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八十二章 山下山上
    第八十二章山下山上

    看着眼前的山头和上面的商队车阵,马修跳下战马,用力踢飞脚边的一块石头,大步走到一边的岩石上坐下来,心里一阵烦乱。

    “该死的贱民!该死!该死!该死.....”

    马修狠狠地骂着。手中的马鞭在一连串的该死声中,发出啪啪的破空声,将面前的青草抽得寸寸断裂草屑乱飞。旁边数十个匪徒打扮的汉子都不约而同地扭开了头,装聋作哑,仿佛没听到一般。

    他们都是马修的扈从或温格家族的心腹私兵,一年多来,一直跟随在马修身边,对自己的这位少主最了解不过了。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每当少主盛怒,面色狰狞地咒骂“贱民”的时候,一定是又想起那个让他落到现在这步田地的黑发小杂役。如果谁不想替那贱民触触霉头挨上几鞭子的话,最好离得远远的。

    狠狠的发了一通脾气。马修将马鞭往地上一掼,接过扈从小心翼翼递过来的水囊,掀起头盔面罩灌了一大口,胸膛剧烈的欺负着,目光阴鹜。

    他觉得这样日子简直糟透了!

    一年半之前,马修率领家族士兵,陪同圣殿骑士列弗一道进魔兽山脉追杀罗伊。结果罗伊的人头没有拿到,搜索队反倒全军覆没。他自己更是在罗伊的恐怖魔法下丢弃列弗,独自落荒而逃。

    回到城堡之后,老温格在仔细询问了事情经过之后,狠狠给了他两耳光,然后连夜将他送走,并暗中处死了几个看见马修回来的哨兵和奴仆。制造马修跟搜索队一同失踪生死未卜的假像。

    从那一天起,马修就只能以一个死人的身份躲藏在深山老林中。

    对于从小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马修来说,这一年多来的山林生活,简直是一种漫长而痛苦的折磨。

    没有舒适柔软的卧室,没有舞会,没有热闹,没有臭味相投的贵族子弟们,更没有勾引那些羞答答的贵族小姐或欺负某个泼辣村姑的乐趣。

    可他却只能忍受。温格家族在得罪了皇室之后,已经和教廷站到了一条船上。如果因为他丢下圣殿骑士团尊贵的公正骑士列弗独自逃命的行为,导致家族再被教廷抛弃,那温格家就完蛋了。

    到那时候,即便老温格再把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当宝贝,也保不住他。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名叫罗伊的小杂种!马修用力将手中的水囊掼在地上,一脚踢出老远。

    虽然罗伊的相貌现在已经模糊得记不清了,可是对马修来说,这个影子就像一个看不见面目的鬼魂一般,一直跟在他的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忽然从脑海中跳出来,把他的怒火点燃。

    “冷静,冷静!”马修闭上眼睛,喃喃告诫自己,“还有三天时间了。只要这一票干完,老头子启程,我就解脱了!”

    可是,脸上这个从山寨里一出来就不允许摘下的头盔,身旁肮脏的匪徒们的汗臭味,还有他们那粗俗的挖鼻孔挠胯下的习惯,让他一阵阵直犯恶心!

    更让他愤怒的,是眼前山头的这个车阵!

    “达克!”马修咆哮道。

    随着他的吼声,一位身材足有两个人那么宽的重装骑士手按大剑大步而来。

    “少爷!”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见达克走到面前,马修指着山头,额头青筋毕露:“谁走漏了消息,是谁?!”

    “没有人,少爷。没有任何人走漏风声。我保证。”达克闷声道。一张丑陋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保证?”面对麾下最忠心也最强大的骑士,马修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如同一只焦躁的饿狼般原地打转,“那你告诉我,如果没有人走漏消息,这支商队怎么可能提前在这里摆下车阵?”

    “我不知道,少爷。”达克干脆的回答道,喉咙里发出一声漏风般的沙哑狞笑,“不过,我们会攻破他们的车阵,让他们知道,除了地狱,他们哪儿都去不了!”

