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八十六章 破阵,箭!
    第八十六章破阵,箭!

    第八十六章

    “治愈术…….”

    医士一看见这道白光,顿时激动地叫了起来。

    他跪在崔克身旁,俯,如此如醉,手掌放在白光上面,一副想摸又不敢去动的模样。胖胖的脸上,因为骤然而来的惊喜涌起赤红血色。

    虽然在看见白光的第一眼,众人的脑海中已经划过了这个名字。但当它从医士的口中得到确认的时候,大伙儿还是懵了。

    四周一片寂静。凌霜震惊地看着崔克的伤口,试图摆脱奥尔德手掌的弥琪也忘记了挣扎,奥尔德的眼睛中闪动着欣喜若狂的光芒,旁边的烈光小队佣兵们更是如同被瞬间石化的雕像般,凝固在一片死寂之中。

    大家做梦也没想到,就在他们都认为崔克已经死定了的时候,治愈术这个他们从来不敢想象的神迹,会从天而降,落在崔克的伤口上。

    而将它带来的人,正是他们疯狂攻击的罗伊!

    他们傻傻的看着崔克伤口上的白光。没有一个人质疑医士的判断。哪怕在场的佣兵中的大部分人都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治愈术,但崔克小腹上飞速愈合的伤口,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除了治愈术之外,还有什么能够让一个致命的伤口在瞬间愈合?还有什么能够让一个已经被死神镰刀架上了脖子的濒死者,变成眼前这个躺在担架上中气十足地叫着痛,充满活力地挣扎的崔克?

    片刻之后,佣兵们都发疯一般冲了上去,围在崔克身旁。

    “崔克!你怎么样?”

    “崔克,伙计,跟我说句话。”

    “痛……”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崔克睁开了眼睛,眼睛转动,挣扎着冲抚摸着他的头发的中年女佣兵挤出一个笑容,“…….死不了!”

    听到崔克的话,中年女佣兵夏拉顿时喜极而泣,其他的同伴们脸上也露出惊喜交集的神情,纷纷松了口气。

    烈光小队,是一个极其团结的小队。

    小队中,实力最强年龄最大的队长奥尔德就如同父亲,以他丰富的经验和阅历,对外承接任务,领导大家战斗,指导年轻佣兵们的武技和配合。

    而奥尔德的妻子夏拉,则如同母亲一般照顾大家的饮食起居。为手下这些年轻的佣兵们缝补衣服,操心他们生活上的每一个细节。

    虽然每日都过着颠沛流离刀头舔血的生活,收入也并不算高,甚至修补武器添置防具装备都要数着兜里的银泰士算上老半天。但队里的每个人都很享受这种生活,也很在意彼此间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

    对他们来说,崔克不仅仅是一名伙伴,也是他们的兄弟。

    只有他们才明白,在每一天的清晨看见二十二岁,长着一头金黄头发的崔克冲自己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时,他们的心情有多么愉悦。

    也只有他们才知道,在战斗中,这个充满活力身手敏捷的弓箭游猎者和弥琪一道奔行于小队前方的背影,对他们来说,是何等重要。

    看着从死神的镰刀下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的崔克,所有人都对罗伊充满了感激。可是,当大家再扭头看他的时候,却发现黑发少年已经转身离开了。

    迎接他们的,只是那精灵女仆和几名随从骑士冰寒彻骨的目光。

    佣兵们羞愧难当。

    弥琪注视着罗伊的背影,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唇。她很想走过去,跟他说句什么。对不起,抱歉,什么都好。却偏偏怎么也迈不动脚步。尤其是她一心想要拯救的那个精灵女仆眼中的愤怒和轻蔑,直刺她的心脏,就像针扎一般。

    不远处,目睹了整个时间经过的福格斯已经懵了。他呆呆地看着罗伊,看了好长时间,才神不守舍地低声问自己身旁的护卫队长。

    “金森,你说咱们是运气差,还是运气好?”

    “当然是好。”金森沙哑着嗓子道。

    “好?!”福格斯苦笑着扭过头,问道,“遇见黑骷髅盗匪团也算是运气好?”

    “那和运气无关,”金森摇了摇头,说道:“我干了二十多年的商队护卫,路上遇劫,对我对商队来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况且,如果这次袭击真跟温格子爵领有关的话,无论如何我们都躲不开。”

    福格斯叹了口气。他自己也明白,若是没有这次收购,那他自己将无力摆脱目前在财团中的艰难处境。既然必须要赌这一把,那么,被盗匪盯上也在情理之中。正如金森所说,这和运气无关。

    “那么....”福格斯点燃了手中的烟斗,深吸一口,半眯着眼睛看着升腾的烟雾问道,“你说的是罗伊?”

