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六十二章 美丁城南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只经被眼前的一幕震得说不出话来。

    乌戈这家伙讨厌是讨厌,实力却不差。

    已经是二星武装骑士的他,一身霸熊诀威猛刚烈,力大无穷。再加上多年的战斗经验,就算是同级的二星武装骑士在拳脚上和他放对也要吃亏。

    可就是这样一个壮硕汉,却没能抵挡住黑发男孩那如同魔兽一般凶狠的攻击。

    两记耳光,一个窝心脚。这个貌似人畜无害的黑发男孩,已经把乌戈强大的外表给撕了个干干净净,而后那凌空下击的一膝盖,是干净利落,直接让乌戈失去抵抗力。

    “干什么?”看看跟乌戈一起的几个家伙在震惊过后,变得骚动起来,卫队长一声厉喝。旁边的一帮军汉也上前一步,挡在罗伊面前。

    军队中,私人争斗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若是旁边的人也掺和进来,酿成群殴事件,那就麻烦了。

    况且,这次争斗原本就是乌戈先动手。论道理论规矩,他都只能认栽。轮不到他的人冲上来向罗伊报复!

    旁边人想要干涉,那就是坏规矩!

    看到眼前的情况,跟着乌戈的几人知道今天已经不可能再找回场面,各自恶狠狠地睨了罗伊一眼,冲上前去把已经昏迷过去的乌戈给扶起来。架着向他们的营地飞奔而去。

    “走!”卫队长见那帮人离开,扭头看着罗伊,脸上露出既惊讶又满意的笑容,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人群在罗伊面前闪开成一条通道。

    当罗伊跟着卫队长再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这一次,没有人故意冲上来撞他。相反,一路上都有巴掌落在他的肩膀上。

    “小,有种!”

    “能干翻乌戈,嘿,不错。给肖恩长脸!”

    “是个爷们儿!”

    一个个满脸胡须,肌肉虬结的汉们嘻嘻哈哈,大呼过瘾。对罗伊的态度,立刻变得亲热起来。

    没有人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也没有人为乌戈感到同情。这就是军营。强者为尊,胜者为王,永远都是这个男人的世界中铁一般的则!

    不管罗伊之前做过什么,犯下了什么错。但他用他的实力,为他自己赢得了尊敬。

    这小,够狠!

    难怪敢报名进乌合军那地方呢!

    罗伊跟在卫队长身后,出了前营又走了好长一段距离,到了乌合军所在的左后营。

    在军营中,前营后营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部分。

    前营是骑士团和主力精兵所在的位置。能驻扎其内的部队,都是军队统领手下的精锐王牌。

    而后营,则是后勤和杂牌部队的驻地。

    这里的人为复杂,有运输粮草的民夫,有收编的俘虏,有充军的罪犯,有贵族手下的奴隶部队,也有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乌合军。

    相较于前营,后营中受传统强者为尊的地下规则影响大过十倍。

    无论是军纪,战斗力,食宿待遇,营地规模还是身份地位,前营官兵都远远高于后营官兵。

    也因此,数百年来,每一支军队中的前营和后营,都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有着天然的隔阂。

    罗伊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

    前营到后鼻的这片空白地带,就像一条无形的屏障,把两大营隔绝开来,泾渭分明。

    前营这边,全副武装的卫兵神色严肃,四处巡逻。

    而后营那边,则显得乱糟糟的。身穿不同服饰的士兵们往来穿行,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营门也没有什么卫兵和巡逻队。一派自行其是的模样。

    只是从后营士兵偶然投向前营的目光中,罗伊能看到各种复杂情绪。有漠然,有羡慕,有好奇,各不相同。

    进了左后营充斥着喧嚣声的之练场,罗伊在卫队长的示意下停了下来。

    “想好怎么解释了没有?”卫队长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对眼前这个出乎他意料的小,他非常喜欢。

