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六十五章 激战
    第二卷第六十五章激战(3953)

    。.

    站在山坡上往下看,从这边山头到南边山头之间宽约一两公里的平地上,成千上万的士兵正捉对厮杀。069zwp;   他们手中刀剑在烈火中闪着寒光,每一次起落,都带起一蓬蓬血雨,鲜血如同雨水般在地面汇集,残肢断臂不断被抛向半空。

    前面的士兵倒下了,后面的士兵又填上去。地面上的尸体越来越多,到处都散落着兵器,死马和旗帜。

    可是,还有更多的士兵被不断投入到战场。

    他们一**从各自的本阵冲出去,狂呼呐喊着在起伏不平的土地上飞奔。他们跳过横七竖八的尸体,践踏着地上的鲜血,如同两堆被打翻的豆子般冲进对方的阵列,在彼此交错时挥剑搏杀。

    一名圣索兰士兵手持盾牌,将剑捅进了一名斐烈士兵的胸膛。当鲜血随着他抽出的长剑猛然喷涌到他的身上时,铺天盖地的箭雨忽然从天空中落下,将猝不及防的他和身边的两名同伴射成了刺猬。

    当这几名士兵怒睁着眼睛倒在血水中时,旁边不远处,一名斐烈斧战士正一斧头劈开了一名索兰战士的盾牌,将他连人带盾劈成两半。

    可是,斐烈战士脸上的狞笑还没来得及绽放,他的脑袋就被一名策马掠过他的索兰骑士用长剑削上了天。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步兵在互相砍杀,骑兵在纵马冲锋。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成了失去理智的野兽,除了红着眼互相攻击以外,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惨叫声,刀剑碰撞声,倒地的战马悲嘶声混杂在一起,整个世界,只是一派地狱般的景象。

    站在山坡上,无论是罗伊还是小队中的其他人,都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脑子一片空白。

    这就是战争!

    在这恐怖的景象面前,任何想象力都是苍白的。

    只有亲眼看见它,你才明白这头凶兽是何等的血腥残暴,才明白生命、尊严、财富和你所珍视的一切在它面前是何等低贱,才明白它给这片土地和这个时代带来的是何等深重的灾难。

    “快!跟上!”

    随着前方一位中队列长的吼声,佣兵们排着队,被带到了主阵的方阵中。

    责兰军的妾阵就在山坡上。左右两翼是骑兵,中间则是步兵。

    前面的弓箭手队伍正在向更远处的敌人发动箭袭。数不清的锐箭在连绵不绝的弓弦声中被抛上天空,越过正在交战的区域,落向敌阵后方。

    一队队战士,按照传令官的旗号向前移动。当轮到他们出击的时候便拔出长剑,手持盾牌,在领头军官或骑士的狂吼声中,飞一般穿过前方弓手阵列的缝隙,向战场蜂拥而去。

    两翼的骑兵则几乎没怎么动。

    很显然,战斗还没有到需要投入骑兵的时候。

    不过,每当前线队伍出现危机的时候,骑兵就会出动一个小队或者一个中队帮助稳住阵脚,冲杀一阵。

    从战局来看,局势显然对圣索兰有些不利。潮水般的斐烈军不断向前涌动,圣索兰军则在一步步后退。罗伊知道,这不是故意示弱。而是投入到战场中的部队在敌人的强大攻击力面前无法支撑。

    人类三大帝国中,圣索兰帝国的军力最为羸弱。无论是军队数量,战斗力,之练,装备还是顶尖骑士,都远远不如庞贝帝国和斐烈帝国。

    就像现在,两军就有着极其鲜明的对比。

    斐到帝国士兵都穿着整齐的皮甲,手持相同制式的盾牌和武器,衣服外面罩着印有斐烈帝国红白纹章的布衣。就连骑兵的战马铠甲和马饰,也完全相同。数千人看起来犹如一人。

    出战的部队迈着整齐的步伐,杀气腾腾向前挺进,个人之间的配合和阵型变化熟练默契。没有出战的部队则静静地立于对面的山坡,如同笔直的松林般纹丝不动。

    而卢利安军团这边却截然相反。

    前方作战的士兵基本没有什么阵型,互相之间的配合还是佣兵们惯用的一拥而上。后面的主阵同样乱七八糟。中央帅旗周围的数百名正规军还算好,其他的部队就是东一块西一块,如同衣服上的补丁一般散落于山坡。

