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八十四章 箭雨,血浪!
裁决 第八十四章 箭雨,血浪!
    峡湾镇,距离温格子爵领的主城落霞城东南十五公里。

    小镇依山而建,扼守着希莱河的一条支流小河和方圆数十公里的群山山谷入口,一直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早在一百多年前,罗曼王朝就曾经在峡湾镇和南方的贵族叛军进行过一场持续时间近六年的战斗。史称峡湾之战。

    在南方贵族叛乱的整整二十年时间里,这场拉椐战耗费的时间就占了近三分之一。有超过三十万双方士兵葬身于此。直到现在,当地山民还经常能在山林中乃至农田地下挖到战死士兵的骸骨和锈蚀的武器残片。

    从地理位置上来开,峡湾镇和美丁城处于一条平行线上。一镇一城,如同两颗犬牙,扼守着卢利安行省的西南门户。失去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会让卢利安的北部平原城市直面斐烈人的骑枪。

    美丁城之战前,峡湾镇也打过几场不大不小的仗。不过,从崎岖狭窄的山路中迤逦而来的斐烈军,早已经在崎岖泥泞的山路上耗得精疲力尽。加之后勤路线过长,根本无法组织起大规模的攻势。

    因此,几次试探之后,以骑兵闻名于世的斐烈人迅速放弃了这个不适合大规模骑兵运动,地理地形远比美丁城更难进攻的小镇,转而集中力量于西侧的美丁城。

    虽然表面上将一切都归结于峡湾镇所处位置的险要和战略的需要,不过,交战双方都明白”地形只站全部理由的一小部分而已。更大的原因,是因为驻守在峡湾镇的,是圣索兰帝国五大骑士团之一的红叶骑士团!

    和往常一样,这一天,建筑于峡湾镇镇口的军营,依然井然有序。

    上午的训练结束之后,士兵们通常就窝在营房里休息。一些人在睡觉,一些人在擦拭武器或聊天,更多的人则聚集在宽阔的军营校场上进行搏击比武等男人之间的游戏。

    “好!”一阵漫天价的喝彩声骤然响起,校场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个大个子骑士飞了起来,雄健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砸如身后人群中,一时间人仰马翻。

    “赔钱赔钱!”

    “他妈的”老子压的五个银泰士,快给钱。”

    “这只猪,怎么能让菲利普少爷近身,块头大有个屁用。压得住菲利普少爷的斗气绷劲?”

    人群如同开了锅一般,叫好的,咒骂的,追讨赌注的,热闹非凡。

    菲利普穿着贴身的亚麻布训练服,敝胸露怀,身上的汗水浸透了后背,湿漉漉的头发一绺绺贴在额头,叉着腰”站在人群中的空地上,哈哈大笑:“还有谁来?!”

    听到菲利普的挑战,一名和菲利普实力相仿的牟正骑士猛地脱掉身上的衣服,往地上一丢,赤着精壮的身子大步走了出来。

    而与此同时,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也在两名卫兵的陪同下,挤进了人群。

    眼看菲利普就要和那公正骑士斗到一起”这人忽然笑着道:“等等!我来!”

    正准备出手的菲利普闻声扭头,见到那中年男子,不禁面露喜色。

    还没等他来得及说话,就见那人脚下一蹬,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向自己电射而来。

    “哇喔!”人群骤然爆发出一阵惊呼。

    战士们看见,随着这陌生的中年男子一脚蹬地,他原先站立的地面,就像一个干瘪的面团般无声无息地凹了下去,地面寸寸龟裂。而他的身体,就在这恐怖的力量作用下,破开空气,呼啸而出!

    “他是谁?”

    “怎么以前没见过,嘿,你们知道吗?”

    众人忍不住一阵交头接耳。纷纷把目光投向领着中年男子来的两名同袍。

    一位卫兵呆呆地看着中年男子,挠头道:“我们也不清楚,好像是第一训练营来的,他到军营门口,说要见大队长,我们就带他过来了。”

    人群议论声中,中年男子早已经到了菲利普面前,迎头就是一拳。

    砰!一声巨响。菲利普粗壮的双臂交叉在面前,肌肉瞬间暴涨,硬抗下了瘦削男子的拳头。

    一时间,只看见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阵狂风之中。头发,衣服,全都被那恐怖的拳风吹得笔直。蹬蹬蹬,菲利普接连退出三步。最后支撑身体的右腿,陷入坚实的泥土中,深达半寸!

