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八十八章 奔腾
    第八十八章奔腾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红叶骑士们点燃了火把。点点火光汇集在一起,沿着山岭、峡谷和平原飞速流动,远远望去宛若一条飞腾的火龙。

    作为卢利安最为重要的一支武装力量,帝国五大骑士团之一,红叶骑士团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人们的注意力。尤其是如此庞大的行动,更是让沿途所经村镇,庄园和牧场的人们惊讶莫名。

    一位贵族小姐在女仆的陪伴下走上庄园小楼阳台,看着庄园篱笆外鲜衣怒马的骑士,目光困惑而迷离。她不知道这些骑士们要去哪里,但那矫健的身影和奔腾的战马,是每一个怀春少女的梦。

    路旁农田里的农夫们杵着锄头,张口结舌地看那一匹匹雄健骏马从自己面前飞驰而过。蹄声如雷,动人心魄。直到最后一名骑士的身影消失在夕阳如火的地平线,他们还木立于飞扬的尘土中,回不过神来。

    道路上的商人、平民、贵族和佣兵们,已经全都避让到了路边。大家仰首看着这道从眼前呼啸而过的滚滚铁流,看着那一个个雄壮的骑士身上铮亮的铠甲,冰冷的钢铁面罩和他们手中一排排整齐如林的骑枪,只是目眩神迷。

    而骑枪上迎风飘荡的长条枪旗,马饰上铠甲上的火红文章,无一不在告诉他们眼前这支军队的身份。一时间,人们惊诧莫名,议论纷纷。

    普通民众就不用说了,就连一些随时掌握着上层消息的贵族们,也不知道红叶骑士团如此大张旗鼓的出动究竟是因为什么。惊诧之下,他们纷纷派出自己亲信手下四处联络打听,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要知道在目前的卢利安行省中,身为帝国五大骑士团之一的红叶骑士团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远远凌驾于第五军团,慕尼城卫队和索菲娅率领的巴伐利亚骑士团之上。

    即便是美丁城最危险的时候,驻扎在峡湾镇的红叶骑士团依然该干什么干什么,连动都没有动。

    对他们来说,只要不是斐烈人打到幕尼城下,就没他们的事儿。他们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行动。只要他们不愿意,就算是阿道夫被敌人包围甚至被杀,他们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营寨哪怕半步。

    这是红叶骑士团的绝高地位所决定的。在整个圣索兰帝国,除了皇家骑士团之外,这样的骑士团,就只有五个!

    而现在,驻扎在峡湾的红叶骑士团第二大队完全是倾巢而出。光是红叶骑士,就是整整一百名!这在红叶军团南下加入卢利安战局一年多以来,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就算是以前的好几次战役,红叶军团出动的红叶骑士,也不过是三五十人而已。

    人们带着疑问,注视着这支飞快向西而去的部队。当这条火龙呼啸而过的时候,一只只信鸽,信隼腾空而起,向各自不同的目的地飞去。

    呼哧,咦.....

    随着战马的长嘶,菲利普和卡梅尼并肩在路边停了下来。十名红叶骑士整齐地从奔驰的马队中分流出来,拨马绕了个圈,簇拥在他们的身后。

    战马刚刚停下脚步,摇头打了个响鼻,一名情报官就已经穿过奔驰的队伍,策马奔至菲利普面前。

    “怎么说?”菲利普问道。

    “美丁城回信了。”情报官左手上架着一只信隼,右手将一张牛皮纸交给菲利普。

    菲利普飞快地展开一看,脸色顿时就是一冷,咬着牙将牛皮纸条递给卡梅尼,说道:“没错,从美丁城东十五公里开始,一直到咱们前面,都被温格子爵领的人了。整整四个祷时,他们一个人也没放。”

    卡梅尼飞快地看过牛皮纸上的情报,不禁皱起了眉头。

    菲利普向情报官问道:“其他方面怎么说?”

    情报官报告道:“我们派出的斥候已经探明,两个祷时之前,温格子爵卫队离开城堡向西南方向行进。同时,他们驻扎在萨宁村关卡的一百多人,也不知去向。初步判断,他们是前往目标区域。”

    “这还用得着判断?!”菲利普冷声道:“勾结黑骷髅盗匪团,袭杀过往商队,嘿,温格打的好算盘!”

