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六十三章 夜幕下的战场
裁决 第六十三章 夜幕下的战场
    晚饭后,夜色渐渐笼罩下来。

    一堆堆的篝火如同群星般散落在广阔的平原上。风中跳动的火焰,映得周边将士们的脸忽明忽暗。

    罗伊坐在靠篝火外的位置,背靠着山丘上一棵孤零零的古树,有些无聊地用手中的树枝在地上划拉着。同一个小队的乌合军士兵们,团团围在篝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没有人搭理这个黑发小子。

    被排挤了。罗伊耷拉着眼皮。

    从他所在的位置看去,四周原野上,军营连绵向远方,一堆堆篝火旁边,士兵们或围着聊天,或抱着武器打盹。巡逻的士兵成行成列的在营中穿行。四周不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手持火把的骑兵巡逻队,如同一条条火龙般游走。

    夜幕,将远方的美丁城笼罩在黑暗中,隐隐约约只能看见黑漆漆的城墙。稍近一点的营寨倒还能看清楚,高高的箭塔,灯火通明的营区,进出奔驰的传令官和马队,让整个营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而忙碌的蜂巢。

    白天随处可以见的一切惨况,都已经被黑夜所掩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罗伊完全不敢相信,夕阳落山之前,这里还是一副地狱般的景象。那被夕阳染红的残破旗帜,横七竖八的尸体,流淌的鲜血,至今挥之不去。

    “在想什么?小子。”脑海中传来矮人斧灵的声音。

    “我在想波拉贝尔。”罗伊微微眯起眼睛往向南方,“不知道那里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矮人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不会想看到的。”

    罗伊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这就是战争。无论什么时代的战争,都是同样的景象。”矮人淡淡地道:“如果这样的小场景你就觉得残酷的话,那你早生三百年,恐怕只能找个沙子堆把脑袋埋起来。”

    “三百年前?”罗伊靠在树上,一腿蜷曲着,将一根苦枚草塞进嘴里,咀嚼着这种圣索兰南方特有的低贱植物熟悉的苦涩味道“是最终之战吗?”

    “最终之战只是最后一天罢了。”矮人的声音,有些怅惘:“在那之前的整整一百年,我们都在和魔族战斗。

    一批批人类,矮人和精灵的孩子出生,长大,然后在某一天死于战场。再也看不见阳光。”

    罗伊沉默着,脑海中浮现矮人斧灵自杀时,那蓬勃而出的红日。

    那就是他当年最后的景象吧?

    “为什么要自杀?”罗伊问道,“我是说据我所知矮人可是从来都不会自杀的。对你们来说那是愚蠢的行为。”

    矮人沉默着,忽然怒道“哪来那么大的好奇心。说你的事,斗气修炼怎么样了。”

    罗伊翻了个白眼。体察了一下身体中不断运行的斗气,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已经快突破第九层了。”

    “具卜子天赋倒好。”矮人骂骂咧咧。

    即便是他,也很少见到能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将斗气从第五层提升到第九层的家伙。这小子简直是个怪物。

    或许,也是今天生的骑士。

    “战斗对你的斗气修炼很有好处。生死之际的体悟,是平常修炼所无得到的。”矮人告诫道:“别总想着用你的魔。嗯要成为骑士,你就必须在这条路上专心的走下去。要是什么事情都用魔解决,你还是做你的魔师好了。”

    “我明白。”罗伊点了点头。正如矮人所说,生死之际的体悟的确对斗气和武技修炼有着极大的好处。别的不说,单说袭击教廷车队那一次他对雷神斧和道理诀的体悟就和之前完全不同。

    “不过”罗伊嘴角勾起一丝坏笑:“该用魔的时候,我还是会用。宁可修炼速度慢一点,揍人也要先揍个痛快。”

    “臭小子!”矮人无语骂了一声,不再跟他说话。心里怀疑,未己这帮人究竟会之练一个正直圣骑士还是一个邪恶大魔王出来。

    安静下来的罗伊正默默催动体内斗气的运行忽然看见,一个背着弓的乌合军士兵飞快地从几个火堆旁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人群中,兴奋地叫道。

    “嘿,告诉你们个好消息!”

    正在聊天的众人纷纷抬起头来,诧异地问道。

    “什么消息?”

    “出什么事了?”

    “嘿,大虾,你不是撒尿去了吗,怎么,在厕所里发现好东西了?”

    “哈哈哈。”

    “去去去,别胡说”,身材干瘦,后背有些佝偻,活像一只大虾一般的弓手翻了个白眼,随即兴奋的道:“你们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

    “谁?”大家纷纷问道。

    “乌戈!”大虾一脸的得意。

    一听到这个名字,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一个绰号刀子的疤脸汉子斜睨着大虾道:“遇见他好奇怪吗?”