    还没等他从这一拳之威下站直身体,人们就看见那中年男子身体猛地腾空而起,在空中横着旋转七百二十度,一脚砸下。

    菲利普深吸一口气,斗气骤然提升到十层,四个战环飞旋而出,顺着身体蹿上了胳膊。他一声厉喝,以之前同样的双臂交叉姿势迎上了中年男子飞掠而下的腿。

    轰!随着一声被之前更加恐怖的巨响,菲利普面色赤红,额头青筋毕露。身体一下子矮了一大截,1卜腿自膝盖以下,如同钉子般,深深地扎进泥土中。身上旋转的战环,就像是风中的烛火,摇摇晃晃,仿佛马上就会熄灭。

    一击之威,竟至于斯!

    四周人群,静悄悄的。战士们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而旁边的几个高阶骑士脸上一变,同时抢上一步,护卫在菲利普的身前。

    所有人都知道,胜负已分。如果那瘦削中年人再出手的话,哪怕只是随便打一拳踢一脚,菲利普都承受不起。重则毙命,轻则重伤吐血,不在床上躺上个一年半载,恐怕连地都下不了。

    不过,中年人显然没有再出手的打算。他负着手,好整似暇站在一边,面带微笑地看着土坑里被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的菲利普。

    “呼!”好半响,菲利普才呼出一口浊气,缓了过来。摇摇欲坠的战环和涌上面颊的血色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神情恢复了正常。

    “让让,你们挡错人了。这是我的老师!”菲利普没好气地挥退麾下骑士。握住中年人伸出的手,从深陷的泥土中拔出腿来。

    “不错,能接下我六层战力进攻的两招,有长进!”中年男子笑眯眯地揉着他的头发道。

    菲利普毕恭毕敬地半跪在地上行礼之后,站起来,兴奋地问道:“卡梅尼大教导,您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路过,顺便看看你。”中年人微笑着道。

    这个被菲利普称为卡梅尼的中年男子,正是菲利普在第一骑士训练营时的骑士大教导。虽然菲利普现在已经是红叶骑士团的大队长。可事实上,他的身份,还是第一训练营一名未毕业的学员。

    摆手示意惊骇咋舌议论纷纷的战士们散开,菲利普陪着卡梅尼向自己的营房走去,问道:“路过”您到卢利安来旅行吗?”

    卡梅尼摇了摇头,淡淡一笑。

    菲利普仔细观察自己这位老师,发现分别只一年多时间,自己的这位老师,两鬓已经斑白了不少。

    “探亲?”菲利普猜道。

    据他所知”卡梅尼夫人的娘家就在卢利安行省。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实在想不出有别的任何原因能让卡梅尼离开帝都训练营,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卢利安。

    “也算是吧。”卡梅尼和菲利普并肩而行,缓缓道:“不过,这次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被分配到幕尼城分院任教。”

    “到幕尼分院任教?”菲利普一下子站住了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是说”您一个大光明骑士,被发配到幕尼城教初级学员?”

    卡梅尼沉默着,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菲利普一下子就火子:“是谁干的,是威尔逊吗?!”

    也难怪菲利普发火。要知道,在帝都的第一训练营总部”卡梅尼虽然不是教导中实力最强的,但却是教学经验最丰富的一个。凡是他名下的学员”哪怕天赋再差,都能被他挖掘出潜力来。

    菲利普自己,就是最为典型的例子。

    论斗技天赋,他并不算出众。而且,从成为公正骑士进入第一训练营总营到离开,他不过只接受了卡梅尼短短一年时间的传授。

    可就是这样的天赋,这样短的时间,他的潜力却被卡梅尼挖掘得淋漓尽致。

    在成为卡梅尼的学生之后,菲利普不但自公正一星一跃为公正三星,在武技和战斗经验方面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而当他离开学院南下卢利安,加入到战争中的时候,他更加真切的感受到身为卡梅尼弟子的好处。正是凭借卡梅尼的教导,他才能一次又一次战胜比自己更强的对手,并且在血腥的战场上活下来!

    卡梅尼,在第一训练营的学员心目中地位极高。

    众所周知,这些年来,第一训练营被其他两个训练营压的抬不起头来。连续九年比武都敬陪末座。只有卡梅尼教导的学员,还能在平时的幻界比斗中稍微挽回一点颜面。这在整个三大训练营,都不是秘密。

    所有学员都相信,如果不是第一训练营受名气拖累,在招手天才学员方面比不过另外两个训练营,这种局面,完全能扭转。

    只要给卡梅尼几个哪怕能和其他两大学院的顶尖学员同等的天才,他就能带领第一训练营扬眉吐气!

