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五十四章】 先是箭
    ,或许是因为运送珍贵财物的马车拖累了速度,又或许是要在从容穿过人群的围堵之后更彰显教廷的威仪,避免给人以落荒而逃的感觉,所以,教廷车队出了城门之后速度并没有加快多少。

    “美丁城的教化很差。”舒适奢华的马车中,特使面若寒霜。

    “您说的是!”正襟危坐于特使对面的郡主教恭敬地微微一欠身,脸上并没有任何羞愧的表情,淡淡地道:“我对美丁城发生如此严重的针对教廷的事件感到愧疚。不过要追就原因的话……”

    郡主教坐直了身体,迎着特使的目光微微一笑:“我想,这都是美丁城教堂约瑟夫神甫侍奉圣父不诚,玩忽职守的后果。”

    特使凝视着郡主教的眼睛,嘴角缓缓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郡主教也微笑着,领首示意。

    短短两句话,两人就已经达成了默契。

    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演变成一场暴动,但对于圣教来说,性质却相当严重。一旦被人追究起来,他们肯定要承担责任。

    虽然两人都很清楚事情的起因究竟是因为什么,不过,特使不愿意承认事情的起因和他带来的人有关,郡主教自然也不愿意去得罪他和加拉斯。因此,很自然的,替罪羊就成了美丁城的神甫约瑟夫。

    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牺牲一个没有后台也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小城神甫,不但会让郡主教和特使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同时,也能送在西区主教身旁正当红的加拉斯一个人情。

    至于整个美丁城都明白的事实真相教廷里,没有人在乎那个。无论是西区主教还是卢利安大主教,都不会寻求什么真相。他们只需要知道,谁应该为这种丢脸的事情承担他们的怒火罢了。

    “那么”,片刻过后,特使问道:“关于那几个平民……”

    “兵慌马乱”,郡主教撩起窗帘看了一下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景色,轻描淡写地道:“有人死,有人失踪。他们既然敢围攻教堂,证明武动乾坤最新章节他们的心目中已经把圣父视作了敌人。这种人,本来就应该下地狱。”

    特使点了点头,见郡主教挥手招过一名助祭低声吩咐,插口道:“事情做得干净利落一点,不用太着急。”

    片刻之后,助祭在一名教廷侍卫的护送下,拨转马头,向美丁城飞奔而去。

    眼看车队渐行渐远,罗伊闪身进了道旁的树林。

    “小子,你想亲他们?”手指一触摸到裁决之斧的手柄,脑海中就传来了矮人斧灵的声音。

    “你能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

    罗伊从戒指中拿出弓,又将满满一壶箭背在背上,脱去外衣,穿上一件紧身皮甲,换上一双适合在丛林中奔跑的游猎者钉靴,绑紧了裤腿。

    “你脑子里的弯拐得太多我可没那本事……”,矮人道:“不过你身上这个杀气,十里外都能闻得到。”

    “那家伙该杀吗?”罗伊摆弄完身上的装别,用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青铜面具,遮住了面容,直起身来。

    “该杀!”矮人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透着寒气。

    “那就杀!”罗伊一声怒哼,脚下一蹬,如同箭一般蹿了出去。三步过后,他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阳光斑驳的丛林中,他宛若一只飞奔的黑豹!

    “怎么办?!”

    冲出城门,七八名佣兵汉子都把目光投在领头的一名四级佣兵身上。

    说实话,大家之所以冲出来,全凭着一股义愤血气。可真要跟向教廷的车队翻脸动刀子,哪怕他们都是一群常年刀头舔血的亡命之徒,也不禁心下忐忑。

    别说圣教车队里有三名骑士和十二个教廷侍卫,不可能将对方全部杀掉。就算没有,袭击教廷车队也是一个极其严重的罪行。大家虽然辜时干的都是拼命的活计,可这种事情却从来没有做过。

    “不见了。”四级佣兵顺着大道望去,没有看见已经闪身进了丛林的罗伊,有些困惑地喃喃自语一声。

    片刻之后,他回过头来,目光从一帮彼此之间原本不认识的汉子脸上扫过,道:“大家既然都出了城,肯定和我一样憋不下这口恶气。咱们就算杀不了加拉斯那,至少也能让他吃点苦头。”

    说着,这身材壮实,长着络腮胡的汉子取出一张简易的羊皮地图来,对众人道:“车队是回西区主教所在的洛伦斯城,从这里到洛伦斯城,只有走北面的这条路。咱们抄小道走,在这里给他们来上一下!”