    罗伊挠了挠头。

    阳光下,数十名身穿之练皮甲的士兵,正在尘土飞扬的之练场上进行搏杀之练。几名军官站在他们身旁大声吆喝着,其中一人,正是当初领着自己进城的中年汉肖恩。

    “肖恩旗长因为我”罗伊有些尴尬地看向卫队长,嗫嚅着。

    “你中途走丢,他回来挨了十鞭。”卫队长表情和语气都很平淡,不过目光中却充满了钦佩和同情。他很清楚,被那军官沾了水的毒龙鞭抽在身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罗伊发现,人群中的肖恩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异常来,但脚步明显显得有些僵硬。有时候在给兵喂招的时候,触及痛处,他身体会情不自禁地颤抖一下,额头冷汗淋漓。

    想到自己给对方带来的无妄之灾,他一时间心头满是愧疚。

    “肖恩以前也是美丁城的佣兵,响当当的一条汉。”卫队长敬佩地道:“换别人,挨了十鞭,只怕早就躺下养伤去了。他还挺着在这里指导之练,就是想让手下兄弟上了战场多一点保命的机会。”

    卫队长说着,转过头来认真的道:“虽然乌合军算不上正规军队,但既然报名参加,就该服从军纪。进军营之前,你犯错可以原谅。但进了军营之后,同样的错误就绝对不能再犯。”

    “明白!”罗伊情不自禁地挺身道。

    “走吧,我领你过去。”卫队长深深地看了罗伊一眼,微微一笑,当先向之练场中走去。

    看到卫队长和他身后的罗伊走来,喧嚣的之练场,顿时慢慢变得安静了下来。

    “是那小!”几个当时一同报名加入的乌合军的佣兵议论纷纷。

    “就是他,害肖恩旗长挨了十鞭。”

    “他妈的,他居然还敢来!”

    “看这小白脸的模样,老就恨不得揍死他。”

    随着佣兵们的议论,罗伊的身份顿时传遍了整个之练场。不光是佣兵们目光不善,就连几位军官也冷着脸,眼睛直在罗伊身上扫来扫去。

    “肖恩”,卫队长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正在跟一名佣兵讲解战斗劈杀技巧的

    肖恩停下手中的示范,直起身来平静地看了罗伊一眼,对王队长笑道:“几鞭而已,能有什么事儿?”

    “可别逞强。”卫队长笑道,指着罗伊,“这小说他当时不小心跟丢了然后自己找到这里来的。”

    肖恩点了点头冲罗伊道:“罗伊是吧。既然来了就入列之练。那边换之练皮甲和剑。”

    说着,这汉冲旁边的佣兵们喝道:“都别愣着,想要在战场上保命,就赶勒练。”

    听到肖恩的吼声,士兵们纷纷重开始之练起来。

    而肖恩冲卫队长点头示意之后,又扭过头跟那佣兵讲解。自始自终不但没有责备惩罚罗伊,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起那件事。

    卫队长苦笑着扭头看向罗伊:“怎么样?”

    罗伊沉默着,冲肖恩深深鞠躬行礼,又向卫队长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之练边去换之练皮甲。

    看着他沉默的身影卫队长心头暗自点头。转过身,正准备招呼肖恩把刚发生在前营的事情跟他说一说,却听见一声嘹亮而急促的号角声骤然响起。

    听到这声音,整个之练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抬起头凝固在原地,面面相觑间,脸色都是一变。

    “是紧急**号!”

    “!”

    人群一下骚动起来卫队长来不及跟肖恩道别,拔腿就往前营飞奔而去。肖恩和几位军官纷纷招呼自己麾下的士兵。

    “回营换装!”

    肖恩领着十余名佣兵冲向营房,路过罗伊身边的时候,这汉一拍他的肩膀:“别愣着,去把你的铠甲换上。你刚来,没接受过搏杀技巧之练,一会儿你就跟在我身边!”

    “肖恩旗长,出什么事了?”

