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四十七章 打不过
    
    ,因为准备在美丁城呆上段时间,加力得到了斩龙诀之后,需要一个清静点的地方练,罗伊干脆拜托凌董帮忙租一处房屋。:

    对“独狼”的请求凌萱自然全然照办。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她就秘密地为罗伊在美丁城东边租下了一个清静的湖边小院。所有用品设施一概齐备。

    落日西陲,天际云霞如火。整个美丁城的人们,还在津津乐道于那位神秘的“独狼”和他的作品时,罗伊已经在湖边湖边一个林荫掩映绿草如茵的小山坡上的庭院中,翻开了让人心跳加的斩龙诀。

    在此之前,罗伊接触到的最高等级的斗气,他在一家武器装备商店中当伙计时偷偷翻阅的二星级,价值上百个金路郎。

    对当时的他来说,别说买,就是想一想都觉得奢侈。

    看着手中光是成本价就高达两万六千金路郎的斩龙诀,再回想当年,罗伊抚摸着书的封面,沉默了很长时间。

    每到这样的时候,他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爷爷威廉和汤姆。

    人生是一条未知的旅途。

    在这条旅途上,他曾经和爷爷跋涉在风雪中相依为命;也曾经和汤姆在波拉贝尔城堡的骑士之练场边,并肩而坐看得入迷。

    而现在,爷爷和汤姆已经在他的生命旅程中停下脚步,站在身后风景如画的地方,静静地目送着他独自前行。

    罗伊知道。如果此刻爷爷在的话,他一定是躺在躺椅上,装作一脸不屑地模样说,一本五星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赶紧做饭去。

    然后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老人会乐呵得一脸的皱纹如同开了花一般,眉毛胡子都分不清楚。

    如果是汤姆的话,他一定会惊喜的又蹦又跳,脸上的雀斑颗颗光,咧着嘴说,哦,天啦,伙计。五星斗气啊!你财啦!伙计,你可太了不起啦!

    然后,他会和自己把脑袋扎到一起,入迷地分享,每天练到天黑,睡觉做梦都晕乎乎地一脸傻乐。

    想到此后人生旅途只能独自前行,前方的风景再美,再多的喜悦,却没有了爷爷和汤姆的分享,不知不觉之间,罗伊已经红了眼眶。

    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已经停下了脚步,结束了他们的旅途,留在了自己回就能看见的那个地方。

    而自己,却还要前行。

    就像大雪纷飞的荒原中,留下一排孤单脚印的独狼。去寻找自己的仇人,用牙齿撕碎他们的喉管!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伊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扭头看去,变成第一形态的麦芽儿正抱着奥利弗坐在小屋门槛上,靠着门框,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美丽的脸上,如同抹上了艳丽的胭脂。

    奥利弗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爪子猛地在空中一挠,随即咂吧着嘴,不动了。

    院中一棵风信树,在风中摇曳着,出沙沙的声响。

    罗伊的嘴角勾起一丝宠溺的微笑。良久,他抬起头,半眯着眼睛注视着那火红的夕阳,然后,翻开了斩龙诀。

    骑士斗气的不同,在运行路线的不同。

    人体经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矿洞迷宫。

    虽然只要有资格进入这个矿洞的人,都能从中挖到矿石并最终走出来。可是,经过的矿洞,行进的路线和挖掘的重点不同,都会带来最终结果的差异。

    有些人很快就能走出来,带着昂贵的金矿。另一些人则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走出来,却挖到随处可见的铁矿。

    斗气修炼也一样。因此,人们很形象地把斗气比喻成斗气行走于人体这个矿洞迷宫的路线图。

    斩龙诀流传骑士世界已逾百年。相传为一位曾经屠龙的圣骑士所创。

    这位骑士在长期的修炼中,以两种低级的运路线和修炼重点为依托,小心摸索,互相借鉴融合,创造出了这种评定为五星的。

    虽然在五星中,斩龙诀的珍贵程度并不算高,不过,这种却因为他的创造者曾经是一位身经百战斗且和巨龙战斗过的骑士,而颇具实用性。

    当今三大帝方的高等骑士中,有许多人都是斩龙诀的修习者。战争中,双方同时使用火系的斩龙诀和水系的斩龙诀交手的例子,屡见不鲜。

    仔细地阅读斩无诀,时间过去的很快。

    一个祷时之后,罗伊已经完全记住了斩龙诀第一重的运路线和修习要点。

    在反复背诵对比,确认记忆无误之后,他放下书,催动斗气,沿着斩龙诀的行路线运行。

    斗气是对天地能量的另一种运用形式。

    魔师像是一把扇子,他们的魔力就像是扇面,用于鼓动自然中本来就存在的力量。魔力越强,构造的元素阵越厉害,扇面就越大,挥动时产生的风就越强。///.xiao69zw.net 但魔力本身是不能用来对人攻击的。

