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五章 救人之法
    看最快更新

    “你?救醒他?”

    秦锋只觉是不可思议,眼透怀疑之色。知道庄无道钻研过一段时间医术,疗治外伤的本事不弱。然而毕竟是野路子出身,水准可疑。

    而这位昏迷修士,更是被全城名医,都断定了必死无疑之人。中了石明精焰,三月之内定然化石。

    庄无道的本事,总不会比这些浸淫医道数十年,声誉卓著之人还要强些。

    那路仲更是噗嗤一笑:“这位兄弟,莫非是在痴人说梦?你可知我是谁?又可知石明精焰为何物?这可不是火毒,而是三阶下品的灵火!即便在后天无根精焰中,足可列入前百!”

    庄无道斜睨了这人一眼,就没去理会,直接就开始赶人离去。他自然知晓这路仲是谁,百丹堂的主人,越城之内医术可排入前三。据说曾入御医之选,背景深厚。然而这等人物,也仅仅只是云儿口中的‘庸医’而已。

    轻云剑灵在拳法剑术上的造诣已令他惊艳,就。爱上书屋 www.23sw.net不知这医术到底如何,今日竟然如此夸口?

    众人之中,目反倒是那昏迷修士的动静,令他稍稍在意。就在他说出‘救醒’二字时,这人的眼皮,竟似动了一动,使人惊奇。

    路仲似乎对此人自在必得,离去之时犹自不甘道:“石明精焰,除非寻出五行对应的灵水,又或者擅长医道的金丹修士,耗用真元为他驱除火毒,否则天下间无术可医。你能救醒他?简直就是笑话!最多三百黄金,机会只此一次,日后可莫来求我!”

    庄无道充耳不闻,只当是没听见,秦锋则是无奈,他虽舍不得这三百两黄金,然而庄无道若执意做什么事,便是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满含怨念的看着。

    而待得众人离去,庄无道却是陷入了深思,初见此人时的疑问,再次浮上心头。

    这昏迷修士到底是谁?练气境修士,怎会与三阶下品的灵火扯上关系?到底是何来历?又是否真的昏迷不醒。

    再次以指探脉,只觉这人浑身气机僵死,体内仿佛是灌了铅。生机黯淡,脉像死寂,实在不像是意识还能保持清醒之人。

    庄无道这才暗松了口气,忖道方才,莫非真是自己错觉不成?

    后面却传来古煜的询问声:“你真能将这人救醒?石明精焰我也听说过,中者无救。金丹修士虽可驱除,可以此人身份,怕是请不到金丹出手。”

    庄无道其实也无十足把握,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此时只能摇头道:“我以前专研过医术,这次是准备死马且当活马医而已,反正此人是必死无疑,试试看无妨。我只是不忍这人,死后还要落到被练成傀儡,又或者成为药人。到底是八重楼境界的修士,最后若落到这下场,也未免太可悲。”

    古煜了然,再不置一语。看庄无道的眼神,却更温和了一些。方才听秦锋与路仲二人讨价还价,他自己又何尝没有物伤其类之感?

    只有秦锋在旁一(“”看最新章节)声轻叹,知晓这三百两黄金,他是再没可能到手了。

    ※※※※

    把那昏迷修士从客房带会自己小院,庄无道就迫不及待的把那团金菟丝草取了出来。

    这东西用处不大,易宝大会上根本就无人出价。庄无道只用了不到三十两黄金,就买了下来。

    除此之外,就是一整壶的青梅灵露。是晨曦之时,采集至少二阶青梅灵草上的水露聚成。易骨炼筋丹与养气丹,各买了大约百枚,血元丹也拿下了两颗,加上一些蕴元石,总共只花了不到八百两的黄金。

    这些东西,大多都会交给秦锋,给堂里的兄弟们使用,他自己反而用不上。之所以买下来,是因那易宝大会里,他实是无物可买。

    金菟丝草与丹药灵露之外,他只买下了一套金针自用。总共二十四枚,长中短各八。是一整套的灵器,每一枚炼制到了三重法禁。

    然而练气境修士,远还不到可分化神念的地步,所以世间能御用这一整套灵器之人寥寥无几。这套针具一起用时,或者威能强绝,然而单个来使,还比不过那些一重法禁的灵器。所以价格也极其低廉,庄无道只喊价到九十七两,就再没人用他争夺。

    他是想着自己要用小还阳针术救人,正缺一套合用的针具。好歹也是灵器,总比使用普通金针要强些,

    按照云儿的指点,将一枚蕴元石碾碎了,混在那壶青梅灵露中,再将金菟丝草投入到壶中,以灵符之力密封。

    此法可激发金菟丝草内的生机,补其元气。大约三日之后,就可以使用,融炼入体。日后在体内再慢慢蕴养,使此物恢复如初。

    那个时候,就可以用这金菟丝草,伪装出筑基境的隐灵根,而且恰是五行属土。可以解释他修炼《天璇照世真经》与《牛魔元霸体》这两种功法,为何能突飞猛进。

    处置完了金菟丝草,庄无道就看向了那昏迷修士,在意念之内询问。

    (  看最快更新) “这人到底该如何施救?真的只用小还阳针法?”

