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八十五章 精焰化石
    看最快更新

    那一只只火蝶,身躯只有不到一指长短。相较于空中那三只气势惊人的巨大火蝎,都是渺小之至。

    然而此刻,这些灰白火蝶,却都毫不畏避。如飞蛾扑火般,往空中那些火蝎飞扑席卷而去。一只只翩翩飞舞着,落在了这三只火蝎的身躯上,看似如螳臂当车般的可笑。

    然而哪怕这三只巨蝎,拼命的挥舞巨钳,疯狂的膨胀身躯,也无济于事。被那千余只火蝶,渐渐的覆盖住了身躯。

    “这是什么,玄术神通,火蝶术?不对——”

    远方高台之上,古月庆荣惊异的低声呢喃着:“不是火蝶术,而是星火神蝶!天璇照世真经,他把天璇照世真经的第一重,也练成了?”

    古月天方面色却铁青一片,本能的感觉,庄无道释出的那些灰白色火蝶,绝不仅仅只是星火神蝶而已,应该还另有玄奥。

    北堂苍绝则依然悠闲端坐,吹拂着手中那终于沏好的茶水。此战胜负已分,费修:爱上书屋 www.23sw.net神悟性虽是不错,醒悟的早,然而也促其速败。北堂婉儿给他斟的这盏茶,甚至都还没有凉。

    “篷!”

    一只被火蝶彻底覆盖住的赤阳火蝎,骤然在空中炸开星散。然而那炎力,却未曾向四方散开。

    反而那些貌不起眼的灰白火蝶,身躯膨胀了两倍有余,显出了狰狞之态。

    费修神脸色苍白的看着空中,只有他才最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最新章节)事。耗费大量赤日真元招出的这三只赤阳火蝎,此刻正在被这些火蝶吞噬!所有的炎流,都无法自抑的流向了这些火蝶的体内。使这些火蝶,焰力更盛!

    怎么可能?即便天璇照世真经中的‘星火神蝶’?即便庄无道将之炼为本命玄术,也不可能有这等样的异能。在顷刻之间,就吞噬了他的赤日阳蝎——

    而此刻在擂台之下,所有不久前还断定了庄无道必死无疑之人,也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双目圆睁,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火蝶?这到底是什么术法?”

    “不是术法,应该是玄术神通的一种!”

    “我听说北城那位莫大先生,也会用一种火蝶术。据说此人修习的,乃是一门天璇照世真经。”

    “那莫大先生的火蝶术,可没有这样的神威。当日还不是被这庄无道一掌打杀了?”

    “内外灵兼修,看不出来,这庄无道居然是三道兼修。牛魔元霸体,降龙伏虎,天璇照世真经。据说还复原了部分大摔碑,**形意拳与擒龙手,这个家伙,到底兼修了多少功法?竟然都有如此造诣?”

    “已经是三种玄术神通,他到底打开了几个灵窍?”

    又是‘篷’的一声炸响,第二只赤阳火蝎,身躯也炸裂了开来。数百只火蝶也纷纷散开,继续飞舞于空,身姿妙曼而又使人震怖莫名。

    费修神面容扭曲,心中再不犹豫。身影如风,转身往台下急窜而去。这些星火神蝶,到此刻都毫无半分消散的迹象,吸收了赤阳火蝎之后,火力已经增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此时虽还有一门伪玄术不曾使用,却已自问不可能反败为胜。不但不能胜,一旦这些火蝶解决了最后的赤阳神蝎之后,继续飞舞而下。他费修神,反而有陨身之险!此时只有逃窜到台下,才能有一线生机。

    然后下一瞬,他的双手双足,都被一股异力摄拿,身形顿时一窒。而庄无道的声音,也从后方悠然传至。

    “你我生死未分,费兄便欲逃么?”

    费修神毫不理会,奋力挣扎。庄无道施展的,并非是那门伪玄术,只是普通的磁力吸摄而已。稍稍发力,就已挣脱。

    然而就在这时,费修神却已发现自己的双足,是异常的笨拙,有动弹不得之敢。

    连忙俯身,只见这腰身以下,都赫然弥漫着灰白色的石质。而双足之上,也不知何时,各自有三只火蝶紧帖其上。

    那些石质还只覆盖浅层,未及肤内,然而却已能阻挡费修神片刻,使他在一息之内,再无法移动半步。

    然而是第三次炸响传至,刹那间无数的火蝶俯冲而下,几乎将费修神的整个淹没。

    费修神此刻已是惊悸莫名,绝望之感弥漫心头。任是他双掌飞舞,带起阵阵罡风,也不能阻挡这些火蝶靠近。每一只被他打散,都能在瞬间重聚,焰力之盛依然如固。

    反而是他的双臂,也渐渐覆盖上了灰白石质。身躯越来越重,五内之中,似也有灼焰燃烧,将他经络内的真元,一片片的冲散。疼痛难忍,如受酷刑。

    费修神终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嘶,却半分都无法动弹。只能在他整个身躯,都快被这火蝶完全覆盖之即,艰难的回过头,眼含莫名之色,再次望向了庄无道。乞怜,哀求,痛恨,后悔,无数种情绪夹杂其内。

