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五十七章 法师,火龙焰虎!(两章合一)
裁决 第五十七章 法师,火龙焰虎!(两章合一)
    危险的念头刚刚从佣兵们的脑海中划过,那碧蓝水熊已经和教廷骑士们同时扑到了罗伊面前。

    “吼!”水熊仰天一声咆哮,人立而起,原本就巨大的身躯是骤然暴涨数倍,厚厚的手掌宛若泰山压顶一般拍向罗伊。

    与此同时,教廷护卫们也齐齐向罗伊攻去。两名侍卫近身一个地滚,挥剑砍向罗伊的双腿,另外两名侍卫则腾空而起,挥剑下劈。再加上水熊左右的两名教廷骑士手中剑芒闪烁的长剑,完全封死了罗伊的闪避空间。

    佣兵们心头一紫

    眼看弓手就要丧命在水熊的巨掌和教廷骑士们的剑下

    忽然,一道黄色的光芒,在虚空中浮现出来,如同一个巨大的光蛋一般,将罗伊包裹在其中。

    同时,罗伊一声狞笑,双手成爪,猛然翻开向上。两团红光在光线暗淡的丛林中,绽放出万丈光芒。

    “天啦!他是师!”

    “七级魔,火龙焰虎!”

    这一刻,佣兵们全都骇然从草丛中人立而起,同声惊呼。

    声音未落,罗伊双手上的红光,已经悬浮而起,陡然膨胀。左边的火团在剧烈的扭动中分散开来,化作五只扑棱着翅膀的火龙,而右边的火团,则化作五只浑身燃烧的猛虎。

    没有人能够用语言形容这龙虎齐现时的震撼场面。

    佣兵们一时间只感觉当这些膨胀的魔猛兽陡然成型的时候原本如同潮水一般涌向弓手的教廷众人和那只巨硕无比的水熊,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群雄狮面前脸色惨白的小豺狗。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一团刺目的光芒以罗伊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吞噬了周围的所有人,并伴着巨大的冲击波席卷了整片丛林。

    佣兵们的头发、衣摆都在飓风中陡然飞扬起来。

    高空中的树叶如同下雨一般飘落。而低矮的灌木丛中的树叶,则如同沙漠中被卷起的尘埃般纷扬而起。草丛中的草被割断,地面上的枯枝落叶和尘埃泥土一起卷上天空。整个世界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爆炸中心,龙吟虎啸声骤然升起!

    火龙和焰虎迎面撞进了教廷骑士们的战团中!

    当先的水熊被一只火龙狠狠撞上,双双厉啸一声,化作星星点点的红蓝光点消散于虚空。两名教廷骑士手中的剑刚刚触及到罗伊身上的黄色光芒,就停滞了下来。如同被虚空中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般再也无向前递进分毫。

    随后,两只焰虎咆哮着扑到了他们的身上。

    骑士身上的战环在顷刻间消散,身上的铠甲,手中的剑,如同纸糊的一般,片片碎裂飞散。

    猛虎纵声咆哮,烈焰熊熊的身躯变成了透明的淡红色,如同幻影一般穿透了两名骑士的身体。它们的后肢和尾巴还在骑士们的前胸呈现透明淡红,从后背透出来的头部和前爪已经变成了鲜红色。

    那不是烈焰而是从骑士身体中来血雾!

    当浑身妖红的焰虎落地回头时,两名武装骑士圆睁着不敢置信的眼睛向地上倒去,身体还在半空中,就随着呼啸的狂风化作了飞灰。

    与此同时,剩下的其他人也迎来了他们的末日。

    两只火龙从四名距离近的教廷侍卫身边掠过时,用展开的烈焰翅膀将他们包裹了起来。

    熊熊烈焰钻进侍卫们的身体,又变成火流从他们的七窍喷出来。顷刻间,四人就变成了四团烈火。场面看起来诡异而恐怖。

    疾扑的红光,向前方延伸。

    空中振翅急扑的火龙,地面奔腾的焰虎所过之处,草叶枯卷林木焦黑。空气因为水汽的蒸发而扭曲。

    顷刻间,这些红色的猛兽,就在特使等人的瞳孔中放大。

    特使脸上的冷酷和高傲就像他释放的海怒之熊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极度的恐惧,震惊和绝望。

    “不!”这个凄厉而绝望的声音只喊出一半,转身欲逃的他和两名教廷侍卫就已经被烈焰猛兽追上并淹没。

    林外阳光明媚。干燥的泥土路,在风中飞扬着尘土。

    那是特使视线中的后景象。随后,他就被一只焰虎从背心扑进身体,从前胸透体而出。

    妖红焰虎落地,化作星光消散,一蓬鲜血,如同血雨般撒落在距离特使两米外的土地上。

    特使的身体和其他人一样,在落地之前,就已经化作了飞灰消散于风中。唯一不同的是,他强大而充满了怨念的精神力,让身体沙尘终飞散之前,组合成了一张充满了惊恐和怨毒的扭曲的脸。

    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对手,竟然是一位远比他强大得多的魔师。

    “呸!***算个什么东西!”

