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八十六章 示敌以弱
    看最快更新

    差不多再晚些时候,李崇贞也在正厅之内,接到了东跨院第一战的胜负告文。

    “庄无道二十七合胜,费修神身中星火神蝶,全身化石而死——”

    详细的过程,还是来自那位负责裁判费修神与庄无道之战的学馆教习的口述。

    这位却非是越城这间离尘学馆本来的教习——那些尸位素餐,连离尘境外名弟子都不算的练髓境武者,早在两月前,就已连同李向南一起,被他全数清理了出去。

    此时学馆之内的诸位教习,都是他从吴京及附近其他大城请来。任意一位,都有着至少练气境二重楼的实力。

    “练气境二重楼,其中一门伪玄术,可与费修神的本命神通‘赤日流金’正面硬撼。而星火神蝶,破去赤日阳蝎之后,又将费修神烧化成石。余力未尽,疑为三品‘超凡’玄术?石明精焰,你没有看错?”

    见那教习一言不发的默然俯身,李崇贞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东面,-爱上书屋-www.23sw.net皱眉良久后,面含苦涩的一笑。

    “若真如你所言,那么今日我李某,似乎还真是做了一件蠢事——”

    三品超凡层次的伪玄术,炼化石明精焰,这庄无道对离尘宗的价值,就绝不仅仅只是一个掌握玄术神通的练气境二重楼弟子所能局限!

    越阶而战,日后对庄无道而言是轻而易举,即便只是五品仙根,也依然能使人期待。

    而费修神浑身石化,死在擂台之上,则更是使人扼腕。可惜了此子的三品天资。

    早知如此,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古月家的‘生死状’。这两个人,死了任意一位,对此时正奋力崛起的离尘宗而言,都是不小的损失。

    然而这个世间,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就绝不可能改变,即便后悔也是无用。

    既然开始已经错了,也就只能继续错下去。已经答应了那人,总不好在这时反悔。

    好在只是损失了一个费修神,庄无道也消耗了两道玄术。八强战时,古月明依然是必胜无疑。

    “那东院寂静无声,究竟是怎么回事?庄无道与费修神之战,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夏苗满带疑惑地从擂台走下,就有仆人匆匆来到他身旁耳语。

    “唔?是庄无道胜了?石明精焰,星火神蝶,将费修神烧化成石?好一个疯虎,先前我真小看了他——”

    震惊讶然之后,夏苗的眸光,越来越是明亮,神采焕然。似是不经意的,他目光又扫向了另一侧。先前还准备前往那东跨院的古月明,此时这位已经退了回来。神情平静,又转回到了擂台之下。

    夏苗不禁唇角微挑,不愧是越城年轻辈中,评价仅逊北堂婉儿之人,果然了得。听到这样的消息,居然还能够如此沉得住气。仅这份定性,就非常人能及。

    只不知力战费修神之后的庄无道,是否还有能耐胜过这一位?

    总之今日,似有好戏可看了!

    龙争虎斗,实在难得。不过二人间无论谁胜谁负,对他而言,其实都无所谓。

    ※※※※

    东院之内,庄无道正在北堂家的高台上,与北堂婉儿相对而坐。此时胜负虽分,然而那铁木搭建擂台,却被他和费修神联手毁了大半,需要修整一番才能使用。东院暂时没有人比试,院内的人群已经散去大半。便连北堂苍绝也已离去,前往别处观战。

    庄无道也得以悠哉游哉,毫无拘束的在这里品着北堂家收藏的名茶。不过此时的北堂婉儿,却正是红光满面,眸子里流光溢彩,时不时的一声傻笑,兴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没半分的掩饰。

    若是不知情的,定然会以为这女孩是在发花痴,庄无道却知这面前女孩,不久前才刚大发了一笔横财。

    “你们北堂家掌握着六成松江水道,四处中品蕴元石矿脉。光是这两项,一年的收入,据说就至少有三十万两黄金。有必要高兴成这样?”

    庄无道万分不解的摇头,暗忖万两黄金的赌盘,对于北堂家而言,什么都不是。

    “你懂什么?家大业大,花销也大。再说这些收入也是我北堂家全族所有,我能拿到的,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北堂婉儿一声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般的唏嘘,嘴里啧啧有声:“你与费修神比试之前,下注之人又增了不少,我这里总共赢了六千两,不过已经不小了。靠族里的例钱,至少要十、二十年才能凑齐。再说这一次,我北堂婉儿可是拿的理直气壮,没人敢来跟我抢。”

    庄无道目光微微闪烁,心中一阵暗恨。自然是听出了北堂婉儿语中的含义,他庄无道是北堂婉儿,一手发掘出来。

    今日这个赌盘的收益,北堂家内部之人,自然也无道理与北堂婉儿争夺。

    只是苦了他庄无道,被北堂婉儿拉上了这艘贼船。除非是那古月家,有一日彻底败亡覆灭,否则他一日都无法安枕。

    这个过节,他迟早要从这女人身上,连本带息的讨回来。

    北堂婉儿似也看出庄无道眼里散出的怨气,成竹在握的一笑:“稍后我会给你分成,你二我八如何?”