    “当然,”金森认真地道:“如果咱们没遇见罗伊,我们早就全军覆没了。”

    福格斯沉默地点了点头。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罗伊都无疑是他福格斯的福星!

    只不过,他现在有些拿不定罗伊的身份。

    说是贵族,黑发少年身上没有一丁点贵族气息,无论衣着相貌还是举止谈吐,都只是一个普通市井出身的年轻男孩。

    若说他是一名受到贵族器重的魔纹师,倒是可以解释他身旁的几位骑士和那个漂亮的精灵女仆。可偏偏,他又会神术师的治愈术。而神术师,又是教廷的宝贝,每一个神术师都必须受洗皈依,成为独身教士。

    像罗伊这样不穿教服不佩戴任何教廷标志,说话连圣父都不提一句还带着一名精灵女仆招摇过市的小子,哪里像一个神术师?!

    况且,以福格斯的心底最深处的期盼来说,他一点也不希望罗伊跟教廷有任何关系。

    “大主管。”

    正想着,福格斯的耳畔传来金森的声音。

    “嗯?”福格斯回过头来。看见金森面色凝重地看着自己。

    “关于车阵的防御指挥,”金森认真地道,“我想,我们应该听听罗伊的意见。”

    福格斯立刻反应了过来:“你是说,把指挥权交给他?”

    “听起来有些荒唐是吗?”金森自嘲地一笑,“几十岁的人,反倒想推卸责任,把所有人的命交到一个男孩的手里……”

    “不用说了,我赞成!”福格斯干脆地一摆手。

    金森惊讶地看向福格斯。他没想到福格斯竟然如此干脆。要知道,这可绝对是一次冒险啊!

    福格斯望向远方黑乎乎的群山,思考着,缓缓道:“有些人是不能用年龄来衡量的。既然咱们都已经把身家性命都压上去了,不如赌得更光棍一点!要输就输个精光。要赢就赢他个盆满钵满!!”

    “为什么要救他?!”

    罗伊查看伤员的时候,麦芽儿就一直跟在他身旁嘟嘟囔囔的埋怨,怎么也想不明白。

    以一个黑暗精灵的观念来说,那帮佣兵如此可恶,死光了都是天经地义。

    换做她,别说救那家伙的命,不在那家伙伤口上下点毒加点料,就是心慈手软!若是被魔族或其他的黑暗精灵看见,指不定还嘲笑成什么样呢!更何况,那样的伤势,救了现在也派不上用场。

    罗伊瞪了麦芽儿一眼,一阵头疼。知道跟她没法讲道理,干脆不理她,转身一一查看其他伤员的伤势。

    “一定是看那个弥琪漂亮,讨好人家?小色鬼!”麦芽儿一边说,一边冲远处的弥琪瞪眼。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找个机会把她给弄死。扭头看见罗伊没好气的眼神瞟来,哼了一声,别开头,却骄傲地挺起颇有轮廓的酥胸。

    在精灵中,麦芽儿大小姐算未成年少女。可在罗伊这个人类面前,无论身材年龄都是不折不扣的姐姐。这一点,她绝不妥协,要跟老把她当小女孩的死大脑袋斗争下去,直到他承认为止!

    不然.....麦芽儿有些发愁,什么时候才能把罗伊勾引?这可是她在救赎之地生存下去的护身符和长期饭票啊。

    罗伊一一查看了其他的伤员。却没有再施展治愈术。

    一来是因为这些伤员的伤势并不致命,二来,治愈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种血肉被强行催生的痛苦,绝不亚于任何一种酷刑。

    当然,如果受轻伤的是弥琪,罗伊不介意为她浪费些魔力。最好是受伤,治愈,受伤,再治愈,再受伤…….循环往复,

    正想得兴高采烈,忽然,罗伊耳朵一竖,扭头看向西面,随即一声厉喝。

    “敌袭,小心!”

    听到他的吼声,人们都是一惊,扭头四顾。

    没有攻击,也没有箭雨,就连车墙上警戒的士兵们也看着外面一脸茫然。要知道,此刻的黑骷髅盗匪团还在山下,一片明晃晃的火把看得清清楚楚。车阵四周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哪里来的……

    这个念头刚刚从大家的脑海中闪过,他们就看见罗伊猛地纵身而起,如同猎豹般蹿上一辆马车,向车阵西面的车墙扑去。

    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巨响。西面的车墙上骤然破开一个大洞,两名护卫一声闷哼,被撞得倒飞出去。纷飞的木削碎片中,三名身穿重甲手持巨剑的大盗露出了雄健的身形。在他们身后半山腰上,数十名盗匪正疾扑而来!

