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四十八章 一个声音
    
    一年多前,罗伊在古堡意外现裁决的那天,第一次看见山岗上的矮人。

    当时的他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半大男孩。对于战争、骑士和英雄的概念,全都于吟游诗人的弹唱,脑海中充斥着漂亮的魔甲,白色的骏马,美丽小姐的爱情和屠龙后国王的晚宴等浪漫幻想。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真实的战争景象。

    尽管只是一个人在战斗,可是,矮人战士却在那一夜的山岗上,用无数魔族的鲜血为他吟唱了一远比他以前听过的所有英雄史诗更加宏大壮丽,也更加悲伤惨烈的英雄战歌。

    然后,波拉贝尔的战争就爆了。

    没有吟游诗人口中英雄过处盛开的鲜花,没有英雄高举长枪时天际的赞歌,没有英雄策马奔驰时远方时

    柔情似水的眼眸,也没有英雄陨落时泣血高歌的荆棘鸟。

    有的只是阴霾天空下的残垣断壁和尸横遍野,只是刀光剑影中的血肉横飞和惨叫哀嚎。

    短短一天时间,美丽的幻想就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无力的破碎。

    经历了生离死别,见证了战争的参考,人性的美丽和丑恶之后,罗伊终于明白,真正的英雄不是一道耀眼的光环。

    他们淹没在真实的历史中,或许是雨果和布莱恩男爵那样坚实的背影,或许是那位矮人战士惊天动地却籍籍无名的一夜鏖战。

    自从在龙山洞中再度进入裁决的世界后,一年多以来,罗伊每天都在和矮人战士并肩战斗,内心当中,他已经把矮人战士当作了自己的偶像和目标。

    虽然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甚至不知道眼前的场景是真实还是虚幻。但罗伊觉得,自己和矮人之间,有一种无声的默契。

    他知道,矮人战士在一次次重复的战斗中等待自己,等着自己有一天能够和他完成一次真正的并肩作战。

    这一天,终于来了。

    凝视着矮人小时的地方,罗伊笑了起来,喜不自禁。

    虽然他得到的只是矮人战士的一个微笑,一个点头,但对他来说,已经无异于人生的最高褒奖。

    这一刻,已经不需要任何语言。

    随着矮人的消失,世界在迅的变化着。罗伊所处的山岗和四周的原野丛林,都变成了平地。一块块整齐的石板出现在他的脚下,四周成品的房屋和厚重的城墙拔地而起。片刻之后,他已经身处于一个巨大的城市街道上。

    天空中,雨点淅沥沥的落下来。

    一个手持长剑的人类战士,在空无一人的城市中缓步前行。在他的前方,是一条笔直地大道,大道尽头,是一处华丽的宫殿。

    “剑士?”罗伊看着人类战士手中的长剑,心头一动,忽然现手中的斧头随着心念的变化骤然变成了一把骑士单手剑。

    虽然同样的普通,同样的不起眼,但是罗伊却兴奋的跳了起来。

    心念再动,长剑变作斧头。

    再动,又变成长剑。

    再动……罗伊有些沮丧,“***,为什么不能变狼牙棒?”

    雨越下越大,到最后,整个世界都已经一片朦胧。

    一名魔族士兵出现在人类战士面前,人类战士手中的长剑,一剑,就已经洞穿了魔族士兵的胸膛。

    嘶……罗伊倒吸一口凉气。

    他现,人类战士那看似简单的一剑,在出手的一瞬间,手腕一抖,便出现了几十个变化。

    那忽左忽右,似左似右的剑身,在大雨中高振动,出嗡嗡的响声。落在剑身上的的雨滴,一接触长剑,就化做一团细碎的不能再小的水雾。让长剑看起来,就如同在雾气中消失的毒蛇一般。

    双方错身而过。

    鲜红的血液,随着与水流到街道上,又流向低处。

    当魔族士兵倒下的时候,另一个魔族士兵又出现在人类战士目前。

    虽然这个看起来比前一个要强上一些,但他还是没能阻挡人类的脚步。同一只用了一剑,人类战士就已经越过了他。

    这一剑,和先前的一剑又有所不同。

    但对罗伊来说,相同的却是其中的精妙,甚至玄奥。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整整一天时间,罗伊都跟在这个战士身后,看他每走两步,就和一个魔族战士交手。

    后来出现的魔族,一个比一个强大。从低级的魔兵,到魔族军中的各级军官,再到魔骑士,魔将……人类战士一开始也不用斗气,到脚下出现一个战环,直到最后出现三十二个。

    战斗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艰苦。走到街道中断的时候,人类战士身上的伤,已经不下十处。

    此后,每一战,战士必然受伤。只不过,他似乎非常明白用什么样的方式受伤才不会致命,更清楚用什么伤,去换取击杀对手的机会才划算。当他走入宫殿到时候,他身上的伤已经数都数不清了。

    罗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战斗的家伙。

    有好几次,他都以为几乎拼了命才战胜对手的剑士会停下脚步,但无论战斗多么艰苦多么惨烈,只要击杀了对手,战士就会毫不犹豫的往前走去,迎接下一个以逸待劳且实力更加强大的魔族。

    一步又一步。

    所有出现在人类战士面前的敌人,都被他一一击杀。当他以一处几乎致命的伤口换取了一名驻守宫殿最后殿堂的魔将性命,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走进殿堂时,大门关闭,白光亮起,罗伊猛的被弹出了裁决的世界。

    好半天,罗伊才清醒过来,现自己依然站在湖畔的小院中,低头看去,手中,一把雪亮的长剑,在清冷的月光下寒光四溢。

    下意识的激斗气,灌注与长剑中,罗伊又惊又喜。

    喜的是,几个道时修炼下来,自己体内的斗气居然增长了过五分之一。本来已经快到六层的斗气,不但一口气突破了六层,还长长的增长了一段,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突破第七成。

    而惊的是,此刻一催斗气,斗气根本不按照斩龙诀的运行,而是按照道德诀运行。

    “到底是怎么回事?”罗伊郁闷极了。

    收起斗气,回忆斩龙诀的,他重新催动斗气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行。可是斗气刚一催动,一股能量就从裁决中传递过来,引导斗气拐进了道德诀的路线。

    “老爷我还不信了!”

    罗伊火了,再度收回斗气,重新激。

    片刻之后,捣乱的能量再度出现,轻轻巧巧的就把斗气拐入歧途。

    “你成心捣乱是不是?”罗伊瞪着手中的剑。

    月光下,样式普通的长剑丝毫没有神器风范,衣服死气沉沉的模样。不过,他却分明能从这吧和自己血脉相通的剑中,感觉到一种不屑跟自己争论的信息。

    “嘿,你搞清楚,斩龙诀可是老子花两万六千金路朗买的五星!要练道德诀,我还用等到现在?”罗伊又是肉疼,又是郁闷又是愤怒。

    这么大一笔钱就不说了,关键是未来凝结战环的时候,道德诀凝结的战环恐怕还没跟人打,光笑就把对手笑死了。

    “你懂个屁!”脑海中,一个声音传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