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七十章 就这么定了
    第七十章就这么定了

    下午,正是一天阳光最烈的时候。

    明晃晃的阳光照耀着希莱河东岸原野奔跑的战马,乱糟糟的人群和飞扬的尘土,更给这世界蒙上了一层难以忍受的狂躁。

    福格斯站在山丘车阵的一个木板搭建的平台上,面色如铁的看着下方。

    随着盗匪的退去,战斗暂时告一段落。

    山坡下一片狼藉。几辆带着仙人掌商队标志的马车和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草地上。四周到处都是散落的货物、断裂的车轴和兵器。鲜血染红了草地,两匹无主的战马小步游荡着,不时停下来,惊恐的注视四周。

    举目远眺,数百米外,黑骷髅盗匪团已经将整个山头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恶徒留着又脏又长的须发,穿着满是油渍的破烂衣,如同一群瘪着肚子的饿狼般绿着眼睛狠狠的盯着这边。

    一些头目正在大声煽动着,一些人嚎叫着,用刀剑冲着这边不停拍打着盾牌,制造各种各样的噪音。不时还有快马飞驰过一个个乱糟糟的盗匪群传达指令。每一次,都引来一阵巨大的喧嚣咆哮声。

    即便是隔着数百米,福格斯都仿佛能看到这些恶徒眼中的贪婪的暴戾。

    黑骷髅盗匪团,是卢利安行省最臭名昭著的盗匪团之一。多年来,他们横行于卢利安的各条贸易路线上,除了劫掠商队和往来路人之外,也袭击一些防御力薄弱的村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在不知堂评定的卢利安盗匪团排行榜中,黑骷髅盗匪团的规模排名远在五十开外,凶残指数排名却高居第三。每年犯下的劫掠案高达百起,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劫掠后杀光所有人。手段极其残暴。

    为了剿灭这个盗匪团,各大领主和阿道夫公爵曾经数度出动军队。一度将其杀得四散零落销声匿迹。可是,因为一直没能抓到最狡猾的匪首疤脸胡安,因此,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个盗匪团又会重新出现。

    上一次围剿,是在三年前了。福格斯至今还记得幕尼城的绞刑架上那一排排匪徒集体行刑的壮观场面。还依稀能够听到民众拍手称快的声音,闻到尸体被悬挂在幕尼城东边山头几日后飘来的恶臭。

    那是黑骷髅盗匪团遭受打击最为惨重的一次。

    全团三百多名成员中,有两百多人在追缴中被军队斩杀,八十多人被送上了绞刑架。剩下五六十人中,有三十多个都在铺天盖地的通缉令缉捕下被抓获处决。最终逃出生天的,只有胡安和他的十几个心腹。

    从那之后,黑骷髅盗匪团就不复存在。匪首胡安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一年半之前,战争爆发。借着灾难死灰复燃的黑骷髅盗匪团不但重新出现在商贸路线上,甚至比以前还更加壮大。

    此刻,聚集在那脏兮兮的黑色骷髅旗下的匪徒,至少有五六百人。而且其中的四分之一都拥有马匹!

    福格斯的手指紧紧抓着木栏杆,眉头紧锁。

    这是一场灾难。

    他不敢想象商队落到黑骷髅盗匪团的手里会发生什么,更不敢想象在家族争夺财团控制权的关键时刻遭遇如此惨重的损失,自己,自己的父母妻儿,还有那位力挺自己的那位长辈,未来会怎么样。

    一想到这个,福格斯心头不禁一阵发紧。

    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即便他带齐了所有的护卫,并重金聘请了两个值得信赖的佣兵小队和两位实力不错的骑士,将安全工作加强到了一种近乎奢侈的程度,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是最恶劣的一种。

    “福格斯先生。”耳畔传来奥尔德的声音,福格斯回过头,见奥尔德,穆西和护卫队长一同爬上了平台,面色沉重地走到自己身旁。

    “仙人掌商队的人数清点了,”奥尔德道,“总计七十三人,老弱妇孺二十人,伤者八人,剩下的四十五个里面,护卫十二人,车夫和伙计十六人,另外…….”

    奥尔德转头示意:“.....还有四名佣兵和六名骑士训练营的学员。”

    “哦?”

