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五十九章 历史性的密谈(两章合一,求推荐票!)
裁决 第五十九章 历史性的密谈(两章合一,求推荐票!)
    蒙面人当然就是罗伊。

    当美丁城的人们还在欢庆加拉斯之死,并纷纷猜测“复仇恶魔”的身份时,谁也不知道,这位袭击者已经偷偷回到了美丁城中,并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正处于风口浪尖的约瑟夫。

    “小骗。”

    当看见罗伊在约瑟夫的询问下,又不慌不忙的掏出两样东西递过去,矮人斧灵不禁哪囔一声。

    罗伊消失在佣兵视野中的这一段时间干了些什么,只有矮人斧灵知道。

    首先,罗伊带着郡主教找了个山洞。用看得斧灵瞪目结舌的手段威逼利诱连哄带骗敲骨吸髓。不但将郡主教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富敲诈得干干净净,让他吐露了关于教廷的众多资料和秘密。后还以答应郡主教不杀他为条件,逼着他签署了一份密修士的文书和一个教廷修士身份契牒。

    拿到这些东西之后,小混蛋用赶在一只五级魔兽回来之前离开山洞的方式。履行了他不杀郡主教的诺言,并在听见郡主教的惨叫声时,还捂住了耳朵。充分展现了骑士的诚实、公正、怜悯的品质。

    随后,小混蛋赶回了美丁城。

    因为城门被封锁,所以,罗伊采用了另外一种进城的方式一ち加入乌合军!

    负责征召游勇的军官非常热情的为他办妥了所有的手续,并把他和另外一批游勇一道交给了一位小队长。

    原本,加入乌合军之后,就不能随意乱跑。可走进了城谁还能管得了他?就在那位小队长路上和人打招呼的一瞬间,罗伊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人群,穿街过巷,溜进了教堂。

    说实话,虽然一直在旁边看着。可是矮人斧灵天性憨直,根本不知道这小狐狸究竟打什么主意。直到现在,当罗伊拿出从郡主教那里得来的密修士凭证递给约瑟夫的时候,他隐约明白了一点。

    拿着契牒和羊皮卷一看,约瑟夫立刻就相信了罗伊的身份。

    不过,当他睁大眼睛看到上面的郡主教印章和签名,不禁霍然抬头,惊讶地道:“您是郡主教大人的密修士?”

    罗伊眼珠一转。心知这种身份的话自己不能说得太满太死,得留下一些余地,随即一本正经地道:“可以这么说。”

    “可以这么说?”约瑟夫目光困惑地看着罗伊,心想,难道这个神秘的密修士还有别的身份?

    罗伊迎着约瑟夫的目光,也不说话,抬手释放了一个光环在他身上。

    随着这圣洁的光芒落在身上,约瑟夫只觉得精神陡然一振,身体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舒服。

    “精神恢复!”震惊中,他猛地站了起来打开聆听间的门走出去,跪下道:“原来是神术师大人驾临。约瑟夫不知深浅,冒犯大人了。”

    这一刻,的瑟夫再有天大的疑心,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要知道,神术师可是只有教廷有的。因为数量稀少珍贵,地位一向都极其尊崇。旁人就算是想冒充,也冒充不了。

    再加上这位密修士之前的独狼佣兵铭牌和郡主教签发的文书和契牒,眼前这位密修士的身份,确凿无疑。

    至于他和郡主教之间的关系,在约瑟夫想来,定然是这位神术师大人因为某种原因成为了密修士,而由郡主教和他联系。因此,他用“可以这么说”来形容他和郡主教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别说一个小小的郡主教,就算是西区主教,恐怕也没办让一名神术师干密修士这样的活计。

    想到这里,约瑟夫心头一阵震骇。暗骂郡主教隐藏得如此之深。

    当初,那老家伙还一副很在意的模样,亲自询问自己寻找独狼的事情呢。谁知道,他早就知道独狼的身份。他之所以向自己打听,一定是想从自己的口中套话出来,看自己了解多少!

    由此可知,这位密修士和郡主教之间,一定有什么极其重大的秘密。不然,何至于如此小心翼翼。

    “不知者不罪。”罗伊的声音要多威严有多威严,淡淡地道:“起来吧。”

    “谢大人。”约瑟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恭敬地问道:“不知我有什么可以为大人您效劳?”

    “郡主教大人被人掳走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罗伊冷冷地道:“你知道干这事情的人是谁吗?”

    “谁?”约瑟夫紧张得声音都变了。

    罗伊一字一顿地道:“西区主教!”

