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六十六章 山下,山上
    虽然出手的是罗伊和唐小笨两人,不过,胖胖的唐小笨脚下的绚烂的光环,吸引了大多数人目光的注意力。.

    “这家伙是四星武装骑士!”斐烈士兵们惊恐万状地纷纷后退。

    不光斐烈士兵傻了眼,就连所有这一区域的乌合军士兵们也一个个瞪目结舌。无论是小队中的人还是旁边其他小队的人,都不敢相信这胖乎乎的家伙居然是武装骑士。而且还是一个斗气等级竟然堪比老熊的四星骑士!

    “这是小西瓜?”刀子觉得自己的人生观简直被小西瓜这混蛋给颠覆了。有四星的本事还藏着掖着,这小子也太阴险了!

    “他妈的”死里逃生的灰狗似乎完全忘了刚差点砍进他脑袋的一剑。眼睛发直的喃喃自语:“小西瓜,你个小王八蛋居然藏得这么深……”

    “他故意的,”红酒用老家土话骂道:“这小子,瞧他那得瑟样儿!!”

    一时间,整个交战区域一片哗然。在众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早期盼这一时刻的小西瓜得意得胖脸发光,手中灌注了斗气的长剑吞吐着锋锐的剑芒,舞得风车斗转。只杀得面前的斐烈士兵狼狈不堪,节节后退。

    一时间,小西瓜顿时成了大西瓜,威风凛凛好不得意。

    如果是敌人中间出现这么一个隐藏实力的厉害家伙,恐怕谁也不会感到愉快。可若是这人是自己身旁的同伴,那可再好不过了!

    片刻之后,章福指数陡然爆表的卢利安乌合军第一营第二中队第一小队,集体爆发出一阵笑骂声。

    “小西瓜!你太阴险了!”

    “他妈的,小兔崽子,你才多少岁啊,就已经是四星武骑了。”

    “厉害!没想到咱们身边竟然还藏着一位高手。”

    “哈哈,这下看谁敢说咱们回小队是菜鸟集中营?有本事,也拿两个四星武骑出来!”

    说笑声中,大家士气高涨。

    要知道,乌合军成员五湖四海,向来藏龙卧虎。实力上一星的人并不算少。可要在一个小队里找到两个四星武装骑士却并不容易。

    就拿卢利安乌合军目前的两个千人营来说,实力在一星左右的战士总数恐怕超过了两百人。而三星以上的武装骑士,却还不到其中的百分之二十。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被选进了前营,乌合军中剩下的都是一些诸如学院中的学员这样不打算长期在军方发展的人。

    由此可见,一个四星骑士对一个人数不足十五人的小队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

    两个四星骑士在同一个小队,不但让原本实力只处于乌合军中游的回小队瞬间步入乌合军顶尖小队的行列,而且,几乎能保证小队在战场横着走了。

    这也是为什么四周的斐烈士兵纷纷后退的原因。他们虽然是职业军人,在战场上有着天然的优势。但这些优势,在两个四星武骑的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至少在这片直径五十米的方圆范围内,两名四星骑士,就是王者。再勇敢的士兵也不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对方的强大。

    那就和用贞操证明色狼的**一样愚蠢。

    尤其是在己方的一名骑士一个照面就死在对右手上的现在,除了暂时避开锋芒之外,大家没有别的办可想。

    “这小子!”老熊松了一口气,笑骂一声,目光却落在了罗伊的身上。

    虽然他也和大家一样把注意力集中到身为四星武骑的小西瓜身上,为之兴奋喜悦,不过,他同样没有忽略罗伊。

    站在战环炫目的小西瓜身边,罗伊显得极不起眼。

    不过老熊凭刚才那几下就能看出,这小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然斗气不如小西瓜,可他的速度却极快。当时抢出去救灰狗那一下甚至比小西瓜还快上三分。而且一手斧也不错,就算斗气差一点,互少在这个小队中也算是一等一的战斗力了。

    加之罗伊和小西瓜这两个小子似乎天生默契,这才入队一天时间,就配合得天衣无缝。小队实力至少提升了百分之五十!

