恩重,此时我庄无道也与古月家结怨已深,实在抱歉。”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