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六十九章 惊雷八式,破空一枪!
裁决 第六十九章 惊雷八式,破空一枪!
    骑兵集群冲锋,最强大的不是他们手中的骑枪,而是他们速度。*文学网*利用速度,他们可以撕开最强的防御,可以用手中的骑枪洞穿任何一个人的胸膛,可以一击致命远扬千里,可以策马回转反复冲击。

    速度是骑兵的力量,也是他们的生命。

    当一支骑兵失去了速度,他们不过是骑在马上的铁皮罐头罢了。步兵们有一万种方将他们变成肉泥。

    此刻,一匹匹奔驰的战马,在那恐怖的光芒中摔倒。一个个马上的斐烈骑士,随着惯性抛飞在地。奔腾铁流,就像是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在那无尽的飞翔血鸦中被粉碎,化作漫天血雨。

    七级魔里覆盖范围最大的是春笋怒发,小规模攻击最强的是火龙焰虎。

    而群鸦之舞,却是一种同时兼有这两者特性的魔。虽然覆盖范围不如春笋,攻击力不如火龙,可当它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下被施展出来的时候,这种直线冲击的魔威力,却远远超过了以上两种魔。

    魔导士们喜欢在狭窄的巷道或峡谷一类的地形中使用这种魔。最喜欢看那喷射而出的火鸦,如同一门发射的开花弹般,自出膛那一刻起,就向着正面,呈一条直线铺天盖地的飞掠。毁灭眼前的一切。

    没有人能挡在它的面前。

    就像现在!

    一个个奔腾的骑士被火鸦穿透身体摔落马下,一匹匹战马在纷飞的火鸦群中悲嘶着翻滚在地。

    当整个骑士阵型的前队变成了地面上翻滚的障碍时,后面的斐烈骑士根本来不及减速或者闪避。

    一些骑士策马越过了地面上的战马和同伴。可是下一刻,他们就被铺天盖地的火鸦命中,成为了后方骑士也要跃过的障碍之一。

    而更多的骑士,则直接被绊倒在地。

    他们的战马折断了前腿,或跪了下来,他们的身体变成一发发无控制的炮弹,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重重摔落地面,手折腿断。

    冲锋的斐烈集群,前一秒还是战役的主宰者,后一秒就在混乱的步兵让开的通道中,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所有人都懵了。

    混乱的斐烈士兵懵了,冲锋的斐烈骑士懵了。就连已经做好准备已经骑兵集群冲击的乌合军将士们也都懵了。

    不过,乌合军士兵们只是短暂的失神,随即,他们就被身后那嘹亮的号角声那潮水般自山坡上奔腾而下的马蹄声以及面前那黑发少年猛然向前挥舞的战斧破空声和他自胸膛中迸发出来的怒吼声唤醒了。

    “事兰万岁!!”

    这声音,汇集成一条怒龙,冲天而起。

    滚滚涌动的洪流,再一次开始了他们无阻挡的奔腾!

    “索兰万岁!!”

    “杀!”

    浑身都被热血燃烧战士们,疯狂地冲了出来。他们冲向眼前减速的骑兵集群,冲向两翼混乱而惊恐的斐烈步兵。

    那是他们的敌人。

    是践踏他们的家园,杀害他们亲人的死敌!

    不共戴天!

    “杀!”老熊在这一刻完全丢掉了他的沉稳和冷静,如同一头疯虎一般冲进斐烈士兵群中。一直舍不得浪费的斗气陡然激发了长剑上的魔纹,红色的火焰在夜空中盘旋飞舞,宛若一条嗜血的火龙。

    “杀!”唐小笨已经来不及找罗伊算账了。这一刻这个小胖子化身为最勇猛的战士,撞进斐烈士兵群众一边向前风驰电掣……边横砍竖劈,绞起漫天血雨。

    “杀杀,杀,杀杀!”

