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五十一章 战火逼近
    清晨,湖畔。

    随着一声轻吒,麦芽儿凌空跃起,脚下再一棵大树上急点两步,曼妙柔软的身躯在纷落的树叶中反折过来,合身持剑,射向地面上得罗伊。

    罗伊笑嘻嘻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剑光,巍然不动。直到麦芽儿不住晃动的剑尖终于在他眼前一尺定下来,他才身形一晃,避开长剑,反手一勾,叼住麦芽儿的手腕一拨,借势将她抛了出去。

    “大脑袋,不许动!”麦芽儿凌空一个跟斗,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树干上一点。

    一时间,就看见她脚下光环急剧旋转,将那弯曲的树干反弹之力化做一道流光,从脚底直蹿剑尖,笔直的身形如同离弦之箭,反射回来。

    “那有不许动的?”罗伊依旧等着麦芽儿的招式已经用老,再无变化,这才仰头往地上一倒,伸脚向麦芽儿踢去。

    “你上当了!”麦芽儿一声冷哼,身体在空中一旋,长剑变刺为砍,直奔罗伊胸口。

    眼看倒向地面的罗伊避无可避,麦芽儿嘴角勾起一丝妖媚得意的弧线,却不了视野中,罗伊脸上露出一丝熟悉的坏笑,随即手掌在地上一拍,身体如同搓飞的竹蜻蜓般旋转着从她身边飘过。转眼之间已经上下换位。

    噗,麦芽儿收势不住,一剑砍在地上,随即就觉得一疼,整个人从空中被硬生生地踩落在地上。

    一旁观战的奥利弗呜地一声缩头趴在地上,用爪子盖住了眼睛。

    “大脑袋!”成一个大字趴在地上的麦芽儿,气得脸都通红,瞪着罗伊,恨不得冲上去跟这混蛋拼命。

    “麦芽儿,你真的是三星武装骑士?”一脸惊异无辜。

    “不对!罗伊,你给我老实交代。”麦芽儿跳了起来,又是气愤又是狐疑,道:“这些天你每天都在湖边训练些什么东西,怎么实力增长这么快?!”

    “斩龙诀啊,你不都知道吗?”罗伊撒起谎来眼皮都不带眨的,模样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不信!”麦芽儿一撇嘴。

    自从十五天前那个夜里,她醒来看见罗伊练把小院给弄得乱七八糟之后,就严令禁止大脑袋在院子里练。

    对她说,这个小院是她来到救赎大6之后的第一个温馨小家,宝贝的不得了。十几天来,罗伊在外面练也好,去任务堂工作也罢,她都没有跟去,而是呆在小院里,学着做饭做菜,打理花草。

    呆在这里,可比呆在死大脑袋的衣服里透气多了!

    可她没想到,才这么一点时间,罗伊斗气冲上了第八层,而且战技更是提升得飞快,居然能把她这位三星武装骑士玩得团团转!

    这还得了?!要知道在绝境里,只要规定不许用魔,麦芽儿大小姐可是能随便欺负大脑袋的!

    心理落差大啊!

    “你一定有事情瞒着我!”麦芽儿走到罗伊身边,上上下下地看了他一眼,眼珠子一转,挽住他的胳膊,腻声道:“快说!”

    湖畔空气清晰,风景如画。

    麦芽儿穿着一身漂亮的蕾丝白绸上衣和紧身剑士裤,原本就因为连番对联,香汗淋漓。衣服紧紧地贴在凹凸有致的身躯上,勾勒出曼妙诱惑的曲线来。这番手挽着手,挺翘浑圆的酥胸压迫在胳膊上,更让人血脉愤张,难以自持。

    要命的小妖精!