    战斗继续。众人士气高涨地迎接眼前潮水一般涌来的敌人。

    刚才差点送了命的灰狗,天生急爆性子,没过多一会儿就把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抡着手中的斩马刀横砍竖劈,口中大呼小叫的冲在了前面,和老熊并肩作战。

    刀子,红酒和大虾早在入队之前就互相认识,多年配合,因此在战斗中颇有默契。红酒猛,刀子快,加上大虾在两人身后一支接一支的冷箭,普通斐烈士兵根本无抵挡。以至于到后来,斐烈人不聚集五六个人根本不敢和他们交手。

    而在整个小队中,效率最高的,却是小西瓜。旁人干掉一个对手,要使出十分的力气,甚至一个不小心还要挂彩。可在小西瓜面前,斐烈士兵就跟纸扎的一样。只要小西瓜领着罗伊冲上去,三剑两剑就刺死一个。

    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的,有几次,那些斐烈士兵简直连躲避的能力都丧失了。

    这一番厮杀,直杀得天昏地暗。

    黑夜中,小队不停的向前挺进,遇敌,杀敌,再向前挺进。实力的增加,让口小队立刻成为了周边所有小队中的最强者。别说作为老熊,小西瓜这些主力,就是队中的普通一员,击杀的敌人也远远超过了其他小队。

    而且,老熊丰富的经验,平日里的之练又远比其他小队更加严格。在他的指挥下,无论周围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口小队始终保持着严密的阵型。互相之间配合默契,救援及时。整整半个祷时的战斗中除了一些难免的小伤之外,竟没有出现一例阵亡。

    不过,随着战斗的进行,大家还是发现压力越来越大。斐烈人杀了一个又冒出一个,无穷无尽。不但没有减少,反倒更多。而且,不知不觉之间,身边友军就已经急剧减少,到最后,大家甚至发现很长时间都看不到有友军并肩作战。

    “旗长,有些不妙啊!”

    刀子绞飞敌人的剑,一剑将其了解,气喘吁吁地对老熊道。

    那已经是他干掉的第八个斐烈士兵,巨大的体力消耗让他浑身上下如同在水里浸过一般。一绺绺头发被汗水贴在额头上,看起来异常滑稽。

    “我知道!”老熊观察着四周。

    因为处于战团之中,因此,谁也没有办判断出自己目前在整个乌合军中的位置,只有身后的帅旗所在的山坡,还能大致判断一下距离和方位。

    以他的经验来看乌合军的攻势已经被敌人遏制下来了。而且,随着更多的敌人投入到战斗中,整个整个的中队已经在混战中被切割开来。

    “旗长,咱们怎么办?”一个士兵惊慌的问道。

    “别慌,保持阵型,大家收回来!”老熊一边大吼着下令,一边扭头看了来时的山坡一眼。

    乌合军全军出动之后,山坡上的主阵只剩下了两翼至今按兵不动的巴伐利亚骑兵和中央少量的部队。不过,帅旗下,诺的身影依然清晰可见而且不知道什么实话,还多了几位被数十名骑士簇拥在当中的贵族。

    “是阿道夫大公和索菲娅!”退回阵中的红酒看了山坡一眼气喘吁吁地道。

    他手中的长剑滴答滴答的滴着血,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好几条口子,浑身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说话间,灰狗也退了回来,和红酒背靠背站在一起。

    这身材魁梧的大汉一边目光凶狠地盯着对面的敌人一边头也不回的低吼道:“该死,巴伐利亚骑士团怎么还不出动?”

    “谁知道这些贵族老爷们在想什么。”红酒说着有些焦急地吼道:“小西瓜,菜鸟,退回来。”

    人群中拼杀的罗伊和小西瓜,干掉一个斐烈士兵之后,飞快地互相掩护着退了回来。

    “老熊,敌人越来越多了,得赶快拿个主意。”,小西瓜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神采飞扬。

    连番的战斗,已经让他的斗气和体力下降到了危险的位置。

    反倒是一直在旁边配合他的罗伊,没什么疲惫的表现。开战时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那单薄身体中蕴含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

    小西瓜一边在心头诧异,一边暗自觉得自己应该减肥了。

    面对部下们的询问,老熊一时有些踌躇。

    此刻,身前身后到处都是敌人,突围是一定的,可向哪个方向走,却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在这样的混战中,双方的阵型态势早就天翻地覆。并不是向后走就一定能够突围到安全地带。说不定,那反倒是一条死路。况且,这里距离帅旗太远了,先要横穿过去,如果沿途没有己方的人,恐怕走不到一半就全军覆没了!

    仔细听了听四周,眼看周围敌人越来越多,老熊一咬牙,做了个赌博般的决定:“大家听着,向东南方向突围。”

    “好!”

    “明白!”

    众人纷纷的答应声中,罗伊的声音响起:“不行!”

