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五十二章 指鹿为马
    
    ,如果把时间倒拨回四年前,要在美丁城最招人痛恨的人中评选出第一名的话,一个名叫加拉斯的青年当选,绝对没有争议。

    这是一个性格卑劣的恶棍。

    当年,年仅二十一岁的他,就已经是美丁城一帮横行霸道的无赖的头目。每天仗着人多势众心狠手辣,干一些诸如行骗、偷盗、抢劫或敲诈勒索的不勾当,谋取钱财。可谓臭名昭著。

    不过,美丁城毕竟是领主史密斯男爵的领地。

    虽然加拉斯是自由民,但在美丁城这个地头,他再大也大不过领主。

    史密斯男爵生性温和,却嫉恶如仇,是一名相当正统的贵族。一旦他决定对付加拉斯的话,就算加拉斯本事再大十倍也没用。

    因此,当四年前的一天,加拉斯领人抢劫了一名受领主保护的商人并且致其重伤的事情暴露后,面对史密斯男爵派出的卫兵和警士,他选择了逃亡。

    这一跑,以他为的犯罪团伙顿时树倒猢狲散。

    当年的恶棍们大部分被送进了监狱,另一些章运点的则被迫远走他乡。没有了这帮无恶不作的恶棍,美丁城的治安比以前太平了许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忘记了加拉斯这个人。

    可谁也没想到,四年之后,逃出美丁城的加拉斯,竟然又大摇大摆地回来了。而且这一次,他竟然不知道凭着什么本事,成了圣教卢利安教区西区的一名深得西区主教信赖的三级执事。

    教廷的机构复杂,职务等级也很繁复。人们有时候会弄不清红衣主教和大主教究竟谁的权力更大一些,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明白一个西区主教身边的三级执事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即便加拉斯大摇大摆地回到美丁城,在城主史密斯眼前高谈阔论他当年犯下的罪行,史密斯男爵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一个连领主老爷都不敢得罪的人,平民百姓就更不敢得罪了。

    况且这一次,和加拉斯一同回到美丁城的,还有一位西区主教派来的特使以及一支由三名骑士率领的教廷侍卫队。

    人们看见,当三天之前加拉斯跟随在特使的身旁,于教廷骑士和侍卫的护卫下抵达美丁城的时候,就连郡主教大人,也毕恭毕敬地亲自出城迎接。

    加拉斯的出现,立刻成为了美丁城居民们热议的话题。

    四年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加拉斯和他的团伙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谁也不愿意去想他们,但当这张脸出现在人们的眼中时过去的记忆,立刻就复苏了。

    人们重新开始谈论加拉斯。谈论当年这个家伙犯下的那些罪行也猜测这个臭名昭著的家伙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了圣教三级执事的。

    通过教堂里的熟人,大家打听到这次特使一行人来美丁城的目的是准备将美丁城教堂的一些珍贵财物转移走,并护送郡主教大人离开美丁城,以避免在战争中遭遇不必要的损失和伤亡。

    如果加拉斯老老实实完成了任务离开,哪怕他恬不知耻地在街上大摇大摆走上几圈,在当初那些敲锣打鼓欢庆他逃亡的人们面前耀武扬威甚至奚落嘲笑一番,大家都只会忍气吞声。

    毕竟,在人们的心目中教廷是神圣的。

    加拉斯如果能够在教廷的管制下,自此不在作恶就算他嚣张一些,那也没什么。

    可是,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就在特使一行人,已经将美丁城教堂的大部分珍贵物品都打包装车,并且和郡主教准备于今天离开时,加拉斯却在昨天夜里,展开了他蓄谋已久的报复。

    趁着夜深人静,他找到了一个当初指证他的平民家,将其满门屠杀。随后,又回到他以前曾经住过的地方,找到了一个以前对他不假辞色,并且现在已经准备嫁人的女孩,残忍地将其奸杀。

    可是,就在他杀了女孩,还想一不做二不休,把听到动静惊醒的女孩家人也一起杀掉的时候,却不想被女孩父亲和哥哥的奋起反抗和大声呼救惊动了左右邻居和巡逻的警士。

    在众人的追赶下,加拉斯仓皇逃回了教堂。

    只在人群中站了一小会儿,罗伊就已经从旁边人的讲述中,明白了大家聚集在这里的原因。

    “这种人渣,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让郡主教大人把他给绑出来,送到史密斯男爵城堡去接受审判!”