    罗伊原本就正是血气方刚的时期,被麦芽儿胸前柔软贴住,一时间又是心跳加,口干舌燥,又是无可奈何。

    艾瓦隆大6各种大6中,黑暗精灵本生以天生魅惑,性格狡猾放荡,对男女之事放纵不羁而闻名。

    以前罗伊以为这只是天生敌对阵营互相之间的诋毁谣言之一。可和麦芽儿接触一年多来,他却现,即便麦芽儿只是精灵中的小女孩,并没有接受黑暗精灵成年礼的魅惑觉醒,但她偶尔显露一点天性来,也足以让人吃不消。

    男人最喜欢女人外人面前端庄,自己面前妖媚放荡。魅惑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而在有意无意之间流露的风情。

    这些东西,麦芽儿根本就是无师自通。

    尤其是这一年多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彼此之间的熟稔了解,小丫头在第一形态躯体越来越成熟的同时,这方面越变本加厉。以前偶尔逗弄一下自己,她还颇有些不好意思,而现在,这简直成了她最爱的游戏。

    娇怯,圣洁,清纯,妖媚,端庄,放荡,她无师自通,扮什么像什么。但万变不离其宗,总让你浮想联翩,心荡神迷。

    “告诉我好不好?”麦芽儿把头搭在罗伊的肩膀上,吹气如兰。一双漂亮的眼睛,柔得能滴出水来。

    “去任务堂了!”罗伊咬了咬舌头,才强迫自己清醒过来,挣脱麦芽儿蛇一般缠绕的双臂,丢下一句话赶紧闪人。

    “哼!”看罗伊跑路,麦芽儿哼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在紧贴的绸衣下的迷人曲线,又是得意,又是羞涩,咯咯笑起来。

    ……

    ……

    离开家,沿着湖畔小路,刚穿过一片小树林,罗伊就已经感觉到了四位红叶骑士的气息。

    “伊凡大哥,早。”

    罗伊如同往常一样,停下脚步,向林中的一棵大树道。

    “罗伊,早。”身穿黑色锁子甲,外罩着套头骑士长衣的伊凡从大树后转了出来,微笑道。

    随着伊凡的出现,三杰也从不同的方向显出了身形。

    “嗨,杰姆,杰克逊…”罗伊分别跟他们打着招呼。脸上洋溢着让人愉悦的礼貌微笑:“你们早。”

    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交谈不多,不过,罗伊已经和几位红叶骑士形成了一种默契。

    当罗伊回到湖畔小院的时候,四位骑士就会停留在小树林外,而当他进城的时候,伊凡就会不动声色的跟随着他,其他三位骑士则应他的要求负责保护麦芽儿和奥利弗。

    虽然身为卡雷家族骑士的伊凡等人之所以贴身保护罗伊,是出于主人菲利普不得违抗的要求。不过对罗伊来说,菲利普是菲利普,自己是自己。他绝不允许自己因为对方只是菲利普的仆人,而对他们有任何轻慢侮辱。

    爷爷威廉曾经说过,其实并不只是一种职业,还是人生的态度,也是一种崇高不容践踏的精神。

    谦逊,诚实,忠诚,勇敢,公正,怜悯,正直,牺牲,礼仪,自由和荣耀,永远都是骑士需要坚持的。

    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所有美德集于一身。

    但是,坚持和背弃确实不同的。

    一个男人,应当主动培养自身的这些品质,哪怕只能做到其中的一部分,哪怕只是一介平民,他也值得信赖和尊敬。

    而那些将这些品质弃之如履,甚至嘲笑的人,哪怕身份再高贵,实力在强大。人们也会在他华丽伟岸的身躯下,看到卑劣和丑陋。

    罗伊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

    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

    “早,罗伊。”红叶骑士们的脸上,露出了亲切的微笑。

    相处十几天来,他们和罗伊说过的话屈指可数。但是每天早晨,必然会出现这样简单,却让人愉悦的对话。

    仅仅只是一声问候,对于四位卡雷家族骑士来说,却代表着尊重。

    十几天相处下来,即便是四人中性格最桀骜的杰克逊,也不得不承认,虽然罗伊平日里做的事情和他身边忽然出现的那个精灵,给人的感觉有些神秘,甚至诡异。不过,他喜欢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年轻人。