    西区主教?约瑟夫的脸色一下变得怪异无比。

    如果不是对方神术师,独狼和密修士的身份绝对不容置疑,恐怕他早就把眼前的蒙面人当成一个神经有问题的疯了。

    别说他,就连旁听矮人斧灵也瞪目结舌,不知道罗伊为什么忽然把矛头对准了西区主教。

    “不相信是吧?”小骗压低了声音道:“我来告诉你事情的真像!”

    房间里,光线昏暗。

    除了蒙面人低沉的声音之外,约瑟夫就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一个惊天阴谋,正在他面前一环扣一环的展开!

    “你知道,教皇大人的身体正在衰弱,未来,恐怕我索兰教宗大人会和其他两大帝国的教宗大人……”罗伊声音沉稳而缓慢。

    骗这个行当,罗伊当年可浸淫不浅。

    威廉为他找来的千奇百怪的师父中,骗行当中的祖师爷级的人物,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因此,罗伊比谁都明白,任何骗术都必须把基础建筑在一个坚实而不容怀疑的地基上。

    教皇的身体状况,教廷三大教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会爆发的激烈交锋,就是罗伊为这个“惊天阴谋”打下的地基。

    听罗伊说起这事,约瑟夫连连点头。这些东西,不用罗伊说,教廷中的人又有哪个不明白?

    一旦教皇驾崩,有资格接任教皇职位的就只有三大帝国的教宗。而索兰帝国教宗殿下,又因为索兰帝国国情的原因,处于三位教宗中劣势的位置。争夺教皇宝座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因此,在圣索兰帝国的这场战争中,索兰教廷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介入。

    如果介入的话,一直对索兰皇室不满的梵丁堡和教廷山,肯定会一片指责。可不介入的话,教宗大人又只能坐等着圣索兰被斐烈帝国吞并,自己的教区变成斐烈教宗的教区。

    这样的事情,恐怕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

    别说圣索兰帝国被吞并对教宗大人和唐纳

    德没有什么好外,对于整个索兰教过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好好处。

    毕竟大家虽然在教廷中自成体系却都是索兰人。

    再怎么样,索兰帝国也是索兰教廷的后花园,不容他人染指。就连同为教廷的其他人也不行!

    大家一直都在猜测,教宗和唐纳德,一定会等一个恰当的机会,既不让圣索兰帝国落到斐烈帝国的手中,阻止斐烈教宗借机把手伸过来,又推翻索兰皇室。把这个总和教廷针锋相对的家族彻底埋葬。

    不过,这个时机现在看起来不怎么好选择罢了。尤其是在艾蕾希娅公主进入圣女堂之后,就渺茫了。

    见约瑟夫认可这一点罗伊就开始胡编乱造了。

    “为了争夺教皇宝座,斐烈和庞贝帝国教宗都是不遗余力的往我圣索兰教廷里掺沙。”罗伊道:“经过我们的秘密调查,西区主教,就是庞贝帝国的人!”

    咀约瑟夫倒吸一口凉气,眼睛发直。

    罗伊等他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语重心长地道:“没想到吧?”

    “这这”约瑟夫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罗伊道:“不但你没有想到就连当初郡主教大人和我都没有想到。”

    “西区主教这些年来倒行逆施,卢利安西区教廷已经完全烂掉了。”罗伊道:“干这种事情的,还不止他一个。在圣索兰帝国教廷中,有不少人都是庞贝帝国或斐烈帝国教廷的人。当然,咱们也有人在他们那里。”

    约瑟夫冷汗直冒。对他来说,这样的事情可真是闻所未闻。

    虽然早知道三大教宗之间的斗争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可这种身边就暗藏刀锋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见。

    不过按照教廷内部斗争的传统,这倒没什么好稀奇的。权力的斗争,从来都是血淋淋的。历史上教廷内部数次清洗,哪一次死的人少了?!

    眼看约瑟夫没有出言反驳,罗伊知道这一关算走过了。就算西区主教的身份只是自己的一面之词,但只要约瑟夫没有实际证据反对,那后面当一切涉及到他的利益时,他就会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一说。

    早在任务堂看见约瑟夫的马鞍任务后,罗伊就产生了在教廷内部找一个同盟者的心思。

    就像他八岁的时候猎杀的那群狼一样。对当时的他来说,那一群狼非常强大。可是,在那一年春季,他却发现,狼群里狡猾的那只头狼老了。而下面,又有几只爪牙锋利的小公狼成长起来。

    就像现在的教廷一样。

    那一年,他推迟了杀狼的时间,后获得了远比当时动手大的收获。而现在,他有耐心,位置也有利――因为他本身就能成为教廷狼群中的一员。用直接的方式参与进去。

    于是,他专门打听了关于约瑟夫的一切消息,准备寻找机会和他接触,却没想到,居然撞上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心头想着,罗伊口中不停。

