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六十八章 骑兵,群鸦之舞!
裁决 第六十八章 骑兵,群鸦之舞!
    当斐烈骑兵如同潮水一般向着战团涌来的时候,巴伐利亚骑士团的骑士们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网)

    作为卢利安行省为强大的军事力量,他们一直是战争的主角。一年多来,他们凭借着自己英勇顽强的战斗,阻挡着斐烈人的脚步,让闻名天下的斐烈骑兵在他们的面前一次次人仰马翻。

    他们用行动捍卫着这片不容践踏的土地,捍卫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也捍卫着巴伐利亚骑士团的荣耀。

    可是现在,被民众们成为卢利安保护神的他们,却只能在山坡上站着。眼睁睁地看着乌合军士兵们浴血拼杀,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骑士们必须用尽全身力气能拉住自己的缰绳,能不让心头沸腾的热血和燃烧的怒火冲昏自己的理智。

    这不是巴伐利亚骑士的风格。

    虽然伫立原地的他们,在夜色中安静的如同一尊尊冰冷钢铁包裹的雕塑,可是,只有熟悉他们的人知道,在他们那同样冰冷的目光下隐藏的心,就像是坐下不停打着响鼻,刨着蹄的战马一样躁动不安。

    当对面的斐烈骑兵距离战团越来越近,巴伐利亚骑士们的目光,加频繁地投向帅旗下的索菲娅。

    “下令吧,”一位骑士默默地祈祷着,“哪怕让我们冲击一次!”

    “等等,”另一们骑士用手拍着自己不断打着响鼻,蠢蠢欲动的战马,用同样不怎么镇定的语气道:“再等等。”

    许多骑士都摘下了骑枪。拔出了长剑。用这种并不违规的动作,向他们的统帅表达着自己的战斗。

    帅旗下的索菲娅,依然如同冰山一般,没有一丝融化的迹象。

    骑士们知道,她在等。

    等待一个合适的战机的到来。

    可是,在乌合军已经被敌人分割开来,士兵们不断在惨烈的战斗中倒下的现在,怎么可能出现什么战机?

    在焦急和期盼中,渐渐的,骑士们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混乱的战场中央的一个小小的战团上。

    那里,一个手持战斧的黑发男孩,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两个战团,终于随着罗伊杀出的一条血路,融合到了一起。

    不过,谁都没有把这一次相遇看做什么值得欢呼的胜利。

    十五个人加上八个人,在这混乱的战场中央,比起沙漠中两滴水融合到一起好不了多少,随时都可能被蒸发得干干净净。

    何况,对方还是死对头乌戈和他的手下。

    “他妈的,”刚刚跟在罗伊和唐小笨身后冲进战团的大虾一眼看见乌戈,狠狠地啐了口唾沫,“倒霉!”

    后面涌过来的121小队士兵和乌戈率领的213小队士兵,也一个个面色铁青。

    大家沉默地和四周的斐烈士兵拼杀,手中的刀剑在黑夜中碰撞出星星点点的火花,砍杀出一蓬蓬飞溅的鲜血,乒乒乓乓的金铁交鸣声和沉闷的刀剑入肉声,伴着一声声的惨叫,显得压抑而残酷。

    “现在怎么办?”唐小笨手中长剑的剑芒,已经随着斗气的衰减而变得闪烁不定,胖胖的脸上满是汗水。

    同样身为四星武装骑士,站在罗伊另一侧的老熊就显得要好了许多,经验丰富的他,手上长剑依然稳定,攻击不疾不徐却简练有效。

    既然将主导权交给了罗伊,老熊就很自然地即到了辅助的位置。

    他一边和唐小笨一道护卫在罗伊两侧,一边指挥着阵型迅速的角色转换,让整个小队依然保持着稳定。

    有他在,罗伊完全不用分散精力。

    不过,对于刚刚融合到阵型中的乌戈等人,老熊却有些头疼。

    他明白,以乌戈和他的矛盾以及乌戈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拱手将指挥权交给自己的,别听罗伊的了。

    “向南。”罗伊的感知中,一共出现了两个战团。一个在西面,一个在南面。南面那个战团近一点而且大一点,至少有五六十人,如果能够突破过去,再折返向西,自己就能把雪球滚大。

    罗伊话音刚落,就听见刀一声厉喝:“你干什么,退回去!”