    士兵中有穿着制式铠甲的正规军,有只在布衣上绑了几块铁皮的农民,有穿着华丽的贵族,有穿着各式各样皮甲、铁甲或锁子甲的佣兵,甚至还有几个家伙穿着老式的重铠。

    “快,快!检查武器,准备战斗!”

    刚进入队列,四周就响起了军官们的吼声。传令官更是如风一般策马在队列中往来奔行,不断晃动着手中的旗帜。

    “看,都是乌合军的人。”,小西瓜气喘吁吁地环顾四周。

    “咱们打主力,谁想出的这破主意?”大虾整理着自己的武器,把箭囊放在最顺手的地方。

    “前营那帮家伙跑哪里去了,一个都没看见。”刀子眼睛微眯,拔出自己的长剑。

    “怕什么,咱们前面只有斐烈人的前锋,一万五对五千还怕打不过。”灰狗手持一把斩马刀,舔了舔舌头,不以为意地扭头看向主阵两翼道,“你们看,巴伐利亚骑士团的都在这里。”

    众人张望着,议论纷纷。

    许多士兵在看见两翼严整肃然的巴伐利亚骑士团的时候,都露出兴奋的神色。虽然大家还不怎么明白情况。不过,能和威名赫赫的巴伐利亚骑士团并肩战斗,可是平日里想也不敢想的荣幸。

    “是法诺骑士。”一位佣兵指着帅旗下叫了起来。

    乌合军士兵们纷纷扭头看去。

    在靠近坡顶的中央位置,二十多位骑士和几名贵族簇拥着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人。

    这是卢利安大公麾下的三级

    将军法诺骑士。他是幕尼城卫队的统领,仇卢利安大公麾下的一员大将。

    “吼吼!”随着法诺的现身,主阵士气陡然高涨。

    罗伊没有随着大家一起吼。他观察着战场,疑窦丛生。

    从表面上来看这是一次斐烈人发动的突袭。

    此刻交战双方所处的位置,战场上随处可见的土灶,锅碗,帐篷和衣物无不向刚刚抵达战场的乌合军们显示着这一信息。

    可仔细观察罗伊却发现,在对面的斐烈帝国主阵所在的地方,也同样有着战斗的痕迹。

    沿途的死马,士兵的尸体,旗帜和兵器,虽然在夜色的笼罩和中央战团的鲜血和火光反衬下,毫不起眼。却真实存在。

    也就是说,战斗,并不是从这里开始的。

    再回想到之前一些部队异常调动的迹象,一个还不算清晰的念头,从罗伊脑海中一闪而过。

    可是,还没等到他想明白,帅旗下的法诺,已经拔出了长剑,猛地向前一挥。

    “圣索兰帝国万岁!”

    随着法诺的吼声,帅旗下,十二名长号手吹响了雄浑嘹亮的号角。

    总攻!整个主阵都沸腾起来!

    “上!”

    “出击!”