    这个他原本一点都不在乎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就像一记耳光,终于用响狠的方式落在了他的脸上。

    而他,却永远也没有机会再还回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光芒消散。只剩下罗伊和完全石化的郡主教,站在一片狼藉和死寂之中。

    罗伊撤去了土盾,身体放松下来。

    这一战,他已经竭尽全力。尤其是这后发动的【火龙焰虎】,消耗了足足两千五百码的魔!,远比两千魔力的【春笋怒发】多。再加上一个两百魔力的【土盾】,此刻体内只剩下了两百码的魔力。

    不过看起来,此刻虽然左臂受伤,魔力也消耗到了几乎枯竭的地步。但这一战毕竟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大战。能够取得这样的战绩,比起一年多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

    凭借这些底牌,虽然距离报仇还差得很远,但至少在这个乱世中行走,算是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小”脑海中的矮人斧灵的声音有些发呆,“你够狠!”说着,矮人暴跳如雷的吼道:“你疯了。哪个魔师像你这样干的?白痴!蠢货!等杖灵醒了你就等着好看吧。看他不把你骂个狗血……”

    “那我就不叫醒他。”罗伊一咧嘴。

    矮人斧灵的骂声嘎然而止,罗伊想象着他吹胡瞪眼的模样嘿嘿一笑,向郡主教走去。

    “你想干什么?”

    郡主教看着向自己

    逼近的“复仇恶魔……那冰冷的青铜面孔,心胆俱碎,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着。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威严。

    在他的四周,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滚滚黑烟直冲天际。可原本整整一支车队十几个人,现在却只剩下了他个。

    被压死的人和勇敢骑士还留了个全尸。特使和其他人,则化作了地面上的一滩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和风中飞扬的白灰。

    “袭击教廷,可是死罪若是被教皇知道了……”郡主教一边说着,脚下一边后退。片刻之后,他就在罗伊的逼迫下,退到了公路边。

    “站住。”随着罗伊冰冷的声音,郡主教顿时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眼看“复仇恶魔”向自己走近,自己却又不能动,郡主教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口中再没有任何强硬威胁,改不哀求道:“我们无冤无仇,如果是要钱,我可以给你……千金路郎不,不一万。”

    “一万?”罗伊走到他身边,却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被钉在地上的加拉斯,“一万金路郎能让死去的他一家人和安娜都活过来?”

    这话一出口,时间就仿佛凝固了下来。

    出

    看着加拉斯绝望的眼睛,郡主教苍白的脸色,佣兵们都是大感意。眼

    虽然大家都隐约猜到“复仇恶魔”袭击教廷车队的原因,是为了安娜他们报仇,可这毕到只是猜测。

    只有此刻“复仇恶魔”亲口说了出来,大家终确定。

    复

    随即,就是一种无言语的喜悦油然而生。

    不久之前,当加拉斯逃入教堂,并在教廷的包庇下乘车离开的时候,大家再愤怒,也只能在旁边看着。

    那个时候,教廷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根本不理会平民们的声讨?

    即便大家明明看见加拉斯杀人,追着他到了教堂,他们也能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蛮不讲理地包庇加拉斯。

    可没想到,这短短不到一个祷时的时间,他们的报应就来了!

    “活该!”佣兵们都在心底大感畅吐气。一时间只觉得这位复仇恶魔冰冷狰狞的面具,看起来简直比天使降临还让人亲切。

    听到这个答案,郡主教一时间简直把加拉斯给恨到了骨里。如果不是加拉斯这个白痴,怎么惹出这么一个煞星来。

    为了几个低贱的平民,他竟然就灭了整支教廷车队!

    此刻保命要紧,郡主教飞地向旁边挪开一步,和地上的加拉斯划清界限道:“这事情和我没关系,是加拉斯还有,还有”他想要用手去指特使,却发现那里除了灰以外,什么也没有。

    罗伊在加拉斯面前蹲下来,看着这个美丁城中臭名昭著的恶棍:“还有一点时间,有什么遗言没有?”