    庄无道脑子转的那些念头,顿时冰消瓦解。即便只有二成,也是至少一千二百两黄金,把剑衣堂卖了也就值这个价。

    这钱他也是收得理直气壮,烧死了费修神之后,擂台之下,却并无多少欢呼之声,反而许多人眼含怨毒,似乎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

    越城之内,也不知有多少人因他与费修神这一战而输钱。败光家财者,也不在少数。可以想见,未来几年之内,他都将是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只便宜了北堂婉儿。

    自然,没有北堂家的名声威慑,他也拿不到这笔分红。

    “方才其实不该动用玄术的,以你如今的霸体罡身,五重楼境界的修为,即便硬接那一式‘赤日流金’,估计也可安然无恙。”

    平复了庄无道的怨意,北堂婉儿又把话题,转到了大比上。

    “消耗了两式玄术神通,仅凭你的牛魔乱舞,要胜古月明怕是有些艰难。给你的那门敛息决,可不是让你这么用的。”

    (更新最快) 庄无道了然一笑,知晓北堂婉儿,还是担心他与古月明这一战。这一句话,多半还是代北堂苍绝问的。只是他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个定心丸。

    “我那式‘大裂石’与普通玄术略有不同,品阶虽(  看最快更新)低了些,然而恢复极快。只需三个时辰,就可再次施展。至于星火神蝶,其实根本就未曾结束。收束至九只火蝶之后,有石明精焰之力维持,我体内真元不尽,这门玄术至少可坚持三十六个时辰。三十六个时辰之内,随时都可再次展开千只火蝶。所以与费修神一战,战力并未下降多少。倒是那古月明的月神剑,使我忌惮万分。”

    北堂婉儿悚然动容,坚持三十六个时辰?那么这门星火神蝶,就殊为可怖了。

    至于那一击‘大裂石’,品阶稍低?四品极绝层次的伪玄术,在练气境也只有庄无道能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旁人哪怕聚一道七品八品的玄术神通,也不可得!

    不过她也大约听出来了,庄无道完成这门伪玄术时,并不片面追求威力,而是着重于恢复。

    三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时辰之内,可施展四次‘大裂石’。等同于一日之间,多了三道极绝层次的玄术,价值亦不可估量。甚至不在一般的三品超凡玄术之下——

    “也就是说,你这一战,仍是示敌以弱?”

    北堂婉儿也渐渐品出了滋味,若真如此,那就不得不说,庄无道确实做得不错。这一战之后,连她这样对庄无道知根知底之人,也不免有些担忧。又更何况是古月家?

    “古月明的月神剑,你是担心古月明特意将与你的那一战,拖到晚上月出之时?所以特意如此,诱使古月明赶在你未‘恢复’之前出手?说起来,今日万里乌云,又是月中十五,圆月当空——”

    就如修炼‘天璇照世真经’之人,需要到夜晚子时,才能展出最强战力。

    古月家的月神剑,也同样需到夜间月出,月华之力极盛之时,才可将这门剑术推至真正的巅峰境界。

    此刻距离八强比试,还有三场。古月明大可把与庄无道交战的时间拖到夜间,他战力最盛之时。

    然而也可能会趁庄无道的玄术神通还未‘恢复’之时,迫不及待的将对手解决。

    庄无道闻言却不置可否,第一战就施展了二种玄术,他固然是有诱使古月明轻敌的意图,另一方面也是因迫不得已。

    费修神实力之强,其实不逊于他多少。若不用‘星火神蝶’决胜,双方势均力敌,分出胜负时,至少要拖到一两刻钟之后,消耗大量的气力。

    这一战中只展露出练气境二重楼修为,则是因他进阶太过神速。一旦调动过多的力量,就会陷入真元失控的境地。

    只有借助剑灵云儿的力量压制,才能够全力应敌。然而时间却也极其有限,最多只有半个时辰。

    不到迫不得已,他绝不能用在费修神身上。甚至为此浪费一两式玄术神通,也在所不惜。

    今日再见古月明之时,他就已本能的感觉。这位的实力,只怕还远远凌驾于费修神之上,是他真正对手!

    “其实我此刻倒是更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那位巡查使?居然能同意费修神的生死状?”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