    福格斯惊讶地顺着奥尔德的目光向车阵中看去。

    被挑选出来的青壮人群一侧,六个年轻人站在一起,他们都拿着沾满鲜血的武器,浑身上下有多处伤口,脸色苍白。

    其中一对双胞胎姐妹,是福格斯在之前的战斗中就注意到的。另外四人一个是魔法学徒,三个是骑士。从服饰来看,好像分别来自第二和第三训练营。

    此刻,那魔法学徒和一位骑士学员正在呕吐着,显然这是他们第一次杀人,心理难以承受。

    “也幸亏这几个年轻人,”身材瘦削,气质沉稳的穆西道,“我刚才问了商队里的人,他们说,如果不是遇袭的时候这帮学员第一时间挺身而出,和护卫们携手杀出了一条血路。恐怕大家早就没命了。”

    说着,穆西用手一指双胞胎道:“这对双胞胎,姐姐叫凌霜,妹妹叫凌雪,别看长得清清秀秀,倒是两根小辣椒。杀起人来一点都不手软。另外四个学员加起来都没有她们两个杀得多。”

    福格斯点了点头,仙人掌车队居然有六位随行学员,这算是他这几个祷时以来听到的一个最好的消息了。

    有他们的加入,车队的防御力会提升不少!

    目光在学员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福格斯环顾四周。随着仙人掌商队的马车加入,车阵再度得到了加强。近三十辆马车一辆连着一辆,车厢上架设了破甲弩,钉上了防御弓箭的挡板。三个角落还竖起了弓箭塔。

    箭塔虽然不高,但因为车阵本身处于山坡上,对下面的敌人还是颇有威胁。几个箭法最好的佣兵背着满满的箭囊,手中握着长弓,站在箭塔上,如同鹰一般俯视着下方。其中就有女精灵射手弥琪。

    “我们能抵挡多长时间?”福格斯问道。

    奥尔德和穆西互视一眼,闷声着道:“地面进攻我们不怕。他们人数虽然多,但我们占着地理和防御优势,打到明天早晨都分不出结果来。不过………”

    “不过什么?”福格斯问道。

    “我们怕两件事。”事已至此,奥尔德也不想说什么宽慰话,直率地道:“第一,我们怕火攻。这里没有水。如果他们起了杀心,拼着不要财货,用火箭攒射,那咱们全都得被烧死在这里!”

    福格斯心头一阵发紧。他知道,奥尔德并非危言耸听。如果对方无法攻破车阵,最终很可能下此毒手!只要一通火箭强袭,他们就能将这个被包围的山头,变成一个巨大的野营火堆。

    “另一个,就是温格子爵卫队!”奥尔德道:“他们已经杀了我们的路探,并正在前往这里的路上。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我都必须承认,与其期盼他们是来营救我们的,倒不如认真考虑一下那个叫罗伊的小子的话。”

    奥尔德说完,三人都沉默了。

    比起眼前这些只有一身蛮力和破烂武器的盗匪来,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要恐怖得多。如果温格家族真如罗伊猜测的那样,是幕后黑手的话。那商队能成功脱逃的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良久,福格斯苦涩的一声叹息:“看来,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还有两个机会,先生。”护卫队长金森安慰道:“我们可以立刻派人突围出去报信,或者坚持到明天早晨。您知道,红叶骑士团就驻扎在温格子爵领的东南方向,每隔一天他们都会派人到这一段进行例行巡逻.....”

    “这些话给大家说吧,别安慰我了。”福格斯摆了摆手。

    金森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

    他们都明白这两个选择不现实。首先,这里是温格子爵领的地盘,重重设立的关卡,堵死了一切通路。报信者要避开关卡,不但要绕行很远,还需要翻山越岭。恐怕两天时间都不够。商队等不起。

    其次,驻扎在温格子爵领东面的红叶骑士团,虽然每隔一天就会进行例行巡逻。但巡逻队只是小队,即便发现了情况,也不能立刻进行营救。况且,敌人显然不会给商队等到明天早晨看见太阳升起的机会。

    他们会在攻击受挫的情况下,放弃劫掠财物,一把火把这个山头化为灰烬,然后离开这里。

    无论怎么想,眼下的情况竟都是一个死局。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四人扭头看去,几匹快马正飞快的顺坡而上。

    看见这几匹快马,小山丘上顿时变得安静下来,无论是痛苦的伤员,忙碌布置防御的佣兵还是扶老携幼的平民,都整齐的注视着这几名以一位黑发少年为中心的骑士。看他们如风一般卷上山头。

    …………

    …………

    怎么会是他?!

