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七十四章 神甫和大主教,选择!
裁决 第七十四章 神甫和大主教,选择!
    第七十四章神甫和大主教,选择!

    幕尼大教堂,坐落于幕尼城东边的奥德山上,整体呈白色,雄伟高大,是幕尼城著名的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教堂大门外,十二根直径五米的大理石柱,如同十二个巨人,支撑着殿堂穹顶。

    穹顶上,圣帝的白色雕像双臂大张,呈现一个巨大的十字,高耸入云。蓝天白云下,雕像的衣袍仿佛随风飘动。笼罩在兜帽下的脸庞祥和宁静,眉眼低垂,俯视苍生。

    天色刚蒙蒙亮,城市的大部分还笼罩在夜的尾声中时,一辆接一辆带着圣教标志的马车,已经驶上幕尼大教堂正门前那条宽阔平坦的大路,沿着坡道缓缓向上。

    脸色苍白的约瑟夫,轻轻撩开马车窗帘一角,如同一个幽灵般,无声无息地向外看去。

    四周,来自其他教区的马车,沉默前行。

    似乎是有默契一般,这些马车之间靠的很近,距离自己却很远。自己的这辆带着美丁城教堂标志的马车,孤零零地走在马路的一边,如同被朝圣者遗弃的罪人。

    约瑟夫神情复杂,目光闪动,良久,他轻轻叹了口气,放下了窗帘。

    实际上,早在一天之前,他就已经来过了教堂,亲手将“独狼”制作的马鞍和一份关于车队遇袭事件的详细报告呈献给了大主教华莱士。

    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得到华莱士大主教的接见。

    收下马鞍和报告的是大主教身边的一位心腹文修士。直到现在,约瑟夫仿佛还清晰地看见文修士在看见自己时冷漠的眼光,还有他接过那并不华丽的马鞍时嘴角的不屑。

    马车在清脆的马蹄声中前行。

    望着马车车顶,约瑟夫忽然想起了小时候。

    他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家庭。算不上富贵,倒也不穷。家里五个孩子中,他排名第三。就如同这中间的排位所注定一般,他的相貌和资质也是最普通最寻常的一个。

    无论是在家里,在村子里,在后来读书的学堂里,他都像是一个隐形人,只要混在人群中,任何人都不会发现他。

    玩游戏的时候,他只能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听那些有组织能力的孩子的指挥。学习上,他也不拔尖。偷偷咬紧了牙关拼命,也只是不让自己落到最后。

    在朋友中,他是最无趣的一个。当别的男孩在女孩倾慕的目光中谈笑风生的时候,他却只能静静地坐在一边。偶尔插上两句话,也没有人听,话题很快就被别人转到一边去。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进入神学院。

    虽然在学院中,他依然被忽略,可当他回到家里,回到村子里的时候,他却发现,他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无论是兄弟姐妹,还是以前的玩伴,对他的态度都不同了。

    他们变得热情,以他为中心,用心倾听他说话。目光中充满了讨好和敬畏。

    那是约瑟夫渴望已久的感觉。为了紧紧抓住这来自不易的一切,他竭尽全力地往前走。

    荣光信徒,助祭,神甫……他的资质并不高,因此,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比比人更大的代价。

    原本以为,在成为美丁城大教堂的神甫之后,自己的地位就能稳固下来,再也不怕被打回原形,可他想到……马车在教廷大门前停了下来。寂静的车厢中,约瑟夫深吸一口气,走下马车!

    “早晨好,贝尔主教。”一位神甫快步经过约瑟夫身边,走向一位身穿金边黑袍的郡主教。自始自终,他除了用余光瞟了近在咫尺的约瑟夫一眼之外,连一点招呼的表示都没有。

    四周,纷纷下车的主教和神甫们,也和这位神甫一样,互相问候,结伴拾阶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跟约瑟夫说话,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靠近他。气氛诡异而默契。

    约瑟夫孤零零地站在马车边,环顾四周。

    每一个和他目光相交的人,都如同躲瘟疫一般移开了眼睛。生怕他主动招呼。

    只有一个人不但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反而大步向他走来。那就是刚刚从一辆豪华马车上走下来,被西区几位神甫和郡主教簇拥在中间的西区主教萨基。

    今年四十六岁的萨基穿着一身银边红袍,身形微瘦,脸颊如同刀削一般轮廓分明。一双眼睛长而明亮,方方的下巴微微向前翘起。看起来有一种天生的威严感。

    “西区主教大人。”见萨基向自己走来,约瑟夫恭敬的行礼道。

    “约瑟夫神甫,”在众人的目光中,萨基在约瑟夫面前停下来,瞟了四周一眼,淡淡地道,“精神看起来不错。”

    约瑟夫微微一欠身,没有说话。

    “听说你送了个马鞍给华莱士大人...”萨基一边在约瑟夫耳边轻轻道,一边扭头瞟了身旁的其他人一眼。所有人都知趣地退开一步,扭头看向其他地方。

    “有这些钱,不如自己留着买个庄园。”萨基没有等约瑟夫的回答,轻轻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事情出在美丁城,你难辞其咎!即便跳过我钻营到大主教面前,也是白费心机!”

