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五十章 半个月
    救赎历3力年的春天救赎大6烽火连天。

    自攻破了圣索兰帝国的普鲁行省之后,斐烈帝国集结在边境上的重兵,就像积蓄已久的洪水终于在干里长堤上寻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般,疯狂地向圣索兰帝国的纵深内地席卷。所过之处,尸横遍野烈火冲天,一片悲惨景象。

    “贝林城城门失守之后,成群结队的斐烈骑士纵马冲进了城市。他们先是集中力量对付抵抗的守军。在确认整个城市已经再也找不到一个身穿圣索兰帝服的军人之后,他们将屠刀对准了平民。”

    “长时间的围攻,让这些终于攻破了贝林城的斐烈人变成了残忍的野兽。他们冲进贵族们的府邸,平民的住宅,把人如同牲口一般砍翻在地,搜去所有能带走的财物,然后纵火,将所有的一切都付诸一炬。”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血红的,枪尖是血红的,剑刃是血红的,就连马蹄铁都在血水中染得通红。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智。只要有人出现在视野中,他们就会策马追上去,用骑枪捅进人们的背心,用长剑劈开人们的脑袋。”

    “那是完全而彻底的泄,是对这个在他们的围攻之下坚持了很长时间的城市的报复。也是胜利者暴戾的宣言。他们在用这种方式告诉那些曾经抵抗,正在抵抗或未来可能抵抗他们入侵的人们,这就是抵抗者的下场。”

    “除了教堂以外,整个城市完全变成了地狱。我站在教堂屋顶上,看见普鲁大公的城堡冒出黑烟,看见那些来不及跟随大公逃亡的奴仆和士兵们,被一排排拉出城堡砍头。而那些尊贵的女士们的遭遇请原谅,我没有办用语言去描述。”

    “街道上到处都是奔驰的马蹄声。到处都是惨叫声和哀嚎声。这些声音从早晨响到夜晚,又从夜晚响到天亮。几天以后,这些声音渐渐的少了,但偶尔还有漏网之鱼的出现,为斐烈军人增添欢乐。”

    “已经洗劫了整个城市,杀得血流成河的斐烈军人,似乎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屠杀游戏。当现一个漏网之鱼的时候,他们最喜欢做的,就是将这些人当做猎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围捕猎杀,戏弄。”

    “那是一个中年平民男子。他们放他跑,在后面用箭,用骑枪驱赶着他,直到他精疲力竭。然后,他们把他录得精光,用鞭子抽他,用开水淋他。或者绑住手,用马拖着往前跑。直到他不形地死去。”

    这是不知堂的诸多关于普鲁行省战事的公开信息中的一份摘录。类似的信息还有很多。都是不知堂的情报提供者们,通过各种渠道,以各种角度对战争的观察。

    这些前线亲历击的描述,加上那些冰冷得不带一点感彩的战报,为信息封闭的人们展开了一幅残酷的战争画卷。

    人们在这恐怖的战争阴云下战栗,恐慌,并愤怒着。3力年2月占日,圣索兰帝国边军第九军团残部,在逃亡中被斐烈名将本森公爵指挥的斐烈黑旗骑士团和黑旗军团的两个千人营,在距离龙门东南六十公里的平原上追上并歼灭。自此,边军第九军团除名。

    次日,西北战场的普鲁大公腓列特率领贵族残军,转向向北,试图迂回到莱顿河北岸,却不料,在河边遭遇了斐烈骑兵集群的伏击,最终渡河的人,十不存一。滔滔河水都被鲜血染红了。下游数十公里沿岸,浮尸随处可见。

    西部和西北的战局,震惊了整个圣索兰帝国。更牵动着南方同样身处斐烈人兵锋之前的美丁城民众们的心。

    大家每天聚集在不知堂的公告栏前,等待着新的战报。街头巷尾,所有的话题都是关于战争,关于时局。

    谁也不知道阿道夫大公还能在不断通过沿岸港口登6的斐烈大军面前支撑多长时间。更不知道美丁城会不会被贵族们抛弃,变成下一个贝林城。

    日益增多的难民,如同潮水一般涌入美丁城,而当地的许多贵族和有钱人,却已经开始变卖家产向北方转移。

    就在罗伊在美丁城中住下的第三天,两个消息在美丁城中迅引了恐慌。

    第一个消息是有迹象表明,卢利安行省的南方战局,将从前一段时间的沿海几个城市,向西南方向转移。据说,主要攻击目标很可能就是美丁城。

    第二个消息,则是在美丁城的南部,出现了雪狼骑士团的踪迹。

    这个消息,甚至让许多佣兵们都紧张了起来。

    要知道,在号称骑兵之国的斐烈帝国诸多骑士团中,雪狼骑士团绝对算是凶名赫赫。

    雪狼,是生活在斐烈帝国北部高原的一种三级魔兽,其特点是性格凶猛,奔跑迅,耐力极强。既能作为攻击型魔宠,又是极佳的骑乘魔宠。和人类骑士的斗气契合度高达百分之四十六,甚至过了许多战马。