    “今天还是去城里吗?”问候过后,一向沉默寡言的伊凡,出乎罗伊意料的开口问道。

    “恩。”罗伊有些意外,点了点头道:“和往常一样。”

    “罗伊。”伊凡踌躇了一下道:“我认为你应该小心一点。美丁城现在不怎么太平。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到幕尼城去。交通方面我们可以为你安排。”

    “哦?出了什么事了?!”一直关注着前线战报的罗伊,心下一沉。最近几天以来,斐裂游骑兵和斥候在美丁城南部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昨天,我们的斥候现了斐烈人的主力,第五军团的一千人营和阿道夫大公摸下的两个骑士大队,已经和他们交手了。就在南面二十公里的地方。”伊凡道。

    罗伊一惊,问道:“战况怎么样?”

    “不怎么乐观。”伊凡摇头道:“只是暂时把敌人拖住罢了。”

    “菲利普先生不是早就探查到了这个消息吗?”罗衣不解的问道:“我以为阿道夫大公得到情报会提前解决。”

    伊凡皱眉道:“阿道夫手中的兵力要防御整个卢利安已经捉襟见肘。

    能抽查到这个方向来的兵力并不多。而且,他也害怕被敌人调虎离山。所以必须等到确定敌人的主力在这个位置,才会过来。”

    “今天早晨已经来了两个千人营,还有几百名佣兵和巴伐利亚骑士团的一个中队,就驻扎在美丁城外。”一旁的杰姆道:“我们早晨过来的时候,看见城里多了不少士兵。都是阿道夫大公手下的人。”

    “那应该没问题了吧。还有第五军团呢,这一线本来就是他们的防区。”罗伊松了口气。

    “那可说不准儿。”杰姆一撇嘴道:“第五军团的军团长是个三级将军佩利侯爵。打仗倒是有一手,但是一向刚愎自用。早两个月之前,他就准备放弃美丁城,坚壁清野,把防线放在东北方向的温格子爵领,说是要诱敌深入,拉长敌人的补给线。

    上次菲利普大人好不容易才探查到斐烈人的情报,结果阿道夫大公派人请他把防御重心尽早转移到美丁城,马上就被他拒绝了。答复说为了防御美丁城而跟敌人打消耗战,根本没有必要。这一次,不知道会怎么样。”

    “按理来说,阿道夫大公既然已经派兵来了,一定是和佩利商量好的。不然,派这么点人来完全就是送死。”伊凡接过吉姆的话头道:“不过打仗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安全起见的话,还是先到幕尼城比较好。”

    罗伊挠了挠脑袋。

    对于斐烈人,他倒不怎么担心。毕竟,索兰军既然有了准备,敌人就不可能说围城就围城。时间还充裕。

    而且,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不过,出于谨慎,他想了想,决定道:“伊凡大哥,今天你就别陪我去了。帮我照顾一下这里。我去城里办点事儿。事情一办完咱们就走。反正第一训练营还有二十多天就开学了,我也得早做准备。”

    伊凡想了想,点头道:“那好,你自己小心。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你那位精灵姑娘就交给我们了。有我们在,少不了她一根头。”

    罗伊道了谢,和伊凡等人分手,快步向市中心走去。

    一走上街道他就现,正如同杰姆所说,街道上多了很多士兵。

    由身穿制式铠甲和制服的正规军人,有身穿各种各样铠甲和服饰的佣兵,还有成群结队的骑士和推拉着辎重牛车的民兵。

    无论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他们身上佩戴或者用油漆颜料画上的文章和编号,都清楚地表明他们的身份——阿道夫大公的卢利安军团。

    在艾瓦隆大6,三大帝国的政治和军事制度都大致相同。

    整个国家体系如同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塔尖自然是皇室。这个家族拥有所有的土地和权力。

