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五十六章 神术师,海怒之熊
裁决 第五十六章 神术师,海怒之熊
    
    一番热切的商议过后,决定袭击教廷车队出口心头恶气的佣兵们在领头的四级佣兵的率领下,避开大路,穿林翻山,向着伏击的目的地进。

    美丁城一带的小丘陵地带对于战马车队来说,或许崎岖难行。但对这些常年在魔兽山中讨生活的佣兵汉子们来说,简直没有一点难度。不到半个祷时,他们就到了距离目的地不远的地方。

    走出一片密林,领头佣兵站在山坡上,等6续从林间飞奔而来的佣兵们聚拢,指着山坡下的道路道。

    “看车印,教廷车队刚过去不久。过了这条路,我们再翻一个山头,就能赶到他们的前面。”

    佣兵们互视一眼,眼中都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认真说起来,加拉斯跟他们并没有直接的关系。除了其中一位名叫凯里的佣兵住在美丁城下街,和安娜一家有些交道之外,其他的人要么就住在其他的地方,要么就是从别的城市过来的。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却和安娜一家有着一个相同的身份一一平民。

    平民这个词通常的意思,就是没权势,没地位,没有财富的一群人。

    他们生活在人类世界金字塔结构的最底层,在尘土和汗水中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虽然住着最普通的房屋,干着最累的活计,见了贵族还得避让砸路边脱帽行礼,还得承担沉重的赋税和徭役,甚至受欺负还要忍气吞声,但大家总算还有一点东西,是其他人没有权利剥夺的。

    例如自由,尊严,亲情和生命。

    那是他们最宝贵的财富。

    正是这些财富,让他们还能在低矮的房屋中其乐融融,还能在辛勤的工作汗水中哈哈大笑。还能抱着自己的儿子,用满是胡须的嘴巴狠狠在他稚嫩却充满希望的脸蛋上来一下。

    谁要是敢随意剥夺这一切,他们就会和谁拼命!”走!”领头佣兵当先向山坡下冲去。片刻之后,大家已经穿过了山坡下的马路,从路的另一侧钻进了丛林。

    大家加快脚步,一路疾奔。在走上一个山坡的时候,那位名叫凯里的佣兵偶然侧头向山下张望了一眼,顿时压低声音叫了起来“等等,你们快看,是教廷的车队!”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透过林木缝隙向山下看去,正看见直线距离不过七八十米的道路上,教廷的车队如同一字长蛇般,停在一个长长的坡道前,侍卫们正将一辆辆满载货物的马车推上坡。

    “这一段是上坡路。估计他们得耽搁好长时间。”四级佣兵看了一会儿,低声道。

    “嘿!要是谁想干掉他们的话,这倒是个好地方。”一位佣兵愤愤地啐了口唾沫道,“真想一剑一个把这帮家伙全宰了!””袭击教延车队的罪名太大了。”另一名佣兵道:“除了混乱之地的那帮疯子和异教徒,谁敢向教廷的人下手?”

    大家愤愤地看着下了车的加拉斯等人好一会儿,四级佣兵道:“走吧…..”他话音未落,忽然间,众人就看见山下的教廷车队乱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四支如同毒蛇般的锐箭闪着寒光从林中射出来,将加拉斯狠狠地钉在地上。

    随后,一支支锐箭络绎不绝从林中嗖嗖嗖飞出来。视野中,马车的绳索被割断,惊马飞奔,车厢下滑,侍卫扑地…,,一连串变化的最后,马车翻滚上了半空,如同塌方的山石一般向下面砸去。

    轰!当两辆教廷马车和几名侍卫被砸得粉身碎骨的时候,山林中的佣兵们全都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猛地一缩脖子。

    我的天啦,谁干的?!