    “因为西区主教位高权重,郡主教大人知道直接指控扳不倒他,即便扳倒了,他隐藏在教廷中的同伙也会立刻发动报复。于是郡主教大人,决定竞争西区主教的宝座,先取代他的位置。”

    约瑟夫睁大了眼睛。这件事情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罗伊观察着约瑟夫的脸色,知道又是该甩些猛料的时候了,当下有意无意地道:“不久之前,郡主教大人发现了卢利安大主教的嗜好,准备让我制作一副马鞍。进献给大主教。”

    马鞍这个词一出口,约瑟夫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异常尴尬。

    “我知道你也了马鞍任务,不过当时没有为你做,是郡主教的意思。毕竟”罗伊一脸遗憾地把责任都顺势推到了郡主教的头上。

    “我那个”约娄夫慌忙想要解释,嗫嚅了两句,却有说不出话来。脸上涨得一阵通红。

    原本他以为自己好不容易打听到的卢利安大主教的喜好是一个秘密。却没料到,郡主教和这个独狼早就已经计划那样做了。难怪独狼怎么都不接自己的任务。说不定,他和郡主教私下聊起的时候

    的瑟夫在心里哀怨。自己可真是个倒霉蛋。

    “可谁成想,我这边还没开始动手制作,那边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暴露了。西区主教派了一个神术师和加拉斯来,不但准备把这里所有的贵重财物都收走还对郡主教大人下了毒手。”

    “你是说”约瑟夫紧张起来,“特使大人和加拉斯,是来杀郡主教大人的?”

    “他们?他们不过是来陪葬的罢了。”罗伊淡淡地道。瞟了约瑟夫一眼:“你见过来杀人的把自己也杀掉的吗?”

    约瑟夫一怔,随即尴尬地一笑。

    “虽然我没有看见整个谋杀是经过,但西区主教机关算尽,还是留下了破绽。”罗伊又开始编故事了:“首先,你认为加拉斯亲自去杀几个平民正常吗?”

    约瑟夫摇了摇头。

    他也想不明白,以加拉斯的身份,要杀几个平民何必自己出手。直接让宗教裁判所的人罗织罪名抓人就行了。

    “那你认为,加拉斯自己杀人不说居然还被人发现逃到教堂来。正常吗?”罗伊问道、

    约瑟夫仔细想了想,再度摇了摇头。眼睛渐渐眯了起来问道:“大人,您是飞这是他故意的?”

    “聪明!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罗伊大赞特赞,夸得约瑟夫精神一振。心头喜滋滋的。

    罗伊道:“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加拉斯这样煞费苦心,就是西区主教的授意,要在美丁城制造事端挑起民众的愤怒情绪。从而浑水摸鱼!”

    约瑟夫这一次点头点得飞。

    要知道,罗伊的这种猜测可是建立在他刚提出的猜测基础上的。既然得意于自己的推论,又怎么可能否定罗伊的猜测呢?

    不但不能否定,受到了鼓励的约瑟夫还开动脑筋,接口道:“这样一来,车队遭遇袭击的真实原因,就被掩盖了。大家只看到美丁城里发生的事情,以为是有人为那些平民报仇,却没想到,真正的凶手另有目的!”

    “跟神甫您说话是一件非常愉的事情。”罗伊赞叹道。

    约瑟夫一脸喜色,谦逊道:“大人您过奖了。”

    罗伊道:“很显然,当车队驶出美丁

    城之后,西区主教派的人就动手了。特使和加拉斯,不过是他为郡主教大人准备的陪葬而已。加拉斯和特使恐怕到死都不明白,西区主教让他们执行的任务,是在给自己挖坑。”

    约瑟夫点头,深以为然。不过,随即又困惑地问道:“可是,听人说,那个凶手当时并没有直接杀死郡主教大人,而是把他掳走了。”

    “这正是他们高明的地方。”罗伊问道:“如果当时一出手先杀郡主教大人,恐怕被有心人一查,就会露馅。所以,那人把目标对准加拉斯,然后掳走郡主教大人。表面看是没杀,但我敢肯定郡主教大人一儿……”

    罗伊道:说到后,罗伊的声音已经悲愤得说不车去了。

    约瑟夫对郡主教倒没什么好感。不过这时候,也陪着低下头,一脸悲伤。

    两个人假模假样地悲伤了半天,罗伊道:“如果你是凶手,你会放那些佣兵离开吗?”

    约瑟夫果断地摇了摇头。

    “对了。正因为凶手想让事情的经过被人目睹,没有杀人灭口。”罗伊叹道“整个计划”这样执行下来,几乎完美无缺了。现在只差后一步”

    “后一步?”约瑟夫困惑地道:“难道,他们还要对付谁吗?”

    “该对付的都对付了但他们后需要……”,罗伊看着约瑟夫,缓缓道:“找一个替罪羊!”