    前方的喊杀声震耳欲聋,可斐烈骑士达尔尼伯爵,却只听见自己坐骑和身边骑士团战马铁蹄缓缓踏在夜色笼罩的大地上的声音。

    达尔尼是斐烈帝国边军银勋第三军团的骑士团团长,也是这次进攻美丁城的前锋部队的总指挥。正是他率领四千步兵和骑士团的五百骑士,一干骑兵,一路高歌猛进,一直打到了美丁城下。如果不是阿道夫率领的卢利安军团主力及时赶到恐怕他这个时候,都该准备攻城了。

    失去战机,达尔尼虽然懊恼,却还能接受。因为只是前锋,所以,他在阿道夫的主力激战一场之后,主动向后撤退了几公里,以美丁城南五公里的这一条丘陵山地中难得的平坦地带作为缓冲区,和索兰军对峙。

    原本在达尔尼看来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接下来的战斗,应该是双方互相试探对峙,然后等待各自的部队到齐之后的一场会战。

    可没想到,部队刚刚扎下营来,对面的索兰军忽然向斐烈营地发动了进攻。

    而且,这一次投入夜袭的军队,竟然是斐烈军最为精锐的几支部队,尤其是巴伐利亚骑士团给斐烈营地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就在达尔尼下令严防死守的时候却忽然收到情报,称原本该向美丁城运动的索兰第五军团此刻竟然度过了希娄河,正在向着帕丁城进军。得到这个消息时,达尔尼一度有些困惑。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不过,当麾下的骑士们提醒了他第五军团军团长佩利侯爵的来历史后,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随即将严防死守的命令修改为试探性攻击。

    果然,随着第一军团骑士团的几次冲击,对方眼看伤亡扩大,立刻就开始了撤退。

    这个时候,达尔尼还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为了避免误入对方圈套他迅速要求游走在战场周边的斥候,向索兰军的纵深深处打探。

    在损失了至少十个最好的猎鹰之后达尔尼得到了他想听到的消息。

    索兰后军异动!

    这一下,达尔尼再无怀疑。他知道,卢利安军团要跑!

    因为索兰第五军团渡过希莱河转向帕丁,因此,阿道夫汇合第五军团与己方会战的战略企图变成了卢利安军团的独角戏。

    作为卢利安目前遏制斐烈帝国进攻的唯一主力,阿道夫自然不愿意为了美丁这样的小城将他的老本都砸在这里。因此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撤退!

    可是自古以来,在交战的时候撤退,都是兵家大忌。

    在双方接触之前的撤退,还能避免大量伤亡。双方接触并且交战之后ちち尤其是双方距离如此接近的情况下,想要在斐烈军的眼皮子底下撤退,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一旦遭遇追击,立刻就可能演变成一场惨败。

    很显然,对方很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之所以出动部队主动发动进攻,就是想造成一个假象,让自己死守营寨,错失追击的最佳时机。如果不是恰好得到了第五军团动向的情报,对方差点就得逞了。不过,既然知道了真相,达尔尼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果然,随着斐烈军的全线反攻,害怕陷入泥沼的巴伐利亚骑士团和幕尼城卫队,就以远比他们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然而,达尔尼没想到,为了掩护主力,卢利安大公竟然投入了乌合军。企图来一招壮士断腕!不得不说,索兰人的算盘打得很响。战斗初期,乌合军也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不过,乌合军毕竟是乌合军。一群散兵游勇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斐烈帝国排名第十三位的银勋第三军团的对手。随着战斗的进程,很快,对方配合不默契,阵容不严整,纪律不严明,战木执行程度低下的缺陷就暴露了出来。

    这些缺陷,几乎是所有乌合军的通病。

    此刻,战局正渐渐像斐烈军倾斜。

    猛冲猛打的乌合军在锐气受挫之后,已经被切割成了大大小小的战团,各自为战。而斐烈军的调动却如臂使搏,灵动自如。

    不少乌合军士兵试图突围。可是,在斐烈军的阵型变动下,无论他们往哪里走,都会有人将他们阻挡住,逼迫住他们,驱赶着他们,最终在拖得他们精疲力竭之后,将他们歼灭。

    前方战团火热,而后方的大地,却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宁静。

    达尔尼一边策马而行,一边抬起头,向对面山头的索兰帅旗下看去。他的眼中没有诺,甚至没有阿道夫大公。只有墨蓝色独角兽上那窈窕的身影。

    达尔尼微微眯起了眼睛。

    在他看来,索菲娅,或许是自己数十年来,遇见的最头疼的对手了。论军事智慧,论指挥能力和领导能力,这个二十二岁的年轻女孩,都展现出了天才的一面。

    他难以相信,一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竟然能把巴伐利亚骑士团这样一支非军事编制的骑士团之练成现在这般的强军。

