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七章 突飞猛进
    看最快更新

    近两个月后,依然是子时时分,那座小小的后花园内。庄无道端坐在灵阵的中央,身周一丝丝赤黄之火缭绕。

    原本应该是触物即燃,最后石化一切草木生灵之属的火焰,此时在的天璇星力的照耀之下,变得格外温和。更似有无形丝线在牵绊,火焰始终无法离开庄无道的身周一丈范围。

    此时距离他第一次吸收石明精焰的残火,已有五十余日。那无名体内的石明真焰,已经被他彻底吸尽。位于胸腹之间,脾胃附近的那个火团,也越来越大。

    然而石明精焰吸收之后,却不能立时就聚成火种。需要日日以星力蕴养,使之恢复元气。在精焰不断壮大的过程中,把自身灵念真元也融入其内。

    倒是庄无道的修为,已然一举由练气二重楼的境界,冲入到四重楼。隐隐已接近巅峰。体内流动的真元,也早非是初入练气境时的稀薄。只等火种凝聚之后,就可以尝试冲击五重楼境界!

    最使人欣*爱上书屋 www.23sw.net喜的,还是修炼天璇照世真经后,他在灵识方面的增长。一些修士在练气初期常用的术法,庄无道此时都已可施展。尤其是火土二系,简直可称是手到拈来,轻松之至。其他五行的法术,因不曾下功夫练习过,施展起来生疏勉强。然而只要是土火二系,不超过一阶下品的术法,他几乎一个意念,就可施法。而不用特殊的手势口诀,来配合神念施展。

    两个月前,他还只是精修外功而已。然而此时,加上六合形意的修(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行并未曾完全放下,勉强已可称是内外灵三道兼修。

    不过殊路同归,到了练气境之后,无论是灵力,内息,还是气血之力,都会转化为真元法力。

    无论是牛魔元霸体,还是天璇照世真经与六合形意,等练到一重天境界之后,都已无分内外。虽难免有所侧重,却也可慢慢补全短板。

    “可惜了,今日果然还差了一点火候。不过至多明日,这石明精焰就可聚成。伪灵窍开启,天璇照世真经修成第一重天,就有了与那古月明正面一战的本钱。”

    眼看子时将过,庄无道把法决一收。那汇聚而来的天璇星力顿时散去,缠绕在身躯之外的石明精焰,也迅速回收体内,被他小心翼翼的收拢在脾胃之间。然后又是一阵火灼热感,弥漫四肢百骸。

    这石明精焰的残火,庄无道吸收的越多,就越能感觉到这种火焰的恐怖之处。

    若不是自己修炼了天璇照世真经,能炼化火力火毒,又有牛魔元磁霸体护身。早在这石明精焰残火入体的一刻,就已全身化石。

    即便如此,庄无道也有好几次险些控御不住,使石明精焰的残火暴走。不但体内血气燃烧,浑身肌肤也满布石麟。

    全靠身后的轻云剑灵,每次都及时苏醒过来,助他压制调理,才没死在石明精焰肆虐之下。

    以至于这几十日,庄无道都不敢让这轻云剑离身片刻,日夜都带在自己身旁。

    ——在石明精焰的火种凝聚,冲开伪灵窍之前,这石明精焰都不算被炼化,时时都有暴走反噬之险。

    按云儿的说法,世间也只有他这样,将牛魔元霸体这种绝顶土行横练之功,修炼到一重天境界。又有一人作为媒介过渡,已经代他吸收了部分火毒。才有可能在练气境,将这种三阶下品的灵火炼化。

    然而越是如此,庄无道就越觉奇怪。这无名修士的体内,可是存留着一朵完整的石明精焰!而非仅只是被精焰烧伤而已。

    要知这三阶下品的灵火,即便是筑基巅峰的修士,也不敢轻易碰触。

    可这无名修士,却依然能够存活下来。体内的生机,甚至可以支持此人活过三月时间。以这无名修士不过练气境八重楼的修为,简直是不可思议。

    完整的石明精焰火种入体,若换成是古煜,只怕都无需三天,整个人就会化成岩石。

    而如是有人以真元催运精焰,古煜能支撑的时间只会更断,至多不会超过半刻。

    “这些日子反复查探,此人的修为,的确是不超过练气境八重楼修为。肉身也不见什么异常之处,与练气境修士的体质相仿,甚至还稍弱一些。难道是真如云儿的猜测,此人的心脉之内,是另有秘法护持?可惜探不进去——”