    菲利普原本还想着利用自己现在在贵族子弟圈中的号召力,为卡梅尼找两今天赋出众的学生。可没想到,还没等到他将想法付诸实际,卡梅尼就被发配到了一向不盛产骑士的卢利安!

    对卡梅尼来说,这就像一只天鹅被残忍地剪断了翅膀!在这里,他的能力和经验连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就算他再努力,他的学员也不过是一群只有武装骑士或勇敢骑士实力的小毛头!

    而在菲利普所认识的所有人中,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只有一个一威尔逊!

    高居圣索兰帝国圣骑士排行前二十位的威尔逊,是第一训练营的哥统领,也是大教导中排名第二的”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远高于卡梅尼。

    可是,他的心胸和教导学员的能力,却和他的实力成反比。这个人不但在教授学员方面比不上卡梅尼”而且嫉贤妒能,容不得卡梅尼教导的学员在营内比赛中屡屡获胜。一直以来都看卡梅尼不顺眼。

    看着卡梅尼面对自己询问时,脸上露出的苦笑,菲利普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一时间怒火中烧,胸口如同要炸开了一般。最让他难受的是,再愤怒,他也没办法帮助卡梅尼,甚至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一句。

    要知道,威尔逊虽然在教学能力上比不上卡梅尼,但在自身实力和玩弄权术这种事情上,他却超出卡梅尼不知多少倍。

    在他的经营下,第一训练营上至长老会,下到各大行省的分院,有一大半都加入了他的派系。就连一向中立的第一骑士连队”也或多或少受他控制。可以说,如果不是他头顶上还有一个名义上的训练营大统领第一大教导压着他。旁边还有一些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人牵制,恐怕他早就一手遮天了。

    而动用卡雷家族的权势,施加外部压力这条路也不可行。

    自从索兰大公创建骑士训练营,三大训练营就在索兰帝国享有极其崇高而独立的地位。百年来,这里不知诞生了多少圣骑士和超级佣兵,培养教育了多少大贵族乃至皇子亲王”其地位,根本不是某一个家族能够凭一己之力可以影响的。别说卡雷家族,就算是四大老牌贵族和皇室也不行。

    更何况,三大训练营一直都是帝国贵族高层斗争的主要阵地之一,任何一个家族过深介入学院斗争,都会引来其他家族的干涉。一旦出手,卡雷家族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威尔逊,还得面对蜂拥而来的政敌。

    因此,以菲利普现在的地位,对卡梅尼只是爱莫能助。

    “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见自己的爱徒愤恨难平的模样,卡梅尼反倒轻轻拍了拍菲利普的肩膀,安慰道:“到卢利安也不错。至少这里比帝都清静一点,没那么多烦心事儿。况且,说不定我还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天才……

    卡梅尼的话刚说到这里,忽然被军营门口的一阵喧嚣打断。

    他和菲利普扭头看去,只见一支黑白huā玟的肥狗,在数十名卫兵乃至骑兵的包抄堵截中,如同一只灵活的泥鳅般钻了进来,向着这边飞概那速度,简直比一只四阶的风豹还快!

    “奥利弗?!”

    尽官只在一个多月前见过一次,但菲利普还是汛速将罗伊身边的这只狗认了出来。当时,这只狗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五只二阶雪狼,在这只肥狗的面前匍匐在地,屁滚尿流,连动都动不了。

    再加之这肥狗如同猪一般的体型,想记不住都难!

    四周卫兵根本堵不住这只忽然蹿进军营的狗。就连几名策马追击的骑士,也被它远远甩在身后。

    只一眨眼的工夫,奥利弗就已经飞奔到了菲利普脚下,扭动着圆滚滚的腰,使劲冲菲利普摇着尾巴,嘴里汪汪直叫。

    菲利普眼尖,一眼就看见狗脖子项圈上的羊皮卷,飞快地扯出来,展开,只扫了两眼,脸色就变了。一声厉喝:“全体紧急集合!”

    随着菲利普的一声令下,骑士们轰然应诺,转身飞奔而去。片刻之后,随着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在响起,无数士兵穿上铠甲拿上武器,冲出营房,牵出战马,飞奔向中央校场列队集合。

    卡梅尼站在校场边,看河水般的人潮从自己身边流过,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的一个朋友,被黑骷髅盗匪团袭击了,处境很危险。”菲利普英俊的脸上,已经是一片铁青。

    “哦?”卡梅尼微微一挑眉毛,不确定地道:“你的朋友?”