    众人扭头看去,正看见一名乌戈手下的士兵因为不守规矩差点将阵型弄乱。刀和红酒两人奋力拼杀,将试图冲进来的斐烈士兵给杀退。

    原本沉默压抑的气氛,随着刀的这声厉喝顿时变得喧嚣混乱起来,双方的矛盾,一下就挑到了明面上,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势。

    …………

    …………

    乌合军投入战斗的时候,乌戈和213小队的士兵们一度认为,自己建立业的好机会来了。

    在他们看来,聚集在美丁城的卢利安军团总数已经超过一万五行,而斐烈帝国的前锋不过五千多人,以三打一不说,而且又是和巴伐利亚骑士团并肩作战,这仗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输掉。

    正是带着这种乐观的心理,他们在战斗之初乌合军势如破竹的时候冲在了前面。

    不过,越打,乌戈就越觉得不对劲。

    乌合军底下的战术执行力,让这支靠着一股冲劲作战的部位很就陷入了斐烈人的分割包围之中。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头雄狮落入了成百上千的饿狼群里,虽然狮的力量远比狼强大,但狼群动能一一次避开狮的锋芒,在它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看似不致命,却能让其不断流血的伤口。

    随着时间的流逝,乌戈小队的伤亡开始扩大,从第一个看起来因为偶然的失误阵亡的士兵,到第二个,第三个……

    发现事情不妙,乌戈迅速指挥小队突围,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无论他们怎么闯,四周都是无穷无尽的敌人。

    第四个士兵被人一剑劈开了脑袋,阵亡!

    第五个士兵因为脚下受伤而慢了半步,被人围攻,刀砍剑刺,阵亡!

    第六个…第七个…

    当小队阵亡人数超过了一半,包括乌戈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绝望了,大家只是咬着牙拼命,杀一个算一个。

    就在他们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时,却没想到,密密麻麻的斐烈人群忽然被人劈开了一条血路,紧接着,一支乌合军小队就出现在了面前。

    在生死关头,身旁出现乌合军的同伴,原本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可看见出现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121小队,众人心头都是一凉。

    以彼此的矛盾,在战场上下刀的事情可不是干不出来。

    尤其是发现对方的小队还保持着完整,比起己方人数多了一倍,大家的提防心里就加严重。

    气氛,随着刀的一声厉喝而变得紧张起来。

    双方都向自己的同伴靠拢,彼此提防着对方,乌戈是用恶狠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老熊,不时色厉内荏地瞄一眼罗伊。

    相较于敦厚的老熊,他害怕这个下手狠辣的黑发小,白天的那一膝盖,让他至今想起来依然不寒而栗,鼻隐隐作痛。

    刀、红酒和大虾不约而同地站到了小队和对方之间的位置,一边跟斐烈人拼杀,一边提防着乌戈。

    灰狗是怒睁着眼睛,一副狰狞的吃人模样。

    谁都明白,两个小队汇合到一起之后,想要冲杀出去,就必须合二为一,在统一的指挥下齐心协力,可以他们对乌戈的了解,清楚想要让乌戈心甘情愿地听话交出指挥权,简直是白日做梦。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罗伊已经领头向着南面杀了过去,在经过刀大虾等人身旁的时候,他扭头对乌戈道。

    “脸上的伤还痛着吧?想活着找我报仇,就和你的人跟着我走。”

    罗伊的声音,让整个121小队变得鸦雀无声。

    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乌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目光躲闪着,终于狠狠地一点头。

    “现在213小队归你指挥!只要你能把咱们去,”他摸了摸脸上的伤,避开老熊、灰狗和刀等人的目光,咬牙道:“你再揍我一次,我也认了!”

    听到乌戈的话,佣兵们一片哗然。

    “走!”罗伊一声暴喝,当先向着南面的斐烈人群扑了过去。

    看着乌戈,再看看那一团血花四溅的斧光,无论是老熊还是灰狗刀等人,都已经无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谁也不相信他们口中那个狠揍了乌戈一顿的人,竟然就是罗伊。

    骇然互视一眼之后,众人飞地跟了上去。

    “太无耻了。”

    一直跟在罗伊背后的唐小笨又是震惊又是郁闷,嘴里唠唠叨叨。

    “乌戈居然是你揍的!你个混蛋,居然学我隐藏实力……可恶,你把我的风头都抢干净了……”

    …………

    …………

    山坡上,所有人都凝视着山下的战团。

    随着那黑发青年的开路,刚刚汇合到一起的两去小队,向着南面一个大的战团突破而去,片刻之后,他们就和南面的战团汇合。

    随即,已经壮大到七八十人的队伍又在黑发青年的率领下转向西北,笔直地杀向另一个战团。

    眼前的一幕,所有贵族们的心跳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加速。

    “他们怎么知道方向的?”