    而骑士,则像是一个酒窖。

    他们将水一般的天地能量吸收进自己的身体内,通过的运行,在壮大气血骨骼和经脉的同时,沉淀为如同醇厚美酒一般的源力。

    当需要的时候,源力就能催动为斗气,并通过凝结在体外的战环释放出去。用于增强本身的攻击力。

    魔师和骑士这种运用天地能量的本质不同,也决定了两者修炼的方式不同。

    不需要动用力量的魔师修炼魔力的时候,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以静了坐冥想的方式进行修习。

    而战斗力于力量的骑士,就必须在运动中修习斗气。

    斗气想要运行壮大,身体气血肌肉和骨骼也必须同时强健。只有当两者同时达到一定的水平时,才能凝结出战环。否者,羸弱的身体就会限制斗气的壮大。就像一条小河沟涨满了水,也比不上大江大河。

    又是一个祷时过去了,罗伊己经完全熟悉了斩龙诀斗气的运行路线。

    他站起身来,拿出戒指中的裁决,走到小院中央。

    以前在波拉贝尔的时候,他是一个旁观者。每天看骑士侍童和扈从们,在之练场中一边互相用之练木剑劈砍,一边绕圈游走。

    对于骑士们传授给侍童的战技,罗伊只需要看上一两次就能掌握其中的诀窍。可人家在之练的时候是怎么运用斗气,却一无所知。

    但今天,他总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斗气的修习者。而且掌握的是五星级的斗与!

    几乎是下意识地,罗伊就施展出了矮人的斧。

    一斧劈出,黑色的斧头在空中出尖锐的呼啸声,体内运转的斗气,随着身体的运动,开始沿着既定的线路运行,并迅带动气血涌动。而气血,又充盈着肌肉力量,使得战斧挥舞愈凌厉形成一个循环。

    一开始,罗伊的斧还有些生涩。

    这并不是他对招式不熟悉的问题,而是体内的斩龙诀初次修习,运行度并不快,甚至可以说磕磕绊绊所造成的。

    不过,斗气运行仅仅两个周天之后,罗伊对斩龙诀的斗气运行路线就已经越来越熟悉,仅气游走的度越来越快。手中的战斧也舞动得愈加流畅。

    三个周天过后,一套矮人斧也使到三分之一。罗伊现骨骼和肌肉隐个酸痛。闪转腾挪的时候,身体骨骼如同爆竹一般出噼里啪啦地炸响,身体肌肉外观虽然没有变化,但内里却有一种极度膨胀的感觉。

    “那是气血游走冲击时带来的必然效果。我的斗气正在逐步壮大,所过之处,游脉、骨骼和肌肉也会扩展强化,从而容纳更强的斗气。”

    心底明白这一点,罗伊手中的裁决舞动得愈快了起来,一时间,就只看见月光下一道黑色的手影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一年多来,这套斧他早晚都练。不过因为没有斗气,每一次他练的都只是招式这跟矮人战士比起来,最多只是形似而已,根本谈不上神似。

    而和矮人的共同战斗,更是没有一次能够坚持到最后。每每到中途,就会因为许多同式转换生涩,导致……套斧断断续续,威力大减,不时被魔族“击中”。

    罗伊一直梦想着能够完整地使完一套斧,能够和矮人共同完成一次完美的战斗。能

    可这个愿望很难实现。

    矮人斧之深奥精妙,绝对不是普通的战技可相提并论的。以前的那些战技,他只需要看两眼,就能够轻易学会。可是矮人的这套战斗斧却不行。

    若没有一套完整的斗气心支撑,天赋再高,再过目不忘,也休想使出一套完整的斧来。更别提和矮人一样战斗到最后了。

    而现在。随着身体中斩龙诀的运行,再使出矮人斧来,罗伊立刻就感觉到了不月

    原本生涩的地方,变得转换自如。原本很费力才能达到的角度,度和力量,也因为斩龙诀斗气的支持而变得轻松起来。

    有斗气支持,整个人就像从小孩变成了魁梧强壮的大汉一般。随着能力的增强,用同样的武器使出的同样的招式,效果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一阵小小的旋风生起。小院台阶前的枯叶、草屑和尘埃打着转,如同舞会上的舞伴一般,互相旋绕着飞了起来。

    渐渐的,旋风扩大,越来越多的枯叶尘埃卷入其中。

    原本宁静的小院随着这旋风变得喧嚣起来。风声呜呜作响,庭院中的树木花草都在风中摇曳着,度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片刻之后,整个小院已经被风声所笼罩。