    马修斜眼看着达克,良久,冷哼一声。

    自从斐烈人占领波拉贝尔并大规模登陆卢利安西南沿海,老温格就知道,家族的领地迟早都会沦为战场。因此,借着依附上教廷的势头,老温格开始了对领地和周围村落的掠夺式征税。

    一年多时间以来,温格家族掠夺了大量的财富,并将麾下武装的规模扩充了整整两倍有余。

    而随着斐烈人两度兵临美丁城下,温格家族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危机感。为了最后捞一笔,他们开始和黑骷髅盗匪团的合作。

    胡安和老温格,早在多年前就有过交道。

    很少有人知道,当初胡安之所以能够在铺天盖地的通缉令下安然逃脱,正是托老温格这位二等子爵的庇护。

    而当隐藏多年的胡安接着战火席卷沿海的混乱局面重新东山再起的时候,温格家族,也有了一把隐藏在暗处的屠刀。

    双方一拍即合。

    明面上,温格子爵领的卫队在通往幕尼城的道路上设卡守卫。一边隔绝交通,按照自己的意图和需要控制往来人群的流动,一边将其他的盗匪团都驱赶开,为黑骷髅盗匪团吃独食创造条件。

    而暗地里,马修却率领部分装扮成匪徒的私兵,隐身于盗匪团中,和疤脸胡安一道联合劫掠。

    这种官匪一家的作案方式,可谓密不透风。被袭击的商队大部分都被屠戮殆尽。即便偶尔有人拼命杀出一条血路跑出来找到温格卫队的士兵,也是羊入虎口,不但得不到保护,反倒白白送了命。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黑骷髅盗匪团作案超过二十起,劫掠了大量财货。可即便这样,马修等人还是觉得捞钱的速度太慢。

    尤其是随着温格家族迁离日期的临近以及一系列劫案引起的军方的警惕和民众的恐慌,更让他们急切的想最后捞一票大的。

    就在这个时候,福格斯商队这只大肥羊和仙人掌商队这只小肥羊出现了。

    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两个商队总数超过一百二十万金路郎的财货,无论是对黑骷髅盗匪团还是温格家族来说,都是一块绝对不容放过的肥肉。为此,马修和胡安不但命人时刻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而且在劫掠地点和时间安排上,也下了不少工夫。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们先通过沿途设置的关卡,将这两支车队放过。使其在不知不觉中脱离人群,变成落单的“孤羊”。然后再以温格子爵领早已经埋伏在前方的卫队和后面的黑骷髅盗匪团前后夹击,将其一口吞下。

    可谁也没想到,眼看前面的一切都很顺利,商队距离袭击地点已经不远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燧石财团却忽然停了下来。

    不仅停下来,他们还将车队驶离公路,在一个山坡上摆下了车阵,并且向四面八方派出了路探。

    这一下,完全打乱了马修他们的计划。

    为了不使对方的路探经过关卡,前面的卫队当先动手杀了路探,向这边扑来。而后面的盗匪团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路探,也藏不住身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向仙人掌商队发动了袭击。

    再后来……就成了眼前的局面。

    马修目光阴鹜地盯着山头。

    从他所在的位置看去,那个所谓的山头,其实不过是一个三四十米高的小土丘。可对方的车队盘踞其上,马车一辆连着一辆,带铁皮的厚重挡板就扎在土丘边缘,又高又陡。想要攻进去,不知道要拿多少人命去填!

    “立刻派人催一催卫队。让他们加快速度!”看了良久,马修对达克交代道:“另外,跟胡安说,半个祷时后,发动进攻!”

    “是,少爷!”达克领命而去。

    目送达克离开,马修看着山坡上的车阵,目光中充满了炽烈的**,喃喃道:“这一百二十万金路郎,我一定要拿到手!”

    …….....

    …….....

    “哪两个好消息?!”

    距离马修数百米外的山头上,福格斯反手就一把把罗伊给抓住,急问道。

    众人的目光中,黑发少年伏在栏杆上,笑眯眯地看着山下,悠悠地道:“第一个好消息是,大家不用担心对方火攻。”

    “哦?”

    “为什么?”

    一听到这句话,不光福格斯眼睛一亮,旁边的众人也顿时来了精神。这个问题,正是此前所有人最为担心的!

    “原因有两个,首先,我了解马修。他既然精心选中了这两支商队,那么,以他的贪婪,不到最后关头绝对舍不得一把火烧掉这上百万金路郎的财货。因此,战斗初期和中期这些货反倒是我们的护身符。”

    听到这个解释,奥尔德不屑地冷哼一声。这种情况他们之前也有同样的判断。不过,就算敌人再贪婪,到了最后久攻不下,他一样会下死手!

    这毛头小子太天真了!

    正当奥尔德一声冷哼刚刚响起,就见罗伊扭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嘴角一勾道:“其次....我忘了告诉大家,我是神匠堂的注册魔纹师,只要有足够的魔核,我就能让这里变成一个水的世界。”

    魔纹师!一听到这三个字,奥尔德的冷哼声嘎然而止,嘴巴大张,如同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青蛙。旁边的福格斯等人也一个个目瞪口呆,情不自禁的惊叹声完全将罗伊后面的话给淹没了。

    魔纹师,这小子竟然是位魔纹师!