    “自然,不过还需准备些针具。四十九枚石针,需用上佳磁石。四十九套木针,一套三十六枚,最好是千年以上的桃木。还有冰针,需用沐叶灵露凝聚成冰,数量越多越好。都是常见的灵物,对剑主而言应该不难。除此之外,更要等到子时时分。需等到天地之间星力最盛,天璇星最明亮之时,才可用针。”

    那洛轻云说着,又详细解释道:“石明真焰虽是石中火,五行属土,然而亦是世间灵火之一。金针为其所克,所以不能使用。水克火,所以要用冰针。木克土,所以千年桃木最佳。准备石针则是为渡引火种。”

    庄无道一阵发楞,敢情自己买下的那套金针针具,根本就没用,是白花了近百两黄金。

    随后一个久已有之的疑问,再次浮上心头,庄无道鬼使神差的又开口询问:“其实我一直就在奇怪,你既然是这口轻云剑的剑灵,为何能懂得这么多?武道,灵法,医术,似乎无所不知。还是似你这般的神剑剑灵,都是与你一般情形?”

    这次剑灵却一阵沉寂,良久之后,那空灵之声才又传入庄无道的意识海内,语气却迷茫之至:“我也不知,苏醒之后,这些就已在我记忆之内。其实轻云能记得的已经不多,沉睡千年,然而千年之前的记忆,已经残缺不全,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零碎画面而已。还有初遇之时,我曾说能在万载之后,使剑主成为绝代仙王。这句话,其实洛轻云已经办不到。洛轻云能记得的修行之法,似乎只限于金丹之下,金丹之后,都大半遗忘。便连剑主修炼的那套蕴剑诀,天地阴阳大悲赋与大摔碑手,也非是完整无缺,只是相对完整而已。”

    庄无道目中先是微显失望之色,旋即又暗暗自省。这轻云剑灵,即便只能助他修炼到金丹境界,便已是莫大的仙缘。自己该感恩戴德才是,怎可为不能奢求更多而对剑灵心生失望?

    要知这天一诸国,修为最高也不过是元婴境而已。金丹修士,已是一方大能,已勉强有与那人一搏之力!

    “具体是何缘由,轻云不知,也记不得了。只模糊知晓我如今的情形,似乎是与五劫之前,第四任剑主之时,轻云受过的一次重创有关。只有借助大量天地元灵,以及剑主修炼的蕴剑决,才可恢复。天地元灵我自己就可凝聚,然而却需亿载时光,经历百劫。所以剑主的蕴剑决,才是真正能使轻云恢复之法。”

    “原来如此!”

    庄无道挑了挑眉,语气虽是平淡,却是第一次真正将那门蕴剑诀放在了心上。位置甚至还超越了他最想练成的那门天地阴阳大悲赋。

    初遇轻云,他心中是防范居多。然而不知不觉间,他对这名为洛轻云的剑灵,就已是信任有加,生出了亲近之意。这两月时间,轻云剑灵已经帮了他太多太多。救他性命,传他功法,都是莫大的恩德,也是他如今最大的后盾。

    听云儿的解释,轻云剑若能恢复创伤,说不定还能恢复金丹境之后记忆。

    所以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这剑灵,他都需将这门功法,推升到巅峰境界!

    那上品磁石与千年桃木,都是寻常之物。便是那沐叶灵露,城中几个大药堂中也都有卖,是炼制养气丹的材料。

    然而此时已是半夜,一时之间难以齐备。庄无道也只好把这昏迷修士暂时丢在偏方内安顿,等到准备周全再说。

    次日清晨,庄无道精神抖搂的醒来。而后就随意吩咐了几个剑衣堂的兄弟,为他收集磁石桃木与沐叶灵露,自己则继续练习拳法。

    昨日无论是那古月明还是费修神,都给了他莫大的压力。知晓自己若要在大比中胜出,这大比前的剩余时间内,就半点都松懈不得。

    而就在晚间子时的前三刻,庄无道再次提着那昏迷修士,来到了自家的后院。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