    被活活钉在地上的加拉斯,目光怨毒地看着罗伊。知道自己绝对逃不过这一劫,厉声道:“你放……”

    噗!鲜血飞溅。

    随着罗伊一剑斩下,加拉斯后的话还没出口,就随着他的脖一同被斩断。临死,他还睁眼瞪着罗伊,似乎在说,你让我说话,我还没说光

    “他妈的,抱歉,时间到了。”罗伊一脸遗憾。

    “太太坏了”佣兵们个个眼睛发直。而旁边被溅了一脸温热鲜血的郡主教,已经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罗伊抓起郡主教,用绳把他绑好。

    “干嘛把他留下来?”矮人斧灵觉得,自己哪怕比罗伊早生了几百年,也永远猜不透这个浑身都是心眼的小狐狸的心思。

    “烤着吃。”罗伊嘴里胡说八道,扭头看了一眼远方草丛中一帮傻傻的佣兵,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拎起郡主教大步向丛林深处行去。片刻之后,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密林中。

    望着罗伊消失的方向,佣兵们一时间竟是心荡神摇不能自己。

    “他刚冲我们挥手?”良久,一位佣兵傻傻地扭过头问自己的同伴们,“你说,他要是想灭咱们的口,咱们谁能逃得掉?”

    领头佣兵摇头道:“如果他想杀咱们,咱们一个都跑不掉不过他不会……”

    “为什么?”一位佣兵困惑地道。

    “他妈的,我怎么知道,你很想被人家灭口吗?”领头佣兵眼睛一瞪。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他们和对方的距离并不算太远,从草丛中跳起来的时候,就知道瞒不过对方的眼睛。

    要说没一点害怕,那毕竟是假的。

    可打心眼里,他们就不认为这位替冤死的安娜和所有愤怒的平民讨公道的复仇恶魔,会向自己下手。

    况且,这么精彩痛的一出戏,自己若是因为害怕跑掉了,漏掉其中一个情节,以后怎么跟人吹牛?!

    就在这时候,凯里忽然兴奋地跳了起来,拔腿就往美丁城的方向跑。

    “回美丁城去!我得赶把这消息告诉他们!”

    佣兵们回过神来,眼睛放光,互视一眼飞地追了上去。

    这个好差事,可不能让凯里一人独占!

    “你说什么?”

    在搬空了大部分贵重陈设,显得有些寒酸的教堂房间中,约瑟夫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神色恭谨的助祭。

    “这是郡主教大人的命令?”

    “是的,神甫大人。”

    “这个”约瑟夫脸上涌起一丝惊喜的血色,随即又消褪得干干净净:“郡主教大人没有带给我的信吗?”

    “神甫您知道这种事情……”助祭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他不明白约瑟夫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但很明显,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就算是自己也知道答案。

    那样的事情,郡主教大人可能留任何证据在你的手里吗?

    “好吧,好吧。”约瑟夫显然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愚蠢,急急忙忙地道:“我知道了,你回复郡主教大人,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看怎么把他交代的事情办好。”

    说着,他有些为难地道:“郡主教大人也该知道,事情刚刚发生,如果现在就动手的话,恐怕会搞出大乱来。!

    “我来的时候,郡主教大人说:‘这件事就交给约瑟夫神甫负责,我相信,他会干得很好。

    至于计划和时间,我没有任何意见。”,助祭恭敬地重复了郡主教的话之后,接着道:“大人会耐心等候您的好消息。”

    “好的,我明白了。”约瑟夫又是兴奋,又是惶恐。连连集头道。

    等到那位刚刚离开美丁城不久,就匆匆赶回来的助祭离开房间。约瑟夫搓着手,在房间里来回乱转。

    “杀人そ一想到这个让人心悸的字眼,约瑟夫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浑身都在冒汗。

    要知道,自从诚心皈依圣父的光辉下以来,二十多年,约瑟夫可从来没有干过什么亏心事。

    虽然有时候在平民面前摆摆谱,心安理得的收些财物。在圣教中也一门心思地想往上爬。干些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事情。可是,他却从来没想过杀人,这个字眼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他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房间里一片安静。

    约瑟夫忽而绕室徘徊,忽而在椅上坐下来,忽而跪在圣父像前念念有词,忽而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地攥着拳头给自己鼓劲。