    刀子疯了,他红着眼睛一剑捅进了对方的胸膛然后一脚蹬着敌人的身体拔出剑来,转身又去寻找下一个敌人。

    灰狗疯了,这壮硕的汉子口中吼吼地怒喝着,挥舞着手中的斩马刀,向着眼前骇然欲绝的敌人疯狂砍杀。

    红酒疯了,乌戈疯了,大虾疯了,所有乌合军将士们都疯了。这些汉子们裸露着伤痕累累的胸膛,咬着沾满鲜血的头发冲向敌人。他们的吼声在天际回荡着,他们的脚步踩着流淌的血水,溅起鲜红的血花

    没有人能够阻挡这浩荡的洪流,在那此起彼伏的刀剑下,只有沉闷的刀剑入肉声和斐烈士兵绝望的惨叫声。

    混乱,在斐烈阵型中飞快地扩散。

    就在斐烈军官们狂吼着,试图重新组织起来稳住阵脚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大地开始震动起来。骇然回头。他们听见了那疾驰而来的马蹄声,那嘹亮的号角声和那冷酷得让人从灵魂里为之惊悸的口令声。

    “放面罩!”

    “平枪!”

    从高处看去,奔腾的巴伐利亚骑士团骑兵们,就像两道黑压压的洪流,闪电般掠过燃烧着烈火,尸横遍野的平原。

    当潮水逼近斐烈士兵群百米内的时候,骑士们在军官们的命令中,在战马翻飞的马蹄中,整齐地放平了骑枪。

    如林的骑枪,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大地在奔腾的战马蹄下飞速后退,终于,辽阔大地的最后一点青绿,也被这钢铁洪流所吞噬。

    “杀!”

    早已经战意澎湃的巴伐利亚骑士们

    ,如同狂怒的犀牛般撞进人群,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雄壮的战马撞飞了挡在面前的敌人,闪亮的骑枪洞穿了敌人的身体。长剑在空中挥舞,每一次落下都扬起一蓬血水!

    这滔天的巨浪,瞬间冲毁了斐烈人的防线。滚滚铁流顺着缺口翻滚着,奔腾着席卷一切。

    震天的杀声中。

    一些斐烈士兵被骑枪高高挑了起来,另一些斐烈士兵被战马恐怖的冲击力撞得粉身碎骨倒飞而出。惨叫声,怒吼声,喊杀声,马蹄声,就像一首高亢激昂的战争交响乐,在这黑夜中奏响了最的部分。

    达尔尼周围的世界,已经是一派地狱般的景象。

    斐烈步兵在敌人的疯狂砍杀下四处溃散,整个队形已经完全混乱许多人都是在奔跑中被人追上一剑砍倒在地。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骑兵也同样如此。

    他们拥堵在一起,团团打转。还没等他们找到一条通路,乌合军就已经如同潮水一般涌过来,将他们淹没。放眼望去,就只看见原本高高在上的骑士接连堕马,如同洪水中挣扎的溺水者,转眼就没了声息。

    乌合军在向前涌动着。随着这个战团制造的混乱,其他战团中被围困的乌合军也趁乱杀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人汇集到一起,形成更庞大的洪流。

    那些擅长以小队围攻魔兽的佣兵们有的矮身钻马腹砍马腿有的合身扑上来连拖带拽,有的近距离进攻,有的远距离骚扰。

    原地打转的骑士,在这些人面前简直就是一个个活靶子。任凭他们如何挥舞自己手中的骑枪,如何狂吼乱叫,都无将狼群般的乌合军士兵赶开。只要稍有疏忽,就是被拖下马去乱刀分尸的下场。

    输了!

    这个字眼就像毒蛇一般,吞噬着达尔尼的心。让他痛得无呼吸。

    这一次,他甚至不是输给最后才加入的巴伐利亚骑士团,而是输给了在他的概念中从来都排不上号的乌合军――一支穿着各式各样衣服拿着千奇百怪的武器,乱糟糟毫无战术执行能力的民兵!!!