    而这些土地和权力,皇室除了自己保留的之外,通常会将其中的大部分分封给下面的大贵族,以获得这个阶级的支持。

    接受权力和土地的大贵族们,将承担为皇室效忠的义务。但同时,他们也会把土地,权力连同需要承担的义务一道,分给更小的贵族。

    于是,金字塔就形成了。

    通常来说,贵族为了保护领地,都需要拥有武装。但是,为了稳固皇权,正规的军队只有皇室才能拥有。各级贵族们只能蓄养规定数量以内的私人武装,并在战时召集下面的小贵族或受封采邑的启示来为自己作战。

    而在非战时期,任何一个贵族私自召集过一千营的武装,都被视为谋逆。

    不过,贵族们的智慧是无穷的。

    既然不能在领地上组建职业军队,那么,贵族们干脆把属于自己的武力放到佣兵和骑士殿去。

    现在的许多骑士团和佣兵团,名义上是独立团队,但实际上,都是大贵族们私底下豢养的私人武装。

    他们除了在城市中可以设置办公分部外,不能拥有城池和土地,不能大规模聚集。所有活动都必须在皇室制定的规则之内。平时除了接受一些委托工作以外,还会经营一些产业,不时要听从皇室或骑士殿的调遣。

    虽然看起来,大贵族们在骑士团身上花了不少钱,平时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一旦爆战争,这些骑士团和佣兵团,立刻就能变成贵族武装的主力。

    就像阿道夫大公的巴伐利亚骑士团和海岸佣兵团,在战争爆的第一时间,就立刻聚集到了大公下,和斐烈人作战。度比皇室的直属军团和骑士团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因此,街道上的这些卢利安军团士兵成分非常复杂,有大公直属的幕尼城守卫军,有巴伐利亚骑士团和海岸佣兵团,还有卢利安行省三百多个大小贵族领地的贵族和他们的私兵。更有花钱请来的雇佣军。

    当这些标志统一,却形形色色的士兵们出现在美丁城的街道上时,整个美丁城,顿时一派紧张繁忙的气象。

    在前往任务堂的路上,罗伊沿途看见的,都是往来奔走的士兵。大量的辎重车,如同流水一般。一些士兵在**,一些则坐在路边休息,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和盾牌。

    不是还有穿着白色衣护背心的士兵,抬着担架,赶着马车,把伤患送向救治所。

    美丁城领主史密斯男爵下地士兵和骑士们,也全部出动了。抬眼望去,原本空空荡荡的城墙上,已经满是警戒的士兵和运送物资的民夫。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听。

    等走到城市中心广场的时候,罗伊已经对现在的局势有了更深的了解。

    从聚集在公告牌前,路边和广场上的民众口中,他知道,现在的卢利安军团的人已经在美丁城外驻扎了下来,砍伐树木,修建营盘。和美丁城成掎角之势。防止敌人在第五军团和阿道夫大公的主力赶到之前,对美丁城形成围攻。

    而前线的战斗,则在持续。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看起来很糟糕,不时有伤员从前线流水般的送下来。

    原本驻守在美丁城以南防线的部队,正在边打边退。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战火就会烧到美丁城下。

    现在,史密斯男爵已经对城市实施了惩戒,城门只许出,不许进。同时了征集令,征集在美丁城的佣兵们加入新成立的乌合军。而有消息说,决心死守美丁城一线的阿道夫大公,也正在赶往美丁城的路上。

    匆匆走进中央广场,罗伊正准备穿过街道向任务堂走,却忽然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喧哗声和怒吼声。

    转头看去,只看尘土飞扬的广场空地上,数以百计的人们,正聚集在教堂前,同时怒吼喝骂,群情激奋。

    教堂?

    罗伊心头一动,脚下下意识地转向,跟随潮水一般涌动的人流,挤进了人群。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