    福格斯愣了半响,眼睛发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罗伊。

    “难怪!难怪!”

    在此之前,他一直困惑于罗伊的身份。以他曾经见过的贵族豪富子弟来比较,罗伊不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是个老实的小乡巴佬,无论是衣着,外貌还是谈吐气质都不像是个能有伊凡这样的骑士做随从的贵族。

    可他要是个魔纹师,那就不一样了!

    一位注册神匠堂的注册魔纹师,可是贵族们争相结交的对象。尤其是那些老牌家族里的魔纹师,哪一个身旁不跟着几个骑士做保镖?

    一时间,众人都是又惊又喜。

    圣帝在上,在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谁不明白一场防御为主的战斗中,拥有一位魔纹师的重要性吗?

    别的不说,单是罗伊在马车上刻绘上水系魔纹,就已经解决掉大家最大的隐忧了。若是他有足够的精神力和感知力,再给车阵加上些防御或攻击魔纹,那对下面的黑骷髅盗匪团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就算他们拿人命填,也别想在二十四个祷时内攻破车阵!

    哈哈哈哈,福格斯大笑起来。笑声中,罗伊问道:“我想,商队最不缺的,就是魔核了吧?”

    “不缺不缺!”福格斯大声道。

    他哪里知道罗伊的空间戒指里藏满了魔核,只是因为财迷舍不得拿出来而已。当下豪爽的一挥手。

    “只要你需要,要多少有多少。咱们的货里,有五分之一都是魔核。你要有本事,全用上我也不心疼,砸死他们!”

    “那就好。”罗伊笑眯眯的点点头。

    “快,说说,第二个好消息是什么?”解决了最大的难题,福格斯浑身一下子轻松下来,好奇的问道。

    “第二个好消息是,红叶骑士团就驻扎在距离这里不到六十公里的地方,如果传讯求援,来回最多只需要六七个祷时就能抵达这里。”罗伊说着,瞟了奥尔德一眼。

    听到罗伊的话,奥尔德忍不住又要冷哼。

    派人突围求援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可前后都被敌人的关卡拦住,派出的路探要么被杀,要么就被赶了回来。这时候就算派人出去,也得绕行很远的距离,还得走不能骑马的崎岖山路。等到跑出去报讯,黄花菜都凉了!

    不过,当看见眼前这小子似笑非笑的模样,奥尔德立刻想起了刚才的尴尬,喷到了鼻子眼的粗气瞬间化作两缕和风。

    “这个……”福格斯皱起了眉头,左右看了看,摇头道:“我们这里恐怕没人能突围出去。唯一能指望的,恐怕只有伊凡先生……”

    “不用派人。”罗伊摇了摇头。别说他不愿意让伊凡冒险,就算伊凡能突围出去,也会打草惊蛇。私通匪徒劫掠杀人的罪名,他可不想轻易浪费。现在满门心思,就是把马修一家整个儿给端了!

    “不派人?”众人一愣,面面相觑。不明白罗伊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让它去。”迎着众人困惑的目光,罗伊微笑着,指了指脚边翻着肚皮蹭痒痒的奥利弗。

    这句话如同定身术的咒语一般,奥利弗和众人一下子定住了。

    众人傻傻地看着眼前的肥狗。肥狗也倒着眼睛傻傻地看着众人,忽然很不好意思地用爪子捂住了老二。

    “让狗送信?”福格斯指着奥利弗,难以置信。别的不说,光看这狗的体型他就不指望它能跑出两公里。

    这哪里是狗啊,简直是只猪!

    罗伊点了点头,也没解释,要过一张羊皮卷写了一份简短的求救信。

    自从吃了龙蛋之后,这一年多来,奥利佛的变化惊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有极大的增长。加之它常年跟罗伊狩猎,精通各种卑鄙无耻的搏杀技巧且有一口龙息,堪称山中土霸王,想溜出去,谁也拦不住。

    将信牢牢绑在了奥利弗的项圈上,罗伊伸手在奥利弗的屁股上一拍。

    “还记得菲利普么,找到他!”

    罗伊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一道黑白花影只一闪,就蹿下平台,在马车人群中左绕右转,旋即消失于微微摆动的草丛之中。

    众人惊讶地顺着山坡张望,却什么也看不见。

    那条肥狗,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一阵风吹来,旷野中的野草随风摆动,远方,黑压压的盗匪群忽然一阵骚动。无数钢刀铁剑反射着阳光,分外刺眼。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