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七十九章 华英迷局
    看最快更新

    轻云剑灵在武道上的造诣,可谓是出神入化,难测深浅。然而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以庄无道此时的修为。若由云儿来掌控,胜普通练气境八重楼的修士,不是什么难事。甚至练气境九重楼,也不是没有胜算。然而在这之上,练气境十重十一重,即便是云儿,也无可奈何。而且能维持的时间越来越断,只有一刻左右。

    既然云儿说无可奈何,那么这无名道人的实力,绝非是练气境八重楼所能局限,

    难道说,是那一位?

    庄无道几乎本能的,就想起了离尘移山二宗都在疯狂寻找的那人。虽说其中还有不少疑团,然而也非是全无可能。

    无论如何,听这人的语气,必然也是离尘门下无疑。

    “这人也算是知恩图报,剑主这一次得到的好处不(更新最快)小。灵明神露,在剑主这个境界,极其难得。”

    “灵明神露?那又是什么东西?”

    庄无道口里问@爱上书屋 www.23sw.net着,却立时想起了昏沉中,额心那丝清凉之感。

    “剑主你可闭上双眼,尝试一下用神念感测四周。”

    庄无道初时不以为意,无可无不可的把眼闭上。而后下一刻,就又再次睁开,眼里全是骇然之色。

    修习《天璇照世真经》有成,固然使他神念大增。可最多也只是施展一些一阶下品的不入流法术,再就是感应一下周围,有无危险而已。

    然而就在方才,他在闭眼之后,却已然能感测周围十丈之内房屋的结构,花草树木的大致形状。甚至那些微不足道蝼蚁蚊虫,也能模糊的察觉。

    就仿佛是自己,又多了一双眼睛一般。

    云儿则继续解说着:“灵明神露,乃是三阶上品的灵物。仅仅一滴,就价值一枚筑基丹。被你救醒的这人,却一次给了你九滴之多。传说以此物,常年洗练神念,只需九十九滴,就可开出一个伪灵窍,修成天眼神通。可破元婴之下,一切幻法。更可助你清洗体内的火毒,使你聚结石明精焰火种时,可不受火毒侵扰。”

    又悠然道:“若非是此物异能,他也察觉不到你体内的‘超品隐灵根’。”

    庄无道不禁失笑,然后就又觉奇怪:“他身上若有东西,也早该被秦锋搜刮干净了才对!这灵明神露,他从哪里寻来的?”

    云儿一阵沉默,不再说话。庄无道也随即就惊醒过来,目里是异色微闪。

    传闻中金丹修士,就有自辟虚空之能!

    金丹?那无名修士,真的是金丹?

    庄无道是一脑袋的浆糊,神思不属。之后在灵室练拳时,也仍是无法专心致志。直到秦锋与古煜二人,陪同北堂婉儿一起到来。

    在灵室之内只旁观了片刻,北堂婉儿就眉头大皱:“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这拳法软绵绵的,好似妇人,这样还不如不练!”

    庄无道心中暗叹,也干脆就顺势收起了拳架。接着心中一动,好奇问道:“对了,离尘宗那位‘华英’道人,你们找回来没有?难道这么久还没消息?”

    “华英?找是找到了。”

    说起此人,北堂婉儿顿时愁眉苦脸:“十天之前,总算是在一百二十里外的松江河道里寻到了这位师叔。不过一直都是昏迷不醒,身上至少有十处致命创痕,离尘宗上下都是束手无策。我那未来师傅说这种伤势,即便大罗金仙临尘,只怕也难以救星醒他。只能先用灵药拖延些时日而已。”

    庄无道闻言楞了楞,忖道原来那人不是华英么?又想到离尘宗这一次,岂不是亏大?

    以一换三,看似划算,然而道理不是这么算的。移山宗那三位金丹,修行之途都已到了极限,只等着一两百年寿元耗尽,就会化为杯土。反倒是那位‘华英’,据说是离尘宗最年轻的金丹,也是近年最有希望冲击元婴境之人。

    “那么离尘宗内,最近可有其他的金丹或筑基修士失踪?”

    “死了的练气境倒是有几个,筑基境也有人受伤,失踪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北堂婉儿一脸奇怪地问道:“你问这些做什么?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这些,你都不爱听。”

    庄无道也知自己突兀了,只好苦笑着解释:“秦锋救回来的那人,今天早晨突然失踪了。我曾在他心脉之内,感应有赤电环绕。此人所习,很可能是上霄御雷真法!”

