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八十八章 夜半之战
    看最快更新

    “你仙根虽差,只有五品。然而武道术法上的天资悟性,却着实不凡。此时多半已是练气境四重楼境界?我看你最多四五载时间,就可入练气六重楼。”

    李崇贞淡淡说着,眼眸里却透着几分和蔼期冀:“弱冠之年,修成四门玄术神通,似你这样的人才,我离尘宗上下都最是欢喜。三年之后,我会极力向几位师长推荐,定可使你成为真传弟子。”

    庄无道初时一惊,还以为这李崇贞,已经看透了自己的敛息决,知晓了他的真实修为。

    旋即就又醒悟,此人既然知晓他融炼了一朵石明精焰,又岂能猜不到他现在修为大进?

    三年之后,定可使你成为真传弟子?这是隐晦劝诫自己,等到三年之后的大比么?

    此人能够在离尘宗数千练气境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一路巡查使。日后更十有八九,可能成为一座道馆真人。在离尘宗内的人脉不浅,说不定还真有这能耐。

    云儿。爱上书屋 www.23sw.net的话音,却也随即在他脑海之内响起:“此人无礼,也居心叵测!据我所知,修行离尘宗几种绝顶功法的时间,都是越早越好。二十岁之前根骨未曾定型时最佳,错过这时间,日后修行前三重境界时必定事倍功半。你若不愿拜入离尘也就罢了,若定要离尘宗,这次机会就万不可错过。”

    庄无道本就是暗暗冷笑,此时心中更是寒意森然。其实即便没有云儿这句提醒,他也不准(更新最快)备答应。且不说他还有没有命活到三年之后。即便是真能等到三年后,也未必有今次这样的机遇!

    以学馆首席弟子的身份入门,只是拥有成为离尘宗真传弟子的资格而已。能不能成,还要被那些金丹修士,又或者拥有真传身份的筑基境后期的修士选中才成。再就是修炼到筑基境后,身份自动转成宗派真传。

    离尘八百学馆,每三年一次大比,这样的‘首席’实在太多。离尘宗金丹修士的数量却有限,总共不到六十位,往往几十年时间才会收一弟子。

    离尘宗内,拥有成为真传资格的弟子多达近千,然而能成为真正真传的,是百不足一!

    唯独这次不同,四位金丹境,一百三十四位筑基境修士同时开山授徒,对象又多半只限定东吴境内。他足有五成机会,直接成为真传。而若是再有北堂家为奥援,就至少有了七八分的把握。

    可要是再等到三年之后——这李崇贞在离尘宗内,是否真能拥有使他成为真传的实力都令人存疑。到时会否守诺,也同样无法确定,其间变数更多。

    说来也是令人感叹,三个月前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通过道业天途,成为离尘宗的内门弟子。

    然而此时此刻,离尘内门的身份对他而言已是轻而易举。转而又对真传弟子的身份势在必得。

    似是见庄无道毫无心动之意,李崇贞又展颜一笑:“此次开门授徒的四大金丹,十七位筑基境巅峰,大多都是我明翠峰一脉。你若有意,我皆可代你引见。要知那北堂家在越城虽是财雄势大,终究还非是我离尘宗之人。人才难得,即便是离尘宗内,似你这样的人物,也并不多见。若然就此埋没,委实可惜。不过年轻人,更需有足够耐心等候,今日即便败了,你也无需气馁。”

    听到最后几句时,庄无道的双目就已经危险的眯起。

    劝诱不成,就转而威胁么?这个李崇贞,真正是其心可诛!

    只要他心志稍弱,被这番话动摇,与古月明一战时,就必定无法全力以赴。

    情形也有些奇怪,此人今日为古月家如此卖力,只怕不只是为平衡越城局面这么简单而已。

    然而李崇贞语句上,却依然没留下下半点把柄。即便此时有旁人听见,也不足为证。李崇贞大可推托,说这番话只是爱他庄无道之才而已。

    不过最气人的,却还不是这一位。李崇贞才从他身旁走开,庄无道身后,就传来‘咚’的一声闷响。

    庄无道愕然回首,只见夏苗赫然带着几个仆人,将一副红漆棺材放在了他的身后。

    把后面观战的马原林寒气得脸色煞白,双眼赤红一片,死死的盯着夏苗。若非是忌惮后者的身份,这时候估计就已直接动手。

    庄无道的目光,也渐显锐利。他虽知这夏苗对这一战的态度,其实是模棱两可。然而他与古月明之战还未开始,这家伙就把一口棺材放在他这边,这是认为他必死无疑,还是在咒他。

    夏苗却是老神在在:“古月明自称他的剑术,是在沙场中磨砺而成。所以一旦出剑,就必然见血。与人搏杀,剑下从无活口。自然前面那几人不算——”

    之前几场擂台,那几人辛辛苦苦陪着古月明拖延了整整一日,古月明自是不好出手杀人。当然后者,也没用上真正的本事,一身剑术,没展露哪怕半成。

    此人的狠辣处,早在两个月前,略山学馆上门踢馆之时,庄无道就已了然。

    “我曾有幸见过他两次施展玄术神通,也果如其言,皆是有敌无我,绝杀之招,中者必死无疑。他恨你入骨,也必定不会手下留情。我先帮你准备好棺材,免得你死后还要寻此物殓尸!”

