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八十七章 偷袭,演戏。
裁决 第八十七章 偷袭,演戏。
    第八十七章偷袭,演戏。

    嗖嗖嗖嗖!白色的羽箭如同一只只激射的精灵般,在空中组成四条笔直的射线,直追两名受伤飞退的大盗。

    如果单从射箭手法来说,罗伊的射术在弥琪眼中一点都不出奇。

    十二箭分三次射出,每次不过是四箭齐射而已。唯一难的地方就是要将四箭齐射这一手法以极快的速度施展。而在这一点上,最关键的取箭动作也因为罗伊的空间戒指而降低了不少难度。

    如果是平时,谁要在她面前显摆这一手射术,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而此刻,她却凝神屏息目不转睛!

    眨眼间,四条白线就已经到了两名大盗的身前。

    弥琪的期待没有落空。

    正如同罗伊之前射出的三箭一样,这一次,排列整齐的羽箭一飞到大盗身前三米的位置,就如同鸟儿般陡然散开,变向过后,在夜空中划过十二条眼花缭乱的弧线,疾射向两名盗匪的周身要害!

    噗噗噗噗!几声沉闷的箭矢入肉声传来。虽然两名大盗已经将自己手中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但那灵动到近乎诡异的羽箭还是接命中他们的身体,绽放出一点点赤红夺目的血色花蕊。

    剑光消失了。一名被命中大腿,脚踝和肩头的大盗痛哼一声,跪倒在地。另外一名被命中了心口和小腹的大盗则猛的喷出一口血来,睁着渐渐失神的眼睛,缓缓倒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

    这一切,只是眨眼间的事情。趁着这个机会,飞奔的人群,终于在盗匪们之前抢上了车墙。当冲在最前面的金森和伊凡两人持剑并肩站在马车缺口处的时候,车阵外疾扑而来的盗匪已经不足二十米!

    在众人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声中,车阵外光线昏暗的山坡上,盗匪们冲锋的脚步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匪首胡安那张有着一条长长刀疤的脸,缓缓显露在火把光芒下。

    “是胡安!”

    “刀疤胡安!”

    车队的人们在一阵骚动后,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在卢利安,刀疤胡安的凶名太响了。响到此刻亲眼看见这个臭名昭著的凶徒脸上那条狰狞的刀疤时,每一个人的心底都情不自禁的发寒。

    寂静中,胡安一边让两个盗匪扶起那名受伤的大盗,一边冷冷地打量着坏了他好事的罗伊。阴冷如蛇的目光微微闪动,旁边人连看都没看一眼。那份一代巨匪骨子里的嚣张狠厉一览无遗。

    看着这张通缉令上熟悉的面孔,骑士们还算好,其他的护卫佣兵们,则情不自禁地躲开了眼睛。凌霜凌雪互相拉着手,手上都汗涔涔的。旁边的四位学员更是缩着脖子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罗伊却不一样,一看见胡安目露凶光的眼睛,他眼睛当时就是一瞪。

    “看什么看!你眼睛大啊?!”

    哗,周围所有人都傻傻地看着罗伊,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就看见这表情憨呆的黑发小子狠狠冲胡安啐了口唾沫,张弓就射。

    嗖嗖嗖嗖,虚空中浮现的四支箭应声而出。

    这一下,不但出乎商队众人的意料,也出乎了胡安的意料。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羽箭已经到了眼前。

    轰,随着一声空气被挤爆的声音,胡安身上陡然迸发出四个火红的战环。身形一转,手中长剑施展开来,舞出一道螺旋形的炎龙将四周团团护住。

    噗噗噗噗,随着几声闷响,白羽锐箭刚刚一接触到炎龙,就化作一团团飞散的沙尘。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凭你也想伤我?!”胡安脚下立定,冷哼一声,淡淡道。话音刚落,就听又是一阵急促的嗖嗖声接踵而至。

    车阵上,罗伊箭如连珠。一边射还一边骂:“别以为脸上有条疤就能吓人!有斗气算个屁,蠢货!”

    胡安脸上瞬间一片铁青。

    他纵横卢利安二十多年,杀人盈野。常人就算背后提及他的名字,也是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生怕招来祸事。何曾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被个憨呆的小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嘴就骂举弓就射。

    “射死你个狗日的!”罗伊恶狠狠地道。骂声对比他敦厚朴实的模样,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小子嘴巴如此刁毒。

    胡安两眼直要冒出火来,迎着箭雨干脆连躲也不躲了。手中长剑发出一声悠悠长鸣,由下至上斜着一挑,一道由千百剑光组成的火红剑幕,如同倒流的瀑布般冲天而起。将他的整个身形遮挡得严严实实!

    群盗顿时彩声一片,车阵上的诸人也相顾骇然。

    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胡安这一招,已经封死了罗伊所有的攻击。其战环遍布周边空间,别说连斗气都没有的罗伊,就算商队中实力最强的伊凡全力一箭也不见得能破得开防御!