    说着,刀子瞟了一眼人群外的罗伊,冷哼一声:“一个丧门星还不够,遇见两个你就高兴了?”

    听到刀子的话,众人都是一阵嗤笑。

    “不是刀子,你听我说完,”大虾顺着刀子的目光,同样不屑地瞟了罗伊一眼,扭头对着众人道:“告诉你们,乌戈被人揍了!”

    “被人揍了?”人群顿时喧闹起来,众人一下子来了兴趣,纷纷道:“快,快说说,被谁揍了?”

    眼看大家的兴趣都被吊了起来,大虾得意洋洋地在人群挪开的位置坐下来,接过旁边人讨好般递过来的热水,喝了一口,清清嗓子,这才道:“谁揍的我倒不知道。不过我刚才亲眼看到乌戈,唉哟,那叫一个惨啊。”

    “怎么个惨?”一位绰号灰狗的剑士是个急性子,听大虾总是吊人胃口,急得抓耳挠腮,一把抓住大虾的胳膊,“快说,快说。”

    “见过烂柿子吗?”大虾坏笑着问道。

    “当然见过。”灰狗不明白大虾怎么又扯到烂柿子上了,一瞪眼道“你他妈到底说不说?”

    “乌戈的那张俏脸,现在就和烂柿子一个样!”大虾嘿嘿笑道。

    人群讶然惊呼一声,随即哄堂大笑,七嘴八舌的道。

    “真的?被人给打脸了?”

    “太好了!快,大虾,给咱们好好说说。烂到什么

    地步。”

    “谁打的?”

    大虾道:“具体谁揍的我也不知道。就是远远看了一眼。正好是他换药的时候。“

    他说着,用手指着旁边灰狗的鼻子,比划道:“那家伙的鼻子开始用布包着,换药的时候一掀开我的个妈呀那叫一个惨啊。整个鼻梁全塌了,上面鼻骨歪七扭八,眼睛,嘴巴和脸肿得老高,看起来还发亮。”

    “那是被人直接攻击脸部正中造成的,”刀子环顾四周,目光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揍他那人,绝对是个老手。一拳下去,估计这家伙当时就起不来了。”

    “我觉得不是拳头。”旁边另一位中年佣兵“红酒”凝神道:“乌戈是三星武装骑士的实力力量和防御力都不错。能被打成这样,估计不是用肘部就是膝部。最大的可能是用剑柄。”

    “万一他的对头是个公正骑士呢?”另一人问道。

    “公正骑士?”红酒轻蔑的一撇嘴,“你认为乌戈那样的家伙,会跟一位公正骑士发生冲突吗?况且在咱们这种层次能接触的公正骑士有几个?”

    “那倒是。“众人纷纷点头。

    “管他是谁,反正乌戈倒霉我就痛快!”一位佣兵幸灾乐祸地道。

    这位佣兵的话立刻引来了一阵同声附和。众人哈哈大笑,一时间篝火旁如同开了晚会一般热闹非凡。

    “真是报应。那家伙心术不正,活该!”

    “一会儿咱们组队观摩去。哈哈哈。羞也羞死他了。“

    “他乌戈也有今天。痛快!大虾,抽空打听一下,看谁揍的那家伙,要是人不错,咱们去交个朋友。”

    熊熊火焰,映照着众人兴奋的脸,喧嚣声中,整个篝火堆热火朝天。

    “嗨,你叫罗伊?”

    罗伊正侧耳听着众人的笑声和挪擒声,冷不防旁边一个人挨着他坐了下来,问道。

    罗伊扭头一看,说话的人名叫唐小笨,绰号小西瓜,是小队中唯一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长得白白净净,有点微胖。一双眼睛离得很开,显得眉心极宽阔。满脸和和气气,富态喜气模样。

    之所以知道这家伙的名字,除了这家伙的名字实在有些特别之外,更因为在小队中,这家伙比自己更不像是一个战士。年龄小不说,长得也太没有威胁感了。放到战场上,就像是把一只小猪崽放进了狼群中。

    看到小西瓜跑过来跟自己说话,罗伊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意外。

    在这个小队中,除了现在不在这里的老熊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老熊挨鞭子的事情对自己看不顺眼。

    “别在意。”小西瓜咧嘴一笑,大咧咧的拍了拍罗伊的肩膀:“他们都不是什么坏人。就是因为老熊挨了鞭子一时拐不过弯来。过段时间就好了。”

    “没关系。”罗伊笑道,“是我的错。”

    “要是平时倒也没什么。老熊帮咱们背黑锅背得可不少。”小西瓜道:“这次主要是碰上出战,老熊背上的伤对他的实力影响可不小。大家怕到时候万一因为这个原因老熊有个什么闪失……”

    “对了,”小西瓜岔开话题:“你是哪儿的人?”