    刚刚才有人说这里是个袭击教廷车队的好地方,结果话音才落,就有人这样干了。而且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

    加拉斯被钉在地上。

    翻滚而下的马车,更是毁掉了半支车队。

    两辆豪华马车被砸得粉碎不说,下面还埋着广场上喊话的那名一脸高傲的执事,四五个教廷侍卫和一个助祭。

    一时间,丛林中就只剩下一阵粗重的呼吸。

    片刻之后,山下教廷的人反应过来,特使露出神术师的本来面目,为三位骑士施加了战环加,那名脚下有两个战环的勇敢级天变骑士,更是如同猛虎般向林中扑来。

    佣兵们情不自禁地对视一眼。

    “走!去看看!”当先的四级佣兵急促道。

    顺着山坡,众人飞快地向斜下方跑去。不一会儿,他们就拐过一个土坡,看见了正在战斗中的教延勇敢骑士和他对面的“复仇恶魔”。

    佣兵们飞快地在草丛中俯下身来。一名佣兵低声道。

    “是个弓手!”

    “好家伙,胆够肥的。一个人就敢袭击教延车队。”另一位佣兵咋舌道:”怎么不激战环?”

    “这弓手不是骑士!”虽然距离较远,感觉不到斗气的波动,领头佣兵还是凭经验做出了判断:“他的斗气没进一阶!”

    “啊?!”佣兵们都傻了眼!

    原本大家以为,敢只身袭击教廷车队的,至少也是个勇敢骑士。却没想到,竟然是个斗气还没进一阶的普通人。

    要知道,就在场的佣兵当中,斗气上一阶的就有两三个。领头的四级佣兵,斗气更是上了一阶八层,拥有四星武装骑士的实力。

    就连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敢做的事情,那弓手竟然一个人就干了!

    说话间,那边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身上连个战环都没有的弓手,忽然变出一把斧头来,交手竟丝毫不落下风,反倒用一连串招式精妙的连环进攻,杀得教廷骑士手忙脚乱。

    “这家伙不是弓手,是斧战士!”先前那位佣兵惊讶地道。

    在军中,斧战士是一个专门的兵种。主要用于野战绞杀。一旦投入斧战士,几乎就意味着战斗进入了最惨烈的白热化。

    因此,斧战士又被称为步兵中的突击队,全是由力量最大,体魄最强壮,经验最丰富的战士组威。

    不过,那只是在备大帝国的嫡系军团中,普通的边军和贵族的私人武装里,用什么武器的都有,并非用斧头就是斧战士。

    而眼前的这个“复仇恶魔”虽然身体体格不算强壮,甚至在普通人中也显得有些单薄,可是,他的战斗经验却相当丰富。一把斧头使得出神入化不说,而且浑身都散着一种让人恐惧的杀气。

    这种杀气,这种经验,没有经过战场的洗礼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的。

    大家刚刚在心头认同了那位佣兵的看,忽然,随着两道血光,他们惊讶的现,最后时刻,那家伙手中的斧头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成了一把剑,拼着受伤一剑割断了勇敢骑士的喉咙。

    当勇敢骑士睁着眼睛倒下的时候,整个丛林鸦雀无声。

    冲进丛林的另外两名教廷骑士和四五个教廷侍卫固然懵了,佣兵们更是一个个瞠目结舌,目眩神迷。

    “他杀….杀了勇敢骑士。”凯里结结巴巴。他并不算聪明的大脑,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没有人回答他,其他的佣兵比他还悟。

    大家看得很清楚,最后那一剑,剑势灵动而凌厉,时机掌握妙到巅毫,绝对不是随意挥出的一剑,而是某种和斧同样精妙的战技。

    弓手,斧战士,剑士……大家面面相觑,一脸呆滞。

    要知道,斗气和武技对应结合,原本就是修炼的基本常识。

    任何一种斗气都有它支持的武技。当然,也可能有一种斗气支持多种武技,或者一种武技适合多种斗气的可能。但战斧和剑,却完全是不同的武技体系。

    剑靠的是度和敏捷。而战斧则走的是刚猛的力量路线。这两种不同的武技体系,根本没有办用一种斗气来支撑。

    而没有斗气支持的武技,除了表面做做样子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更别说像这位“复仇恶魔”这么厉害了。

    “这家伙好厉害!”一位佣兵压抑不住心头的激荡,低声赞道。

    大伙儿心有同感,一时议论纷纷。

    领头佣兵把目光投在了假面弓手的服装上。忽然低声道:“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刚才在咱们前面出城的那个?”