    人们惊讶的注视着山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要知道,在这种小丘陵地带,山坡并不算多高,即便是站在山顶上,大家能看见的也不是战场的全貌。远处的不少战团都隐藏在纷乱的人群之中,只能隐约看见一点点。

    山上尚且如此,山下的乌合军士兵不但视线狭窄,而且身处于混乱的战场中央,每分每秒都要应对四周无穷无尽的敌人,不可能准确的判断别的战团所在的方向。

    可是,偏偏从那支十五人的小队开始,他们就接连几次笔直地杀到了相信的战团,将雪球越滚越大。

    夜风中,山岗上一片寂静。

    巴伐利亚的骑士们都屏住了呼吸,帅旗下以阿道夫大公为首的贵族们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山下,攥紧了拳头。

    山下,罗伊闪开两名斐烈士兵的攻击,手中斧头闪电般攻出两招。斧影宛若银色的流星雨一般,倾泻而下。面前的斐烈士兵在这凌厉的攻击下根本无躲闪,顷刻间就如同被收割的麦般倒下一片。

    山上山下,顿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

    这两招着实凌厉漂亮,那斧势在罗伊的催动下,就如同连绵不绝的长河一般,只看得战团中的佣兵和山上贵族骑士们一个个目眩神迷如痴如醉。

    这等斧,谁曾见过?!

    听到阿道夫大公的询问,那负责乌合军的部将面露难色。

    乌合军近三千人,他哪里全都认得,况且,那黑发少年无论外貌还是衣着,都没有值得留意的地方。

    正为难中,部将一眼看见跟随在罗伊身旁协助指挥作战的老熊,眼睛一亮,向阿道夫大公报告道。

    “大人,这是乌合军第一大队第二中队第一小队,小队旗长名叫肖恩,是美丁城的佣兵,有四星武装骑士的实力,这少年应该是肖恩的手。”

    “好小!是咱们卢利安的弟!”阿道夫大公赞道,一边说一边瞟了过菲娅一眼,“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学来的这身本事,比一帮老兵还像老兵,老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给他提鞋都不配!”

    贵族们面面相觑,阿道夫大公一向儒雅沉稳,这还是大家跟随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他说粗话呢。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骂,听起来就那么舒畅!

    对父亲近乎挑衅的眼神,索菲娅理也不理。她静静地看着山下的黑发少年,深邃的眼睛如同平静的湖水一般,没有丝毫涟漪。

    阿道夫大公没能在小女儿那里得到回应,将所有期盼都寄托在了山下黑发少年身上。

    远方的斐烈骑兵,已经滚滚而来。

    当大公看见队伍已经壮大到两百多人的队伍,在那黑发少年的当先开路下,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向着另一个人数多达三百人的战团突破而去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心头只剩下了一个急促声音。

    “小,!”

    …………

    …………

    佣兵们都曾经远远见过,甚至亲身遭遇过雪崩。

    魔兽山脉的雪山很多,每每听见那雪山上远远传来如同炸雷一般的声响时,他们就知道,山上又出现雪崩了。

    那恐怖的场面虽然不是每一次都能看见,但看见的人,都会将其牢牢地印在心头,无磨灭。

    谁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雪崩的牺牲品,没有人想象,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雪崩的一部分。

    现在壮大的乌合军,不是雪球,而是从山顶呼啸而下的狂雪。

    “杀!”

    这雄壮的喊杀声,在沉寂了许久之后,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比乌合军刚刚投入战斗的时候加嘹亮,加震耳欲聋!

    “来啊,小,”灰狗一刀接一刀,劈向面前的敌人,劈断他的剑,劈裂他的盾牌,劈开他胸膛,狂吼道:“来啊!”