    罗伊飞地跟在肖恩身旁。一边跑,一边扭头看去,发现整个军营都像炸了窝的蜂巢一般,乱作一团。

    成群结队的士兵们往来奔行。叫声、吼声、脚步声不绝于耳。

    “如果没猜错的话,是斐烈人打过来了。”

    肖恩看了看南面方向,回头冲罗伊道:“不用怕。没什么事。另外,既然是一个队里的兄弟,你就叫我老熊好了。”

    整个美丁城,笼罩在一片恐慌当中。

    虽然早知道战局不容乐观。可故土难离的人们,还是希望阿道夫大公的军队能把斐烈人挡在南面。好是能把那些该死的斐烈佬给赶下海去喂鱼虾,让他们没再祸害这片土地。

    不过,现实显然比理想要残酷得多。

    救赎历纫年3月3日,斐烈军前锋步骑五千和一个骑士团,在突破美丁城南面二十公里的防线之后,直扑美丁城,一度将兵锋推进到美丁城下。

    驻守防线的一个第五军团千人营和近百名索兰骑士,且战且退,终在及时赶到的卢利安大公阿道夫的支援下,将阵线稳定在距离美丁城五公里的地方。

    双方随即各自投入兵力,渐渐形成了决战的架势。

    当罗伊穿着一身二级护甲,手提半月斧,跟随着乌合军的队列走出美丁城的时候,美丁城南面的广阔丘陵平原,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战场。

    广阔的土地上,烽烟四起。

    一队队的骑兵策马飞驰,前线不停有伤兵被送下来。

    美丁城外建的营寨,已经浓烟滚滚。在遭受斐烈人的第一次攻击之后,营寨的一脚已经垮塌。被纵火之后,大量防御设施和营房被烧毁。民夫正在抓紧时间砍伐树木抢修。

    队伍一路南行。

    罗伊和身旁的佣兵们看见,道路两侧到处都是倾覆的木车,死马,烧毁的旗帜,丢弃的兵器和横七竖八的尸体。

    不少伤痕累累的战士围坐在路边的土灶前,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有时候甚至还没来得及扒拉完,就听见策马而来的骑士大声吆喝,于是又站起身来,在军官的指挥下,向着指定的地方集中。

    远处,就是双方交战的前线。

    一支支队伍被带到双方的主阵后面,等着中央帅帐派出的信使飞驰而来,舞动旗帜。

    随后,士兵们就狂吼着,向敌人冲去。

    站在高处望去,到处都是厮杀的战团,到处都是飞驰来去的骑士。双方将整个美丁城南部,变成了一片血与火的地狱。

    当第一天的战斗结束的时候,罗伊所在的小队,还没能被派上战场。他们在距离距离营寨大概一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和同时出城的其他部队一道扎营,等待着阿道夫大公的命令。

    夜色降临,营寨帅帐中,灯火通明。

    中央的火盆和四周十几根巨大的松油火把,哗哗录录地燃烧着,跳动的火焰让巨大的帅帐中满是让人烦躁的热浪。

    阿道夫大公站在羊皮地图前,背着手,久久沉默着。

    他今年五十五岁,银白头发,身材瘦削。一双细长的眼睛如同悬崖高枝上俯视大地的鹰一般,沉稳而锐利。

    自从斐烈帝国进攻卢利安行省以来,阿道夫就一直率领军队在前线战斗。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他连幕尼城都没有回去过。

    不过,长期的战争生活,似乎并没有对这位年纪已经不小的荣耀骑士造成什么影响。

    他的神经依然如同铁打钢铸的一般,精力依然充沛。

    “大人。”寂静中,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一名斥候队长飞地跟随护卫冲了进来。

    “如何?!”阿道夫大公骤然转身。

    整个帅帐中,济济一堂的骑士们,同时把目光投向了飞奔进来的斥候队长。

    “第五军团,过了希莱河!”斥候队长垂首道。

    “什么?!”

    “他们怎么会过希莱河!”

    “该死!”

    整个会议室里,一片哗然。几位将军顿时急得满面赤红。

    阿道夫缓缓在椅上坐了下来。

    顷刻之间,这位荣耀骑士就仿佛老了十岁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