    这并非是说伊凡实力比胡安差,而是双方武器所决定的。

    弓箭这种武器虽能及远,力量却主要来自于弓身和弓弦。可再好的弓本身能产生的力量也有限,虽然灌注斗气能增加攻击力,但箭矢一旦离弦而出,灌注其中的斗气就将以极快的速度衰减。

    在实力相同的情况下,依靠弓的力量飞离骑士之手的箭矢,在力道上是无论如何也及不上被掌握在手中的长剑的。

    因此,想要用弓箭射杀胡安,除非罗伊能找到对方防御的空隙,命中要害。或者以远远高出对方的斗气实力直接破坏对方的剑幕。不过,无论怎么看,这两种情况的可能性都小于万分之一。

    果然,只听一连串噗噗噗噗的声音传来,罗伊射出的箭矢,统统被胡安挥出的千百道剑光搅得粉碎!

    “想杀我?”

    胡安一面着挥动手中长剑,一面狞笑着看着商队众人。

    “你们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我只要这小子的命。若是等我杀进去……我会活剥了你们的皮!”

    商队一片寂静。凌霜脸上的血色一下子就消褪得无影无踪,手心里,妹妹凌雪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着。旁边的四位学员和旁边的护卫们,更是一个个脸色苍白,脚下发软。

    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胡安所说的话。事实上,只要听说过胡安这个名字的人都知道,早在多年以前,胡安就曾经黑骷髅盗匪团犯下过将一个被袭击的庄园上下六十多口人尽皆扒皮的惨案!

    那根本就是这个恶魔的招牌手段!

    罗伊怒哼一声,也不答话,张弓又是一通疾射。

    看到罗伊咬牙开弓的模样,盗匪们一阵哄笑。商队众人则不禁心下黯然。别说弓箭手每一次开弓都需要耗费极大的力量,就算是罗伊不知疲惫,射上整整一个祷时,只怕也擦不破胡安一点皮。

    胡安意态安闲地站在原地,嘴角勾着冷笑。

    虽然从射术来说,这少年很出乎自己的意料,不过,以他的力量来说,根本不足以给自己造成任何威胁。之前自己的三个手下栽在他手上,也是因为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罢了。若是之前就认清他的路数,根本不会中招。

    嗖嗖嗖嗖嗖嗖,又是六支箭三前三后呈两个品字形袭来。

    胡安手中长剑一振,围绕身旁的剑幕中陡然冒出三点剑芒,一一点在箭头。三点红光过后,三支羽箭的钢铁箭头和木质箭杆由前至后化作星星点点的粉尘,消散于空中。剑芒继续呼啸向前,将几片虚不受力的残留尾羽激射开来。

    三剑点过,胡安随即点向后面的三支箭。就在这时,忽然,他的耳朵听到几声不同寻常的尖啸声。

    “该死!”胡安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余光看见,在自己应付对方箭雨的同时,几支黑色尾羽的羽箭,正如同夜空中的幽灵般,无声无息地向受伤的那名手下和扶着他的两人背心掠去。如果不是羽箭在掠过旁边时发出的轻微声响,他根本一点察觉也没有!

    情知自己上了恶当的胡安一声怒吼,将身前的箭雨尽数绞碎,身体腾空而起,身形闪动,向懵然不觉的手下飞掠而去。身体还在空中,斗气便提升到了极致,剑芒尽吐,接连截下两支箭。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

    一支箭几乎是擦着他的剑尖掠过,正正地那刚刚被扶起来受伤盗匪的背心,贯穿前胸,将他直接钉死在地上。

    胡安的眼睛一下就红了。看着手下背上那抖动的箭羽,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几乎烧焦了他的理智。他不在乎多死一个人。可他在乎这种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戏耍的滋味。从一开始,那小子的目标就不是他。

    之前的一切,不过是把他牵制在原地,让身后的其他人放松警惕罢了!

    “蠢货!上当了吧?”

    听到这个声音,胡安霍然扭头。迎接他的,是车阵上那少年憨厚中,带着一丝戏谑的笑脸。

    “你.....”胡安死死咬着牙,用手一指罗伊。

    “指着我干嘛?恐吓?”罗伊收起长弓,嘴角勾起一丝阳光灿烂的笑容,“老子从小吓大的。”

    这话罗伊一点也没吹牛。换做别的任何一个人三岁就被丢进狼洞抓小狼,四岁开始就和丛林中见过的所有魔兽战斗,也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四周静悄悄的。

    沉默中,胡安的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别在老子面前发狠,赶紧滚蛋!”罗伊抱着膀子,从容而轻蔑的目光直视胡安的眼睛,连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信不信,我数三声你就得走。再有多大委屈,你都得吞进肚子里憋着!”

    说着,罗伊举起手,示意车阵上的破甲弩道:“三……”

    盗匪们一阵骚动。说起来很慢,但实际上,从他们冲上山坡到罗伊射杀那名受伤同伴,不过才短短一分钟时间。而在这一分钟里,靠近这一侧的三台破甲弩,已经在护卫们七手八脚的操控下掉转了过来。

    在没有其他人掩护的情况下。威力巨大的破甲弩对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威胁。这也是他们在之前的战斗中没有出动的原因。如果这些破甲弩,他们早就把商队里的人碎尸万段了!

