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六十一章 军营
    罗伊挑选装备的时候,凌雪――直在仓库里工作,对前面发生的一切都不知情。

    当她结束抱着一大叠货物清单穿过走廊走进前厅时,惊讶的发现,整个商店仿佛被人施了魔一般,大家目光呆滞表情扭由地看着大门的方向,模样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你们在看什么?”

    凌雪走到凌霜身边,碰了碰她的胳膊,好奇地往大门张望了一眼,正看见远去的罗伊背影在人群中一闪即逝。

    “咦?那不是姐姐的朋友吗,叫罗什么来着”凌雪惊讶地道。

    “别跟我提那家伙!”

    被妹妹的声音一打岔,凌霜这回过神来,气鼓鼓地接过凌雪手中的清单,打断了她的话。

    “出什么事了?”友雪一头雾水。

    凌霜将清单往抽屉里一放,关上,乌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着忿忿的光芒。

    “罗伊是己”

    用牙齿碾磨着这个名字,想到之前这家伙被狗屎砸中了一般惊叫的模样,再想到哄笑声中,他后叹气掏钱的一副臭屁嘴脸,凌霜简直恨不得立刻提把刀把这混蛋给砍死!

    “我跟你誓不两立!”

    “他”凌雪有些纳闷,不明白那家伙怎么又招惹了自己的姐姐。

    不敢问凌霜,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旁边的一帮人。

    若是平常,旁边早有人冲上来讨好卖弄了。

    不过这一次,一帮被罗伊一声惊叫,就骗得纷纷主动跳下坑去惨遭调戏的青年们,这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哪里还有脸说话。

    迎着凌雪的目光,大家一个个面色通红,左顾右盼。片刻之后,已经溜得一干二净。

    出了装备店,罗伊飞地穿过街,向湖边小院走去。

    他知道,自己得赶找到伊凡和麦芽儿,让他们先去幕尼城,然后马上赶回军营报到。不然事情可就严重了。

    乌合军也是军人,一旦加入就必须服从命令。

    半途开溜的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若是主动回军营还能用迷路和购买装备搪塞过去。但若是战争爆发,或者在街上被抓到,恐怕当场就要被当做奸细或逃犯关起来。

    走出没多远,罗伊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街道上的士兵越来越多……些路口被封锁,大队骑兵纵马疾驰,战争的氛围一下就在街道上弥漫开来。

    不少民众都开始退避回家,商店也纷纷关门。许多街区已经有士兵驻守,清理可疑人等。

    “出什么事了?”罗伊避开一队疾驰而过的士兵,向路边正在关闭店门的一位水果店老板问道。

    “戒严。”老板一边关门一边慌张地道:“听说前面败下来了。”

    “不是说阿道夫大公的军队已经抵达战场了吗?”旁边的一位佣兵显然也知道一点情况,问道。

    “谁知道打得怎么样。”老板插上一块门板,又抱起另一块,叹气道:“万一阿道夫大公也顶不住,就得准备守城。”

    说着,他已经上好了后一块门板,对罗伊和佣兵挥了挥手道:“赶紧回去吧,男爵已经下令,直到前线稳定或者阿道夫大公的军队败退进城之前,任何人不得上街。”

    佣兵离开,水果店也关上了门。

    看见街上越来越少的行人,罗伊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要回湖边小院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他转过身,飞地向设立在西南方向的军营跑去。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州走到军营门口,罗伊就被几名士兵围了起来。一位身材高瘦的卫队长上平打量着他问道。

    罗伊脸上带着招牌式的憨厚迷糊,拿出报名时得到的游勇号牌,恭恭敬敬地解释道:“我是报名参加乌合军的游勇,刚进城的时候走迷路了,刚刚找到这里来报到。”

    “罗伊?”卫队长接过号牌一看名字,顿时一声冷笑:“原来肖恩那小遭殃就是你害的。”

    他上下打量了罗伊一眼,一摆头道:“跟我来!”