    佣兵们把头凑在一起,看向地图,发现四级佣兵手指的地方,是车队必经之路的一个峡谷。

    大家很快就明白了四级佣兵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咱们从山,然后”众人的眼睛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用石头砸这帮的,出口恶气!他们在山下,咱们在山上。等他们绕上来,咱们早跑远了!”四级佣兵嘿嘿道,“干不干?!”

    “干!”

    “走!”

    美丁城所在的地区,都是小丘陵地带。四周山林茂密,河流湖泊众多。

    受地形所限,美丁城通往其他城市的道路很少有超过一公里的直路。基本都是沿着山坡之间的谷底蜿蜒曲折。有时候为了绕过一个只有二三十米高的小山坡,也拐出一个大弯,路途加长了一倍。

    而且,说走路,其实除了城市附近的石子路以外,大多数都是往来车辆行人多了,年长日久踩出来的泥路。平时还好,一遇见下雨,走一步一脚泥。马车更是只能碾着深深的车轮痕迹前行。

    因为道路难行,出了美丁城之后,走了大概半个祷时,教廷车队的速度又再次慢了下来。

    尤其是运送贵重货物的几辆马车,甚至比起在美丁城广场中穿过人群时也快不了多少。

    从山林中直线抄近道的罗伊,很轻松地就追上了车队。不过,因为邻近美丁城,道路上的路人很多,他没有选择下手,而是借着路边茂密丛林和灌木丛的掩护,无声无息地跟在车队后面。

    有时候,他和车队的距离,甚至只有四五米,车队人们谈话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车轮咕噜噜的转动声和马蹄声中,车队在两个小山丘之间的缓坡处停了下来。

    “该死!”

    七八名教廷侍卫牢骚着跳下马来,帮着车夫将马车使劲往上推。拉车的挽马在,车夫的吆喝声中,奋蹄向前,大汗淋漓

    因为人手有限,只能一辆车一辆车的往缓坡上推,因此,第一辆车上去的时候,后面的马车就只能停下来等待。

    车队众人纷纷下马下车,在路边透气等待。就连一直窝在车厢里的加拉斯,也走了出来,站在特使和郡主教身旁,谈笑风生。

    阴暗的山林中,罗伊停了下来。透过树叶的缝隙,凝视着阳光下加拉斯的那张脸。

    说起来,加拉斯的面相端正清秀,不但看不出穷凶极恶的模样,反倒颇有些贵族般的气质。不过,任凭他外表看起来再彬彬有礼,那双不时闪过野兽一般凶狠目光的眼睛,还是暴露了他的本性。

    “加拉斯执事,你太鲁莽了。”

    路边的谈话,转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特使笑着用手指轻轻一点加拉斯,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要收拾几咋】贱民,何必亲自动手,随便找个罪名送进裁判所,还不任你处置?”

    一旁的郡主教也领首附和。

    “这样的小事,执事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教廷在索兰帝国的威势虽然不如在庞贝和斐烈,但摆布几个平民,还是易如反掌。”

    “两位大人说的是。”加拉斯谦恭地点头,目光却闪过一丝狠厉:“不过,像这种事情,我还是比较喜欢亲手解决。如果假手他人的话,就没这么过瘾了!”

    “下次过瘾,手脚可得干净一点。别像这次一样。事情闹大了,西区主教大人的脸上也不好看。”

    特使说着,和郡主教对视一眼,轻轻拍了拍眼前这位主教面前当红执事的肩膀,笑着道:“黑锅我们会推到约瑟夫神甫的身上,郡主教大人,已经让约瑟夫去处理那个女人的家人了。”

    加拉斯眼睛一亮,笑了起来。

    美丁城教堂的神甫约瑟夫,在卢利安西区教廷中,算是一个边缘人物。

    这个人的野心不小,能力却并不出众。靠着和前任郡主教的关系,才跌跌撞撞爬上了美丁城教堂神甫的位置。

    而自从前任郡主教几年前病逝之后,约瑟夫就彻底被排挤到了西区教廷的边缘。现任郡主教早就想把这个家伙给弄下来换上自己的人。可偏偏这两年来,约瑟夫夹着尾巴不犯错,·直没找到机会。

