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六十四章 棋子
    巴伐利亚骑十团的黑衣骑士和骑兵们簇拥着索菲亚,策马冲入紧急开启的营门,直奔营地中央的主塔。.

    一时间,只看见一匹匹神骏的战马如同激流一般从卫兵们眼前掠过。马蹄带起飞扬的尘土,蹄声滚滚如雷。骑士们被火把和火盆映照在墙上地上的影子,就像地狱中涌动的恶魔。

    守卫号手吹响了短号。

    号角声和马蹄声中,沿途的鹿砦被飞快地搬开,列队巡逻的士兵和军官,都纷纷避让两旁。肃然向从眼前经过的骑士队伍们行着注目礼,眼中闪烁着敬畏倾慕的光芒。

    在卢利安行省,战斗力最强的军队是巴伐利亚骑士团。

    而在巴伐利亚骑士团中,最精锐的战力,就是团长索菲娅麾下这三十名黑骑士组成的卫队。

    因为他们的所属地在幕尼城,为了将他们和其他军团的黑衣骑士区别开来,人们都用敬畏的口吻将其称为慕尼黑骑士。

    整个卢利安,只有三十名慕尼黑骑士。

    巴伐利亚骑士团建团数十年来,一直如此。从未增加过一个名额。只有一位慕尼黑骑士光荣战死或者退役之后,巴伐利亚军团才会选择最忠诚也是实力最强的骑士加入。

    因此,在卢利安,慕尼黑骑士,就是卢利安军团的象征。也是每一个普通士兵的终极梦想。

    眨眼间,风驰电掣的骑队已经到了主楼前。

    当领头的索菲娅勒住座下独角兽“暮色”的时候身后的骑士们也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

    无论是三十名黑衣骑士还是一百多名骑兵,由动转静,动作完全一致。甚至没有一匹战马的脚步多踏出一步。单单只这一个动作,一种精锐中的精锐之气就扑面而来。

    翻身下马的索菲娅,在卫兵们的敬礼中,摘下头盔,快步而行,猛地推开了主楼帅帐的大门。

    当看见索菲娅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充斥着愤怒和喧嚣的帅帐忽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贵族和骑士都扭头看着门口一头白雪银丝般的长发美丽如冰雪仙子一般的女孩。

    “索菲娅。”一位身材魁梧的老骑士飞快地迎上来,低声要说什么,却被索菲娅轻轻一摆手止住了。

    “卡恩叔叔,我知道了。”索菲娅低声说着,向主座上的阿道夫走去。

    她脚步经过的地方,目光扫视之处,所有贵族和骑士们都低下了头,羞愧难当地避开眼睛。

    在他们面前,是一张巨大的地图图上一条蓝色的河流,静静的躺在美丁城东三十公里外的位置。

    无论是在地图上还是在现实中,这条既窄且浅的河流都算不上什么天险,更对这场战争不产生任何影响。

    不过对此刻的阿道夫大公和帅帐中的所有人来说,这条河,却如同一条鸿沟般将他们和胜利隔绝。

    阿道夫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父亲!”索菲娅走到他身旁,蹲下身来,握住了他的手。

    阿道夫缓缓摇了摇头。

    良久,他睁开眼睛,注视着自己美丽聪慧的女儿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叹了口气道:“你的判断是对的。佩利果然另有打算。”

    卢利安的贵族和骑士们脸上的惭色更浓了。一些人低头不语。而另一些人则是用钦佩的目光注视着索菲亚。

    今年二十二多的索菲亚,是阿道夫大公最小的女儿。也是卢利安公爵家族中军事天赋最为出色的一个。

    索菲亚十六岁晋升勇敢骑士,拜传奇剑圣雪岚为师的同时加入了巴伐利亚骑士团。六年来她除了在雪岚剑派学习以外,也和骑士团的骑士们一同东奔西走,并肩作战。

    现在的她已经是一名二星荣耀骑士,并凭借能力和威信众望所归地接过了巴伐利亚骑士团团长的职位。

    一年半之前,战争爆发,索菲亚率领巴伐利亚骑士团连夜南下,加入到父亲阿道夫召集的军队中,抵抗斐烈人的侵略。

    虽然年龄小,但是在这一年多来的战斗中,索菲亚充分地展现出了她的军事智慧和能力。

    正是在她的协助下,阿道夫才能凭借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和斐烈的正规军团周旋。其中的几次关键战役,索菲亚和麾下的巴伐利亚骑士团,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不过,或许是这个男权社会的通病,索菲亚的表现虽然足够出色,但她依然无主导战争。