    自从上一任郡主教死后,他已经渐渐被排挤到了边缘。别说升级无望,就是这个神甫的位置,也眼看不保。

    他不是没有想过办。平日里送礼也好,低声下气忍辱吞声也罢,他一直试图向郡主教表达自己的忠诚。

    可是,或许是天性优柔寡断,能力普通,又或许是在某些观念上有分歧。总之,在错失了几次机会之后,他被完全排除在了郡主教的圈之外。

    到后,就连这个原本是在他管辖下的教堂,权力也被郡主教的亲信助祭和执事分走了大半。

    而现在,郡主教居然又给了一个机会――派人杀了安娜的父母家人。

    约瑟夫有些拿不定主意。

    从他的本性来说,他一点也不想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也是他迟迟不能融入郡主教圈中的大症结。可是他明白,若是再错过这个机会,或许自己这辈都不可能再拥有同样的机会了。

    现在的美丁城教堂,已经成了一个烂摊。

    西区教廷布置下来的任务完成率,对世俗的影响力,财务状况等等数据,美丁城每每都排在后。西区主教早已经大为不满。而现在又闹出了平民围攻教堂的事情

    若是不抓住这个救命稻草,约瑟夫实在想不出己还有什么机会逃脱被贬到边远乡村去的命运。

    干,还是不干?!

    这个问题在约瑟夫心头反复纠结着,就像两条毒蛇一般,左咬一口,右咬一口。让他片刻不得安宁。

    “仁慈的圣父啊。”约瑟夫又可怜巴巴地在圣帝像前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心里一阵哀愁。

    不久之前,他花费重金,好不容易买到了卢利安大主教的嗜好。准备定制一个组合魔纹的马鞍,送给对此异常痴迷的大主教。

    大主教的这个嗜好,可是连郡主教和西区主教大人都不知道。

    约瑟夫一直将其视作自己爬出泥潭的唯一希望。

    可是,或许是组合的设计太难,在幕尼城任务堂和神匠堂中请人做出来的几个效果都不理想。到后来,不但没有魔纹师愿意承接,就连约瑟夫原本就不多的财产也花得差不多了。

    在美丁城任务堂的任务,已经是他卖掉了一个庄园凑齐的钱。

    前几天,听到美丁城任务堂忽然出现了一位能制作型魔纹的魔纹师的时候,约瑟夫在第一时间就赶去了任务堂。

    除了自己的马鞍以外,他明白这样的一位魔纹师,对教廷来说意义同样重大。就连郡主教,也亲自交代了这件事情。

    可谁知道,他不但想尽了办也没有见到独狼的面,就连他的那个任务,独狼也没接。

    若是独狼不接三级任务也就罢了。可偏偏美丁城任务堂不多的三级任务他都接了,唯独不接马鞍的任务。这就由不得约瑟夫不哀叹自己的运气之差了。

    就在约瑟夫跪在圣像前可怜巴巴祈祷的时候,忽然,房门被猛地推开,一名助祭飞也似的冲了进来。

    约瑟夫吓了一跳,赶紧收起脸上的可怜相,装出一副威严的模样,瞪着这位一直跟着自己的助祭:“埃文,慌慌张张的干什么,连敲门都不会吗?”

    “大大人”助祭埃文圆乎乎的脸上,说不出是惊恐还是兴奋,结结巴巴地道:“出出大事了!”

    “大事?”约瑟夫皱眉问道:“什么大事?”

    “死了车队的人,都死了。”埃文喘了好半天,匀过气来,“刚刚有佣兵回城,说是郡主教大人的车队被人袭击。加拉斯,特使和所有人都死了。郡主教大人也被抓走失踪了!”

    约瑟夫惊骇地张大了嘴巴,随即就听到敞开的门外,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

    “您去看看吧,外面前闹翻天了。”

    埃文话音刚落,约瑟夫胖胖的身躯,已经以他前所未见的速度冲了出去。

    片刻之后,约瑟夫和埃文以及一干教堂的工作人员站在教堂顶的平台上,个个目光呆滞,如同石化了一般。

    视野中,整个美丁城都沸腾了起来。

    那些原本聚集在一起声讨议论,迟迟不肯散去的愤怒民众,此刻已经是一片欢腾。安娜的父母,哥哥在人群中哭成了一团。四周的平民们有些在叫好,有些在安慰,有些在陪着他们抹眼泪。

    而多的人,则自发的用整齐的掌声拍着手。如同迎接英雄一般,簇拥着六位回城报告消息的佣兵们,在卫兵的护卫下,向领主城堡走去。

    “啪!”

    “啪!”

    这有节奏的掌声,一下,又一下。片刻之后,已经随着无数平民,无数佣兵,甚至高贵的骑士们的加入,席卷了整个美丁城。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