    那无名修士的体内,只有心脉部分,始终笼罩着一种特殊异力,抵御着火毒侵入。庄无道几次三番欲以真元探测,都不能进入,最后无果而终。

    说来也是奇怪,历经四十九日。这人体内的石明真焰已经被全数吸尽,火毒已驱除了大半。按道理是早该在第二十天苏醒,然而直到此刻,这人都依然是昏迷状态。

    练气境修士还不能辟谷,只能让人日日喂食米粥。要不断施以针灸,以维持此人生机。又要时时把脉,防止火毒复发,麻烦无比。

    庄无道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也仅只是疑惑而已。这无名修士的生死,其实并未放在他心上。打定了主意,最多一个月后,在自己前往离尘本山之前,这人若还未苏醒。那就如了秦锋的愿,干脆将这人卖掉。没了石明精焰残身,想必能卖个好价钱。

    起身之后,庄无道只觉是一身气血澎湃如潮,精神依然是健旺无比。若非胸膛中一团火热,他身体的状态简直可称完美。

    此时已不同于两个月前,每次修炼《天璇照世真经》之后,都会使他筋疲力尽。修行此法,庄无道不止不会耗费心神,反而能助他恢复精神气力。

    天璇照世真经乃是借星力修行,修持此法的修士,越是到夜间,就越是真元强盛,法术威力强绝。到了白天,反而会被压制两到三成的实力。直到第三重天之后,才可不受日光的干扰。

    “都说修士修行有成之后,甚至都无需睡眠。只需每日入定冥想一两个时辰,就可恢复休息。质量要胜过常人睡眠百倍,还真是如此。冥想之时,整个人翩翩欲仙,仿佛是食了极幻草一般,简直是一种享受。传说有些金丹修士,在洞府中往往一次入定,就是十年之久,不到万不得已不肯醒来。听起来是神异夸张,只怕还真有其事——”

    离开了后花园,庄无道目光就又下意识的,往小院中的偏房飘了过去。到底是还是放心不下,庄无道犹豫了片刻,仍是走入了进去。

    只见那无名修士依然是双眼紧闭,并无苏醒的迹象。然而当庄无道再次探脉之时,却是微微一愕,发出了一声惊咦。发觉那护持心脉的异力,此时已经不见。庄无道的真元,已可畅通无阻进入。心脉里的情形,终可(更新最快)探知无遗。

    瞬息之后,就有几个玄奥无比的残缺符文,在庄无道的脑海之内成形。

    “嗯?原来如此,是锁心护神符,怪不得此人能够在石明精焰入体之后,依然能维持一线生机,未曾石化。剑主,能炼制锁心护神符之人,最少也需金丹后期的修为。每制成一张,都需损耗十年左右的根基,所以轻易无人炼制。”

    “金丹后期?”

    庄无道倒吸了一口寒气:“云儿你的意思,是说此人很可能是一位金丹后期的晚辈亲人又或弟子?对了,这枚锁心护神符已经力尽,对他而言,到底是祸是福?”

    “是福非祸。”

    云儿冷声解释道:“锁心护神符固然能护他一线生机,然而也将同生他心神困锁,所以难以恢复。如今此符力尽,估计最多一两日内,这人就会醒来。不过对于剑主而言,却未必就是好事。”

    庄无道楞了一楞,有些不解,而后就听云儿继续道:“剑主就真能确定自己所救之人是正人君子,会知恩图报?世间修士,大多都是心性凉薄之辈。此人醒来之后,遇到是那种性格温和些的还好,最多也就是飘然远去,不留痕迹。若是性情邪恶的恶人,说不定还会恩将仇报,杀人泄恨。剑主你若欲施恩图报,只怕是打错了算盘。”

    庄无道闻言莞尔,随着时间推移,自家这剑灵,脑瓜子似乎越来越灵活了。不似最开始与他接触时,在梦境中固然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然而也显得呆笨迟纯。

    “所以我才不让你把火毒全数驱除,准备等他醒来再做处置。那时这人如是心存歹意,也能有个反制之法。”

    庄无道说着,又爽朗一笑:“你大可放心!我那位兄弟眼光一向毒辣,看人从不走眼。既然肯将这人救回来,那就必定是有其缘故。你看他体内真元,不见半分邪祟之气,最纯正不过。即便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应不是什么恶人,”

    云儿轻哼了哼,似乎对庄无道之言极其不满。而片刻之后,声音又转为凝重:“先前此人心脉封锁,我看不出来。今日才瞧出了些许端倪,此人体内的真元,与离尘宗传承的那门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有许多相似之处。”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