    而雪狼骑士团,正是以其骑士全都骑乘这种魔兽而得名。

    在战斗中,他们和坐下雪狼互相配合。对手不但要和人作战,还要防备雪狼的尖牙利爪。一些之练不足或者没有骑士斗气支持的战马,在面对雪狼的时候甚至会因为惧怕而屈膝跪地或转身奔逃。从而导致阵型大乱。

    自从组建以来,雪狼骑士团东征西战,为彼得一世的统治立下了汗马劳。曾经创下了在人类骑士团排名中,从两百开外,一战跃升入前一百名的奇迹。现在在人类骑士团中,名列第四十一位,根本不是普通边军骑士团能够抗衡的。

    雪狼骑士团的出现,为整美丁城蒙上了一层阴影。

    每天早晨去任务堂的路上,罗伊都能在广场或街道的公告栏前,看见焦虑议论的民众。而那些不断传来的战报,更加重了美丁城的紧张氛围。

    经历过波拉贝尔的一夜,罗伊早就见识了战争的残酷,并且对斐烈人的仁慈不抱任何幻想。

    战争就是战争。

    这是国家和民族,用生命进行的较量。比角斗场上的死亡角斗更加残酷,更加血腥……

    角斗场上的斗士在倒地之后,或许还能凭借自己的勇敢和高贵的品德,征服看台上的观众,让他们在最终裁决的时候把拇指向上,留下一条性命。可是,在斐烈帝国和圣索兰帝国的这场战争中,没有观众。

    除了击倒敌人,争取生存的机会以外,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

    因此,当整个美丁城都在人心惶惶的时候,这个十八岁的黑男孩,每天都会镇定地从公告牌前走过。

    有时候他会驻足下来,看看战报,有时候则会脚步匆匆地从人群身边经过。

    谁也不会注意到这样一个普通的平民男孩。更没有人知道,他就是轰动了整个美丁城的魔纹师69zwp;   独狼,或许是美丁城的民众们除了战争以外,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了。

    自从几天前,独狼出现在美丁城的任务堂,为铁匠阿里斯制造了一个风板,又为资深佣兵老熊的长剑绘魔以来,他的佣兵标记和他的魔纹,就迅以美丁城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引了各行各界的震动。每一个人,都想要结识这位神秘的魔纹师。

    贵族们将宴会的请帖送进了任务堂,魔纹师们等候在魔纹专区,成群的佣兵和骑士们排着队委托指定任务。甚至连远在幕尼城的一些商人和各大机构的负责人也闻风而动,纷纷赶到美丁城任务堂,试图找到这位魔纹师。

    不过,无论是谁,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在任务堂里面外面如同没头苍蝇一般打转。

    任务堂严防死守,不但把独狼的保密等级提升到了三c级,甚至把整个五层楼的工作人员的保密等级也提升到了c级。别说跟独狼见面打招呼,就算是工作人员的爸妈也没见到自己的儿子女儿。

    这一招实在够狠。

    别说这些工作人员都不知道独狼是谁,就算知道了,估计也能视死如归拒不交代。

    一段时间见不到亲人有什么关系,每天几个金路郎送回家,亲人见了远比见自己更亲切。

    “没事儿,让他安心工作。家里好着呐!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亲人们接过金币的时候,通常眉花眼笑的如是说。

    除了保密措施之外,任务堂自然还有一些别的手段。比如几位从摩尼城赶来的任务堂魔纹师,就被人有意无意地误导为独狼。

    等到人们搞明白,这家伙独狼肯定不是,顶多算个白吃白喝还骗自己的白眼狼时,时间又不知道浪费了多少。

    因此,到最后大家就只能放弃搜寻独狼本人,把目标转向了他的作品。铁匠阿里斯,是最早被人找上门的。一开始是一些脑筋动得快,想趁机赚点钱的家伙。听到七十,八十一类的报价,铁匠抡起铁锤就飙。

