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七十五章 会议,前路。
裁决 第七十五章 会议,前路。
    第七十五章会议,前路。

    圆形议事堂里,数十位来自卢利安不同教区的主教和神甫们济济一堂,

    从上面看下去,漏斗形的坐席中央,区主教和长老们的红色软帽,正随着他们的交头接耳而不断晃动着。在他们后面,是卢利安行省十二个郡主教和四十多个城市教堂神甫的席位。除了失踪了的勃隆郡主教的位置空着以外,满眼都是黑色神袍和各式各样的十字架。

    “卢利安大主教华莱士阁下到。”

    随着一位白袍执事推开议事堂的大门高声唱到,已经在主教和神甫们的窃窃私语声中煎熬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约瑟夫,用力撑着座椅扶手,跟随众人站起身来。

    随着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议事堂里也安静下来。人们都停止了低声私语和议论,等待着大主教华莱士的驾临。

    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有人忍不住偷眼看向约瑟夫。就连几名区主教和长老,也忍不住看了约瑟夫一眼。

    和萨基并肩而立的东区主教博里克是看向约瑟夫的人中的一员。这位长着一个鹰钩鼻的白瘦中年人,收回目光,微微侧身在萨基耳边道:“约瑟夫神甫看起来倒是很镇定。”

    “镇定通常只出现在两种人的身上,”萨基注视着议事堂大门,淡淡地道:“一种是有充足把握的人,另一种,则是已经认命的人。前一种是自信,后一种是绝望。”

    “约瑟夫是哪一种?”博里克饶有兴致地问道。

    “他是愚蠢。”萨基嘴角轻蔑地一勾,“他送了一副魔纹马鞍给我们尊敬的华莱士大主教阁下。”

    “马鞍?!”博里克哑然失笑:“他能打听到大主教阁下的嗜好,倒还算是有些心思。不过,他难道就没想过打听一下大主教的收藏库里已经有多少马鞍了吗?”

    “所以说他愚蠢,”萨基轻蔑的道:“就算把他的全部身家都用来打造一副马鞍,跟大主教的收藏比起来也不过是一个普通货色。凭什么打动大主教来为他撑腰?”

    “这么说来,”博里克笑着瞟了一眼约瑟夫,“约瑟夫神甫现在恐怕还以为他能绝处逢生吧。”

    说话间,华莱士已经在布鲁克的陪同下,出现在了议事大厅门口。

    “大主教阁下。”众人纷纷行礼。

    华莱士点了点头,目不斜视地走到议事堂正面台阶的座椅上坐下来,道:“诸位请坐。”

    待众人纷纷落座之后,布鲁克在华莱士的示意下,走到议事堂中央道:“诸位,今天召集会议的目的,是商讨关于西区教廷车队遭遇袭击一事。这件骇人听闻的惨案,我想大家已经有所耳闻。”

    众人纷纷点头,一阵交头接耳。

    “肃静。”一名负责秩序的执事起立道。

    议事堂重新安静下来,布鲁克朗声道:“这是我教廷近百年来所遭遇的最为恶劣的暴行。遇难者中,包括两名三级执事,两名助祭和一名神术师。而根据搜救队的报告,他们已经在距离袭击地点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勃隆郡主教大人的尸骨和衣物。”

    “死了?!”

    虽然早就知道勃隆郡主教凶多吉少,可布鲁克亲口证实的死讯,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一丝从心底深处散发出的寒意。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教廷一直都是强大到不容侵犯的存在。放在以前,别说袭击教廷车队,击杀高级神职人员,就是背后说两句教廷的坏话,恐怕都得先掂量一下后果。

    可现在,勃隆郡主教死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裂缝,陡然撕开了教廷看似坚不可摧的外壳。一时间人人自危。

    “肃静!”负责秩序的执事第二次起身提醒。不过,这一次的效果显然要比上一次弱很多。

    过了很长时间,大家才在震骇中缓缓安静下来。

    “现在,大主教阁下向大家讲话。”布鲁克面色严肃地宣布道,躬身退到一旁。

    议事堂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大家都知道,短暂的开场白之后,就到了今天会议最核心的问题——谁该为此负责了!

