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八十九章 破关,火箭
    第八十九章破关,火箭

    “军队!”

    “骑兵,全是骑兵。”

    “天啦,快躲开!”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响,人群乱作一团。远处的人们向公路涌来,试图一看究竟。而公路中央的人则飞快地向两侧退去。只怕被那呼啸而来的狂潮卷走。

    片刻之后,夜幕中,数十名手执旗帜的骑兵当先冲了出来。他们的铠甲在魔月的光芒下闪闪发亮。胯下骏马高大神骏,马腿修长,每一步都迈得极阔,翻飞频率奇快,眨眼就到了众人面前。

    红叶骑士团!

    一看见骑兵们手上的旗帜,平民们顿时惊呼出声。而关卡前的温格子爵领士兵,脸色当时就变了。

    眨眼间,这些骑兵已经卷至关卡前不足百米。

    “让开!”人还未到,骑兵中的一名骑士便厉声喝道。

    人群早已经避让到了公路两侧,就连约瑟夫的车队也在听到马蹄声的第一时间就以例行防御的姿态挪到了旁边。宽阔的公路中央,就只剩下温格子爵领的十几名士兵和他们设置的关卡。

    关卡是按照领主们拦路收税惯用的方式设置的。道路两车分别停着一辆老旧的木质中型货运马车。两车之间横着一根碗口粗的栏杆。栏杆前面,并排着摆放了七八个用削尖的原木捆扎而成的鹿砦。

    看到飞驰而来的骑兵,温格卫队的士兵个个又惊又骇。如果说,共同驻守关卡的黑衣教士们只是事情真相有所猜测,保持着一种隐而不宣的默契的话,那么,这些私兵对于正在发生的一切就是心知肚明了。

    在最近两个月时间里,同样的事情他们干了不下二十次。虽然大部分都是黑骷髅盗匪团动的手,但其中至少有四五次是他们直接参与的。别的不说,光是死在沿途关卡上的逃生者,就不下三十个!

    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将所有可能经过袭击地点的人统统拦截下来。贵族私人武装袭击商队是重罪。只要没有抓到现行,没有生存者的指控,任何个人都拿他们没办法。可事情一旦暴露,包括温格子爵在内,所有人都会被送上绞刑架!

    看到数十名骑兵飞驰而来,关卡上一位身材健硕,胡子扎成一条条小辫的私兵队长飞快地冲身旁的一个士兵低声吩咐了几句,让他赶紧绕到马车后面,骑马到下一个关卡送信。然后自己领着人走到了关卡前。

    “请停一下……”队长接过旁边的士兵递上的火把,张开手,迎着飞驰而来的红叶骑兵挥舞着,大声叫道。

    这是他最后的声音。

    那一刻,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周围的人们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个队长和他身旁的一排士兵高高举起火把,高声喊着。而飞卷而来的骑兵,却没有丝毫减速。

    他们只是在接近对方五十米距离的时候,很自然地变幻了一下阵型。四名重甲骑士和他们同样披着重甲的战马,被排在了最前面。然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便在雷鸣般的马蹄声中响起。

    “拦路者,杀!”

    随着这个声音,四名骑士身上绽放出一道道绚丽夺目的战环,铠甲和马鞍上亮起了藤蔓般的流光,坐下战马的肌肉血管更是随着斗气激发飞快地膨胀起来,顷刻间化作一只只咆哮的巨兽。

    来不及呼吸,来不及眨眼,甚至来不及恐惧。

    只是风声呼啸的一瞬间,四名骑士就已经挺着光芒流动的骑枪撞进了面色极度惊骇扭曲的私兵群中。

    轰!一声巨响传入大家的耳朵。他们的急剧收缩的瞳孔中,四名骑士已经冲过了关卡,马不停蹄向前飞奔而去。而在他们身后空中,是飞溅的鲜血,翻滚的火把,木块碎片和残肢断臂。

    哒哒哒哒……随着急促的马蹄声,紧随其后的数十名骑兵,如呼啸的狂风般卷了过来。在掠而幸存的私兵们的身旁时,这些身着铁甲的战士或挥剑或张弓,将其一一砍杀射倒,飞驰远去。