    看到飞驰上山的罗伊,站在人群中的凌霜和凌雪咬着嘴唇,心乱如麻。

    这一次,凌家决定举家搬迁到幕尼城。一家五口,除了凌萱因为工作的关系暂时留在美丁城之外,孪生姊妹和凌家二老都一齐动身,带着整整一马车行礼,踏上了前往幕尼城的旅途。

    离开美丁城城门时,心情如同放飞的鸟儿一般的两姐妹并没想到,这次的旅程,竟然演变成了一场劫难。更没有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是罗伊救了她们的父亲。

    从看见罗伊的第一眼开始。这个问题就像一根带着倒勾的藤蔓一般,缠绕在她们的心头,越勒越紧,无比难受。

    在此之前,如果要选出姊妹俩最讨厌的人的话,罗伊就算排不上第一,前三肯定是跑不了的。

    可现在……姐妹俩低着头,耷拉着长长的睫毛,不敢去看罗伊。

    在凌家一家五口中,斯文且怕老婆的凌父,虽然不是一家之主,却绝对是凌母和三姊妹心目中的国宝级的人物。认识凌家的街坊邻居都知道,得罪了凌萱没什么,得罪了双胞胎,也不过被她们调皮报复一下。就算是得罪了最泼辣的凌母,大不了被她扯着嗓门堵在门口骂三天罢了。

    可要得罪了一向老好人的凌父,那可捅了凌家四个女人的马蜂窝了。无论是最泼辣的凌母还是脾气最好的凌萱,都会在瞬时间摇身一变,变成最具攻击力的母狮子。对方不道歉认错绝不罢休。

    从内心来说,姐妹俩对罗伊的感激,已经压过了之前的矛盾。

    可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年轻气盛心高气傲,又是美丁城最漂亮的姐妹花,受惯了追求者和长辈们的关爱宠溺,让她们立刻就变了脸冲上去笑脸相迎,感激涕零,实在有些抹不下面子。

    “怎么办?”凌霜咬着嘴唇,拉着妹妹的衣角,用手推了推她。

    凌雪也是一脸可怜,飞快地瞟了飞驰而来的罗伊一眼,怯怯地摇了摇头。扭着身体反撞了凌霜一下,耍赖道:“你是姐姐,你拿主意。”

    凌霜嘟着嘴,瞪着凌雪,用手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狠狠一戳:“没出息!不就是道个歉认个错吗。”

    凌雪把头点得飞快,睁大了漂亮无辜的眼睛:“所以,这对姐姐你不是什么难题啊。”

    凌霜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噎了回去,直翻白眼,咬牙切齿半天,又自己泄了气,愁眉不展的道:“那家伙以前真的很讨厌嘛!上次安娜姐的事情,他在旁边问来问去就不说了,到店里买东西还一脸臭屁的样子说什么‘怎么这么便宜’…….”

    “噗嗤!”凌雪看见凌霜摇头晃脑学罗伊的模样,不禁一下笑出声来,推了她一下:“人家哪有你学的这么恶心。”

    “你没看见他当时那.....”凌霜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罗伊,眼神忽然凝固了,随即一声惊叫:“天啦,老妈她想干什么?!”

    凌雪吓了一跳,猛然回头,正看见自己的母亲——号称美丁城南区最漂亮也最财迷的朱蒂大婶,眼睛发着光笑容满面,颠颠小跑着迎上罗伊。

    ……....

    ……....

    在车阵前甩蹬下马的时候,罗伊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那个中年妇女。他的余光一直紧紧的注视着远方盗匪群中一个化成灰都能认出来的身影!

    马修!

    发现马修,罗伊并没有费多大功夫。

    当他一枪挑杀了第一个匪徒,并在麦芽儿和四位红叶骑士的配合下将那一队盗匪的马队击溃时,他发现,一队原本准备过来驰援的盗匪在看见伊凡和三杰身上的战环之后飞快的停下了脚步。

    然后,罗伊就看见了那个被众多匪徒簇拥在中心的身影。尽管马修带着面罩,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当看见马修的那一刻,所有的记忆都在罗伊的脑海中苏醒了。

    一年半之前,就是这个人,在波拉贝尔的军事会议上答应了布莱恩和雨果的战术计划,以布莱恩和雨果率军正面突袭斐烈军营寨为条件,承担护卫平民撤离的责任。

    可是,当布莱恩,雨果以及诸多皇家骑兵英勇的想敌人发动冲锋的时候,他却丢下平民逃跑了。

    他的背信弃义,让数以千计的平民暴露在斐烈骑兵的屠刀下。

    老马克西姆死了,玛丽大婶死了,小柔嫂和她的孩子,以及数以百计的平民倒在了波拉贝尔城堡通往北部山区的道路上。

    恶行还不仅于此。

    其后,一心想抱住教廷粗腿的马修,干脆撕破了脸。

    在垭口,他派其卫队和投靠他们的巴克、安德鲁等人一道,将平民阻挡下来,试图以诸多平民的生命为代价,拖延斐烈人追击的步伐。

    在悬崖上,和教廷骑士乔治一同阻挡艾蕾希娅,甘当阿历克斯的帮凶。最后更赤膊上阵,亲自带领温格子爵领的人配合教廷骑士追杀自己。

    回想以前的一幕幕,罗伊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能使自己冷静下来,而不是冲过去把这个和教廷狼狈为奸,害死无数波拉贝尔人的杂种砍成肉泥。

    仇总是要报的。

    从一种并没有绝对把握的猜测,到此刻马修真正出现在眼前,这一结果已经让罗伊很惊喜了。

    现在需要的,是一点点的耐心!