    在卡梅尼看来,只有资格跟菲利普成为朋友的人,别说卢利安,就算是数遍整个索兰帝国都不多。究其原因,除了菲利普的家庭出身很难让普通人乃至一些小贵族接近之外,也因为他实在太高傲了。

    能够得到他真心认同的人,简直凤毛麟角。认识这么长时间”除了听说这小子和公主艾蕾希娅是朋友外,卡梅尼甚至没见他哪怕一个“朋友”。

    很自然的,卡梅尼对菲利普口中的这个朋友感到十分好奇。他很想知道,这个派一只狗捎个信”就能让菲利普气势汹汹集合整个红叶军团第二骑士大队数百名骑兵的家伙究竟是谁。

    “是的。朋友!”听到卡梅尼的问话,菲利普凝视着眼前集合的队伍,认真地点头道:“虽然我和他只见过一面,不过,他救过我的命。

    丰梅尼看着菲利普的侧面,对他口中的这个人更加好奇了。

    他很清楚,一个如同菲利普这样骄傲又从小生在尔虞我诈的贵族圈的人,一向把朋友和恩人分得很清楚。如果没有一个足够的理由让他信任,那么,他或许会用他所有的一切报答救命之恩,却不一定把你当他的朋友。

    尤其是,这个人还只见过一面这让卡梅尼怎么也想不明白。

    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魅力。

    短短十分钟后,一百名全副武装的红叶骑士,两百名扈从骑士和四百名骑兵,如同黑压压的乌云一般冲出了敝开的军营大门”向西滚滚而去。

    天空,已经被忽如其来的箭雨笼罩了。

    这些长长的箭矢,离开远方盗匪们的长弓震动的弓弦,腾上半空,在空中飞行一段距离之后,如同蝗虫一般向小小的车阵扑来。

    一时间,只听见嗖嗖的破空声”钢铁箭头插入泥土,木板时的沉闷噗噗声,以及被箭矢射中的人们凄厉的惨叫声。

    人群在疯狂地奔跑着。

    平民们连滚带爬地钻进了就近的藏身洞,或蜷缩在里面瑟瑟发抖,或看着外面来没来得及进洞就被钉在地上的亲人哭号。

    而佣兵和护卫们,则一手拿着盾,一手提着刀剑”顺着坑道向自己的防守岗位飞奔。

    战斗终于开始了。当车阵还没有完成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敌人却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他们没有再等下去,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发动了攻击。

    这种攻击,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来!

    “警戒!”金森的怒吼声,在外围土墙下传来。每一个抵达防御阵地的士兵们,都死死地贴在墙边,用盾牌互住头顶。

    “弓箭手!”金森大喝道。

    弓箭手总数超过八十人,大部分都是商队的马夫,伙计和没什么近战能力的平民青壮。弓箭在他们的手中,虽然比不上佣兵中的职业射手,但只要够密集,一样能够给敌人造成伤害。

    “举弓,五十五度!”

    在金森的吼声中,弓箭手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弓。旁边的持盾士兵们用盾牌遮挡着他们的头顶。

    “放箭!”

    随着金森的一声令下,头顶的盾牌飞快闪开,一支支利箭随着弓弦的嗡嗡震动声腾空而起,飞出车阵,向着山下不住逼近的盗匪群扑去。

    双方射出的箭矢,如同两团黑压压的蜂群,在空中交错。

    尽管旁边的持盾战士迅速遮挡弓箭手,但短短的一瞬间,就有两名弓箭手被飞来的箭矢射中。一个伤在大腿上,鲜血瞬间浸湿了地面。

    另一个则直接被落下的箭矢洞穿了眼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倒在地上。

    笃!

    罗伊刚跳下马车,一支箭就射在了马车驾驶座的扶手上。锋利的箭头以极大的冲击力扎进扶手,木屑纷飞。

    笃笃笃这恐怖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车篷被射的千疮百孔,车厢木板上密密麻麻地插着箭。土墙上的泥土,灌木丛,土坑里的积水,人体上的血肉乃至四周的一切,仿佛都在箭矢中碎裂。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金森第四次组织起漫射压制时,匪徒的箭雨,终于渐渐稀疏下来。

    罗伊晃晃脑袋,甩掉头发上的碎屑,从身旁的伊凡等人做了个手势,随即一个倒翻腾空而起,站上了马车。

    然后,他就看见,眼前,无数面色狰狞双目如赤的匪徒冲上山坡,向车阵狂扑而来!

    “杀!”

    在这恐怖的人潮咆哮声中,脚下的车阵,宛若惊涛骇浪中一个小小

    的礁石。

    血浪飞溅!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