    一听到这话,约瑟夫只觉得浑身寒毛倒竖,脸上的血色消褪得干干净净。

    这个替罪羊是谁,那还用说吗?

    “真是一石三鸟啊。”罗伊悠悠地道:“杀了郡主教大人,又腾出了郡主教和美丁城神甫的位置,不声不响顺理成章的安排上自己的人。整个西区教廷,就完全是他的天下了。以后,恐怕再没人找他的麻烦了!”

    约瑟夫浑身都在颤抖着。

    别说此刻他对罗伊的说辞深信不疑,就算是怀疑,可明显他会成为这次惨案的替罪羊的事实,也足以让他对西区主教心声怨愤。自己的前途未来都已经一塌糊涂,还为西区主教考虑个屁!

    “大人”约瑟夫哭丧着脸,哀求道:“既然您知道真相,能不能”

    “我能怎么样?”罗伊瞟了约瑟夫一眼:“你觉得我这样的猜测,能作数吗?”

    “能做数,能作数!”约瑟夫咬牙切齿的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大人,事情再明白不过了。幕后黑手就是西区主教!”

    罗伊默不作声。而矮人斧灵已经是瞪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小狐狸一通胡编乱造,这约瑟夫就自己跳进去了,现在恨不得把罪名给西区主教给扣死。

    他妈的,这小混蛋的心眼,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你说了不算,真正说了算的,只有大主教!”罗伊沉默半响,摇头道:“不过,很显然,他老人家不会听我们的。”

    “那怎么办?”约瑟夫都绝望了。跪下道:“大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让那些亵渎圣父的恶棍得逞啊。”

    “我既然来找你,就是不想让他得逞!”罗伊咬牙道:“我绝不原谅害死郡主教大人的家伙!”

    “害死郡主教的是只五级魔兽。”矮人斧灵翻了个白眼。

    “大人,那”一听有了一点希望,约瑟夫满怀希翼地问道。

    “我能信任你吗?”罗伊看着约瑟夫的眼睛。

    “能,当然能!”约瑟夫毫不犹豫地赌咒发誓:“我以圣父的名义……”

    “够了!”罗伊一摆手,冷冷地看着约瑟夫:“我可不需要谁赌咒发誓。

    既然要合作,你就应该拿出大的诚意。”

    “诚意?”约瑟夫已经是走投无路,来回转了半圈,忽然想起了一个绝妙的办,推门出去,片刻之后,又飞地走了回来。

    “这是?”罗伊困惑地看着约瑟夫递给自己的羊皮卷。

    “恶魔契约书!”约瑟夫铁青着脸,一咬牙,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指,在契约书上滴下鲜血。

    “这是邪教向恶魔效忠的契约书,如果我要走出卖您只要您把这东西往宗教裁判所一无……”

    房间安静下来,罗伊凝视着约瑟夫,把契约书收起来。

    “那么,从今天起,我的合作伙伴就是你了。你将取代郡主教大人,和我一起,清除这些圣教的败类!”

    “我”约瑟夫脸上血色上涌,激动得语无伦次:“大人我一定鞠躬尽瘁!”

    “放心吧”,罗伊道:“我已经有了主意。既然我们在同一条船上,那我一定帮你度过这一关。不但过关,我们还要争取郡主教的职位!”

    “郡主教?”约瑟夫觉得自己简直被从天而降的章福砸晕了。脑一片空白。,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准椋……”

    “首先,我们要得到大主教大人的支持。”罗伊道:“毕竟,认真说起来,这件事和你关系不大。黑锅可以由你背,也可以由别人背。如果我们能投大主教大人的所好让他记你的情……”

    “马鞍!”约瑟夫眼睛一下就亮了!

    自己怎么忘了,眼前这位,可是会型魔纹的独狼啊!如果他精心制作一个“骑士基座”,让自己送给卢利安大主教,别说这件事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就算真有关系,对大主教来说都不算什么事!

    “马鞍只是第一步。”罗伊道:“美丁城教堂的各项指标,现在看起来还差了一点。如果我帮你冲上去,再和大人们多沟通走动。送些外面买不到的东西。你觉得,西区主教还能随便动你吗?”

    约瑟夫双手合什,诚心诚意地跪下来,匍匐在地。

    耳畔,传来罗伊冰冷的声音。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过那些败类。当我们路的人,斐烈和庞贝教廷的人,我们都要铲除!”

    约瑟夫身体一抖,随即一咬牙,稳定了下来。

    “这是一条血路,我们只有一路杀过去!你明白吗?”罗伊厉声道。

    约瑟夫大声道:“明白!”

    “为了索兰圣教!”

    “为了索兰圣教!”

    兄弟们,拿出力量来吧,冲榜啊!推荐票!!!!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