    西区教廷,需要一个人来承担华莱士大主教的怒火。而卢利安教廷,也需要一个人来承担教宗殿下的怒火。

    这个人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

    一阵诡异的寂静中,端坐于宝座上的华莱士开口道:“战争爆发到现在已经一年多时间了。我不得不承认,从斐烈佬试图入侵这个国家开始,我们这些人,就处于一种尴尬的地位。”

    “我知道,现在的你们有很多想法。有些人在忧虑,有些人在捞钱,有些人在找退路避祸,还有人准备趁此时机火中取栗……”

    华莱士口中说着,目光从主教和神甫们的脸上一一扫过。多少被他说中了某种心思的主教神甫们,目光躲闪。

    “.....我现在想要告诉你们的是,无论你们正在做什么,或者正在想什么,都停下来。现在还没有轮到你们做决定的时候。如果时间到了.....”华莱士指指自己,冷冷道“我,会告诉你们!”

    众人噤若寒蝉。

    谁也没想到,华莱士大主教的开场白竟然是这样。

    “以前我没有说话,是因为没有必要,”华莱士的手,轻轻摩挲着座椅光滑的扶手,神情淡淡的,“我以为你们很清楚应该做什么。不过现在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一下你们.....”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目光落在西区主教萨基的身上,一字一顿地道,“别给我惹麻烦!”

    听到华莱士的话,再蠢的人也明白,华莱士大主教已经因为美丁城发生的事情动了真火了。

    他这是在敲打西区主教萨基!

    同时,大家也为约瑟夫感到悲哀。华莱士大主教既然对萨基只是敲打,那么,这意味着约瑟夫背黑锅已经是板上钉钉。

    对于这些大人物来说,敲打一下真正应该负责任,但是地位较高也较为亲近的下属,然后牺牲掉另一个无关紧要的家伙,本来就是他们习以为常的做法。

    良久,华莱士才从一脸惶恐地低下头的萨基身上移开目光,站起身来。

    “至于教廷车队遇袭一事,毫无疑问,我们应该表明我们的态度。”

    随着他的起立,一种无形的威压,如有实质般扩展开来。将整个议事堂都笼罩于其中。

    中央的水晶吊灯在颤抖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棱形水晶在剧烈的摇晃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与会者们的呼吸,在这一刻完全停顿,就连心脏都仿佛停滞了一拍。

    “即刻起发布圣光通缉令缉拿凶手。无论他是什么身份,属于哪一个势力,都是我卢利安教廷的敌人。任何隐匿、包庇凶手或知情不报者与其同罪。裁判所,卢利安教廷骑士团可不经请示向凶手所在的任何组织和势力宣战。将其缉拿归案之前,通缉令永不取消。”

    华莱士森冷的声音在议事堂中回荡着。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记重锤,敲打在主教和神甫们的心头。大家完全能够想象,当这一强硬宣言公诸于众时,会引发何等轩然了。

    众人一时间议论纷纷,而几位老成持重的长老则暗自点头。

    虽然大主教不想惹麻烦,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无论是向梵丁堡交代,还是震慑那些和袭击车队的凶手一样的潜在人群,华莱士都必须拿出最强硬的姿态来。

    “我不会放过挑衅圣教的暴徒!”华莱士双眼半眯,环顾四周,最后道:“但请你们记住,这是唯一一次。下一次,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你们就应该承担后果了。”

    他说着,扭头看向萨基,淡淡地道:“我说的对么,萨基主教。”

    萨基脸色一白,赶紧站起身来道:“西教区出现这样的事情是我的失职。尊敬的大主教阁下。不过归根究底,这起惨案的根源还在美丁城教堂对世俗平民的教化不够……..”

    华莱士轻轻一摆手,打断了萨基的话:“这和教化无关,我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你也知道。既然应该承担责任的人已经死了,那就别牵扯到其他人…….”