    约瑟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苍白。大颗大颗的汗水沁出额头。

    他没想到,自己昨天才将马鞍送进去,今天西区主教就已经知道了。由此可见萨基在教廷中的影响力有多么恐怖。这样的人若是铁了心要自己当这个替罪羊,恐怕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约瑟夫原本就不是一个性格强势的人,多年来,在郡主教和西区主教的积威之下,唯唯诺诺。遭受训斥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反抗的念头。即便是受此无妄之灾,也同样如此。

    若不是绝望时“独狼”出现,早有替罪羊觉悟的他,恐怕已经束手就缚,放弃任何抵抗了。

    “大人,那天爆发的冲突,真的和我无关,若不是加拉斯……”约瑟夫脸上带着一丝哀求的神情,辩解着。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萨基摆手打断。

    “加拉斯?”萨基目光阴冷地看着约瑟夫,“这件事情和加拉斯有什么关系,他不过是受害者罢了。那天他根本就没有出教堂,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些贱民栽赃!”

    说到最后,萨基已经是声色俱厉。

    他当然知道加拉斯在美丁城干了些什么。可是,加拉斯毕竟是他身边的人,是他派去美丁城的心腹!

    若是事情由加拉斯而起,那他萨基又会在这场圣索兰教廷历史上最为严重的袭击案中,扮演什么角色?

    萨基越看约瑟夫,就越感到厌恶。

    别说在西区,就是在整个卢利安教廷,约瑟夫的懦弱和平庸,也是众所周知。

    被这样一个家伙占据美丁城神甫的宝座,简直是西区的耻辱。

    若是约瑟夫知情识趣,主动背了罪名,或许他还会对这个笨蛋高看一眼,

    可现在,他心底想的,就只是在约瑟夫承担责任之后,让宗教裁判所的人寻个罪名,把这个白痴弄死!

    “约瑟夫神甫,给你一个善意的忠告,”当教堂的钟声响起的时候,萨基冷哼一声:“如果你稍微有点脑子,就应该明白,你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闭上嘴巴。”

    他竖起食指,在约瑟夫的面前摇了摇,“该说的,不该说的,最好都别说。圣父让你承担罪责,那就承担,不要为了试图推脱而给自己惹上更大的麻烦。”

    萨基说着,靠拢约瑟夫,在他耳边低声道:“华莱士大主教喜欢收藏马鞍这种嗜好,知道的人虽然不多,可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我就曾经送过好几个给大人。每一个,都比你送的珍贵十倍。”

    说完,他转身上了两步台阶,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约瑟夫道。

    “对了,忘了告诉你,关于教堂袭击案的涉案人员我已经派人去缉拿了。这本该是你的工作,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做。希望这其中和你没有什么牵连。不然……”

    随着耳边的一声冷哼和几道冷冰冰的目光,约瑟夫抬起头来,视野中,萨基和簇拥着他的主教们已经大步走进了教堂。

    “大人。”一直站在马车边上的助祭埃文上前一步,搀扶了摇摇欲坠的约瑟夫一把,“您没事吧?”

    “没事,”约瑟夫脸上血色全无,神情恍惚,良久才回过神来,“我没事,能有什么事.....”

    说着,约瑟夫猛地咬紧了牙关。

    他原本在心底深处,对那位忽然出现的独狼还有一丝将信将疑,害怕自己被人当枪使,也期盼萨基不会做得太绝。

    可现在,他已经完全放弃了任何幻想。

    不管萨基是不是庞贝教廷派来的人,也不管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内情,他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袭击案的影响太恶劣,这个责任谁也负担不起。

    约瑟夫很清楚,无论最终自己是被赶出教廷还是被送进宗教裁判所,结局都是同样的凄惨。

    “大人,”埃文看见约瑟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禁惶然道:“要不您还是别进去了。您送给华莱士大主教的东西,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我觉得,您还是赶紧.....”

    “赶紧怎么?跑吗?”约瑟夫平静下来,“一个负罪的神甫,能跑到哪里去?”

    埃文也知道自己出的是馊主意,垂下头不说话。

    “我这辈子,一直都任人摆布,一直都在退缩,”约瑟夫抬起头凝视着圣帝的雕像,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大步走向教堂,“这一次,我要进去碰碰运气!在这里等着我!”

    ………….....

    ………….....

    穿上金边红袍,带上软帽,今年已经六十岁的华莱士大主教,拿起首饰盒中的水晶十字架,挂在脖子上。

    “老了.....”看着镜子中,自己脸上松弛的皮肤和皱纹,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头发,外表如同一个普通忠厚长者般的华莱士不禁叹了口气,对身边的文修士布鲁克道,“如果倒回去二十年,有人敢袭击教廷车队吗?”