    “左一剑,右一剑……”念念叨叨的唐小笨以自己的四星武装骑士的实力,在人群中捡漏,一剑捅穿一名斐烈士兵的后背之后,他如同鬼魅一般矮身绕过罗伊,又无声无息地一剑劈开了另一名斐烈士兵的后背。

    “杀!”刀手中的长剑,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和他并肩作战的,竟然是同样红着眼睛拼命砍杀的乌戈。

    “杀杀!”大虾手中的长弓射出一支又一支致使的长箭,激烈的战斗和频繁的开弓拉弦,已经让他的右手鲜血淋漓,可是,他却犹若不觉般,咬着牙拼命开弓。

    多的乌合军士兵从他们的身边冲过,顺着前方开辟的缺口不断的前进。

    他们奔跑着,怒吼着,挥舞着手中的刀剑,拼命地砍杀着,将任何阻挡在这股洪流前的敌人淹没,粉碎!

    队伍流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所有的小队旗长,中队列长,百夫队长,甚至一位千夫营长,都完全抛弃了自己的身份,成为滚滚洪流中的一个小兵,跟随着那手持战斧的少年,向前涌动。

    两百人,三百人……

    片刻之后,这股洪流,已经席卷了十余个战团,扩张到六百人。

    被这战团牵动,四周的斐烈军已经被带乱了阵脚。

    阻挡在面前的斐烈军被冲溃,近前的被砍杀,后面的挤不过来,远处的又来不及调动,一时间,整个战局风云变幻。

    …………

    …………

    当第三个传令兵报告相同的消息时,达尔尼已是面色如铁。

    从他所在的方向,能够清晰地看见前面战团正随着一种恐怖的洪流搅动而混乱。

    原来如臂指使的指挥已经不灵验了,往来穿行的传令兵带来的都是失控的消息,中军的指挥令旗,也不能让部队将对方阻拦住。许多士兵都只能跟着那股洪流疲于奔命,忽而南,忽而北,忽而又转向西面。

    命令跟不上变化,这正是战争中让人害怕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

    达尔尼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但他明白,战争,精妙的指挥,往往都不是于战团外的令旗和传令兵的怒吼,而是士兵们自发的行为。

    无论胜负,一旦形成了势头,胜者所向披靡势如破竹,败者丢盔卸甲一蹶不振。

    无论如何,要把这势头控制下来!

    “传令前军让开通道!”达尔尼凝视着混乱的战团中央,听着那响彻云霄的喊杀声,猛地拔出长剑,向前一挥,怒吼道。

    “骑士团,冲锋!”

    …………

    …………

    “敌人冲锋了!”

    “是达尔尼的骑士团,他们要冲阵!”

    山坡上,早已经被下方的战斗刺激得浑身热血沸腾的骑士们,已经无按捺自己的情绪了。

    “杀吧!”

    “索菲娅团长!”

    “求您了,让咱们上吧!”

    骚动,在骑士团中扩散开来,山坡上,只听见一片怒吼声和躁动的马嘶声,许多骑士要勒住马缰,能让充满了奔驰的战马原地打转而不是奔腾而下。

    大风猎猎的帅旗下,每一个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索菲娅的身上。

    “索菲娅小姐。”诺已经拔出了剑,跃上了战马,语气中充满了焦急,他麾下的数百名幕尼城卫队士兵,也都同时拔出了剑。

    “这还不够吗?!”阿道夫大公转头凝视着索菲娅,嘶声道:“还不够吗?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索菲娅沉默着。

    “说啊!”阿道夫大公愤怒得双眼赤红:“***的到底要个什么狗屎机会!!!”

    “敌人的步兵阵还没有搅乱,”寂静的山风中,索菲娅的容颜隐藏在头盔面罩下,如同一个黑夜的幽灵,“他们的骑兵冲过来的时候,乌合军会形成一个上千人的团队,同时,斐烈人的步兵会让开……”

    所有人的心跳都在加速,眼睛中升腾起希望的火焰。

    “他们的步兵阵型会不可避免的出现混乱,”索菲娅淡淡地道,“可是,如果他们的骑兵主力一次冲锋击溃了乌合军,我们此刻冲下去投入的部队,就会陷入泥沼之中。所以,在乌合军顶住对方的骑兵冲击,并将其速度降下来之前……”

    索菲娅的声音,如同寒风,熄灭了所有人的希望。

    “我的回答是:不行!”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完全不明白她怎么会有一颗如此冷酷的心。

    山下,斐烈后方步兵阵正在乱糟糟的闪开。

    马蹄声震动大地。

    潮水般的斐烈骑兵,向着骤然扭头的乌合军士兵,风驰电掣而来。

    那黑发少年,首当其冲!

    …………

    …………

    “斐烈骑兵!”