    而现在,大家就尝到了苦果。

    阿道夫轻轻拍着索菲亚的手,心下苦涩。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红叶骑士团斥候队在菲利普的率领下深入敌后,击杀一名斐烈亲王并获取的情报说起。

    当时,那件事轰动了整个帝国高层。

    被菲利普击杀的那位在斐烈亲王,是斐烈帝国入侵圣索兰以来阵亡的第一个皇室成员。而红叶卡雷家族,又是支持皇室的老牌贵族,因此,这个胜利的意义特别重大。

    大喜之下,皇帝爱德华一世不但亲自向菲利普颁发三级狮心勋章,还将其从一等虎尉越级擢升为二等龙校。

    同时,菲利普的父亲,祖父和整个卡雷家族的权势地位,也在一系列大张旗鼓的封赏中再上一层楼。

    谁都知道这是皇室的借题发挥。不过,菲利普的绩明明白白摆在面上,哪怕反对者再不情愿,也只能把嘴巴紧紧的闭上。

    而藉此机会皇室的权威和控制力,继艾蕾希娅公主加入圣女殿之后,再度得到了加强。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和几个不长眼的家伙的倒霉,让帝国中枢和贵族圈中的风向为之一变。2月18,籍着宰相主导的西北普鲁行省的惨败和皇室主导的南部卢利安战场击杀斐烈亲王的胜利的鲜明对比,爱德华一世战争动员令。

    这是爱德华一世开战以来公开发出的第个声音。

    原本,许多人还等着宰相一系的反击。可是,随着皇家军团,红叶军团四大家族,以及诸多老牌贵族领主和边军口军团中的6个同时响应,皇室的威信在顷刻之间达到了数峰。

    旧日,眼见贵族圈风向明显,无奈之下的其

    他边军军团,以及宰相一系的贵族们,也只能相继响应。

    自此,开战以来一直因为派系斗争而陷于一盘散沙,反应迟缓到近乎于瘫痪状态的帝方终于开始随着爱德华渐渐强硬的声音开始行动起来。钥丑日,在爱德华一世的严厉督促下,国防大臣签署命令,要求边军第十二军团,立刻赶赴卢利安行省。

    同时,由邻近卢利安行省的贵族领主组成的一个军团,在爱德华叔叔约克亲王的率领下增援卢利安。

    这一消息,让阿道夫及所有卢利安军民欣喜若狂。

    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嗯要支撑到帝国大军抵达,卢利安就必须抵挡住斐烈帝国的进攻。

    因此,得到菲利普关于敌人将进攻美丁城方向的情报之后阿道夫立刻找到第五军团的军团长佩利。商议将卢利安行省的防御重心向西南方向转移,以阻止斐烈帝国对美丁城的进攻。

    然而卢利安大公的建议被佩利否决了。

    关于佩利的心思,索菲亚在内部军事会议上做出过分析。她认为,佩利之所以坚持放弃美丁城的原因有两点。

    首先,第五军团的一万人中,骑士扈从和骑兵加起来超过四千人。这股力量,是第五骑士团最为核心的战斗力。同时佩利本人也是一个善于长距离奔袭作战的将领。

    因此,他本能的不愿意陷入到随时都可能陷入缠斗泥沼的正面防御战当中。

    不过更重要的,则是利益的驱使。

    多年来,阿道夫一直拒绝唐纳德的拉拢。佩利作为唐纳德的嫡系,不可能跟阿道夫同心同德。或许,他现在更想看到的,是阿道夫一败涂地,然后由他来收拾残局。

    如果那样的话,在爱德华一世抓着宰相一系的惨败大做文章的今天,这无疑是狠狠给了皇室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得不说,索菲娅对佩利看得更透。

    正因为如此,当阿道夫因为佩利的不合作而愤然求助于帝都,以强行命令的形式要求第五军团配合作战的时候,索菲亚立刻找到了阿道夫,提出放弃美丁城的战略计划。

    当时所有人都不理解。

    斐烈军原本就以骑兵闻名于世。卢利安的部队,又大多都由熟悉山地作战的佣兵和贵族领地上的山民组成。两军若是选择美丁以北的平原进行决战,无疑于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因此,坚决把敌人挡在美丁城以南,在开战之初就是所有卢利安贵族和将领们的共识。

    面对所有人的质疑,索菲亚只说了一句。

    “如果我是佩利的话,我会顺水推丹,让卢利安军团的主力在美丁城和斐烈人的主力拼个两败俱伤,然后,我会渡过希莱河,从侧翼迂回到斐烈人的身后,夺取南方的帕丁城。”