    军官们的吼声在响彻云霄的“万岁”声中此起彼伏。

    随着弓箭手部队飞快的向两翼散开,数以千计的索兰士兵蜂拥着冲下山坡,向斐烈帝**涌去。

    没有人可以在这滚滚洪流中逆水行舟。罗伊只有跟随大部队冲下山坡,跑过平原,跨过一具具尸体,拼命的向前跑。

    “跟着我!”眼看距离敌人越来越近,老熊厉声招呼罗伊和小西瓜。

    旁边的刀子,大虾,红酒和灰狗等人,也自觉组成了一个半圆形,将队伍中这两今年龄最小的家伙围在当中。

    “小西瓜,别乱冲。”刀子告诫着小西瓜,又扭头轻蔑地看了罗伊一眼,随口给了他一个绰号,“还有你,小菜鸟。”

    “好!!”,小西瓜一本正经。

    伊憨厚迷糊。

    圣索兰军发动总攻的同时,斐烈军也迅即下达了总攻的命令。从高空看下去,双方士兵们如同雪崩一般冲下山坡,奔跑着,距离越来越近,最后在战场中央相遇。

    “杀!”

    这响彻云霄的喊杀声中,罗伊前面的老熊骤然激发斗气,在快速奔跑中挥剑砍倒了一名斐烈士兵。而与此同时大虾手中长弓弓弦声骤响,一支箭准确地插入了一名斐烈士兵的咽喉。

    当那名斐烈士兵捂着喉咙倒下的时候,刀子,红酒和灰狗等人,已经各自冲上去迎上了敌人。

    “噗!”刀长剑快如闪电,和迎面而来的斐烈士兵互拼两记之后,反手一剑刺入了对方的小腹。

    而走刚猛路线的红酒和灰狗两人,则并肩作战,猛砍猛杀,顷刻间也砍翻了各自的对手。

    更多的游勇从小队身旁掠过,扑入斐烈人的队形中。

    整个战团一片混乱。

    昏天黑地的战斗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随着双方互相楔入对方的阵型,战斗越来越激烈。抬眼看去,四周除了一个个搏杀的战团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为了不在这混乱的战场上迷失,大家只能紧紧地维持着小队的阵型。至于中队和百人队,已经完全散开不成建制。只是偶尔能看见几个同一大队的士兵直周围出现,转眼又被人潮淹没阻隔。

    因为佣兵们在个人战斗力方面要高出普通的斐烈士兵许多。加之战场本就靠近索兰本阵一方,因此,在双方战斗爆发之初,乌合军大砍大杀,一鼓作气将斐烈军压退了上百米。大有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架势。

    而罗伊所在的小队,也随着阵型的前压,而渐渐深入到斐烈阵型中。

    “哈哈!”灰狗杀得兴起,大步向前,手中斩马刀唰唰两下荡开一名斐烈士兵的长剑,脚下两个跨步,已经到了那士兵身后,一刀抹开了他的脖子,“斐烈佬也没多厉害嘛,第三个!”

    “小心!”灰狗话音刚落,旁边的老熊刀子等人,就同时爆发一声惊呼。

    突出阵型的灰狗骤然回头一看,一个脚下踩着战环的斐烈骑士,已经如同猛虎般扑到了他的面前,长剑直劈而下。

    眼看灰狗就要命丧当场,忽然间,两道身影从阵型中直蹿出来。左边的黑影一斧头挡开了斐烈骑士手中的长剑。而右边的黑影则激发出一道战环,斜刺的长剑带着剑芒洞穿了那斐烈骑士的咽喉。

    “小菜鸟!”

    “小西瓜!”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被他们围在中央的两个小子,谁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两个家伙救了灰狗。

    更没人想到”小西瓜居然是一名实力不弱于老熊的骑士。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罗伊跳起来,一招力劈,直奔旁边一名斐烈士兵的脑门。

    那斐烈士兵刚刚骇然举起盾牌,小西瓜阴险的剑就从盾牌下缘切了进去,切开了他的小腹。

    下一秒,小西瓜的剑抖出一朵蓝光闪烁的剑花,逼退两名试图冲过来的斐烈士兵,而与他错身而过的罗伊,则趁机将斧头的破甲锥,砸进了左边那士兵的背心。

    两个小子配合默契出招阴险。

    眨眼间,连杀三人!

    本来大家把我送上推荐榜,今天该是两章的。不过堵,总写不流畅。明天加油。现在,铭,继续拜求推荐票。我知道,你们的力量很强!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