    “遭殃?”罗伊心头一紧,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向军营中走去。

    美丁城的军营搭建在城市西南角的一个小山坡上。因为本身是在城内,所以只在外围用树干修了一排围墙,将军营包围起来。

    不过,就只是走过这围墙,罗伊已经发现军营内,完全是一个和外面截然不同的世界。

    军营很大。一进门,触目所及,就是一排排连绵不绝的帐蓬。

    身穿不同服饰,有着不同身份的人们,在营中往来穿行,热闹非凡。有领着扈从,神态肃然高傲的骑士;有身背各种武器,外表彪悍野性的佣兵;有穿着统一制服的士兵,也有不少贵族和平民。

    他们或披着脏兮兮的长发,或剃着光头,或披着大氅,或打着赤膊。东一团,西一团。到处都是一片嘈杂喧嚣。

    罗伊一边跟着卫队长向乌合军所在的后营走去,一边打量着四周。

    要从军纪来说,阿道夫大公的这支军队别说跟红叶骑士团没比,就算是和边军比起来,也差了很多。如果不是卫队长在前面领路的话,罗伊差点以为这就是乌合军的营地了。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阿道夫大公手中除了一支直属的幕尼城卫队是正统建制的军队外,其他的,都是由民间骑士团,佣兵团,以及领地中的大小贵族和他们的私兵组成。

    别说那些走南闯北的佣兵,单说贵族们手下的私兵,恐怕就有很多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

    难怪大家都把第五军团和红叶骑士团看成主力呢。毕竟,凭借这样的杂牌部队,想要抗衡斐烈帝国的正规军队,实在不怎么乐观。

    穿过人群时,一些人跟卫队长挥手打着招呼的同时,都好奇地看一眼罗伊,问卫队长道:“你这是去哪里?”

    “这小,就是害肖恩挨鞭的家伙。”卫队长一边领着罗伊往里走……边回答道:“我领他去乌合军营地。”

    消息迅速传开,所有人看罗伊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一些家伙还故意上来用肩膀撞他一下,面色狰狞目光挑衅。

    罗伊默默跟在卫队长身后。不用问他地知道……那位领着自只金成的矮个小队旗长肖恩,肯定因为自己中途开溜而受到了惩罚。而且看起来,他在军营中的人缘极好。

    毕竟是自己理亏,加上对别人因已受过的愧疚,罗伊一路低着头,任一帮目光不善的汉们撞来撞去,始终默不作声。

    不过,事情看起来并不是罗伊不惹事就能躲过那么简单。走到距离乌合军营地不远的地方时,一个壮顾的光头汉领着四五个人斜着从旁边插了上来,伸手就是一耳光冲罗伊脸上抽去。

    “老替肖恩教玉你小!”

    手掌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奔罗伊脸颊,粗壮的手臂肌肉跳动着,猛地膨胀起来,竟似要一耳光把罗伊打飞的模样。

    “乌戈,住手!”那卫队长和旁边几个汉厉声呵斥,却哪里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乌戈的手向罗伊的脸上落去。

    “啪!”

    想象中的耳光,并没有出现。

    那乌戈粗壮的手臂在距离罗伊的脸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被罗伊如同铁钳般的手一把勒住了手腕。

    乌戈一挣,手臂刚丹缩回去一点,不知道怎么,又被罗伊一反手带了回去。再挣,还是如此。

    堆,周围的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论身材,那壮硕的乌戈足足是罗伊的两倍有余,胳膊是比罗伊的大腿还粗上一圈。可他那风雷般的一巴掌,不但被罗伊一伸手就接了下来,还抓了个结实,连挣都挣不开。

    虽然乌戈并没有激发斗气,可罗伊的表现,还走出乎大家的意料。

    这一幕,正落在一位坐在旁边树桩上擦拭长剑的骑士眼中。他目光一凝,情不自禁地轻咦了一声。

    他看出来,无论是黑发小接乌戈这一巴掌,还是应付乌戈两次试图挣脱的时候,他手部都有轻微的变化,斜去了乌戈的大部分力道。

    而这种变化,通常都只有熟练驾驭重兵器的老兵会使用,绝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如此年轻的男孩身上。

    骑士的目光游移到从罗伊包裹中露出来的斧柄上,恍然明了间,眼中兴致越来越浓。

    “乌戈,你干什么!”卫队长一脸铁青地冲上来,伸手拧住乌戈的衣领,怒斥道。

    “我这不是帮肖恩出气吗?”