    此言一处,秦锋与古煜都是面色微变。尤其古煜,他有护持庄无道安危之责,小院里的动静,他是时时刻刻都没放松过。

    那位无名修士,却在他眼皮底下突然消失无踪。连一点声息也无,甚至到此刻他都未察觉异样,岂不令人心惊。

    “你怀疑他是离尘宗的门人?这个人,确实有点古怪。一整朵石明精焰,筑基巅峰都撑不住。”

    北堂婉儿也瞬间明白过来,凝思了片刻,就微微摇头:“应该不是!练气境八重,至少也是内门弟子。失踪两个月时间,离尘宗上下也早该察觉。话说回来,那人真是被你救醒了?该不会是牛皮吹破,所以自己偷偷把他卖了?”

    这自然是玩笑之言,这些日子,北堂婉儿是亲眼见庄无道,将这无名修士体内的石明精焰残火,一点点的驱逐出去。

    说起那朵石明精焰,北堂婉儿眼神又担忧了起来:“这人来历成迷,走就走了,不用管他。倒是无道师兄你,(“”看最新章节)吸收所有石明精焰残火,已经蕴养了九日。算算时间,至多今日晚上,就可凝聚出火种,不知师兄有多少把握?”

    庄无道不禁莞尔,他借助石明精焰之力修炼《天璇照世真经》,冲击练气境五重楼这件事,能瞒得过别人,却绝无法瞒过古煜。修为暴增,也无法掩藏,所以干脆就是大大方方的示人。

    只是为自己这突然展现出来的医术,庄无道为释二人之疑,却也是大费苦心。

    这两个月来,剑衣堂内的帮众,但有什么病痛,都是由他来医治。有些是针到病除,有些非但是病痛不愈,反而更为加剧。

    成功在二人的眼里,制造出熟记医书,对经络穴脉了如指掌,针术上天赋过人,极擅疗治伤势,却又经验浅薄,医诊之时往往有出人意料的印象,

    虽不擅普通病痛,不过最近在掌握真元探穴之后,庄无道的医术大进也算是合情合理。迫出无名修士体内的石明精焰,则可归结为他的异想天开。

    配合他的野路子出身,以及过目不望之能。就连对他知根知底的秦锋,也从最初的疑惑,转为半信半疑起来。以为庄无道之所以会想到从无名修士体内,吸收石明精焰的残火,是被古月明逼迫后的搏命之举。

    不过凝练火种的过程,确实有些凶险,好在有云儿的帮助,他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而今日被那无名修士,以灵明神露灌洗身躯,清除了沉积体内那些未能炼化的火毒。凝聚火种,基本是已无悬念。

    不过在北堂婉儿与古煜面前,他却不愿把话说得太满,只似笑非笑道:“把握?一半一半吧。变数太多,其中凶险,事前我又岂能尽知?”

    北堂婉儿柳眉微蹙,其实以她想来,此时练气境四重楼的庄无道,已经是意外之喜。面对古月明与费修神,也有了足够的胜算。此时最好还是不要冒险,以稳为主。

    然而也知庄无道吸收石明精焰残火在身,已经绝了后路。进则生,退则死。要么是成功凝聚出火种,彻底掌控住石明精焰,要么是精焰失控暴走,焚身化石,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可能。

    庄无道只也注意到北堂婉儿的神情,心中一暖,神情凝肃的微一摇头道:“放心,我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他此时对这为北堂家大小姐的感观,已经与初见之时大不相同。两月前劝他退出,今日又忧他安危。

    或者真是太年轻,又或者是这女孩,真不是那种将他人性命视如草芥,真正无情冷酷之人。

    北堂婉儿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慎重的一点头:“我就信你这一次!莫让我失望。我或者能护住剑衣堂一时,然而你这些兄弟,终究还是要靠你自己回护才最妥当。”

    “这是自然。”

    庄无道感激的微一颔首,随即就见几人间的气氛,越来越是凝重,忙岔开话题,含笑问道:“不是说好了,今日一起去学馆录明抽签的?辰时已至,再不动身就晚了。”

    今日正是离尘学馆大比录名,抽签排位之日。也是北堂婉儿,在百忙之中来此之因。

    北堂婉儿恼怒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就从袖中拿出了两本书册:“玄元阁已经将你要的天璇照世真经找来,托我交送给你——”

    话音未落,庄无道的眸中就是闪过一丝惊喜之色。直接一招手,就将北堂婉儿手中的两本书,猛地擒摄而至。

    北堂婉儿猝不及防,吃了一惊,随即就又眼神发亮:“擒龙之力!你居然练到了这等程度?大比录名之事还不急,你身为首席弟子,晚点去也无妨。你我不如先试一试身手如何?”

    庄无道哑然,感觉到北堂婉儿的气势,正在疯狂飙升。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