    帕丁城是美丁城南面的一个小城,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落到了斐烈人的手中。是斐烈人北上进攻美丁城的重要据点和必经之地。一旦被拿下,几乎就是在斐烈军的腰眼上捅了一刀。

    不过,劳都是佩利的,卢利安军团,则可能付出全军覆没的代价。

    当时,大家都有些不以为然。

    虽然他们不得不承认索菲亚的判断有可能会发生,但包括阿道夫大公本人在内,谁也不相信佩利的胆子会这么大。要知道,那是拿整个卢利安军队上万人的生命冒险。

    一旦失败佩利面对的,将是最严厉的审判。

    最终,阿道夫大公还是在大家的意见下,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卢利安军团主力总计一万五千军队,在斐烈人突破美丁城南防线的时候,赶到了美丁城。以南部丘陵地带为战场,摆开了阵势。

    可谁也没想到,索菲亚一语成谶。

    就在斐烈大军兵临城下的关键时刻,原本应该如期抵达的第五军团竟然过了希莱河。

    现在的卢利安军团,可谓骑虎难下。

    机前面是斐烈帝国的正规军团,后面还有两倍甚至三倍于己方的敌人。

    撤。更不现实。在已经接战的情况下,一有任何异动,说不定就会演变成兵败如山倒的局面。

    剩下的一条路,就只有守了。

    如果能依托美丁城守到第五军团完成突袭,或许还能反败为胜。

    可是,先不说第五军团能不能偷袭成,单是城墙低矮的美丁城就不是一个防御的好地方。

    况且卢利安的主力都在这里,一旦被关进了美丁城,就如同老虎没了爪牙。斐烈人完全可以分兵越过美丁防线,横扫整个卢利安,甚至一直打到防御空虚的幕尼城。

    难怪在索菲娅的注视下,众人都如此惭愧。索菲娅的年龄虽然小,却已经展现出了远比他们高明得多的眼光和智慧。

    “父亲,”索菲亚跪在阿道夫身前,认真地道,“我请求您把指挥权交给我。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你准备怎么做?”阿道夫大公凝视着她。

    “斐烈帝国的前锋部队,只有五千人。”索菲娅拉着他的手走到地图前道“他们的主力还在二十公里以外,最早明天天明才能赶到战场。我们可以趁现在发动进攻,吃掉他们的前锋。”

    贵族和将军们也纷纷围了过来。

    听到索菲娅的打算大家都面面相觑。

    “可是恕我冒昧,索菲娅小姐,”一位骑士道:“您知道我们卢利安军团都是大家领地的私兵和佣兵拼凑起来的,战斗力最强的就只有您的巴伐利亚佣兵团和幕尼城卫队的两个千人营。”

    说着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有些艰难地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现实是,我们的战斗力不足。之前的战斗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况且,如果对方采取坚守策略的话た

    后面的话,骑士没有再说下去。事情已经很明显地摆在桌面上了。

    卢利安军团这样拼凑的杂牌军,绝对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吃掉一支人数为五千人,并且有一个骑士团的前锋部队!

    “这一点,我考虑过。”索菲娅知道,这个问题不仅是这位骑士的疑问,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

    她凝眉道:“不过,大家别忘了,我们还有一支乌合军。”

    “乌合

    军,大家面面相觑,不明白索菲娅为什么忽然提起这样一支军队。

    “对,”索菲娅点了点头,不待大家发问,接着道,“我们知道,历来乌合军有强有弱,战斗力高低不一。在真正战斗开始之前,谁也不知道我们手中的这支军队如何。”

    众人沉默着。

    历史上倒有不少乌合军爆发出强大战斗力,甚至改变胜负结局的战例。不过,那样的情况实在太少见了。而且,将战争胜负放在一支这样的部队身上,实在有些不靠谱。

    摇曳的火光下,索菲娅将目光投向的地图。

    “强有强的用,弱有弱的用。无论是吃掉斐烈人的前锋,还是保护主力安全撤退。乌合军,在今夜都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棋子“

    “而我们需要做的第一步,是让敌人主动发动进攻!”

    “该死的斐烈佬!”

    “他妈的,谁知道是怎么回事?知道的说一声。”

    “说个屁,赶紧跟上。当兵打仗。别瞎琢磨。握紧你们的剑,想好看见斐烈佬的时候砍他哪个地方才是正经。快快!”

    “听说是斐烈佬发动夜袭了。五千前锋就这么嚣张!”