    忽如其来的变故,让商队人们的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一秒钟过后,当三名大盗狞笑着再度向身前的马车举起了手中的剑时,车阵里顿时如同炸了锅一般,乱作一团!

    “敌袭!”

    “拦住他们!”

    狂吼声中,金森,穆西和奥尔德三人当先冲了过去,弥琪,凌霜凌雪和其他的佣兵们学员们则紧跟其后。跳跃的火光下,只见一条条人影在车阵马车和坑道间奔跑纵跃,如同箭一般射向车阵西面。

    快!快!所有人的脑子里,都是同一个念头!

    谁也没想到敌人竟然在刚刚结束第二波攻击,甚至还没有完全解除破甲弩对他们的威胁前,就直接出动大盗发动了偷袭。

    这一击,正中车阵命门!

    马车再坚固终究也只是包着铁皮的木头罢了。对普通的盗匪来说或许是一道障碍,但对这三个身上战环闪烁的大盗来说,却算不上什么。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他们只需要几剑就能将整个马车车厢斩成碎片!

    而偏偏,在上一波攻击之后,大多数精疲力竭的护卫们都撤下来休整。商队中的高手们也大都在内阵中。那一段车墙上只有四五个负责警戒的护卫,其中两个还在对方发动偷袭的第一时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该死!”众人刚刚冲出内阵,就听见冲在最前面的金森一声急火攻心的怒喝。随即便听见车墙上又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三名大盗的第二剑已经落在马车车厢挡板上。厚重的木质挡板在锋利的剑刃和恐怖的力量下爆散成大大小小的碎片。包裹在上面的铁皮,如同被纸片一般被轻易切开,向两侧卷曲破裂。

    这一次攻击过后,整辆马车都发出一阵刺耳难听的,仿佛随时都会散架。没有片刻停顿,三名大盗又狞笑着挥出了第三剑。

    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剑锋,众人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际,眼睛顿时就红了。

    “弥琪!”奥尔德一声狂吼!

    在内阵马车上飞奔纵跃的弥琪闻声举弓,双手向身后的箭囊摸去。敌人的剑已经挥了起来,能够阻止对方的,只有弓箭手!哪怕能够阻止一秒钟也好!

    就在弥琪的手已经摸到箭羽的那一刻,她忽然看见,前方凌空飞掠的罗伊手中变戏法般出现了一张猎弓,随着弓弦振动和他右手划过的一道残影,三支白羽箭如同三道光芒刺目的闪电般横掠过虚空,直奔三名大盗的心口!

    好快!这个念头在瞳孔骤然收缩的弥琪脑海中一闪,便伴随着羽箭的破空呼啸声到了三名大盗的面前。

    三名大盗,都是黑骷髅盗匪团中稳坐前几把交椅的积年老匪,跟随刀疤胡安十几年,无论武技经验还是配合都远超常人。眼看羽箭飞来,三人并没有惊慌。除了当先一人将长剑舞出一团剑花,罩向三支箭外,另外两名大盗连姿势都没有变一下,手中长剑依然用足了劲向马车劈下。

    这次精心策划的袭击,目标就是打开一个缺口,如果不是摸上来的时候不知怎的被人一口喝破,攻击发动得太过仓促的话,眼前的车阵早就破开了。

    一个小小的车阵,怎么可能挡得住黑骷髅盗匪团!

    现在就要把它彻底破去!

    两名大盗的长剑狠狠斩下,当先一名大盗的剑花也笼住了罗伊射出的三支箭。就在这时,忽然,剑花中的白羽箭尾部轻轻一甩……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放慢了一万倍。

    弥琪已经拔出羽箭的手,因为极度的震惊而定在了半空中。飞奔的穆西、金森、凌霜,凌雪和所有佣兵们,都骤然扭头看向他们侧前方的罗伊。奥尔德的嘴张开了似乎想喊着什么,而三名大盗的脸上,却陡然浮现一种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现象的惊恐,瞳孔在瞬间急剧收缩……

    视野中,呈品字形排列的三支白羽箭,如同三条笔直的白线,在末端陡然弯曲,几乎是贴着挥舞的长剑掠过,直奔三个大盗的咽喉。

    “好!”

    当奥尔德的喝彩声如同炸雷般响起的时候,三朵血花在漆黑的夜色中绽放开来。

    三名大盗一死两伤。

    死者怒目圆睁,直挺挺向后倒下。伤者同时闷哼一身,纵身飞退。

    而罗伊并没有停下来。只见他双手如电,眨眼间,就已经射出了十二箭。箭如连珠!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