    恶狠狠看着罗伊的乌戈,转头面对卫队长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无赖的嘴脸。

    “放你妈的屁!”卫队长猛地屈膝撞在乌戈的小腹上,“你和肖恩的恩怨,有本事自己解决!少他妈跟老玩这手!”

    “王八蛋!”

    “乌戈,肖恩的人轮不到你教玉。”

    周围一帮刚还冲罗伊怒目而视的汉们纷纷呵斥道。

    乌戈被卫队长狠狠一击膝撞,撞得弯下了腰,面色扭曲,可片刻之后,脸上又恢复了笑容:“我帮他出气还错了?”

    说着,他缓缓直起身来,耸了耸肩膀:“既然如此,那我不管好了。”

    他转头看向罗伊,动了动手腕:“小白脸,怎么,喜欢上老了。想吃豆腐吃到什么时候?”

    罗伊眨巴眨巴眼睛。

    他的心思和其灵动。只听了卫队长和乌戈的几句对话,就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很显然,这乌戈和肖恩互相之间有着某种恩怨。他冲出来,不但不是为了肖恩出气,反倒是借机报复。

    自己是肖恩手下的游勇,若是被他一耳光抽在脸上,就和抽在肖恩脸上没什么区别。他美其名曰替肖恩出气,事实却是当众削肖恩的脸而。

    而且,自己若是因为肖恩的原因挨了打,而怀恨在心。就遂了他的意。战场上,同一个队的队友之间有隔阂,说不定就要付出血的代价。这乌戈显然很明白这个道理。

    “我走迷了路,连累肖恩旗长,是我的错。”

    罗伊憨厚的脸上,表情诚恳,眼神真挚:“不过,要打要罚,那是肖恩旗长的事,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口,不光乌戈脸色一变,就连旁边的卫队长等人,也有些诧异。

    谁也没想到这小居然这么有种,刚进军营就敢用这样的口吻跟乌戈这种狠人说话。

    要知道,无论是皇家军团,边军,乃至圣教的骑士团,传统上都是实力强者为尊。这种传承数百年,早已经根深蒂固的地下规则的力量,甚至比所谓的军纪都还要强大。

    正因为如此,每年都有人因为私底下的挑战决斗致死致残。而面对这些,就连贵族们将军们都只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军队还在掌控之中,冲突控制在个人不波及到团体,他们就不会出手。

    因此,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菜鸟,居然直接和二星武装骑士肖恩叫板,除了有种以外,大家真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

    “小杂种,你以为抓着老的手,就比老厉害了?”乌戈面色狰狞,陡然激发斗气。手臂在急剧的膨胀中猛的挣脱罗伊的掌控,顺势一季挥向罗伊的面门,“找死!”

    罗伊脑袋一偏,出手如电,一记耳光抽在乌戈脸上。

    “啪!”

    这一声脆响,就如同一声炸雷,惊得旁边所有人目瞪口呆。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就看见这黑发小如同一只凶狠的魔兽,弓身前蹿,狠狠一拳勾在乌戈的胃部。

    乌戈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狂吼一声,挥舞着两个钵大的券头疯狂地向罗伊攻去。

    石火电光间,罗伊闪身避开,反手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即狠狠一个窝心脚将乌戈直踹出好几米远。

    “哗!”四周一片哗然。

    还没等大家的声音彻底爆发出来,视野中,罗伊不等乌戈站定,已经冲上去如同豹一般高高跃起,一膝盖跪在他脸上。

    “喀喇!”

    随着乌戈鼻梁处传来的一声脆响,整个军营鸦雀无声。

    大家瞪大了眼睛,傻傻地看着乌戈庞大的身躯,在黑发男孩瘦削的身躯前,轰然倒地,尘土飞扬。

    ……求推荐票。兄弟们,给力啊!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