    后来6续上门的就不一样了。大大小小的商人,拍卖场的主管,魔纹师塔的魔纹师,贵族开价一个比一个高。

    到最后,阿里斯铁匠不得不把那个让自己睡觉都不清静的风板,用一千个金路郎的价格,卖给了一位他绝对招惹不起的贵族。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就像在火上浇了油一般。

    别说那些本来就需要绘魔的委托者,就算是一些原本不需要绘魔的人,也拼命往任务堂里挤,试图弄到独狼的作品。

    独狼魔纹的价格被越炒越高。第一天结束之后,他所做的近二十件作品,除了老熊等人手里的少数几件外,全都成了人们的收藏品。

    有等着升值的,有炒高价格的,还有买回去研究的。

    任务堂里委托任务的人,出价也越来越高。一个一级火焰伤害魔纹,当初老熊是一百六十个金路郎,第二天就飞涨到了五百个金路郎,还有继续向上攀高的架势。

    似乎是现了这一点,在大概流传了三十多件作品,七八种新魔纹之后,独狼承接的绘魔就不再使用新魔纹,而是传统魔纹。

    再加之他之前的作品虽然魔纹古怪,但都是一些一二级绘魔作品,实际价值并不高。偶尔有两个被魔纹师塔买回去的,不但没有研究出什么名堂来,反而把几位魔纹师看得头晕吐血,这股风潮才慢慢停歇下来不过,这样一来,独狼在佣兵们心目中的地位就更高了。

    毕竟,他们才是真正需要魔纹的人。

    那些贵族和有钱人只是收藏或牟利,可他们却是为了生活,为了保命。如果不是独狼断了那些人的念想,使得一些价格高的任务纷纷取消,他们连起委托的机会都没有。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轮盘,在不停的转动着。一天又一天,喧嚣嘈杂,熙来攘往。

    罗伊在美丁城静静地住了下来。每天早晨,罗伊都会准时到任务堂的秘密工作室里开始绘魔工作。

    虽然掌握着生命魔纹,不过,那并不意味着就能绘制所有等级的魔纹。就像是一个画家,刚开始学画就学的是比别人更高明的绘画技巧,但也同样需要时间练习成长,而不是一出手就能画出名画来。

    除了绘魔的技巧需要不断的练习提高以外,绘魔这门学科中,还有很多知识也需要掌握。例如魔纹墨水的配置,复合型绘魔的方,魔纹之间的关系和影响等等。这些东西,需要习和练习才能掌握。

    抽空,多伊去了一趟神匠堂,注册了一个以自己的名字为公开身份的初级魔纹师。

    注册的过程很顺利,负责考核的两位考官一直在聊着关于独狼的话题,对眼前这个初级魔纹师并没有特别的关注。

    罗伊只运用一些传统的基本技巧就考核过关,拿到了一个初级魔纹师的徽章。这意味着,他正式成为神匠堂和魔纹师塔的一员,作品可以署名并公开出售。

    上午,罗伊基本上就是在工作和闲逛中度过。这是他一天中最轻松悠闲的时光。他会逛逛商店,翻翻任务堂的任务报酬,寻找一些需要的配药和锻造材料,为自己日后制药和锻造魔甲做准备。或看到教堂附近,打听一下那位约瑟夫神甫的事情。而从中午开始……回到家就是矮人斧灵的地狱特训

    自从那一晚和矮人谈过话之后,罗伊就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一切。他不知道矮人的名字,不知道裁决的来历,不知道剑灵,弓灵以及其他的器灵又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在这些人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信任这些和魔族战斗的战士,而且,无论是矮人还是那位人类剑士的实力,都已经出了他的想象。能够跟随他们学习,本身就已经是一种章运。

    当然,章运并不等同于章福。

    矮人是一个很直率也很不喜欢撒谎的种族,因此,他说的地狱之练,那就是真的地狱之练。而且是以他本身的实力为标准,能被称为地狱的之练。

    对罗伊来说,那不仅仅是地狱,还是地狱的最底层!