    “他们有多少人?”卡梅尼问道。

    “骑士五十余名,骑兵一百多人,另外还有近三百名步兵。都是最近一年内招募的。据说,其中有不少人来历不明。”情报官道。

    菲利普和卡梅尼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小小的子爵领,竟然拥有四五百人的武装,这简直比一个伯爵家族还恐怖了!

    更糟糕的是,光是黑骷髅盗匪团就有六百多人,加上温格子爵卫队,人数超过千人。哪里是一个小小的商队能够抗衡得了的?只怕没等红叶骑士团赶到事发地,对方就已经打扫战场撤走了!

    而按照圣索兰帝国的律法,如果没有足够的人证物证,就不能为温格定罪。就算菲利普认定是他干的,也那他没办法。

    “该死!”菲利普英俊的脸上一片铁青,额头青筋暴跳。

    “别着急,”卡梅尼沉思着,向情报官问道:“你刚才说,对方有三百名步兵?”

    情报官点头道:“是的。有大概二十人的骑兵和五六十名步兵留在温格城堡里,另外,在沿途的关卡也有七八十人多人。我们估计,前往目标区域的人数,总数在两百人左右,其中一大半是步兵。”

    卡梅尼点了点头,对菲利普道:“如果有步兵的话,他们就走不快。而且,落霞城在我们的北面,路程不比峡湾近,途中还要经过希莱河的一条支流。我估计,如果我们全速前进的话,应该只比他们晚大半个祷时。”

    卡梅尼的话,并没有让菲利普轻松多少。

    他很清楚,以目前的情况和双方实力的对比来看,与其期盼商队坚持到骑士团抵达,倒不如期盼奇迹。

    卡梅尼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能做的都做了,就算最后救不了你这位朋友,也不用自责。”

    “不,”菲利普摇了摇头,“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死。他不光救过我的命,还救过艾蕾希娅的命!”

    “哦?”卡梅尼骤然张大了眼睛。

    菲利普低声将自己如何遇见罗伊,如何在他的帮助下死里逃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最后苦笑道:“他叫罗伊,就是一年之前,艾蕾希娅策封的守护骑士!”

    “是他!”卡梅尼讶然道。

    身在帝国等级最高的学院中任教,他对南方小城波拉贝尔发生的事情虽说不是了若指掌,却多少听说过一些。

    尤其是罗伊这个名字,当时曾一度让许多人以为他就是公主的未婚夫。后来才知道,这个和公主差不多大的十六岁少年,原来只是一个长着一双蓝眼睛的平民,在波拉贝尔男爵手下做杂役。

    而后,关于这个少年的事迹传得沸沸扬扬,成为了贵族圈中的中心话题。

    那些传言中,有教廷一方传出来的贬低,也有皇家骑士们的赞美,有些荒谬,有些真实,真假难辨。但获封为准守护骑士的事情,却是千真万确。

    光凭这一条,他的名头就传遍了整个贵族圈,甚至一度盖过了奥古斯都。

    不过,名头再响,终究也只是一个死人。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名字也消失在茫茫历史长河中。贵族们现在谈论的都是关于这场战争以及越来越近的帝都比武大会的事情。以他们对一个小平民名字的记性,恐怕早就已经忘记他了。

    卡梅尼有些好奇。他没想到,这个少年不但活着,而且还成长成了一名出色的魔法师。要知道,十八岁的魔导士,就算是在第一训练营总营里都极少见。

    “我们的前队过哪里了?”菲利普问道。

    “距离目标区域二十公里。”情报官回答道。

    菲利普点了点头,一拨马头,冷冷道:“传令下去,加速前进。把马累死,也要在半个祷时之内赶到。途中若有任何人敢阻拦,杀!”

    说完,菲利普脚下马刺一靠,战马后腿微曲,旋即箭一般射了出去。

    ……………

    ……………

    肯尼斯用黑色的大氅,将自己身体裹紧了。

    虽然已经是春天,但夜里的寒风还是让人受不了。关卡上的士兵都围在篝火旁取暖,四周原野里,到处都是被堵住去路的商队和平民升起的篝火。

    看着这些跳动的火焰,不知道为什么,肯尼斯总有些心神不定。这种情形,自从他当上勃隆郡教区的异端裁判所黑衣武修士的中队长之后,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就算是前段时间郡主教遇袭身亡,他也没有任何的担心。