    庄无道气结,实在懒得跟这人废话争吵,尾随着李崇贞走到台上。因这一场,古月明用的是一口普通的精钢剑,有兵刃在手,毕竟略占优势,他同样可带兵甲器械上场以为平衡。庄无道也毫不客气,身上穿了一套夏家百兵堂造的精良黑铁铠甲,手上也戴了一双金丝编织而成的手套,袖内更藏着一双铁护壁,堪称是全副武装。

    这些东西并非灵器,对他而言其实已作用不大。然而这生死之战,庄无道绝不会嫌防身之物太多,有好过无。

    至于他他身后的轻云剑,却是早就有人验过,只看出这剑,比普通的钢剑稍强几分而已。

    不过当庄无道在擂台上站稳时,就听见台下一片‘嘘’声,声浪滔天。甚至不乏人将一些石头垃圾之类,往庄无道这边丢掷过来。

    庄无道眯着眼扫了一眼台下,而后就心中冷笑,这些人想在自己身上赢钱,怕是做梦!

    除了之外,还有不少少女,冲着古月明尖叫。古月明外形出众,他庄无道虽也还算英俊,然而相较这一位,却是瓷器与陶罐的区别。

    “你二人听清,今日离尘大比,所有丹药、灵器、宠兽之类,都一概禁用。旦有违逆,重罚不殆!比斗较技,亦需点到为止,不可故意伤人——”

    李崇贞丢出的锦帕,在二人之间缓缓飘落。古月明却眼睛眨也不眨,直视着庄无道。

    “秋风未至而蝉先觉!修士中但凡将武道修至一定境界者,便可有此灵觉异能。记得当日初见之时,庄兄仍未入练气境。然而我那时便已能感觉,庄兄必定是这次离尘大比中,我古月家最大劫数!所以事后百般设计,欲除庄兄而后快,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东船巷一战之后才知,庄兄的实力,居然还远远超出我之预计!便连费修神,也败亡在你手中。”

    古月明手按住了腰间的剑,尽管明知这只是最普通的那种钢剑而已。庄无道也依然感觉,一股凌厉无匹的气机扑面而来,直刺自己的咽喉心胸,使人脊背发凉。

    “最后虽事与愿违,然而半日前当我闻费兄死讯时,却反而是喜悦居多,心绪振奋莫名,几乎难以自己。我习剑十年,剑下从无对手能当(“”看最新章节)三合,虽得长辈赞誉,心中却常觉寂寥。能与你这样的对手一战,岂不快哉?今日之战,你庄无道固然是拼死一搏,我古月明也必然全力以赴!其实又何止是你赌上了所有一切?在下亦同样,再无半分退路。胜者平步登云,败者再无立锥之地!”

    锦帕落地,就立时便是一道锋锐至极剑光残影掠空而至。庄无道还没望清楚古月明是如何拔剑,那透骨的凉意就已到脖颈之前。

    好在他修炼的牛魔元霸体,并不如一般的横炼功法那般迟纯,也早有防备。赶在剑光斩至脖颈要害之前,就已做出了格挡的动作。

    ‘铿’的一声刺响,那剑斩在他袖中的铁护臂上,凌厉剑劲竟是如斩烂泥般,把护臂与手上的甲胄,轻松破开。

    一口普通的百炼精钢剑,在古月明的手中,就如绝世神兵般的锋锐。直到触及庄无道体外的元磁罡气,才被阻住,直接反弹撞回。

    古月明也不觉意外,剑光一触即回,赫然化入到了月色之内,重又带着锐烈狂风,如影如幻,直刺庄无道的胸前。

    破风之声呼啸,庄无道赶在古月明,将胸前的甲胄刺穿之前,一手往剑刃抓至。只需将这口剑困住折断,使古月明一身剑术无从发挥,那么这一战,他就胜了九成!

    然而下一刹那,那剑影再次一缩。在与庄无道手交触之前,就已退了回去。回旋上掠,斩向庄无道左耳。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