    这么一提醒,大家越看越像。

    虽然他脱了外衣,换了一件皮甲,用兜帽罩住了头,甚至连鞋都换了。可是,他的裤子和身形,却像极了。

    “快看,”一位佣兵看向丛林边缘,低声叫道:“那神术师进来了。还有郡主教。”

    众人悄悄探头看去,只见神术师和郡主教在几名侍卫的护卫下,走了林中来,隔着的前面的两名骑士和侍卫,和那受伤的弓手遥遥相对。而那弓手,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神术师啊!白痴,快跑啊!”

    佣兵们都在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神术师,是指圣教中能够施展治愈系术的师。

    虽然在很多人的眼中,神术师主要作用是施展治愈术,为骑士提供辅助。但人们同样没有忘记,神术师,也是师!

    他能施展神术,自然也能施展攻击性术。

    在六名教廷侍卫,两名武装骑士的前后护卫下,一个师,不管什么等级,都不可能是那个连战环都没有的弓手能抗衡的。哪怕他能杀了勇敢骑士也不行。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接近师的机会。

    看着林中捂着受伤左臂的弓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跳到了嗓子眼。

    走进林间,特使一眼看见倒在地上的勇敢骑士,第二眼看见手中依然握着滴血长剑的“复仇恶魔”,瞳孔不禁一阵收缩。

    “你是谁?”

    罗伊用手指指着鼻子:“看看我的脸,这不明摆着吗?”

    “复仇?”特使道:“”

    “看来你是不准备说了。”特使拿出一根铭刻着魔纹的黑橡木杖,冷冷地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丢掉你的剑,摘下面具,跪下。”

    或许是他长期身居高位惯于号施令,又或许是师天然的恐怖和神秘,他的声音虽然平静,却带着一种强大的威势。甚至远在数十米外的佣兵们,都情不自禁的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

    不过,这对一向脑子中没有什么等级权威观念的罗伊显然没什么作用。他诧异地道:

    “你在跟我说话?”

    “当然。”特使道。

    “***算个什么东西?”罗伊更加诧异。

    周遭一阵死寂。

    弓手的回答,像是一耳光直接抽在特使高傲的脸上,让佣兵们大感痛快的同时,也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他面对的是一名神术师和两名武装骑士,六名教廷侍卫。

    别说神术9币本身的攻击性术,单单是有他神术支持的骑士和侍卫,就已经不是弓手能抗衡的了。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底气,特使才会说出那样的话。除了惯于颐指气使外,他们也通常用这种方式羞辱对手,打击对方的信心。当然,当对手落在他们手中的时候,他们也更有快感。

    “圣父的仁慈被你拒绝了。”特使面色森冷,“祈祷吧!”

    话音落地,两名武装骑士和四名侍卫同时向罗伊扑去。

    而在两外两名侍卫保护下的特使,则开始双手笔直地向前伸出,十指张开,猛地向两侧一拉。

    成百上千条细若游丝的蓝色光丝,随着手掌的分开而拉长,无数水滴从虚空中渗透出来,随着这蓝色光丝的震动而飞快的融合。眨眼间,一只浑身碧蓝透明的水熊,就咆哮着现出了身形。

    “五级魔,海怒之熊!”佣兵们一声惊呼,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海怒之熊一种标准魔力消耗为七百码的单体攻击魔。攻击力极强不说,水熊还会跟踪被攻击者。除非被击碎或者师的魔力枯竭,否则,它会一直如影随形般不断动攻击。

    这种攻击并非魔兽那样的撕咬攻击。而是魔攻击!

    一旦被它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接触,魔的力量就会全部释放出来。就算是一名公正骑士,也不敢直撄其锋,更何况一个没有战环的弓手!

    这位特使,至少是二星级的朗星师!而且,他的攻击针对性更强,简直一下找准了那弓手的致命要害!

    危险!

    .睡了整整一天,才把那种长时间积累下来的疲惫感甩掉。轻装上阵!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