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五十三章 脑海中渐渐清晰的声音
裁决 第五十三章 脑海中渐渐清晰的声音
    
    罗伊向凌萱走去的时候正值教廷侍卫们将人群向后驱赶

    就像潮水退去,礁石露出水面一样,顷刻间,这个从两名侍卫之间的缝隙中闪身而出的黑男孩,就成了在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他十岁年纪,穿着一身最便宜的亚麻布衣服,身体普通,相貌文弱淳朴。在骑士的怒斥声中,走向凌萱的他似乎还迷迷糊糊地没有反应过来。整个儿就是一个丝毫不引人注意的小乡巴佬。

    罗伊一边走,一边无辜地东张西望,摆出一副不知道那骑士在叫谁的模样,脚下不停,三步两步就走到了凌萱身边。

    “你?!”那骑士手按剑柄,怒气勃。脸上青气闪了几闪才强行隐去。

    如果不是这里已经聚集了太多的人,实在不值得冒着引骚动混乱的危险去为这样一个傻乎乎的乡巴佬大动干戈的话,他一定会抓着这个白痴的头,劈手给他两个耳光,然后一脚踩个半死。

    “罗伊”,凌萱意外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罗伊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个加拉斯”

    “他杀了我朋友”凌萱说这话的时候,心头一阵阵地绞痛。重复刚刚生却已经注定无改变的事情,就像是在自己的心口扎一刀。可是,她还是断断续续地把事情的经过说完了。

    罗伊安静的听着,脸上还是那憨厚迷糊的模样。

    在旁边人的眼中,似乎凌董悲愤的声音和叙述的这些惊心动魄的经过,对他来说,就如同对牛弹琴一般。

    只有凌萱才知道,自己说的每一个字,罗伊都很明白。

    他脸上的表情可以欺骗全世界,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长着一颗何等玲珑的心。

    十几天来,凌萱和罗伊之间的相处自然,愉快而投契。

    凌萱是一个极细心的人。身为罗伊的联络人,她起的作用远远不止在罗伊和任务堂之间沟通那么简单。

    她帮罗伊租房,帮罗伊购买日常用品,帮罗伊挑选报酬优厚的任务,也帮罗伊管理资金收购材料。

    每一件事情,她都做的很好。

    罗伊想到的,她也能想到,罗伊疏忽的,她会以她的细心弥补。可以说,罗伊除了工作以外,别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操心。

    再加之凌萱和罗伊天性合拍,到现在,已经是彼此熟悉而默契的搭档和朋友。

    “他们不承认加拉斯杀了安娜……”凌萱说到这里的时候,浑身都气的颤抖。

    她无想象世界上还有如此卑劣的人。

    不容辩驳的事实,在那些包庇加拉斯的人眼中如若空气。他们混淆黑白指鹿为马,做得如此轻描淡写,如此毫无人性。

    沉默中,罗伊目光闪动。眼前的凌萱,让他想起了当初抱着汤姆的自己。再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那种痛苦了。

    “确实是那个叫加拉斯的人杀了你的朋友?”他把目光投向教堂。

    “当然是他,我姐姐还会冤枉人吗?”凌娄还没来得及回答,双胞胎妹妹中的一个就气愤地道。

    凌萱的这两个妹妹,今年十七岁。大的一个叫凌霜,小的一个叫凌雪。名字很普通,可模样儿却异常漂亮,皮肤白得如同雪娃娃一般,又长得一模一样,每每让初见者心荡神迷,是美丁城出了名的姊妹花。

    除了美貌以外,两姐妹在斗气修炼上也颇有天赋。刚过十七岁就已经双双突破了一阶斗气,凝结了战环。只等夏天一到,就要去幕尼城报考第一之练营。

    可没想到,就在她们即将启程的时候,从小待她们如同亲妹妹一般的安娜姐姐,却被人残忍奸杀。

    追击加拉斯的时候,两姐妹是追击人群中的主力。和加拉斯几番交手。

    到了教堂门口的时候,她们原本能够把加拉斯留下来,却不料被教廷侍卫阻止,更没想到就这么一耽搁,事情却变成了这样。

    此刻,姊妹俩正是又悲愤又委屈,看姐姐跟一个根本就不相干的家伙说了那么多,这表情连一点同情都没有的白痴,居然还问出这样的问题,性子比妹妹活泼急躁的凌霜当即就忍不住顶了一句。

    “凌霜!”凌萱低声呵斥妹妹。

    罗伊则如同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看着教堂大门,无声无息地攥紧了拳头。

    随着十几名教学侍卫的出现,紧闭的教堂侧门打开了,几辆货运马车过后,两辆漂亮华再的教廷马车在两位骑士和几个教廷侍卫策马护卫下飞快地驶了出来。先前出来的那名骑士和执事,也翻身上马,跟了上去。

    眼看教廷车队要离开,人群陡然爆一阵骚动和喧嚣。

    “交出凶手!”

