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四章 秦锋卖人
    看最快更新

    精巧奢华的马车上,北堂婉儿手握着一只用于远距传信的翠锋鸟,面色是阴晴不定。旁边庄无道只是察颜观色,就已知北堂婉儿方才收到的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此时已是易宝大会之后,这辆马车距离剑衣堂的堂口大院也不足百步。然而此刻车厢内,气氛却压抑沉重之至。良久之后,待得这辆马车渐渐停下,北堂婉儿才终于开口。

    “你可知古月明旁边那人是谁?”

    庄无道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就连他也注意到今日古月明身侧的那个青年,多半实力不俗,修为强绝。北堂婉儿又怎么可能毫不在意?只怕当时就已传命打听这人的底细,只是自己不知而已。

    “此人名叫费修神,也是吴京最出众的年轻高手之一。不过臧全与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此人早在一年之前,十七岁之时,就已是练气境四重楼的境界,至少掌握了二种玄术神通!”

    本就没指望庄无道能认出那~爱上书屋~www.23sw.net年轻人来历,北堂婉儿略有些泄气道:“据说他如今修为已更近一步,即便不到五重楼,只怕也相差不远了,被吴京诸多修士看好。这次能被古月家请过来,真是匪夷所思。”

    庄无道也同样感觉不可思议,如此人物,无论是加入哪个学馆,拜入哪个宗派门下,都有着光明前景。为何甘愿为古月明的踏脚之石?也不知古月家,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请来此人。

    古煜却仍有疑惑:“不知此人在吴京身份如何?可是离尘学馆出身?”

    “此人以前乃是大日皇宗的外门弟子,幼时家徒四壁,孤身一人求学于吴京大日学馆。不过就在一日之前,此人已脱离大日皇宗,被李向南纳入学馆弟子名册之内。无论以前身份如何,费修神参加这次离尘大比已是无碍。据说费修神选修的是大日皇宗的赤日阳决与赤阳神掌,最是克制元磁霸体(“”看最新章节)。这个李向南,实是罪该万死!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北堂婉儿一双柔荑紧握,十指死死扣入到肉内,强忍着怒气:“要非是为搜索那华英道人的下落,又要防范移山宗在越城动手,使我北堂家人手左支右绌,又岂会给他可趁之机?也都怨我,太疏忽大意。”

    最后几句,既似在发泄怒气,也似在向庄无道解释。庄无道亦是心中有数,为赶在移山宗之前找到华英,北堂家的确已是精英尽出。此时越城之内,亦是剑拔弩张,一夕数惊。北堂家在越城到底还不是一手遮天,有所疏(  看最快更新)漏是在所难免,

    之前自己还在为北堂家的遭遇幸灾乐祸,没想到才几天时间,就又牵扯到了自己身上。

    那费修神的实力,哪怕较古月明还有不如,只怕也相距不远。大比之时自己即便能胜,也必将耗损颇多真元。再战古月明时,胜算只会更少。

    还有那赤阳神掌,乃是一种内家拳法,配合赤日阳决,可将赤阳之力聚于双掌之上。击中对手之后,并不毁伤肉身,却可将一股炎热阳力透入对手体内,使人炎火攻心而死。

    他的磁元罡气,能够隔绝任何伤害,却防不住这种赤阳掌力,说是被其克制,半点都不过份。

    若非是还有剑灵云儿,有炼化石明精焰,短时间修成《天璇照世真经》的希望,庄无道几乎就要彻底丧失信心。

    他本就城府深厚,胸内又还有着几分底气,此时神情自然也就淡然自若,波澜不惊,没半分忐忑怯惧之色:“此事怎能怪师妹?我知北堂家最近也是焦头烂额。其实也没什么,击败古月明之前,无非是多一个对手而已。”

    北堂婉儿却神情犹豫,良久之后,就猛地一咬银牙:“终究是我北堂家的疏忽,如今大比之争,师兄已无半分胜算。你若想要退出,北堂家绝不怪你。古叔他依然会留在剑衣堂,一直到离尘大比开始,我北堂家可保你在道业天途之前安然无恙。”

    听到一半,旁边的北堂琴与古煜,就已皱起了眉,欲言又止。庄无道也是一怔,仔细看着北堂婉儿。北堂家已在他身上投入如此之多,价值加起来已达数千两黄金。这位北堂家的小姐,居然还能容他不战而退,实在是出乎他意料。

    北堂家的行事风格,一向都是以冷酷无情,手段狠辣著称,今日缘何如此温情?这北堂婉儿,是一时心软,还是其他的缘故?

