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八章 御雷真法
    看最快更新

    云儿轻哼了哼,似乎对庄无道之言极其不满。而片刻之后,声音又转为凝重:“先前此人心脉封锁,我看不出来。今日才瞧出了些许端倪,此人体内的真元,与离尘宗传承的那门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有许多相似之处。”

    “上霄御雷真法?”

    庄无道的神情,也微微一变。“你是说这人,很可能是离尘宗的真传弟子。可能确证?”

    记得北堂说过,离尘宗内总共传承有三十六套完整的功法。其中至少有十套,是不逊色于破甲尖峰指绝顶层级。修炼起来不似破甲尖峰指与牛魔元霸体的艰难,威能却绝不逊色。

    然而在此之外,还有三套更在其上,皆是体术兼修的法门。只有真传弟子,才有资格修习,是离尘镇山之术。

    而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正是其中之一。

    “不能,我灵识有限,无法窥知详细。五劫之前,其实也未曾见过离尘宗的这门镇山大法,只是有所;爱上书屋 www.23sw.net听闻而已。此人心脉开后,有丝丝赤电,在体内游荡不休,正是上霄御雷真法的特征。”

    云儿的语中,也满含着疑惑,不确定道:“或者是其他相似的功体,也未可知。”

    庄无道却想起了最近越城内的一连串风波。离尘移山二宗,除了两位元婴真人之外,双方聚集在附近的金丹修士,据说已经超过三十。

    虽未爆发真正大战,然而两个月时间内,彼此间的纷争摩擦也是连续不断。越城附近,不断有修士死伤。城内起火骚乱,已经超出了十次。双方金丹以下的弟子,争斗起来是毫无顾忌。

    城内的几大世家,差不多也都是筋疲力尽,实力折损惨重。而往日里在街头横冲直撞的大族子弟,此时也都不见了踪影。

    就连每月一次的兽潮,也没再发生。可能也是感觉到,此时越城内蕴藏的危险。那些城外的凶兽,都全数蛰伏起来。

    修习类似‘上霄御雷真法’的功体,又昏迷在越城城外,这个世上有这么多巧合?

    只是秦锋救这无名修士回城,有那么多人亲眼目睹,怎么就不见有离尘宗修士来寻人?

    这个人身上,实在有太多的谜团。

    或者是自己想得太多?

    庄无道摇了摇头,知晓多思无益。究竟如何,等这无名修士醒来,就可知详细,又或者改日询问北堂婉儿也可。

    此时距离大比,已经不到两日。当务之急,还是趁着这最后的时间,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

    不过无论如何,这无名修士即将苏醒,也算是去了他心头一件大事。

    庄无道心情放松,回至自己的灵室内。只稍事休息,就又开始拳法的演练,

    他如今兼修着两门功法,都需入定养神。一门蕴剑决,一门天璇照世真经。

    前者也还罢了,虽然神异,却究竟只是辅修之法。那天璇照世真经却有些麻烦,他越是修炼有成,就越是感觉精力十足,浑身上下,都有着发泄不完的精力。只能反复的练习拳法,使自己筋疲力尽之后,才能入睡。(  看最快更新)

    毕竟是境界不到,入定冥想还不能完全代替睡眠。更有轻云剑灵制造的梦境,需要他入睡之后,才可进入。论到武道修行,在梦境里有云儿详尽的指点,可比他自己清醒时自己修炼,要强的太多。

    牛魔元霸体,大摔碑手,形意六合,庄无道一套套的施展。不过说是练拳,然以此时庄无道的修为,稍不注意,就会将这小小的灵室摧残击毁,只能束手束脚。

    因石明真焰与《天璇照世真经》这门功法而受益的,绝不仅仅只是庄无道的神识而已,他的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同样大有进展。每日里聚隐的星力,也使庄无道身周的磁元罡气,一日比一日厚实。只以罡气,就可正面抵挡普通练气境二重楼修士的全力一击。而当他一掌大摔碑手全力拍出时,最高也已有了十八象之力!

    即便不用大摔碑,庄无道浑身之力也有整整六十牛,远超同阶两倍。

    一旦冲击五重楼成功,进入到练气境中期。庄无道的力量,就又可翻番。而若是他的牛魔元霸体,能够进入至第二重境界,力量更可再激涨增长三倍都不止,再次超出修行六七品功法(一秒记住  看最快更新)的同阶修士十倍!