    既然没有机会,那就创造一个机会好了。

    对于小心翼翼想要讨好郡妾教,重新找今后台的约瑟夫来说,郡主教的指令,就算不乐意,也不敢不从。但很显然,一旦他向安娜的家人动了手,郡主教却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这个黑锅,自然就该他背上了。

    毕竟,美丁城的事情掩盖不了。无论是西区主教还是卢利安大主教,都需要一个出气筒,也需要在贵族领主们追究的时候,给一个交代。

    知道眼前两位,是在向自己卖人情,加拉斯自然要领情,当下阴笑道:“给两位大人添麻烦了。”

    “麻烦倒算不上”,特使一摆手,轻描淡写的道,“一群苍蝇,只敢骂上两声罢了,难道他们还敢公然袭击教廷?”

    既然存心送人情给加拉斯,郡主教也附和道:“别看美丁城广场上挤满了人,就算你当时走到他们中间也没人敢对你动手……”

    说这句话的时候,郡主教和特使脸上的笑容如同春风般和煦。可是,郡主教的话音未落,他们身后的山林中,已经张弓搭箭的罗伊,就用宛如魔兽低哮般的声音,把他们的笑容凝固在他们的脸上。

    “你们的梦该醒了!”

    “谁?”特使和郡主教陡然一惊,回头。

    “你猜!”

    就在特使和郡主教猛然回头的这一刻,“嗖嗖”,几道毛骨悚然的箭矢破空声响起。四支从山岭中射出的长箭,就像四道闪电,撕裂的空气,擦着他们的脸,掠过了他们急剧收缩的瞳孔。

    两人的脸上被割得一疼。

    随后,他们就看见,四支鬼魅一般的羽箭箭,带着阳光下一抹清冷如霜的寒光,精准无比地洞穿加拉斯的双手和双脚。

    四朵鲜红血花怒放!毫无防备的加拉斯整个人都被力道十足的锐箭带得飞了出去,死死的钉在地上!

    “敌袭!”骑士们的叫声,在加拉斯凄厉的惨叫声中响起。

    可是,还没等他们激发战环,罗伊波动弓弦的右手,就在虚空中画出一道圆形的幻影。一支支白羽箭从箭囊中跃上他的指缝,随着铮铮的弓弦振动声,如同追命毒蜂一般扑出了密林。

    嗖,七八支羽箭掠过虚空,扎入了两匹正在上坡的挽马屁股,割断了挽马拉扯的绳索。

    这是教廷侍卫们推着上坡的第四辆满载沉重货物的货车。在这辆车之后,就是两辆华丽的教廷马车和站在后面道路上的人群。

    轨迹飘忽凌乱的箭雨断裂的绳索受惊飞奔的挽马失控滑落的马车。视野中的一切,瞬间在教廷所有人的脑海中,组成了林中袭击者那毒辣,深沉,且蓄谋已久的计划。

    “门开!”

    三名教廷骑士疯狂地吼着,试图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

    可是,一支白尾羽箭比他们的声音更快。

    它嗖地从林中射出来,掠过虚空,扎车边的教廷侍卫的背心,将他射到在地。

    随即,自坡上高速冲下来的马车车轮就碾在侍卫的身体上,整个儿翻滚着腾空而起。车体、断裂的车轴、车上城中的货物,顷刻间遮蔽了天空。

    “轰!”的一声具响。两辆华丽的马车,被砸得粉碎。

    马车旁的五六个人,更是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上一声就被铺天盖地砸下来的货物给活埋了。

    一个足有半人高的纯金十字架砸落在特使和郡主教的面前。

    郡主教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

    而特使,则面色铁青地转过头,看着密林,用手一指。

    “杀了林子里的弓箭手!”

    说着,这位大家从来都没见过他出手的特使,手中飞速地接了个手印,将一道战环加速光环,释放到了三名教廷骑士的身上。

    “神尔师!”

    教廷骑士们精神一振,怒吼着拔剑向林中扑去。

    所有人都知道,无论从林里的人是谁,在他出神入化的箭术下,唯一的求生机会,就是接近他。

    如果他只是一个弓箭手,那他就死定了!

    其实,我写节奏快一点的好像更好。

    i破晓更新组乱世该隐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9比晓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