    这句话一出口,整个议事堂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张口结舌,数十颗带着不同颜色软帽的脑袋,在这一刻几乎同时扭向梯形会议席最高处的边缘位置。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华莱士微微一笑:“约瑟夫神甫一向尽职尽责,他不应该为此承担任何责任。即便要承担,我想,也应该是更重要的任务和职责。”

    这一刻,一直处于木雕状态的约瑟夫,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猛的涌上了脸颊。

    他有些颤抖地站起来,俯身向华莱士虔诚行礼。

    走进幕尼城教堂之前,约瑟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华莱士出现后,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原本是这个会议的核心。

    可是,他低微的身份地位,让他只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远远拴在围栏里,看着那些主宰着他命运的人交谈,说笑,在会议室中央晃动他们尊贵的帽子,对自己视若无睹或偶尔瞟自己一眼。

    当华莱士告诫在场的所有人别给他惹麻烦的时候,约瑟夫的心已经凉了一半。当萨基如预料中那样把责任推向他的时候,他的心已经全凉了。那时候的他恨不得跳起来,爆出所有内幕。

    可是,他知道那没用。

    没有证据的一切,将会为他再加上一项陷害污蔑的罪名。

    所以,他只能祈祷。祈祷独狼大人能够兑现他的承诺,让自己平安度过这一关。

    然后,奇迹出现了。

    此刻,约瑟夫的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称得上聪明机智的人,除了行礼之外,他无法用任何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也无法用任何方式掩饰自己颤抖的身体和已经热泪盈眶的眼睛。

    隐约中,他只知道,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自己,也知道这些目光中或许会有惊讶,或许会有羡慕,或许会有嫉妒甚至依然有憎恨,但已经没有了轻视。

    一个都没有!

    尤其是当耳畔传来华莱士大主教最后的声音时。

    “会议结束后,约瑟夫神甫留一下,我有些事情想拜托你帮帮忙。”

    约瑟夫抬起头来,目光和面色铁青的萨基一碰,便移开来,面对华莱士的态度愈发恭敬。

    “如您所愿,我尊敬的大主教阁下。”

    ………………..

    ………………..

    离开美丁城,沿着大路向幕尼城前行的时候,罗伊等人发现,携家带口向北方迁徙的居民并不在少数。

    虽然美丁城之战取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可是,见识了那一夜恐怖的民众们,但凡有一点离开的可能,都终于下定决心迁徙向北方,尽量避开战争前线。

    一路上,只看见平民们抱着孩子,背着包裹,沿着泥土道路两侧蹒跚而行。

    道路中央,一溜都是向北的各种车辆。有贵族的马车,有富裕家庭的牛车,还有商团的马队驼队。

    放眼望去,素不相识的人们在这条通往北方的公路上,迤逦蜿蜒,宛若一条长蛇般。

    也有反方向南下的队伍。

    除了一些冒险到美丁城的商队以外,南下的大部分都是身背武器相貌粗豪的佣兵和鲜衣怒马的骑士。

    而比起以前更不同寻常的是,逆向而行的队伍中,有很多都是教廷中人。

    罗伊等人每前行几里路,就能看见一队教廷侍卫,或者一两个带着扈从的教廷骑士从身边飞驰而过。

    看见这些人,大家还没什么反应,可一旦看见成群结队的黑衣教士出现,道路上的人群立刻就变得噤若寒蝉。

    所有人都知道,这些身穿纯黑色长衣,喜欢把脸隐藏在兜帽下,胸口绣着一个缠绕着长鞭的十字架标记的家伙,来自一个只听名字就让人不寒而栗的机构——圣教裁判所。
 fnbsp;   那是一个即便在他们自己的口中,也被称为光明无法照耀的地狱。

    能成为那个地狱中的一员的人,都是最虔诚最狂热的信徒。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将自己的灵魂埋葬,手持十字架和长鞭,为了惩罚圣父的敌人而行走于地狱。

    没有人愿意成为他们的敌人。只要看见这些黑衣教士,人们就忙不迭地避让开来。

    而这些黑衣教士,似乎并不受人们目光的影响。

    他们要么成群结队呼啸而去,要么自顾自的交谈,要么就冷冷地站在路边看着从面前经过的人们。

    他们每一个人,都如同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般。无论是那铁石般的脸部线条,冷漠的眼神,一板一眼的动作,乃至说话时呆板的语调,都一模一样。

    为了避免麻烦,罗伊等人一出美丁城,就和一个商队结伴而行。一路还算顺利。可当商队行至美丁男爵领的东北临近温格子爵领的时候,他们发现,前面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