    “对,这次可不能放过他!”

    一位听了知情者许述的佣兵,义愤填膺地吼道。

    听到佣兵的吼声,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广场外,更有不知情的人们纷纷向这边聚集。

    “原本大家都是这么想的!”那位知情者愤愤道:“可恨的是,当大家把追着他来到这里,眼看就要抓住他的时候。却没想到,教堂门口的教廷侍卫把他放了进去,却把追他的人拦了下来。”

    “这是什么道理?”

    “哪有这样干的,他们这不是包庇吗?”

    人们娄头接耳,纷纷谴责。

    “说的是啊!”那知情者道:“当时大家还想,冲击教堂是重罪。反正那家伙也跑不了,教廷侍卫们放他进去的时候,他浑身都还是血呢。只要把话给教廷说清楚,谁也不能包庇他可没想到……”

    说到这里,知情者重重地一顿脚:“没想到,一开始,教廷侍卫还承认放了加拉斯进去,后来竟然就矢口否认。还说加拉斯是教廷的人,世俗庭没有裁决权。就算加拉斯犯了罪,也只能由教廷处置!”

    “他们连放加拉斯进去都不承认,还指望他们处置个屁!”一名脾气暴躁的佣兵顿时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事儿得让史密斯男爵老爷来交涉。”

    “怕是史密斯男爵也不行。教廷的人本来就有特权。只有宗教裁判所才能审判,别说男爵,就算是一位侯爵,恐怕也不愿意得罪教廷。”

    “是啊!谁意意得罪教廷被宗教裁判所那帮人盯上啊。就算没事,他也能给你罗织出罪名来,送你上火刑柱!”

    “咱们这是圣索兰可不是庞贝和斐烈。打索兰大公开国起,咱们就没跟教廷低过头。凭什么任他们的人胡作非为?”

    “皇室是没跟圣教低头,可唐纳德呢?那可是教廷的狗。要是人家咬死了加拉斯没出去过,就凭一帮平民能把人家怎么样。就算是史密斯男爵来了也不成。惹急了教廷,就等于惹了唐纳德!”

    “唐纳德又怎么样!他难道还飞到这里来?”

    “白痴,第五军团就是他的人,用不着唐纳德开口,第五军团脾气美丁城所有人都得遭殃!”

    “难道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人们一时间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这样的事情,在艾瓦隆大6并不鲜见。

    三百年来,作为救赎之地唯一的宗教,圣教教廷早已经膨胀成一个越世俗的庞然大物。

    没有人能够和这个庞然大物正面抗衡。别说这些普通民众和大小贵族,就连一直和教廷矛盾重重的圣索兰皇室,在表面上也必须表现出尊重和服从。

    因为,教廷代表着圣帝。以及天际那圣歌嘹亮,俯视凡尘的天国。

    喧嚣声中,罗伊冷冷地半眯着眼睛,看向教堂门口。

    庄严肃穆的教堂,矗立于广场中央,气派非凡。至少从外表来看,比起任务堂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样的建筑,在救赎之地的每一个大小城市都有。它们的存在,撑起了一个坚固到无撼动的信仰核心。

    就像在场的这些人们,哪怕他们再如何愤怒,再如何声讨加拉斯和包庇他的教廷侍卫,他们也不会把这种罪恶和他们信仰的神明联系起来。

    在他们看来,任何罪恶,都于人类本身,和仁慈的圣父无关。

    圣约书中,圣父的教导是劝人向善,关爱世人,以信仰洗刷与生俱来的罪孽。

    而加拉斯这样的人,虽然混入了教廷,成为了神职人员,但他背弃了圣父,他的所作所为只代表他自己。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信仰之力。这股力量不是某一个人能够去改变的。

    再强大的人也不行!