    一时间就看见一道裹着无数草叶尘埃的旋风如同一只巨龙般盘旋着,树梢枝头被这旋风向水平方向扯得笔直,一片片树叶,一瓣瓣花瓣脱离枝头花茎,飞入那旋风之中,更为旋风增添一分颜色。

    不过,这道旋风却只局限于罗伊周边。庭院栅栏外的草木静静地呆在原地,一只蝴蝶在月光的草丛中飞来飞去。,小屋的门口,麦芽儿和奥利弗睡得正香。女孩耳边低垂的梢,连一丝轻微的摆动都没有。

    这一切,仿佛被无形的屏障所隔绝。

    呼!罗伊手中的裁决,瞬间劈出数十道斧影,重如山岳压顶,轻如鹅毛翻飞,凌厉如寒风冰雪,快如闪电雷霆。

    随着身形闪动,他体内的魔核,在飞地旋转着。

    只不过,这一次魔核产生的不是魔力漩涡,而是斗气源力的漩涡。

    一个周天运行下来之后,斗气就会被漩涡吸收,源源不断地转化为魔核的能量,并在下一个周天的时候释放出来。

    对于体内神秘魔核的能量,罗伊直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

    他只知道,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别的人身体内的魔力和斗气呈现两种完全不同的形态,他的魔力和斗气却都由魔核中相同的能量产生。只是在释放魔和使用斗气的时候,才经过不同的生命魔纹而呈现不同的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恢复斗气天赋,就拥有五层斗气的原因。因为那本来就是他被裁决灌注,并在其后的冥想中壮大的“魔力”!

    一道尖锐的风声,罗伊猛地凌空劈下。

    虽然裁决没有产生战环才拥有的斧芒,但是斧刃激的风芒,还是在地面的尘土中吹出一道灰白的痕迹。

    斩龙诀,已经远远出了罗伊以前见的所有斗气的度。他明显能感受到斗气每运转一个周天,体内的源力就强盛一分,手中的战斧度也快上一分。

    可是,罗伊却依然觉得有一种无尽兴的感觉。仿佛身体中的斗气和手中的战斧,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微妙差距。无同步。

    随着斧影翻飞,一百个周天的斗气运行结束,一套斧也恰恰到了尾声。一

    “可惜,只差三招就能使出一套完美的斧了!”

    罗伊使出矮人斧的最后一招,心头惋惜的同时,忽然一动,鬼使神差地回身转了个圈,再度从第一招开始练起来。

    这一次,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好像再来一次,自己就能完成一套完美的斧!

    能够和矮人从头到尾并肩战斗一次,对一年多来每天都在山岗上共同面对汹涌魔族的罗伊来说,已经成为了心头的一种执念。

    虽然罗伊明白,那个矮人只是一个幻想。他不但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每一次连动作都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罗伊还是在无尽的战斗中,把矮人当成了自己的老师和战友。一k

    作为徒弟,却学不会老师一次次倾心传授的绝学;作为战友,却不能和袍泽并肩完成一次战斗,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第一招使出之后,罗伊感觉自己仿佛立刻就进入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虽然这个时候,他并没有身处于冥想的裁决世界中。可是,他却分明感觉矮人战士,就在自己的眼前,引领着自己。

    斩龙诀在身体中飞快地运行着

    斧头劈、砍、削、砸、荡、翻、挖,每招每式,都是那数的流畅。

    渐渐的,罗伊仿佛又置身于那完全魔族之中。

    三名魔族狂吼着扑过来,手中的魔刀,映着血月鲜红的光芒。罗伊向左踏上一步,正三个魔族之间的空当中,手中裁决削出一个半圆,劈开了一名魔族的脑袋,随即旋转着飞出,直接砍进了另一个魔族的胸膛。

    罗伊上前一步,看也不看身后掠过的刀光,拔出斧头,矮身一个扫腿,将第三个魔族战士的身体扫来腾空而起的同时,斧头向上挥出,带着鲜血和魔族战士的头颅冲天而起。

    身体仿佛长满了无数的眼睛。

    四周扑过来的魔族,挥舞的刀剑,骑枪,总是在千钧一之际被他从容躲开。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一种本能的韵味。

    杀!