    这样的对手,的确值得敬重。

    不过可惜,这一次,她被她卑鄙的友军害了。

    不用问,达尔尼也知道,动用乌合军的计划是索菲娅提出来的。至少就他所知的卢利安这帮贵族中,有这样头脑的,别无他人。如果她有时间之练一下乌合军的话,或许计划就能够达成。至少,不会被自己如此快的达成突破。

    “准备出击!”达尔尼别过头,对身旁的下令道。

    “将军,对方的骑士团还没有投入。我们现在“

    “骑士团?”达尔尼淡淡地一笑:“放心吧,他们的骑士团不会投入的吧伐利亚骑士团,是卢利安军团中精锐的精锐。他们之所以现在还在这里,是因为巴伐利亚骑士团每个人都配三马,从移动力来看,远远超过我们任何一支军队。”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ち会跑?”

    “如果乌合军现在是胜势的话,我敢肯定,索菲娅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她的骑士团投入作战,给我们致命一击不过现在……”

    达尔尼由衷地为索菲娅感到遗憾和惋惜。

    他拉下了面罩,拔出长剑,脚下马刺猛地一踢马腹。

    “全军出击!”

    “谈死!”

    帅旗下,诺面色铁青。

    刚刚他下达的几条命令,全都被下方各自为战的乌合军忽略了。

    即便乌合军中的军官全部于前营,并且都是最好的战术执行者。可是,散漫而无组织纪律的佣兵们却根本无有效的执行。

    “这帮家伙根本就不听指挥。我们的令旗对他们的作用,还不如对斐烈人的作用大,只要令旗一动,最先反应过来的,反而是娄烈人。”

    “这是乌合军的通病。”火焰面具下,索菲娅的声音清冷入山头的夜风……“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乌合军早就横扫天下了。“

    “我们应该更早一点加强对他们的之练。”旁边的一位贵族道。

    “没用。如果他们愿意接受之练和管束,他们早就加入正规军了。”索菲娅淡淡地道:“如果他们不想加入,只愿意在军中呆上一个或两个周期,我们之练了也没用。等时间一到,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对他们来说,自由自在才最重要。”

    所有人都沉默着。索菲娅向前看去。父亲阿道夫,背负着手立于山坡,宛若一尊雕塑。

    大风起,绘有索兰帝国和卢利安纹章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

    “现在怎么办?”诺问道:“看情形,乌合军已经顶不了多长时间了。”

    话音未落,山下传来一声怒吼。

    “杀!”

    一名满是血污乌合军士兵,在七八名斐烈士兵的围攻中狂吼着,疯狂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可是,四周的敌人实在太多了。他的同伴早已经倒下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在人群中坚持着,就像一只被麓狗围住的羚牛,徒劳地试图用自己的尖角做最后的挣扎。

    噗,一名偷袭的斐烈士兵,将剑捅进了这位佣兵的后背。

    佣兵爆发出一声狂吼,反手一剑向那士兵砍去,可是,他的长剑却却被飞快躲开的斐烈士兵闪开,舞了个空。

    而趁着这个机会,四周的斐烈士兵一拥而上,四五把剑,同时捅进了他的身体。

    佣兵呆呆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上的剑,仰头看向山坡帅旗,瞪着眼睛,轰然倒地。

    诺低下了头,阿道夫紧紧咬着牙。旁边的贵族和将军们,都不忍的扭开了头。

    “我再看看吧。”索菲娅目光冰冷的看着山下,如同冰山一般,丝毫也不见任何情绪波动,“你们应该离开了。”

    阿道夫大公霍然转身。

    “我走!你也走!”

    “时间还没到,”索菲娅没有看阿道夫的眼睛,她低头轻轻拍了拍坐下的独角兽,“暮色的速度很快,斐烈人追不上我,也追不上任何一个巴伐利亚骑士团的骑士。”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阿道夫大公儒雅的面容,因为痛苦而扭曲,“你知道你不走,他们就会带着希望在下面战斗下去!你是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这里全军覆没,还是想期盼不可能存在的奇迹?”

    “主力还没有撤远,”索菲娅冷冷地道,“我不能冒险。如果有奇迹的话,我会看见,并且抓住它。只要它来。”

    “这会是我一生的耻辱。”阿道夫看着索菲娅的眼睛,缓缓道。

    “也是我的。”索菲娅目光清冷。

    父女两人,静静的凝视着彼此。

    山下的刀光剑影和熊熊烈火,将他们的身影镌刻在这一天的夜色中。

    感谢感谢,大家果然给力。不过咱们吊在榜尾,总有那么点心惊肉跳的味道,六千字送到,兄弟们,把票砸起来吧!!!给我更大的力量。我知道你们行的!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