    “南边的。”罗伊道:“你呢?”

    “幕尼城,”小西瓜用手抱着后脑勺,靠在树上:“来美丁城来完成实战之练,结果就遇上这档子事。干脆报名参加乌合军跟斐烈佬干一场。”

    罗伊神情古怪地看着小西瓜白胖的脸蛋,实在想不出这家伙居然还有这种胆色。问道:“你不怕?”

    “看我长得安全是吧?”小西瓜白了罗伊一眼,努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可是最狠的!”

    罗伊看着小西瓜那张滑稽多过狠劲的脸,脸颊一阵抽搐。

    片刻之后,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毕竟是少年心性,很快,两人就熟稔起来。小西瓜悄悄地道:“论杀人打仗,我不如那帮家伙。他们都是老佣兵,提着脑袋玩命的。杀人比杀鸡还简单。不过要说实力,嘿嘿,这个小队除了旗长那得算我小西瓜徘第一……”一。

    “你?”罗伊上下打量了小西瓜一眼,实在没看出来这家伙厉害在哪里。

    “别拿那副眼神看我,”小西瓜嘿嘿一笑,得意地道:“我可是第一之练营一年级学员。年级实力排名第五。四星武装骑士!”

    罗伊吓了一跳。这家伙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竟然已经是一名四星武装骑士。更巧的是,他居然也是第一之练营的学员。

    “真的假的?”

    “怎么样吓到了吧?”小西瓜得意得手舞足蹈“我就知道,一旦我暴露真正实力,会震惊好多人。哈哈哈。”

    “他们不知道?”罗伊扭头看了看篝火旁的其他佣兵们。这一天的观察中他发现,大家都没有对小西瓜有多少敬畏的意思。似乎只把他当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加入乌合军的普通男孩。

    虽然谈不上什么看不起,但习惯以实力决定地位的佣兵们,自然不自然的就会显露出一种随意的态度来。

    “当然不知道。”小西瓜嘿嘿笑道:“真要是知道我的实力,谁敢指使我跑腿,呼来喝去的?”

    罗伊嘴角抽了抽。

    他原本觉得自己这种被爷爷威廉硬逼着培养起来的恶习已经够糟糕了,却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小西瓜这种以此为乐的家伙。

    这家伙真是西瓜脑袋!

    罗伊很真诚地向小西瓜露出一个憨厚老实的笑容。

    正说着旁边又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佣兵们一个个笑得捶胸顿足。

    “那个乌戈和旗长”罗伊往那边看了一眼,回头好奇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乌戈是海岸佣兵团的人。成立乌合军的时候那家伙不讨人喜欢,被人踢到乌合军来做旗长。”小西瓜道:“结果老熊来了后,各方面前压了他一头。”

    说到乌戈小西瓜一脸不屑,啐了。唾沫,这才接着道:“你知道陛下已经游勇征集令。游勇军和正规军等同。受皇室和骑士殿承认。升职奖励也是一样。只要干的好,说不定能靠军捞份采邑。”

    罗伊点了点头。采邑对骑十们的重要性众所皆知。

    就像大树的根一样,一位拥有采邑的骑士,完成骑士殿的注册,真正跻身贵族行列,几乎是板上钉钉。

    而在此之前,老熊和乌戈这样的佣兵,不过是拥有骑士实力的平民罢了。就和骑士团中那些手执燕尾旗的士官一样。就算和手执长条旗的骑士实力等同,但身份地位的差距,却有天壤之别。

    无疑,以军搏一份军采邑,对于这个世界众多斗气超过一阶的佣兵们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听说在西北普鲁行省,一位勇敢四星实力的佣兵,加入了腓列特大公的麾下才一个月就积军升到了一级虎尉……”,小西瓜啧啧赞叹,无限神往,“按职务俸禄,一级虎尉四采邑。啧啧,那家伙可发了。”

    “对了,还有一个更神奇的家伙据说是某个落魄贵族……”,小西瓜又想起了一个例子:“那家伙本来家里都快破产了,结果在边城龙门立了,马上就提拔成了三级龙校。整个家族一下就翻身了。”

    “说重点,乌戈怎么回事。”罗伊忍不住打断小西瓜。这家伙的思维属于发散类跳跃形,若是不把他拉回来,估计说这些传奇能说上一晚上。

    “乌戈?嘿,那家伙也做这白日梦!”小西瓜咧嘴道:“不过那家伙自己本事不行,老想着把厉害的都招进他的队里。结果上次,我们第一之练营几个三年级的学长来报名,本来分配到咱们队里,结果乌戈硬抢,和老熊干起来了。”

    “第一训练营?”罗伊一阵无语,扭头四顾,“这里有多少你们之练营的人?”