    “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沸腾人声中,红着眼睛的安娜父兄,如同了狂一般向冲上去,却被教廷侍卫死死地拦住。

    马车向人群驶来,试图穿过人群驶向波拉贝尔城的东门。

    在骑士的厉声呵斥下,在教廷侍卫们的威胁和推攘下,原本试图挡住车队去路的人们,只能一小步一小步,愤怒而不甘的被推开。

    “***!”一名佣兵怒骂一声,猛地把长剑顿在地上。

    “呸!”另一名佣兵狠狠啐了一口唾沫,目光愤怒而勇敢地直视着策马从他面前经过的教廷侍卫冰冷的眼睛。

    “***!”

    “****!”

    人群中,刚好能让教廷的人听到的骂声此起彼伏。

    这已经是在严苛的等级制度下生活的平民们表达愤怒情绪时,能够采取的最极端也最激烈的方式了。

    没有人敢袭击教廷的车队。

    大家都明白,那样做的后果,就是把自己变成城外绞刑柱上的一具干尸,或者被宗教裁判所和贵族们送上火刑柱。自己倒霉不说,就连家人都要受到牵连。

    这就是现实。残酷,压抑,却又无力挣扎。

    他们只是这个世界最底层的羔羊,即便是藏在人群中的一声怒骂,对他们来说,也是冒着极大的危险。

    车队在人群中前行。

    教廷马车的车窗窗帘将车厢遮盖得严严实实。

    所有人都知道,加拉斯就在其中的一辆马车上。可面无表情的教廷侍卫和那木制车厢,却如同一道无形的鸿沟,将人们的怒火隔绝在外。

    忽然,最后一辆马车的窗帘动了一下。

    尽管只是飞快的撩起一角,随即就放了下去。可是,人们还是看到了加拉斯那张让人切齿痛恨的脸。

    没有惊慌害怕,更没有羞愧悔恨,他神色自若,目光从容,嘴角还勾起一点戏谑弧度,仿佛只是看了看窗外有趣的风景。

    哇的一声,凌霜和凌雪忍不住哭出声来。她们毕竟只有十七岁,骤然遭遇这种难以接受却又无能为力的丑恶,心头的极度悲愤和委屈,无从化解,就像山洪一般在哭声中爆出来。

    可就在这时候,她们的耳畔却出现了那个黑头毫无语气波动的声音。

    “他就是加拉斯?”

    泪眼朦胧的凌霜和凌雪同时向罗伊怒目而视。恨不得一拳把他那如同傻瓜一般讨厌的脸给砸开花!

    凌萱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从眼前不远处驶过马车,听到罗伊的问话,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罗伊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转身挤出了人群。

    或许是罗伊说话的声音太小,精神处于恍惚状态的凌娄,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可片刻之后,她却现,罗伊的背影出现在车队斜后方。他双手插在兜里,如同散步一般,随着车队缓步而行。

    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因为这时候,整个人群都在跟随车队涌动。看热闹的人,沉默的平民,还有一些盯着马车目光不甘却又挣扎的佣兵们。

    一多,两步。

    一条街,两条街。

    对人们的这种无声的抗议,教廷车队的人似乎完全不在意。骑在马上的几名教廷侍卫甚至还并马谈论着什么,根本连看也不看旁边一眼。

    很快,车队就到了城门。

    现在的美丁城只许出不许进。临近城门的街道已经被士兵们封锁了。人群只能隔着街停了下来。眼睁睁地看着车队缓缓驶出了城门的卫兵关卡。

    当最后一名教廷侍卫的背影消失在城门的时候,目光聚集的城门洞,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

    这时候,大家忽然现,一个沉默的身影,跟随着车队走了出去。

    因为这片刻的寂静,这个身影就显得异常扎眼。尤其是他那头黑色的头,让许多人立刻想起了刚才在广场上,他就是这么从后退的人群中显露出来。如同潮水退去后的顽固礁石。

    “他想干什么?”凌霜和凌雪惊讶地看着罗伊的背影,喃喃地道。

    人群在片刻的寂静过后,忽然骚动起来。一名佣兵大步走了出去,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转眼之间,已经有五六个佣兵冲出了城门。

    喧嚣的人声中,凌萱努力回忆着罗伊离开时在耳边说的那句话。片刻之后,那个声音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完整。

    “我去帮你要个公道!”……这是最后一章采用这种方式写了,下一章开始,我会换成节奏更明快的写。或许没那么细,但会爽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