    身旁传来的每一声惨叫视野中被人潮淹没的每一名骑士,都如同在达尔尼的心头扎了一刀。

    那是他麾下的精锐。是斐烈帝国排名第十三的银勋骑士三团。自登陆卢利安以来,纵横驰骋战赫赫。

    可是现在,他们没有在和强大的骑士团对决中牺牲,却在一群破烂民兵的围攻中覆灭。

    达尔尼没有停下脚步他红着眼睛,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猛砍猛杀。目光始终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那个黑发少年,就像一只准备复仇的头狼,领着狼群,在纷飞的血雨中无声无息的前行。

    到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奢望活着回去了。

    山坡上呼啸面下的巴伐利亚骑士团,抓住了最精准的战机,给了他和他的部队最致命的一击。

    与其在巴伐利亚骑士团的追杀下死去,倒不如英勇战死。

    而哦死之前,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击杀那个扭转了整个战局的黑发少年,把这个让他从心底里感到战栗的小子,彻底抹去!

    达尔尼策马奔驰,如同风一般掠过两名试图冲过来夹击的索兰士兵,跳过一匹死马,逆流而上。

    四周拱卫着他的卫队,就像是大海风暴中的一艘身不由己的小船,不断随着滔天巨浪抛起,落下。短短数十米的距离,又有七八个骑兵倒下掉队,瞬间化作身后刀光剑影中的一声声惨叫。

    这声音,没有引起达尔尼心头的丝毫波动。在距离那黑发小子不到三十米的地方,他将斗气提升到了顶点。

    被战环激发了所有潜力的战马,骤然加速。

    只听空气一声砰然炸响,黑色的战马化为一道激躬的幻影,直奔罗伊。它那膨胀的肌肉渗出了丝丝鲜血,四蹄完全腾空,雄健的身体如同一张弯曲的大弓一般呈现一种向前的冲击形状。

    而比战马更快的,是达尔尼手中的银色骑枪。

    那是一道笔直的闪电,聚集了这个夜色下所有的星光、月光、火光、刀光和血光,划出一道让人瞳孔收缩的惊艳轨迹,刺向罗伊的眉心。

    没有人能够用语言去形容这一枪,更没有人能阻挡这一枪。

    挡在达尔尼前面的两名索兰佣兵,一名斐烈步兵三匹倒地挣扎的伤马,几具斐烈骑兵的尸体,乃至地面上流淌的鲜血,青草和散落的刀剑,都在那恐怖的枪芒前碎裂蒸发,砰然飞散。

    当达尔尼冲到距离自己只有三十米的距离时,罗伊已经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目光狰狞的斐烈骑士身上。

    无数次在裁决世界中和魔族的战斗,不但赋予了他远超这个世界任何一名老兵的战斗经验。也将对危险的感知,变成了深入骨髓的本能。

    罗伊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

    只要看一眼达尔尼战马下那八个飞旋的光环,他就知道,这一枪远远不是自己所

    能够抵挡的。

    “他妈的!”

    达尔尼一枪刺出的同一时间,罗伊纵身飞退!

    一时间,就只看见银色的骑枪和黑色的身影,一进一退,眨眼间就已经躬出十余米。

    可是,策马而来的达尔尼,速度显然比飞退的罗伊更快。在他银色的骑枪枪尖前,空间和时间,仿佛扭曲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凝固了一切。

    包括人们的思维,疯狂冲上来的老熊,唐小笨,刀子等人的动作和佣兵们目眦欲裂的眼睛。

    “罗伊,惊雷八式!”随着脑海中矮人斧灵的一声暴喝,飞退中的罗伊陡然向着达尔尼的枪尖挥出了八斧。

    惊雷八式,是重攻轻守的惊雷斧中少有的防御性招式。也是矮人斧灵和魔族的一夜激烈战斗中每每于危急时刻扭转局面,反复出现的一组连招。因此,这也是罗伊学得最具神韵的招数之一。

    随着这八斧挥出,只见虚空中,宛若陡然张开了一把透明的银色大伞。

    斧头的光芒,画出八道雪亮的轨迹,沿着伞骨流动,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线路,向着伞尖汇集,一斧快过一斧。