    当他们的背影没入黑色的夜幕中,只剩下点点火把和奔腾的马蹄声时,整个关卡已经变成了地狱。

    跌落地面的火把哔哔剥剥地燃烧着。忽明忽暗的火光中,满地都是血肉和木头碎片。道路两旁的马车车厢滑下了陆基,以一种凄惨的姿态倒卧着。十二名温格子爵领的士兵横尸就地,就连那个刚刚上马准备去通风报信的士兵被羽箭射倒在了路边。

    旁边的人们全都傻了。

    别说普通平民百姓,就连约瑟夫和一干教廷骑士,都只觉得一股冰凉彻骨的寒意从后背一直往上爬。浑身寒毛倒竖。

    从出现到接触,红叶骑士的骑队就只警告了一句“闪开”。

    警告过后,就是沉默的屠戮。他们就像一群狂奔的狮群,将阻挡在眼前的士兵撕碎,扬长而去。自始自终,他们的速度没有慢上一点,对旁边的人更是连看也不看一眼,不讲任何道理也不作任何解释。

    眨眼之间,刚刚还活生生的十二个士兵,就已经变成了死人。那个阻拦了这里数百号人的关卡,就已经化作一地狼藉。

    “我的妈呀。”靠近关卡的一个平民望着满地尸首,骇然后退一步,脚下一绊,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这一动,立刻边带起周围的连锁反应,人潮如同见了鬼一般纷纷后退。

    而大地,还在持续的震动着。

    片刻之后,马蹄声响起,上百名骑兵如同洪水一般滚滚而过。同样的鲜衣怒马,同样的钢铁铠甲和如林骑枪,也同样的沉默,冷冽,杀气逼人。

    此后,每隔一两分钟,就有一拨骑兵飞驰过去。第二拨,第三拨,第四拨……前前后后,六七百人!

    围观的人群都已经傻了,约瑟夫微眯着眼睛,看着渐渐消失的红叶骑士团背影,然后将目光对准了已经面色煞白的肯尼斯。

    约瑟夫认识肯尼斯的时候,是在八年前。

    当时的约瑟夫还算得意,而肯尼斯,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廷护卫罢了。在肯尼斯成为宗教裁判所这个教廷暴力机构中最为暴力的黑衣教士中的一员,并一步步走到中队长位置的过程中,约瑟夫帮了他不少忙。

    而随着约瑟夫的失势,日益受排挤,许多原本跟约瑟夫认识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肯尼斯还算有点良心,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跟约瑟夫找个小酒馆静静地喝上两杯,聊聊天,尽一个朋友的本分。

    约瑟夫虽然能力平庸,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一个笨蛋。

    一看见红叶骑士团击杀温格子爵领卫队驻守关卡的士兵,他就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除了红叶骑士团出动整整一个大队之外,那个试图阻拦的私兵小队长和红叶骑士们的反应也都很异常。

    一个小小的子爵私兵小队长,有什么资格在红叶骑士发出警告之后试图让对方停下来?而红叶骑士停下来说两句话,原本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更没有人敢拦阻他们。为什么话都不说就下此辣手?

    答案只有一种,那就是红叶骑士团出动,跟温格子爵领在这里设置关卡,盘留数以百计的行人背后,有着某种联系。

    “怎么回事?”约瑟夫问道。

    权势,是男人最华丽的外衣。哪怕早晨的时候,约瑟夫还只是一个身材虚胖,面色红润,相貌气质平庸无奇的中年胖子,可一旦他穿上了郡主教的金边黑袍,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和往常完全不一样了。

    尽管跟约瑟夫交好,对他极其熟悉,但这一刻,肯尼斯还是在约瑟夫的注视下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肯尼斯不知道在约瑟夫身上发生了什么奇迹,使得他竟然能从整个卢利安教廷都定的死局中脱身而出,甚至还在华莱士大主教的钦点下更上一步,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股强大力量的敬畏。

    况且,从内心深处,肯尼士着实有些后怕。

    如果当时他和他的手下也跟那些领主私兵站在一起的话,很可能是同样的下场。

    毕竟,他只是勃隆郡的黑衣教士,地位并没有高到会让红叶骑士团这样的庞然大物为他负责的地步。就算教廷事后追究,也不过是卡雷家族一句轻描淡写的道歉罢了。而就在刚才,他看见了卡雷家族的继承人,菲利普!