    通过观察,罗伊发现,马修似乎并没有认出自己。

    一来,自己长高且结实了不少,和一年半之前那个脑袋大大的瘦小杂役比起来有了很大的变化。

    二来,马修当时在波拉贝尔不过只短短一天时间而已。对于他这种看人时鼻孔朝天的贵族来说,记住一个卑贱杂役的相貌,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的他,已经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身为公正骑士的伊凡身上。对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来说,一个身上有四个战环的公正骑士和另外三个如狼似虎的勇敢骑士,显然更值得警惕。

    把缰绳交给杰西,罗伊领着奥利弗,正准备走向福格斯所在的平台,忽然,随着一阵香风,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子飞快地挡在了他的面前。

    “圣父在上。我可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我都足足等了你一个祷时了。刚才就在马车哪儿往下看你,等着你回来,好亲口跟你说……..哦,这该死的泥地,瞧把我鞋子给弄的,天啦,我的裙子也脏了。”

    中年女子拉着他,口里语速飞快,眼睛里激动的光芒和紧紧抓着他袖子的手,简直让人怀疑一对母子失散多年,又在这乱糟糟的地方重逢了——如果女人对她漂亮鞋子和裙子的执念不那么强的话。

    “夫人,您…….”罗伊一头雾水,试图把衣袖挣脱出来。可手刚一动,袖子却被女人抓得更紧了。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把鞋子衣服的事情放到一边,女人抬起头来,一边用力拍打着裙边的泥点,一边道:“瞧我这人,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朱蒂,你叫我朱蒂大婶好了,叫凌夫人也行。你得听我说,刚才是你救了我丈夫.....”

    话一说到这儿,女人的眼眶立刻就红了,飞快地抽出手绢来摸着眼泪儿:“....要不是你,我丈夫就没命了。他要死了,咱们家可就毁了。我们孤儿寡母的,又都是一群女人,往后可怎么活啊.....”

    说着,女人收了眼泪,冲旁边一声怒斥:“死人,还不赶紧过来跟人说声谢谢,杵在哪儿干什么?”

    女人说话又急又快,脸上表情转换速度和衔接简直快如闪电天衣无缝,只看得罗伊目瞪口呆。

    随着女人的连声催促,一位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见他,罗伊一下子明白过了过来。微微一笑,冲那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道:“不用那么客气,小事一件。”

    “那可不行,”中年男子,也是凌萱等三姐妹的父亲凌卓离正色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说着,便恭恭敬敬的抚胸弯腰,施礼道谢。那一板一眼,丝毫不苟的样子,显然是个极认真的人。

    小乡巴佬无奈,只得站定受了一礼,又学自己以前的骗子老师传授的礼仪,硬着腰板弯腰含颚回礼,这才离开。

    目送罗伊的身影走上平台,又扭头看了看他的四位“随从骑士”和“精灵女仆”,凌母朱蒂忽然一把抓住了正准备回到人群中的凌卓离,目光炯炯。

    “亲爱的,你说,这小子配得上咱家宝贝不?”

    凌卓离一愣,木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木头脑袋!”见丈夫这副模样,朱蒂松开他,气鼓鼓的嘟囔一句,随即喜滋滋地看着平台上的罗伊,自言自语道:“你看这小子,救了你的命不说,长得也俊俏。让人看着就喜欢。看他行礼的模样,还有他那些随从,准是个贵族家的子弟。年龄和咱家霜儿雪儿也差不多,要是霜儿雪儿嫁个给他,那往后可享福了。”

    凌卓离一脸尴尬,看了四周一眼,拉了拉妻子的胳膊道:“这种事情,你怎么.....”

    “你别管!咱家霜儿雪儿未来可是骑士,论身份论模样儿,哪配不上这小子?”

    朱蒂瞪了他一眼,又扭头去看罗伊,目光如同钉在了罗伊身上一般,越看越喜欢。兴奋的一拍手,

    “就这么定了!”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