    “很好,很好……小子,你给我等着!”胡安扫了一眼车阵上的破甲弩,最后抬头恶狠狠地看了罗伊一眼,挥手喝道:“退!”

    “真的走了?!”罗伊奇怪地道。

    胡安也不理他,领着盗匪转身没入夜色,在草丛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中,飞快地退了下去。

    “破甲弩,放!”

    罗伊垫脚伸脖,嘬着手指打了个响亮的唿哨,在后面大嚷道。

    山坡上,盗匪们隐隐约约的身影速度更快了。几个骇然回头的盗匪还因为没注意黑漆漆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噗嗤!”看到盗匪们仓皇退去的背影,凌霜凌雪忍不住笑了起来。旁边的福格斯等人也是一乐,继而哈哈大笑。

    虽然屠刀还悬在头顶,可心头的这口恶气,却出得着实痛快。

    一路阴着脸回到匪徒群中,胡安领着一帮大盗穿过不明所以的人群,踢开一名盗匪,在中央坐了下来。

    “怎么…….”马修迎了上来,扭头看着一帮目光凶狠的大盗,眼睛一眯:“失手了?”

    胡安冷冷地瞟了马修一眼,扭开了头。

    虽说认识老温格二十多年,不过,他们之间的交情只是互相利用罢了。当初老温格帮他逃脱军队追捕的原因可不是那头老狼重情义。而是因为怕他被阿道夫抓住后吐出以前的案子来,不得不保罢了。

    胡安天性多疑,混了这么多年,除了自己手中掌握实力外他谁也不相信。

    这也是他一看见偷袭失败立刻就撤回来的原因。

    他绝不愿意拿自己的精锐冒险。这些大盗,就是整个盗匪团的根基。普通盗匪死了,以后再裹挟些来就行了。可身边的大盗,却是死一个少一个。

    要是手里没了实力,可防不住老温格杀人灭口永绝后患!

    尤其是这一段时间犯下这么多案子,眼前又是一头谁都想一口吞下去的肥羊。换做他胡安,也要卸磨杀驴!

    至于马修这个“老朋友”的儿子,他压根儿就瞧不上眼。

    这小子从小没吃过苦。到了深山老林里还要人山珍海味衣来伸手的伺候着。又没什么本事,嘴里整天抱怨。脾气又古怪。他妈的,天天都能听到他的院子里那些被抓来的平民女人的惨叫声。

    狗日的窝囊废!胡安在地上啐了口唾沫。同是武装骑士的水平,他麾下随便拉出一个大盗来,也能在十招内宰了马修!

    眼见胡安瞟了自己一眼吐口唾沫就没了声,马修不禁一阵恼怒,脾气上来想要说两句什么,却终究不敢,只在一群目光森冷轻蔑的大盗注视下挺着身板,故作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回去。

    每次面对胡安的时候,马修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胆怯。哪怕他打心底里认为这不过是温格家养的一条狗,也不敢放肆。

    胡安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他想搭理你,是给你面子。不想搭理,他能一口唾沫啐到你脸上。

    其实刚才一开口,马修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这帮家伙灰溜溜的下来,还少了先前摸上去的三个大盗,用屁股想都知道偷袭失败了。自己凑上去问这句,简直就是在直接打胡安的脸。

    要不是正是这关键时候,他当时就能翻脸。

    走到自己亲信的圈子中,马修心下一时有些急躁。两波进攻,胡安那边死了上百人,自己手下的人也死了十来个,才拿下两台破甲弩。要拿下另外几台冲进车阵,不知道还要拿多少人往里面填!

    想到这里,马修扭头看看四周。

    火把照耀下,一个个胡子拉碴灰头土脸的匪徒已没了之前的锐气。沉着脸扎成一堆堆的,不时扭头去看胡安。

    这帮家伙虽然是亡命之徒,但狠的时候狠,士气垮得也快!目前盗匪团超过百分之二十的伤亡还没有崩溃,都是看在山顶上上百万金路郎的财货上。不然,这帮家伙早撤了。

    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们了。

    马修阴沉着脸,正向问身旁的扈从关于领地卫队的情况,却见人群一阵骚动,片刻之后,一名家族斥候在一身重甲的达克陪同下,快步而来。

    马修欣喜地呼了口气,扭头看胡安,正看见他将目光投过来。

    “该死,火把拿远一点!”一走进人群中,达克一脚将一名士兵蹬开。领着那斥候无声无息地走到马修身旁。

    “来了?”马修收回目光,急切地问道。

    “到了。”斥候的脸,在远处的火把光芒中,只能隐约看见半边。他俯身道:“马队现在在两公里外。费格教官的意思是…….”

    斥候附耳说了几句,马修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黑暗中,他点了点头,目光闪动,瞟了胡安那边一眼,低声道:“达克,去叫胡安那蠢货过来。这场戏,还得他们配合着演!”

    达克领命而去。

    马修抬起头,看着山丘上灯火通明的商队,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笑容。

    破了这个车阵。自己的苦日子,就算熬出头了!

    .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