    “我们会抓到那个袭击者的,大人。”华莱士的头号智囊布鲁克微微一笑道。

    “抓到抓不到,有什么关系,”华莱士一摆手,缓缓踱步,“斐烈人兵临城下,教廷里,谁不是在看着咱们索兰教廷的笑话?这一类的事情,以后恐怕不会少。他们会一次又一次的幸灾乐祸,却不会有人因为我们抓到凶手而表示尊敬。”

    布鲁克沉默地跟在华莱士身边,陪他走出房间。

    他知道,现在圣索兰教廷的局面很微妙,无论是华莱士还是其他行省的大主教,也包括教宗大人,都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在这个路口,有一个方向,是所有人都知道,却不能说出来的。

    就连此刻想想,布鲁克都觉得有些大逆不道。

    “我们对异教徒太仁慈了。如果能够借这个袭击案杀一儆百,或许,以后相同的事情会少发生一些。”布鲁克道。

    华莱士淡淡一笑。

    这是他喜欢布鲁克的地方。作为他的头号智囊,布鲁克总是能够把握谈话的方向和分寸。

    不过,在这个早晨,他并不想避讳那个禁忌的话题。反而特别想和人讨论一番。

    华莱士道:“圣索兰帝国,从来都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你得明白,这个帝国是在和教廷的战斗中建立起来的。而教廷和皇室和解,获许进入帝国也只有八十年时间。”

    布鲁克惊讶地抬起了头,他没想到,今天的华莱士竟然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索兰教廷,从来都是一个异类!”华莱士在走廊中央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布鲁克。

    “大人……”听到华莱士的话,布鲁克一阵心惊肉跳。

    “怕什么,这种事情,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华莱士冷冷地道:“你以为,下面的人就不谈论了吗?恐怕已经有人开始打赌教宗什么时候反叛教廷自成一体了!”

    “这不奇怪!”不等布鲁克接话,华莱士就负手走到走廊栏杆边,看着天边的朝霞道:“正如我之前所说,索兰教廷从诞生开始就是个怪胎。教廷从来都不信任我们,皇室更防范着我们。偏偏我们既是教廷的人,也是索兰帝国公民!”

    说着,他猛然转身看着布鲁克:“这次袭击案,是一个警告。它在提醒我们现在的处境!”

    他竖起一根手指,“要么,我们站到教廷一边,推翻皇室……”他竖起第二根手指,“要么,我们就站在帝国一边……”

    寂静中,华莱士和布鲁克的目光,都集中在两根手指上。

    过了一会儿,华莱士缓缓地把目光移向布鲁克的眼睛:“这两个选择,你认为,我们应该选哪一个?”

    布鲁克沉默着。良久之后,他缓缓道:“不能选。”

    “不能选?”华莱士微微眯起眼睛。

    “现在不能选。”布鲁克道。

    华莱士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弧线,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布鲁克毫不犹豫地道:“镇之以静!”

    “这个静字用的好!”华莱士点了点头,忽然一声冷哼,“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某些人还弄不清现在的状况。不然,那个加拉斯哪来那么狂妄,竟然差点激起民变!”

    布鲁克一阵默然。

    加拉斯的这种情况,在教廷中普遍存在。如果是和平年代,那还没什么。可在这个非常时期,若是因此出现教廷和帝国民众的对立,对华莱士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对于这位老奸巨猾的卢利安大主教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两头下注。表面上还是听从教廷的指示,私底下也要做好另一手准备。局势明朗之前,他可不想闹出什么大乱子来!

    良久,华莱士道:“根据调查,那个约瑟夫在美丁城的风评还算不错,就是能力差了点。”说着,他问道:“昨天他送了一个魔纹马鞍过来?”

    布鲁克恭声道:“是的!”

    华莱士缓缓道:“让人取来我看看。”

    “是。”布鲁克领命而去。片刻之后,他领着一名手捧马鞍的侍卫回到了华莱士身边。

    “大人。”

    听到布鲁克的声音,华莱士回过头来扫了一眼侍卫手上。那是一副由上等木料、皮革和金属制成的马鞍,没有镶金镶银,没有水晶钻石。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华莱士虽然看着马鞍,不过目光却有些失神,闪烁不定,似乎正在下着什么决心。

    忽然,他的目光,在马鞍的魔纹上凝固了。

    这是……..

    华莱士大步走到侍卫面前,仔细观察着马鞍,神情越来越专注,眼睛也越来越亮,片刻之后,竟兴奋地亲手托起沉重的马鞍来,翻来覆去,爱不释手。

    过了好一会儿,华莱士才意犹未尽的把马鞍交回给侍卫,吩咐他放到自己的房间。

    然后,他冲布鲁克一声招呼,霍然转身向会议室走去。

    “跟我来!”

    ………….

    .后面卡了一下,华莱士的复杂心思很难写。故事中不是只有坏人或者好人。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