    勃隆郡,是西区教廷的一员。只要有西区主教萨基在,这里谁也翻不了天。

    不过,肯尼斯对萨基并没有什么好感。

    一来,他只是一个郡教区的中队长,手下二三十名武修士,距离萨基太远。二来,萨基捞钱太狠。就像这一次………

    肯尼斯扭头看了温格子爵领的卫兵一眼,冷哼一声。

    每天跟这些家伙在一起,他何尝没猜到些东西。

    只不过,上面给他的任务,是在关卡搜捕杀害郡主教的凶手,既然上面都装糊涂,那自己就当只是为了那个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的凶手而留在这里的好了。其他的,自己管不着,也不能去想。

    知道太多事情的人,总是没什么好下场!

    拧开怀里的小银酒壶,肯尼斯喝了一口酒。目光冷冷地瞟过几名看向这边的佣兵和自由骑士。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这些粗野汉子们,都沉默地扭开了头。

    没有人敢在宗教裁判所的黑衣教士眼皮子底下溜过去。一旦被抓住,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成为杀害郡主教的嫌疑人被投进教廷监狱,甚至直接击杀。

    一阵马蹄声和车轮声,在沁凉寂静的夜色中传来。

    片刻之后,随着几盏晃动的马镫,一支小小的车队出现在肯尼斯和官道两侧纷纷踮起脚张望的民众眼中。

    肯尼斯看着接近的马车和马车旁隐约可见的护卫,片刻之后,他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支教廷车队。两辆马车,八名骑士,十几个执事修士,人不多,气派也不大,可哪马车上黑底金边的十字旗,却让肯尼斯和他手下的人为之震骇。那是勃隆郡主教的旗帜!

    关于在幕尼城大教堂的会议,迅速掠过了肯尼斯的脑海,他毫不迟疑,领着手下飞快地迎了上去!

    毫无疑问,缓缓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勃隆郡的新任郡主教!

    很快,肯尼斯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因为,护送队伍中,一位相熟的骑士,迎着他询问的眼神微微点了点头。这一下,肯尼斯更无迟疑,恭谨地走到马车窗前行礼道:“勃隆郡武修士中队长肯尼斯,参见大人。”

    “肯尼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肯尼斯的耳畔响起。他抬起头,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掀开的窗帘中,“你在这里做什么?”

    肯尼斯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张胖胖的脸,他原本以为,这个人已经被打倒在地,甚至沦为了阶下之囚,可没想到,他不但没有倒,反倒……

    肯尼斯使劲地吞了口唾沫,用自己听起来都仿佛远在天边般的声音,结结巴巴叫道:“约……约瑟夫主教。”

    “放肆!”一名执事冷眉道:“约瑟夫大人是卢利安大主教华莱士大人钦点的新任勃隆郡主教……”

    “好了,我跟肯尼斯是老相识了。”约瑟夫示意跟在车旁的埃文开门,下了马车,打断了那位执事的话。他转头四顾,看着一堆堆篝火,不解地问道:“你们这是?”

    肯尼斯这时已经回过神来,赶紧恭敬地解释道:“禀告郡主教大人,我们奉命在此搜捕杀害前任郡主教的凶手。”他也算聪明,早知道约瑟夫被前任郡主教排挤,此刻提及前任郡主教的时候,自动省略了大人的称谓。

    “哦?”约瑟夫目光闪动,问道:“有线索吗?”

    肯尼斯摇头道:“没有!”

    约瑟夫点点头。这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按照那位密修士大人的说法,凶手,应该是在西区主教萨基的手中。既然如此,他怎么可能让凶手被肯尼斯他们抓到。也就是说,肯尼斯他们在这里,不过是走过场罢了。

    想到密修士,约瑟夫到现在都还有些恍惚。

    从清晨天蒙蒙亮跨进幕尼城大教堂那一刻开始到现在,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走进教廷的时候,他是一个背着黑锅的替罪羊,而现在,他却是带着华莱士大主教亲自拨给的属下走马上任的新任郡主教!

    人生起伏,莫过于此。

    正自感慨间,忽然,约瑟夫感到脚下一阵震动。不光是他,周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围在火堆旁的人们惊恐地站起来,关卡上的士兵和黑衣教士们,都同时向东面看去。

    片刻之后,剧烈的马蹄声,宛若滚滚闷雷,席卷而至!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