    听到约瑟夫的问话,肯尼斯没有丝毫迟疑,附耳低声说了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判断。

    当约瑟夫听到命令自西区教廷发下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骤然一亮。

    “跟我走!”约瑟夫对肯尼斯说道,飞快地上了自己的马车,一声令下:“跟上红叶骑士团!快!”

    ………….....

    ………….....

    夜渐渐深了。

    天边的魔月光芒,并不能山顶越来越强的寒风中的人们带来一丝暖意。车阵里升起了篝火,商队中能够拿出来的衣服都已经拿了出来,大家穿得厚厚的围坐在火堆边,静静地喝着热汤,看篝火如同妖魔般跳跃。

    山下的盗匪在上一次偷袭失败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数以百计的匪徒,隐身在黑暗之中。只有寥寥几堆篝火和一些骑兵游走时高举的火把,能够隐约看到他们的影子。

    谁也不知道匪徒们在做什么。

    一些人猜测他们已经无声无息的退走了。一些人猜测他们正在布置新的攻势,或者准备着趁车阵松懈故技重施。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分析,让车阵中的人们变得浮躁起来。不少人在篝火边暖和了一会儿之后,就会跑到外阵车墙边向山下张望。

    为了防止敌人的偷袭,两个佣兵小队和车队中武技高强的骑士都已经上了车阵外墙。破甲弩和两个守卫塔上,更是随时都有人值守。能点上的火把都已经点上了。一排排插在车阵上,将四周照得透亮。

    凌家姐妹和四名学员,因为经验不够的关系,被留在了内阵。

    凌雪喝着汤,眼睛不时溜溜瞟一眼站在外阵马车上的罗伊,目光中充满了好奇。姐姐凌霜也不例外。无论是和妹妹之间的话题还是目光,都离不开罗伊。浑然没有注意到,身旁四个少年醋意盎然的眼神。

    这四名学员中,两人来自第二训练营,另外两人于来自第三训练营。都是在美丁城进行一年一度的实战训练结束后准备返回幕尼城开学的一年级生。因为路上恰好同在一个商队,这才形成了一个以凌霜凌雪为中心的小团体。

    虽然分属不同的训练营,但一路行来,六人之间相处还算融洽。毕竟,学院之间的恩怨在两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少女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况且大家也不愿在倾慕的女孩面前失了风度。

    商队遇袭时,四个学员的表现称得上中规中矩。三名骑士学员在第一时间就拔出了长剑和敌人斗到一起。年轻的法师释放的一个三级火雨也为骤然遇袭的商队护卫们赢得了反应的时间。

    只不过,因为四人都是第一次杀人,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惨烈的景象,因此,在被救到山顶之后,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身体羸弱的法师和一名骑士学员还出现了剧烈的呕吐。

    这一来,他们跟罗伊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冲杀到最后才回来的罗伊,手下至少杀了四五个人,却平静得如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年纪轻轻,身上就自然而然透着一种百战余生的味道。

    此后,四位对孪生姊妹花抱有极大热情的少年发现,两个女孩美丽的眼睛,似乎总是若有若无地瞟向罗伊。

    跟随女孩的眼睛,他们看见罗伊跟福格斯,奥尔德等人商量防御策略,看见众人都围在他所在的马车边焦急等待,看见那千娇百媚的精灵女仆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后,看见他被选入只有实力最强的人才能加入的预备队!

    这一切,都让四个被视为天之骄子的训练营学员们相形见拙,心中也不服气地暗生比较之心。

    在他们看来,罗伊不过是仗着心肠冷硬,有几名高阶骑士随从罢了。真要比实力,一个连战环都没有的家伙,如何比得上他们这些武装骑士和见习法师?

    不过,身为训练营学员的优越感,很快就随着罗伊的弓箭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刻坐在火堆前,学员们心头除了沮丧之外,就只盼着这场噩梦早日结束,能够尽快离开这里。

    寂静中,忽然,学员们发现人群骚动起来。不少护卫都飞快地跑向西面。

    “又是偷袭?!”几人互视一眼,都站起身来,顺着坑道上了车墙。等他们在人群中站定身形往下一看,脸上的血色,骤然退得一干二净。

    只见山下,数以百计的盗匪,已经将山脚围了个水泄不通。每一个方向,都有数十名盗匪手中拿着火箭。

    那星星点点的火光中,匪首胡安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直撞上来。

    “给你们三分钟!要么被烧死,要么投降!”

    .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