    罗伊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切。

    他忘了自己身处的是现实中的湖畔小院,也忘记了原本在冥想中的战斗,他只是跟随在矮人身后,不会和魔族直接面对。

    更重要的是,他并不知道,当他的战斧和矮人的动作完全一样的时候,矮人战士的身影正在逐渐变淡。

    一百个,两百个罗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魔族,更不知道自己已经使出了多少招。

    虽然在战斗中,他不会真实承受魔族的斗气和力量,但是,激烈的战斗,依然让他现斩龙诀和矮人斧之间原本就有的一丝差距正在渐渐拉大。随着魔族越来越多,身体中的斗气运转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罗伊咬牙坚持着。

    一个个魔族在眼前倒下,一套斧也完美地使出了二分之一。

    但其中有两招,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生涩了。

    一名魔族挺枪而至。这是一名高阶魔将。他从人群外高冲锋,越过人群,腾空跃进,抓住了罗伊刚刚击杀另外两名魔族的间隙。

    这一枪,快如闪电。

    同样的一幕,罗伊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他完全是下意识地抡起斧头一砸一抹。

    这是一个罗伊并不知道名字的招数,但是他知道,当矮人战士遇见同样的情形时,他就用这相同的一招,荡开了魔族的骑枪,并且用斧刃轻灵地割开了对方的喉咙。

    前面的动作罗伊都做得很好。

    跨步,旋转,挥命

    可是,在重重地将对方的骑枪荡开,需要立刻将手中的战斧由势大力沉转为轻灵飘逸的时候,罗伊却现,自己身体内的斗气运转,再也跟不上了。

    眼看高阶魔将的身影就要从眼前掠过,而抹向他脖子的斧刃却还没有翻转到位,罗伊都要绝望了。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一股熟悉的火热能量从裁决猛地冲入他体内,裹着他身体内的斗气,进入了一条完全和斩龙诀不一样的经脉。

    战斧翻了过来,一朵鲜艳的血花从魔族的脖子上绽放开来。

    热流和斗气,自动在身体内游走着。罗伊的动作,也随之变得流畅起来,之前的生涩凝滞,顷刻间就消失不见。

    “这不是斩龙诀!”

    罗伊一边下意识地和魔族战斗着,一边体会着身体中高运转的斗气。

    之前沿着斩龙诀运行的斗气,已经完全被裁决所左右。

    似乎是对斩龙诀不屑一顾,裁决进入罗伊体内的这股能量,只按照它的意识行走,甚至连罗伊自己都没有办去控制。

    一个周天运行之后,罗伊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有些懵。

    他现,按照新的路线运行的斗气,不是斩龙诀,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高级心。而是一锋大6上随处都能买到的一星。

    这种有个奇怪的名字叫“道理诀”。

    这个文绉绉的名字,让人没对它产生一点兴趣。和斩龙诀这样威风的名字比起来,道理诀简直烂透了。

    而实际上,道理诀的本身也很烂,是位于所有斗气金字塔最底端的几种之一。不但修炼起来仅仅缓慢,而且战斗力和防御力都不强。除了强身健体以外,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如果不是最低等级只有一星,恐怕它连星标都排不上。

    修炼这种的人,大多都是一些买不起好,娄者根本就没想过要成为骑士,只是为了强健体魄增加力量的普通平民。

    也因此,这种,被人起了一个绰号,叫做“打不过”。

    打不过,那只有讲道理了。这种颇为形象的调侃,倒为道理诀增加了一些名气。否则,恐怕很多人都不认识这种斗气。

    罗伊确定,此刻裁决传递来的能量在身体中游走的路线,就是道理诀的,只在一些细微之处有所区别罢了。但这种区别,还不足以让人认错。

    一时间,他有些哭笑不得。

    一本价值两万六千金路那的心,居然被裁决篡改成了价值不过两个银泰士的大路货。还由不得自己控制。

    不过说来也怪。

    随着斗气运行线路的改变,罗伊不但没有丝毫的不适,反倒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体内游走的斗气和汹涌奔腾的气血,虽然比之前更快更猛烈,却远远没有修炼斩龙诀时的那种疲倦,反而特别舒服。

    同时,在这种斗气的催动下,他手中的斧头变得愈灵活,如有神助。

    一时想不明白,罗伊就把杂念抛之脑后,专心战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一轮红日从个远方群山一跃而出时。罗伊终于使出了矮人斧最后的一招。

    当最后死于斧下的魔族战士,从空中落下,重重地砸落于尘土之中时,他停了下来。

    这一次,没有矮人的长啸声,没有冲天而起的尘埃和鲜血。大地在阳光中亮了起来。身边的魔族,在眼光下渐渐变得透明,最终消失得一干二净。

    茫茫的山岗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罗伊猛地回头。

    那位矮人战士,就站在他的身后,向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就此消失不见。

    这章六千字。

    因为分不开,所以码完了一起的。又还了一章了,还欠几章来着?周二了,这周都忘了求推荐。摆脱大家推推。咱上页占个位子

    未完待续,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 :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