    庄无道却面色冷漠,浑似未见一般,负手屹立于原地。静静看着,对面费修神被那些星火神蝶彻底包裹。

    倒是一旁那位负责裁判的学馆教习,有些看不过去,皱眉道:“庄无道,岂不闻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已经胜了,何需痛下杀手?小小年纪,手段如此狠辣,只怕非是正道!”

    庄无道斜睨了他一眼,毫未动容,也不停手:“我与他既已签了生死状,在这擂台之上,那便是生死勿论!敢问教习,我今日可曾坏了规矩?”

    那教习闻言楞住,庄无道又冷笑着再次出言询问:“只许他迫我签生死状,不许我将他打杀,不知这又是何道理?”

    问完之后,庄无道就不再理会。此人偏心,无非是见费修神三品的仙根,惋惜其才,不忍此人死在他手中而已。

    然而今日若是费修神胜,此人又是否会给他留一线生机?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个道理,他在十二岁之时就已经知晓了。要么不结仇,结仇之后就绝不能留情。定要痛下狠手,直到踩得对方永远都无法翻身!

    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也需看对象是谁。当日已失去财富的庄家老弱,并无丝毫能威胁到他的地方。而这费修神,难道还要留着此人,日后拜入离尘宗给自己添赌么?

    那位学馆教习还欲再说什么,才刚张唇。庄无道却(更新最快)已是一拂袖,远处那千只星火神蝶,顿时纷纷散去。只有其中九只依然留存,重又飞回到了庄无道的袖内。

    原地只剩下一个石质的雕像,五官栩栩如生,正是费修神的模样。那惶恐惊惧,与痛楚绝望之色依然残留。

    而擂台之下,又是‘哗’的一声轰响。

    “怎么好好的人会化石?刚才那不是天璇照世真经中的星火神蝶么?”

    “北斗七星中,天璇是地星,却也不可能使人当场石化!”

    “到底是什么邪法?”

    “练气境五重楼,仙根三品,未来有望金丹之人,居然就这么没了——”

    古月天方亦微微失神,茫然的从座位站起。半晌之后,面上才终现出恍然之色,而后痛苦万分的闭上了双眼。

    “是石明精焰,怪不得!融合了部分石明精焰的星火神蝶,那是三品超凡玄术!”

    “什么石明精焰?”

    古月庆荣初时没反应过来,不解的问了一句,而后亦是面色大变,惊骇不可思议的,看向台上的庄无道。

    “石明精焰,父亲是说他,已是炼化了石明精焰火种?”

    初时感觉是荒唐,然而仔细寻思,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能解释此时眼前之景。

    错非是石明精焰,三阶之下,无有任何一种灵火,能够使一位练气境五重楼的修士瞬间化石。

    若说庄无道炼化石明精焰的火种的可能,也非是没有。修成牛魔元霸体第一重天境界,拥有磁元罡身之后的庄无道,正可抵御炼化火毒。也可容纳石明精焰在体内肆虐。

    再有天璇照世真经,借引星力来压制炼化火种,的确有几成可能。

    “若真如此,那就难怪他能在两月之内。修成了第一层的天璇照世真经,再通一处灵窍。”

    古月庆荣倒吸了一口寒气,目光凝重异常。即便此时的庄无道还无力动用那石明精焰,也依然可怖可畏。

    “只是他,又到底是哪来的石明精焰火种?”

    古月天方微微摇头,这是小节。石明精焰,虽是三品下阶的无根精焰,等闲难得一见。然而以北堂家的势力,稍稍费点心思,就能代庄无道寻得。

    想起北堂家,古月天方下意识的看向了对面,那目无表情品着茶的北堂苍绝,而后眉头紧皱:“有此人在,明儿他这一次大比,只怕还真是麻烦了。”

    古月庆荣面色忽青忽白,然后又长吐了一口浊气:“幸亏是请来了费修神!”

    若非是费修神,只怕还试探不出这庄无道的真正根底,玄术神通,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玄术的品阶越高,恢复起来也就需时越久,与人体内的神念真元乃至气血,息息相关。以庄无道此时展现出练气境二重楼境界,三品的玄术,估计最多只能一日施展一次而已。

    用过之后,今日之内就无法再使用。古月明依然有着足够胜算——

    古月天方却陷入深思,眼内竟掠过了几分忧愁。他至今都不知这庄无道的本命玄术到底为何,又岂能心安?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