    不过既然说出此言,也意味着这位北堂家的小姐,对这次他与古月明之战已经不抱半点希望。

    眼中微透感激之色,庄无道微摇了摇头:“此事再说,赤阳神掌虽是第一流的内家绝学,却也非是没有抵御之法。那古月明的月神剑虽强,能不能破得了我的元磁霸体,还是两说。我与他二人间是胜是负,需得战过战后才知。再说你们北堂家,就真没有应对之法,让我避开费修神总能办到?”

    北堂婉儿果然精神一振,旋即脸色又黯淡了下来。换在平常时,此事对于北堂家是轻而易举。然而此时,越城内局势危如累卵。古月家之外,又有百兵夏氏,林和孔家制衡,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这次古月明能瞒过她,在北堂家眼皮底下做这些手脚,那夏氏与孔氏只怕也出力不浅。

    反而是庄无道的态度,更使她惊异。如此恶劣的境况,居然也不愿退缩?她这便宜师兄,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底气?

    庄无道却已一抱拳,用开玩笑的语气道:“多谢小姐一路相送,庄无道告辞了。一个月后,若庄无道那时自知不敌,再提退出大比不迟。那时还望小姐,莫怪我出尔反尔。”

    说完之后,不等北堂婉儿说话,庄无道就已径自步下了马车。他神情虽是轻松,心里却是感觉到一股寒凉之意,

    此时他已卷入漩涡,得罪了古月家,哪还有可能全身而退?进则生,退则死,殊死一搏,才能拨云见雾。已不容半分退让的余地。退出大比,简直就是个笑话!北堂婉儿虽可能是出于好意,他却知自己真要答应下来,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剑衣堂,都会陷入最危险的境地。

    道业天途凶险,据他所知,离尘那三条天途,并不与修为实力相关。这些年来不乏有七,八重楼修士在内陨身,也有未入练气境之人通过天途的例子。他修行资质只五品,欲闯道业天途只是无奈。

    而若是能以学馆首席的身份,一入离尘就可为真传,能拜入金丹长老门下,可谓是一步登天。如今有这机会,目庄无道是断然不肯放弃。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走到了这个地步。哪怕不能修成《天璇照世真经》,哪怕那费修神,真已到了练气境五重楼,他都要拼死一搏。

    心中杂念纷呈,然而庄无道在院中才走不到几步,就被一股噪杂的争论声打断了思绪。

    声音应该是传至于右边的一间客房内,庄无道凝神静听。却原来是秦锋正在与几人谈买卖,不过准备卖的东西,却并非是什么货物,而是那位昏迷不醒的无名修士,此时双方正在讨价还价。

    大概是在城内遍请名医为这位修士探诊无果之后,秦锋彻底绝了希望,而后便准备在这名修士身上捞些好处。

    庄无道是哭笑不得,连忙走了过去。而刚一入门,就见秦锋坐在房内的太师椅上,大大咧咧地道:“这好歹也是八重楼修士的肉身,不能炼器,也能拿来炼丹。我听说一些邪法,也需修士血肉,价值怎么也有千两黄金。一百五十两,你们这是在打发叫化?”

    房内其余人都不说话,只有一位大夫打扮的人物,一声冷笑:“炼器,炼丹?他身中火毒,炼丹炼器不稍坏了丹器才怪。哪怕是拿来炼尸也没人要!此人体内是石明精焰,虽是‘石中火’之一,却也可驱除邪祟,邪法退避。最多只能练成傀儡,也需精通傀儡秘术之人才能做到,那时此人修为更会降落到三重楼境界,有多大用处?千两黄金,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一口价,二百两黄金,不能再多!此人我百丹堂倒是可以拿来试些丹药,越城内除了我路仲之外,谁能给你开这么高的价格?等到一月之后,这人就是一文不值!”

    秦锋闻言,顿时就有些犹豫,正准备再抬高些价格就答应,庄无道却已闯入了进来。

    “既然如此,那就不卖了!这位前辈我另有用处,诸位请回。”

    室内诸人都是讶然望来,便连秦锋亦是一阵错愕。按城内那些明医的说法,这修士中的火毒已深。不出三月,就会全身化石。不卖留着干吗?在家里当成石雕摆设?

    一想起此人至少能够卖出两万两纹银,秦锋就有些不舍,面色古怪异常:“无道,其实二百两黄金的价格已经很不错了——”

    庄无道无语扶额,而后唇角戏谑的一挑:“我若说我有办法将这人救醒,那么秦锋你可还觉这笔生意划算?”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