    每天的三次冥想,依然是雷打不动的。只不过,力量补充渐渐增加的裁决,在吸收天地能量的时候,一步步减少份额。

    这也就意味着,罗伊的稳步修行的美好生活结束了,每一次冥想,他都会面临越来越狂暴的天地能量潮的冲击。

    虽然矮人对关于裁决和他们的事情守口如瓶。不过,修炼方面的问题,倒是有问必答。

    通过矮人的讲解,罗伊才弄明白,原来别的魔师冥想的时候,感受到的都是很稀薄的天地能量,跟自己感受到的潮水完全不同。追问原因,矮人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白痴!老子是斧战士,又不是魔师,哪知道那么清楚。

    等你解开裁决之杖的封印,问杖灵那家伙去!”

    解开魔之杖的封印,至少在现在的罗伊看来,就像天国那么遥远。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第一之练营中。

    距离入学考试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并不准备成为一名魔学员的罗伊,必须在短短一个月内,把斗气提升到一阶。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这一点对罗伊和矮人斧灵来说,却是理所当然。

    矮人自然不用说了。无论是他本来的身份还是器灵的身份,指导让一个五层斗气的小子在一个月内凝结战环,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而大脑袋罗伊,则完全是无知者无畏。

    无知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因此,每天除了冥想增长魔力,并且进入裁决世界跟随那位人类剑士学习如何挨揍,如何用各种各样古怪的步伐身和奇妙的方式让自己身体上出现更古怪奇妙的伤口外,就是接受矮人的之练。

    现实中的之练,可不比裁决世界中的之练。

    如果说,在裁决世界中,罗伊挥动十万次斧头也不会累的话,在现实世界中,挥动一千次就已经能要了他的命。

    这一千斧,可不是像以前砍柴或者像之前修炼一样在空气中随便挥舞就行的。而是必须按照矮人传授的斧,配合道德诀,劈砍湖边山崖的坚石。

    一斧头能劈入青石一寸,才算踏入门径。

    劈入青石一尺,才算雷神率第一重。

    罗伊第一次信心满满地一斧头劈下去,石头上留下了一条深不过半寸的缺口,手掌虎口,也震出了血。

    于是,第一天的之练,就是在矮人的嘲笑声中进行的。等一千斧头砍完,罗伊的双臂已经疼得连抬都抬不起来。可这个时候还不算完,武技不用修炼了,斗气修炼却不能停。手疼就用脚,练习步伐,跑步,纵跃。

    直到深夜,罗伊才挣扎着爬回了自己的小屋。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治愈术,又让麦芽儿去摘了一些草药,按照奥斯汀笔记的药方配了瓶专门治疗跌打损伤的药水,翻来覆去在床上呻唤了一晚上才恢复过来。

    而第二天,之练量就被矮人毫不客气地增加了百分之二十。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你既然会治愈术,我就放心了。反正弄不死你。”

    当时罗伊很想一挥手,把这把该死的斧头连同里面那个没人性的家伙丢到湖中心去。

    不过,虽然之练很苦,但效果却异常显著。

    有矮人斧灵的指导,罗伊对雷神斧的领悟每一天都在加深。斗气也在近乎亡命的修炼中飞提升。就连睡觉的时候,裁决的能量都在帮助引导着罗伊的斗气运行。

    短短十天时间,罗伊的魔力,感知和精神力,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斗气已经突破了第八层,开始冲击第九层。与此同时,雷神斧,也修炼到了入石近两寸的程度,凝结战环后,突破第一重毫无问题。每天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实力的提升,让罗伊兴奋异常。之练也就愈加刻苦。

    当每天劈青石已经过三干斧后,矮人让罗伊到湖水下,去劈同样的青石。

    水中劈石的难度,比起岸上来,大了何止十倍。原本已经一斧头劈入青石两寸的罗伊,刚下水的时候甚至连半寸也不到。湖水的阻力和压力,不但影响着手中的斧头,还影响着罗伊身体动作乃至体内斗气的运行。

    不过,对于天性执着甚至是执拗的罗伊来说,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一斧头劈开阿历克斯那漂亮的脑袋,为了能在一年半之后,站在那位现今恐怕已经快要冲上圣骑士层次的奥古斯都面前,魔斗气一起上阴他狗日的一把,再大的苦他都能吃。

    水下的之练,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几天过后,罗伊不但斗气和身体力量更进一筹,面且,随着身体对包裹自己的水流的感知和借助,他对雷神斧,以及在万千魔族中闪避的步伐身,又有了新的领悟。

    不过,这种平静的日子,总共只过了十五天。随后就被一件偶然生的事情和已经逼近到了距离美丁城只有五公里的斐烈帝,给打破了……两章合一。度推进剧情。好看的来了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