    “哪有什么稀奇的?”小西瓜随意地道,“之练营本来就是帝国将军摇篮,打仗上战场天经地义。况且,军换算的学分,可比考试高多了。三大训练营,哪年没几个因为操守被扣学分的狠人去边城挣学分?”

    说着,小西瓜四处张望一眼:“这次咱们第一之练营的人少了点。除了我以外,另外还有七八个第二之练营和第三之练营的不少……”

    小西瓜有些郁闷地道:“他妈的。这几天老子遇见那帮家伙,一个个皮笑肉不笑的,拿参战人数说事儿。要不是算了,不说副教导那老乌龟了。等老子立了大,一个比他们十个!”

    罗伊心下暗乐。看来,三大之练营之间的竞争无处不在,哪怕上战场,也要比个高低。

    “就那件事后,乌戈和老熊的梁子就结下了。”这次小西瓜倒主动把话题扯了回来,晃晃胖乎乎的脑袋道:“结果我的几位师兄被分到了别的百人队。努就在那边。三个武装四星,两个勇敢一星。”

    罗伊顺着小西瓜的目光看去。山丘下另一个百人队的营地里,几个青年正在一群佣兵中间谈笑风生。看情形很受看重。

    正观察着周围的其他之练营的学员游勇,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而今,飞快地从山坡下驰过。

    所有人都被这暴雨般的马蹄声吸引了。

    罗伊和小西瓜随着人群站起身来,扭头看去。

    只见三十名身着全套黑色魔纹铠甲的“天变骑士”,簇拥着一个骑着墨蓝色独角兽的女骑士,旋风般从营地前卷过,直奔营寨。

    三十名黑铠骑士身上的魔纹,在夜色中闪烁着幽蓝的光芒。坐下骏马神骏非凡,在绚丽战环的激发下,肌肉暴涨,如同一只只巨兽。比碗口还大的铁蹄急促翻腾间,震颤大地,发出滚雷一般的声响

    四周还有上百名士官扈从,手中骑枪如同枪林一般直指天空,纵马飞驰间,燕尾旗在风中抖得笔直。

    而所有人的目光,却都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当先的女骑士身上。

    女骑士身着一身勾勒出她优美当线的火红魔铠。花枝藤蔓般的魔纹,在夜色中宛若绽放的冰蓝玫瑰。她的脸被一面耳鬓为六片火焰飞翼的头盔遮挡住,看不清面容。但那一头白雪般的长发,却随着飞翼在风中飞拂起来,如同烈火中的冰河。让人目眩神迷。

    坐下那只独角兽,在夜色中每奔行一步,身体上就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银白光芒和金色的星芒。这光芒随着独角兽旋风般的奔驰被抖落在身后的风中,弯曲着,缠绕着,闪烁着,渐渐消失。形成一道绚丽的光带。

    “她是谁?”罗伊惊讶地目送着骑队远去,问道。

    “索菲娅小姐,阿道夫大公的小女儿。”小西瓜心驰神荡地道:“巴伐利亚骑士团的团长,卢利安所有男性心目中的女神。”

    “好厉害。”罗伊凝视着消失在营寨的那道光芒,咋舌道。

    从女骑士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感受到一种让人近乎于窒息的压迫力。似乎谁要是敢靠近她一步,就会碾压成粉末,消散于风中。

    直到她远去,这种感觉都还存在于身体中,久久不能退去。

    小西瓜道:“那当然。不然,你以为卢利安凭什么支撑到现在?”

    小西瓜的话音刚落,四周忽然出现一阵骚动。

    随即,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号角声。

    黑夜中,位于南方的部队,忽然动了起来,之间无数火把如同火龙一般在夜色中游走着,片刻之后,杀声震天。

    “是斐烈人夜袭还是咱们出击!”小西瓜飞快地爬上大树,站在树枝上向远处望去。而罗伊,则将目光投向了北面。

    那里,一支索兰军队,正在夜色的掩护下,绕过营寨,向东北行进。还有更多的卢利安军团的部队,正在列队集合。

    撤退?在这个时候?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罗伊脑海中闪过。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从乌合军中央帅帐飞奔而来的老熊肖恩的吼声:“所有人,立刻集合,准备战斗!”

    周一了,推荐票是我最大的动力。这一周,请给我动力,让我拼命写吧。求推荐!!!兄弟们,每天都有的啊。狠狠的砸过来吧。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