    罗伊相信,如果有人此刻攻击的不是加拉斯和包庇他的人,而是直接把矛头对准圣帝和教廷的话,立刻就会有无数有着坚定信仰的骑士,拔出长剑来和攻击者决斗。平民们也会立刻和这人划清界限

    对信徒们来说,异教徒永远是比罪犯更应该送上火刑柱的人。

    教堂,大门口,七八名教廷侍卫神色紧张的持枪而立。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空地上,几名身穿教廷服饰的神职人员,正在和当事人交涉着什么。

    罗伊的目光在这些人身上一转,忽然看到了当事人群中一张眼眶通红的熟悉面容。

    凌萱?!难放

    他的目光一下子凝固了,飞快地挤开人群,走了过去。

    站在教堂前,听着不远处的交涉声,凌董浑身都在颤抖着。她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悲愤,强迫自己拉着远比她更冲动的双胞胎妹妹,不冲进教堂把那个人渣揪出来。

    凌萱认识加拉斯,也认识被加拉斯奸杀的那个女孩安娜。因为家在同一条街道,她和安娜原本就是如同亲姐妹一般的闰中密友。

    凌萱和安娜都不喜欢加拉斯。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天生的恶棍的话,那么,人品低劣到没有底线的加拉斯就绝对是其中的一个。

    四年前,加拉斯在美丁城卫兵的搜捕下仓皇出逃的时候,凌萱还和安娜好好庆贺了一番。

    要知道,一直觊觎安娜美貌的加拉斯,在那两年中,对安娜的骚扰已经越来越频繁。为了得到安娜,他甚至放话出去,宣称任何人敢追求安娜,或者安娜家敢把安娜许配给其他人,他就要杀了对方全家。

    安娜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直到加拉斯逃亡,她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

    凌萱和安娜的感情极深,无论有什么事情,都会彼此分享。

    就在不久之前,刚刚成为了美丁城任务堂主管的凌萱,还在安娜的家里,抱着自己的好朋友又蹦又跳。

    那个时候,整条街的邻居们,都在为凌家出了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女儿而高兴。父母的脸上笑呵呵的,即将去报考幕尼城第一之练营的双胞胎妹妹每天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姐姐。

    已经准备要结婚的安娜,和凌萱窝在床上嘻嘻哈哈地聊了一整夜。对未来满是甜蜜的憧憬。

    可没想到,转眼之间,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就已经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当凌萱被喊叫声从梦中惊醒过来,冲到安娜的家中,抱起浑身地躺在血泊中的安娜时。她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直到现在,凌萱的衣服上还满是安娜的血,眼前,还是年轻漂亮,正如同花儿一般绽放的安娜那双不肯瞑目的眼睛。

    凌萱认为,这是一件根本毫无争议的凶案。就算把加拉斯千刀万剐,也无挽回安娜的生命。

    可她没想到,自从几名圣教助祭和修士走出来之后,教廷侍卫就改了……一口咬定大家都看错了。坚称加拉斯一直都在教堂的房间里休息。就连刚刚史密斯男爵派了人来,也毫无作用。

    “对不起,先生,我们已经说过了,加拉斯光生一直都在教堂中,从来没有出来过。如果你们坚持要污蔑一名尊贵的三级执事的话,我建议你们先想好你们能够付出的代价。”

    交涉已经进入了僵局。一位助祭有些不耐烦了,冷冷地道。

    “不可能!就是加拉斯!圣父作证!叫他出来!”安娜的父亲和哥哥已经在愤怒和悲伤中失去了理智。如果不是旁边人死死拉着他们,恐怕他们就要扑上去,把那个指鹿为马的助祭活活咬死。

    正僵持间,一名教廷骑士领着一对侍卫,匆匆从教堂走了出来。

    “散开!都散开!”

    一出门,侍卫们就在那一脸铁青的教廷骑士指挥下扩展开来,用手中的骑枪驱散人群。

    “奉卢利安西区主教之命,护卫队准备启程。”一名身穿白色银边长袍的执事走到人群前面,环顾四周,用高亢的声音道:“任何阻挡或攻击卫队的行为,将被视为对教廷的袭击。”

    人群沉默着,所有人都用仇恨却又无奈的目光,注视着这名在教廷侍卫护卫下高昂着下巴的执事。

    “散开!”侍卫们扩大驱散范围。

    就在这时候,领头的骑士眼睛忽然一凝,猛地指向凌萱身后,怒喝道:“你是谁,滚出去!”

    凌萱霍然回头,正看见被驱散后退的人潮中,罗伊越众而出,向自己走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