    要知练气一重楼的修士,大多都是十牛之力。而练气四重楼,一般修士,最高也仅只是二十牛到三十牛之间。在庄无道面前,可称是不堪一击。只有与牛魔元霸体同等层次的功体,才可有与他抗衡的资格。

    此时庄无道的每一掌拍出,都真正有了开山裂石之能。甚至任意一个动作,都带着沛然巨力。因实力进展太速,甚至都无法自控。

    好在此时他在拳法上的修炼,与练气境之前又有了些不同。大多时间,都是练习如何更有效率的,要将体内的真元,催运到掌指之上。贯注四肢,来增强拳掌威能,使身法更为灵敏迅捷。

    牛魔元霸体的第二重与第一重境界的差距就在于此。待得庄无道有一天,能自如的将真元密布身躯任一角落时,就可算是进入到第二重天境界。

    牛魔元霸体的第一重天,对应的是练气境。而第二重天,却是对应筑基境!

    而这一阶段的练体,也是在不断强化肉身的同时,使自身的血肉,骨骼乃至皮膜髓液,与体内的真元法力更为契合。

    石明精焰之所以能使他快速冲入练气第四重楼,除了火中所蕴异力之外。更是因这团异火在他体内,时时在脾胃附近烧灼,时时净化着庄无道体内的杂质。也使他的身体,更适应真元的流转。

    练了许久,直到接近天明时分。庄无道才感觉几分疲惫之感,当下以蕴剑诀入定冥思,蕴养胸中那丝剑气。

    大约坚持了一个时辰,庄无道就精疲力尽,彻底昏睡了过去。本来这个时间,剑衣堂内的诸人都知他习惯,都不会来打扰睡眠。

    然而庄无道迷迷糊糊间,却忽然从轻云剑灵制造的梦境中惊醒。只觉一股隐隐约约的气机,在他的身旁。不知来了多久,毫无脚步声,也没有呼吸,仿似鬼魅。

    更使他惊悚的是他的意识,依然是昏昏沉沉,明知危险,也无法从‘睡眠’中醒来。

    “练过封灵拳?至少已有十年火候,如此说来,离尘宗记名弟子?”

    那声音悠悠说着,似乎透着几分意外与迷惑。

    “牛魔元霸体第一重天,肉入虬蟒,骨如鲸架。天璇照世真经也算是小有所成,神念初聚。不过十七岁,就已是练气境四重楼,实力不凡。此等实力,入我离尘宗当一个入室内门,也不过份。甚至真传,也可当得。”

    “医术过人,一手再寻常不过小还阳针法,居然也能用得出神入化。将石明精焰残火迫出,试图凝聚火种,真是奇思妙想,也胆大妄为!错非你身有牛魔元霸体,怕是要被烧成石头。只可惜,根骨资质稍差了些,只有五品。只怕终你一生,都入不了金丹境界。罢了,同为离尘门下,被你救醒,也算是一场缘分。”

    庄无道只觉眉心之间,忽然传来一阵清凉之感。而后就仿佛有一道清泉淌入,循着他的经络脉穴,四散开来,潜入四肢肺腑。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清爽与舒服。位于胸腹内的火灼之感,也稍稍淡去。

    然而也就在这时,他眉心之前,忽然又是一阵震颤。那似乎是一根手指,正点着他的眉间,此时此刻却暴露出手指主人的激烈心绪。

    “嗯?这是,隐灵根,土灵天品!”

    庄无道一阵茫然,旋即就想起了,前些时日,已经被他以云儿教授的秘法,融入自己身躯内的金菟丝草。

    这个人,已经察觉了?方才那一指,就已试探出自己伪装出的根骨资质?

    不是说隐灵根这种东西,需得一种消耗极大的秘法,才能探知?

    那声音陷入沉寂,再未说话,就连那跟抵着他眉心的手指,也收了回去。

    而后不知不觉间,那股气机也悄然远去,彻底不见了踪迹。

    庄无道则再次陷入昏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又恢复清醒。猛地睁眼,庄无道第一时间,就急掠出门外。

    此时已是初晨,而当庄无道冲入到旁边那间客房时,就只见床榻之上,那位无名修士,已经不见了踪影。

    庄无道的面色,顿时是青白变幻。

    “方才那人,可是他?”

    “应该是了!不会有错。”

    云儿斩钉截铁道:“他真元入你之体时,确是上霄御雷真法的特征。”

    庄无道怔怔无语,良久之后,才再次语含责怪的询问:“当时为何不将我唤醒?以你之能,定可办到。”

    “此人对剑主未含杀意,实力莫测。既然他是希望在剑主入睡时见你,那么剑主最好还是睡着的为好。”

    云儿的声音清冷,却又隐隐含着几分无奈:“即便剑主醒来又能如何?他方才若欲动杀心,我亦无能为力,又何况剑主?”

    “哼,也不过只是练气境八重楼而已。”

    庄无道呐呐的言着,却知这无名修士,只怕远不止是练气境这么简单。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