    轰轰轰

    战斧和枪尖的碰撞声在夜空中骤然炸响,惊天动地。

    第一斧,达尔尼的枪尖连动都没有动。

    第二斧,银枪枪芒闪动了一下。

    第三斧,枪芒微微收缩。

    第四斧第五斧

    随着一记接一记的斧头砍在枪尖上,撞击声,也越来越响。到最后,竟如同引动苍穹中的天雷一般,震耳欲聋。

    当第八斧,随着罗伊一声大喝轰然劈出的时候,一蓬明亮的火星,自战斧和骑抢之间炸开来。骤然破开枪芒的斧头,终于带着惊雷八式前七式汇集起的所有力量,劈在了达尔尼的银枪上。

    枪尖的空间漩涡消失了,战环形成的枪芒如同潮水一般退入枪身,就连银枪本身,也在这狂暴的力量下颤抖着。

    眼看凌空刺出的银枪,在空中骤然一顿。周围所有佣兵们的心和一声欢呼,几乎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圣父在上!”

    “天啦!”

    “挡住了,挡住了!”

    达尔尼的瞳孔猛烈收缩。

    这是身为荣耀骑士的他,这是第一次被一个斗气等级低于自己的对手劈散枪芒,而且,对方竟然还是一个连战环都没有的普通士兵。震惊之下,这更坚定了他要把对手当场格杀的信念。

    咬牙一声狞笑,达尔尼陡然将斗气重新提升到了顶峰,疯狂地催动战环。

    在战环被逼回的瞬间催发斗气,对任何一名骑士来说都是绝对的禁忌。毕竟,再强大的骑士,骨骼和五脏六腑也不可能拥有承载战环碰撞的强度。

    这样做的下场,和自杀无异!

    可是,铁了心要击杀对方的达尔尼,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随着毕气的激发,八个战环在飞速旋转中猛地涌向骑枪。当这庞大的力量和回流的力量碰撞在一起之后,一时间,只看见达尔尼身上的两道光芒汇合处,肌肉陡然涨裂,一股股鲜血如同血箭一般迸射开来。

    达尔尼喉头一甜,猛地吐出一口血,可是,他手中微微一顿的银枪,却再度随着战环的流动,以更快的速度探出。

    “死!”

    噗!银枪距离身体还有足足两米的距离,罗伊就已经被那枪芒的威势所笼罩。

    他的身体,被撞得倒飞出去,骨骼碎裂声中,衣服化作无数蹁跹的蝴蝶,身体肌肤仿佛被无形的刀片切割一般,崩裂开一道道血口,四溅的血珠一飞出来,便在那狂暴的枪芒中爆裂成一团团血雾。

    “罗伊!”

    “住手!”

    四周的老熊等人发了疯一般向前扑。可是,又怎么来得及?

    他们只能瞪大了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视野中倒飞而出的罗伊脸上带着一丝狞笑,用尽他最后一丝力气,将手中的战斧向那斐烈骑士飞射出去。

    “去你妈的!”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就在这时,一个窈窕的身影,带着无尽的火焰和丝丝缕缕缠绕的流光,电射而至。她那随风飞舞的银色长发,宛若划破时空的远古冰河;她那金色的骑枪,宛若一轮艳阳,破开虚空,点在了银枪枪身上。

    “轰!”一道巨大的冲击波,随着骑枪的碰撞陡然席卷四周。

    巨大的闪光中,罗伊看见了那火焰头盔下深邃迷人的眼眸,也看见自己飞出的战斧深深砍入斐烈骑士面门时飞溅的血花。

    当无边无际的黑暗袭来的时候,他冲她嚷道。

    “战是老子的!”

    身旁,欢呼声响彻云霄!

    推荐,小刀锋利的新书《战神变》,书号2104762匪军兄弟们能帮忙的都去支持一下吧。书写得挺好,也挺耿直一哥们儿!h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