    “怎么我听说是咱们的部队攻上去了?”

    “怎么第五军团还没到?”

    “对啊,不是说第五军团马上就要到了吗?他妈的,怎么现在还没来?”

    夜色中,原野上到处都是流动的火把。士兵们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跟随大队向前跑着。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

    只听见四周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凌乱的脚步声,呼呼的喘息声,以及不断从前方传来的喊杀声,回荡在夜空中的惨叫声,飞驰而过的骑队马蹄声,以及军官们的催促声。

    “呼哧,呼哧。”唐小笨跑在罗伊身旁,剧烈的喘息声,让罗伊怀疑这个鼓吹自己四星武装骑士实力的家伙,会不会还没跑到地头就已经倒下了。

    “胖子都怕跑步。”看着罗伊一脸憨憨看着的眼光,小西瓜翻了个白眼,“等一会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别说话,一会儿你们俩跟紧我!”跑在旁边的老熊厉声道。

    “是!“罗伊和小西瓜同时回答道。

    “老熊,咱们这是去哪儿?”游走在队伍边上的弓手大虾虽然后背佝偻,看起来像个小老头,脚步却极轻灵,前后奔走,一点气也不喘。

    “中路!”老熊惜字如金,只说了一句就闭口不说。

    不过,这一句话,已经足够让在场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咱们乌合军被派上中路了?”

    “那不是主力的位置吗?”

    “咱们到中路,那军团主力又去哪里?”

    “该不会是溜了吧?”

    听到这里,老熊一声厉喝:“闭嘴!”

    说话的人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话一旦被军官听到,立刻就走动摇军心拉出去砍头的罪名,当即一缩脑袋,紧紧的闭上了嘴的同时,还心有余悸扭头向跑在队伍旁边手持红色盾牌和斧头的执队看了一眼。

    罗伊一边跑,一边向北面看去。

    因为已经离开了驻地所在的山头,因此,现在已经看不见身后的部队了。不过,那些异常的调动,依然让他心存疑惑。

    更糟糕的是,原本应该赶到战场的第五军团,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到。

    这让罗伊心头那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在夜晚的原野上,想要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几乎是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因此,乌合军的士兵们只能埋头行进。

    抬眼看去,视野中向着同一个方向行进的人潮如此浩荡,让罗伊忽然产生一种身处于战争大时代的浩大震撼感受。而前方越来越近的砍杀声,惨叫声,更让他仿佛回到了一年半之前,波拉贝尔的那个夜晚。

    夜色中,熊熊火光在燃烧着。无数人影在火光下晃动着,奔跑着。

    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混乱漩涡。波拉贝尔被吞没了,布莱恩男爵,汤姆,爷爷,老马克西姆,玛丽大婶和许许多多的平民,战士,贵族,都被吞没了。

    可漩涡还远没有结束。

    敌人就在前面一ち那帮该死的斐烈佬!

    “在想什么?”小西瓜气喘吁吁,一脸古怪地看着罗伊,“你州才的脸色好奇怪,害怕了?”

    “有一点。”罗伊嗫嚅道。

    怕?老爷我怕今天斐烈佬不够杀!

    “别怕!有我呢!”小西瓜得意地伸出四根手指,提醒罗伊他四星武装骑士的身份,“一会儿咱们联手,杀他今天翻地覆!”

    “好,不过我没你厉害,会不会影响你发挥?”罗伊一脸踌躇,心头却暗乐。小西瓜一直隐藏实力,就是想关键时刻震震大家,得意一回。不过这家伙天性骚包,有点小得意就憋不住。

    “不会!”小西瓜咧着嘴,呼哧呼哧。

    旁边几位佣兵都是一撇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

    天知道征召官怎么把这两个菜鸟塞进小队来了。老熊一个人恐怕照顾不过来,大家都准备着救这两个小子的命吧。

    当地势再度开始延绵往上的时候,队伍随着前方队伍的减速而渐渐慢下来。罗伊等人发现,四周的士兵越来越多。

    一支支部队,在军官的喝令下或整队列阵,或原地待命,或检查武器装备。大战的氛围越来越浓烈。战场上的喊杀声也越来越近。

    当走上一个山坡。罗伊在老熊的口令声中,猛地站住了脚。

    山坡下。

    烈焰升腾血肉横飞的惨烈战场,扑面而来!

    我知道,兄弟们都在很努力的帮忙砸票,不过,推荐榜现在竞争激烈。裁决几次都只差一位上榜。今天依旧两章送到,恳请书友们助一臂之力。你的每一票,都很重要。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