    一声凄厉的叫声,在佣兵人群中响起。

    大地在震动着,南面的斐烈步兵正纷纷散开,在他们后面,一支骑兵宛如奔腾的铁流,狂奔而来。

    骑兵从来都是步兵的噩梦。

    骑士的铠甲,长长的骑枪,加上战马庞大的身躯和冲击力,能够粉碎任何一个阻挡在面前的敌人。当成百上千的骑兵集中在一起冲锋的时候,是无坚不摧。

    就算是正规军团中的重装步兵,都不堪一击!

    看着呼啸而来的骑兵,所有人的思维都已经凝固了,在这奔腾的铁流面前,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洪水浪涛前的蚂蚁。

    “结阵!!!”先反应过来的老熊一声断喝,“长矛兵上前!”

    随着老熊的吼声,数十名手持长矛作战的乌合军士兵冲出了人群,组成了寥寥两排单薄得让人心酸的枪阵。

    同时,其他的佣兵们也自觉地收缩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防御阵。

    从天堂到地狱,就是转瞬之间。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随着大地的震动越来越剧烈,马蹄声越来越近,战斗已经基本停止了下来。

    斐烈步兵围在周围,这一刻,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把眼前的这些人包围起来就行了。

    奔腾而来的骑兵,将会如同破开面包一般,轻易地撕裂这些差点就扭转战局的乌合军,用马蹄将他们踩入地狱。

    乌合军的士兵们,凝视着奔腾而来的骑兵,看着那些手持骑枪的骑士在眼前放大。

    许多人都扭头去看山坡上的帅旗。

    罗伊也扭过了头。

    当枪阵组成的时候,他没有退入阵容中,而是那么静静地站在队列的前方。当他回头看向山顶的时候,目光正和那隐藏在火焰面罩下的深邃目光碰撞到一起。

    “罗伊,退回来。”唐小笨大吼道。

    眼前,敌人已经越来越近,他已经能清晰地看见正面的一名骑士脚下的四个光环以及那奔腾的战马身上暴涨的肌肉,翻飞的马蹄下飞扬的尘土。

    “不!”

    罗伊猛的扭过头,直面着迎面而来的斐烈骑阵,一声暴喝。

    “准备战斗!”

    黑发少年的吼声,在夜空中回荡着。

    听到罗伊的吼声,乌合军士兵们只觉得一股血气直冲头顶。他们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刀剑,跟随着这吼声,爆发出一声整齐的怒吼。

    “准备战斗!”

    当这怒吼声音陡然冲向云霄时,乌合军士兵们怒睁着双眼,看着冲在前面的一名骑士在战马凌空一跃中,用手中的骑枪闪电般捅向罗伊。

    也看着那个带领着他们转战四周的背影,迎着那骑士,伸出了左手,五指大张。

    一个巨大的火团,在罗伊的掌心浮现。

    “这是……”

    “七级魔,群鸦之舞!”

    惊呼声中,无数火团,宛若打开了鸟笼的血红乌鸦,在一团刺目的光芒中,飞射而出。

    光芒将整个夜空照得透亮。

    火红的血鸦铺天盖地的撞向迎面而来的斐烈骑兵。

    一团团鲜血在骑兵的身上此起彼伏,大地被整片红光所笼罩,战马在疾驰中纷纷跌倒,一时间,狂奔而至的骑兵集群,已是人仰马翻。

    战马的悲嘶和那无尽的惨叫声中,山顶上,所有人都懵了。

    片刻之后,一股电流般的顺着所有人的后背一直冲向头顶,阿道夫一声狂吼!

    “索菲娅!”

    话音未落,他就看见那原来如同冰山一般的身影,已经远在百米之外。

    从天空看下去,墨色的独角兽,宛若奔驰在雪原中的独狼,风驰电掣。在它的背上,索菲娅的雪白长发随风飞扬,那一杆金色的骑枪,随着独角兽奔驰的幽幽缕缕流光,闪耀着,笔直向前。

    “杀!”

    一秒之后,山坡上的骑士们,如同出闸的猛虎一般,追随在索菲娅的身后,狂奔而出。

    他们怒吼着,向着那光芒闪耀的战场,策马飞奔。

    黑色的洪流,顺坡而下。

    浩荡奔腾。

    天际,骤然响起一声嘹亮的号角!……

    这章写的还算顺,近八千字。大家票票支持一下吧!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